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幻獸界的爭斗   
  
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幻獸界的爭斗

解決了醒來後的大騷動後,幾個人首先在燈光下為再會而干杯。

“軍中的主要人物在晚飯時候再給你介紹。這麼說起來,你能在這邊呆到什麼時候?”多馬隨口問道。

最在意這個問題卻問不出口的亞克,身體不覺僵硬了起來。

少年對幻獸界的狀況作了大致的說明。

“雖然只要變成人類的樣子,就不會對氣的平衡造成重大的影響,但幻獸界里死了一頭龍,直到填補他位置的小龍出生為止,人間界的陽氣都會變得過剩。這種狀態長期持續下去的話,陰陽兩界的平衡就會崩潰,不過跟兩年前相反,這次是人類會被吸到幻獸界去。所以我不能久留。”

“呐,烏蘭小子。干脆扔掉那個什麼王位吧?反正也沒有因為你是王就受到尊敬。那里都是些就算你活著回去,也只會想著剝奪你的王位資格不知報恩的家伙們。別管他們了,偶爾輕松愉快地到這邊的世界來玩玩不好嗎?”

“雖然這個邀請非常具有吸引力,但是我既然被選為王,那麼對能否背叛支持者們的信任的問題就除了否之外沒有別的答案。受到多數支持而被選為王,在接受王位的同時,我就接受了為王的義務。而且為了整個幻獸界我也不能開創因為私情而放棄王的義務的惡劣先例。”

“是啊是啊,居于上位的人都有不能舍棄的義務這種東西呢!”克羅蒂亞不停地點頭。

“當然,如果要在世界和亞肯傑爾中二選一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亞肯傑爾。但是,這是最極端的選擇,現在還沒有不得不做出這種選擇的必要。”

被少女逗趣地捅了捅腰部,亞克紅著臉低垂下了腦袋。

“不要先說些認真到可惡的話,最後卻變成厚臉皮的情話啊,你這混蛋,真是讓人一點都大意不得——那些道理我都知道了,你就直接說到底能呆到什麼時候?”

不忍讓亞克失望而用狀況說明來做為逃避方式的烏蘭波克,在多馬緊追不舍的追問下,才勉勉強強地答道:“只要亞肯傑爾的生命沒有危險了,我就必須立刻回去。”

“啊啊——!不會吧!你也考慮一下亞克的心情好不好。真沒想到你這麼薄情!算我看走眼了,真是的!什麼‘世界和亞克的話會選擇亞克’啊!騙子!花花公子!變態!HOMO龍!”

代替因為沮喪而沉默無語的亞克,滿臉通紅的氣憤少女開始滔滔不絕。

多馬用大手捂住她還要繼續破口大罵下去的嘴巴。

“別說了。最辛苦的可是烏蘭和亞克——對了,你這家伙剛才都在裹什麼亂啊?”

“干嘛?你有什麼不滿嗎?我說的全部都是事實不是嗎?”

“不是。可這個還是有點……過分了點兒……”

面對即便旁人看來臉上也完全寫著沮喪兩個字的亞克,僧侶提出了一個建議。

“對幻獸王因為考慮到世界的平衡而嚴格約束自己的心儀,我真的十分感動。可是,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您能夠多留一會兒,將歸期稍延,為了亞克而去見在冰山根據地的瑪麗亞貝拉殿下一面。”

“那是誰?”

“亞克的父親,已故加奈川的第二王妃。因為她認識亞克的母親,是能證明亞克是真正的王之庶子的人。此外,瑪麗亞貝拉殿下是導師級的魔法師,出身于名門中的名門教都王家,效忠于加奈川圈的騎士團的殘余力量也大多跟隨著……”

“知道了。讓我去見她,就是想告訴那個女人幻獸王是實際存在的。並且讓她知道這個王就是亞克的後盾吧?”

“如您明察。”

多馬他們探出身體。

“真是妙招!讓那個多疑的老太婆和巴結著她的家伙們看到本尊是最好不過的了!以後也一定有許多為了‘誓約之劍’而變著法子來找麻煩的家伙。如果讓他們知道是劍的正牌主人龍王把這把劍交給亞克的話,問題就全都解決了!”

“我給你的劍造成什麼不好的事情了嗎?”

聽到烏蘭波克的問題,青年微笑著搖了搖頭。

“不是什麼需要你在意的事。因為不管誰說什麼,你的劍除了我都沒人能用。只是這樣,就足以證明我才是真正的所有者。”

“雖然亞克這麼說啦,但是隨著亞克持有‘誓約之劍’的傳言擴散出去之後,各國王家的使者都跑來羅嗦。說什麼‘誓約之劍’是從自己國家的寶庫被拿走的,立刻給我們還回去之類的!那個藤京戶使者的王子啊,還曾經當面叫亞克小偷呢!”

亞克因為不想讓不能不回陰界的少年產生多余的擔心而做出的體貼回答,因憤怒難抑的克羅蒂亞的揭露而變成了白費力氣。

人類稱之為‘誓約之劍’的龍心劍,是龍以自己真名的魔力凝固了血液而制造出的、一生只有一把的劍。並且也是只有本人與其誓約者才能使用的魔法道具。只要龍死了,作為其生命之一部分的龍心劍也會隨之消失,因此當初聖王娜迪亞從幻獸王那里得到的,傳說中負有盛名的“誓約之劍”,早已不存在于現世了。

但是,不僅是龍,跟幻獸有關的傳說,幾乎都是民間的口頭傳說,所以不但有欠准確,還因地域的不同有所差異。再加上龍只會在大亂的最高潮出現,在陽界度過的大部分時間又都變身為人類,因此見過他們真正的幻獸外形的人極其有限。就連是三大王國之一的宮木圈的公主克羅蒂亞,過去也不知道發生在龍和誓約者之間的悲劇。

不得不殺死因為陽界的“氣”而發狂的龍王,身受如此痛苦的誓約者,在建立了統一王國後,就是不將那段太過悲傷的記憶在正史中留下來,也沒有人會因此而責難他們的吧。

雖然並不了解龍心劍到底是什麼,但各國王家為了主張自己才是聖王的正統繼承者都做出了大量的“誓約之劍”。即使亞克一再聲明自己所持有的“誓約之劍”是現在的幻獸王給與的,與傳說的至寶並不相同,要求他立刻歸還寶劍的各國的王家使者還是會不絕而來的。

建立統一王國的人手里必然會有“誓約之劍”。這個傳言,讓抱有再次統一大陸全土野心的王國都開始動作起來。藤京戶和逢坂譜甚至秘密地將王子作為使節派來,以脅迫般的態度逼亞克將劍交還。而亞克也干脆不再費事去解釋他如何獲得寶劍的來龍去脈,而是直接將“誓約之劍”遞給那些稱他為盜賊的無禮使者們。

就算對方是繼承了聖王之血的王家王子,對于誓約者以外的人來說,這把劍還是連拿都拿不起來的存在。結果他們千里迢迢地遠征敵國,卻變成了只是為亞肯傑爾才是聖王的正統繼承者這種民間傳言提供了證據而已,最後只好一個個灰溜溜地離開。

“——就是這樣,給了他們點好看。但是貝拉那老女人好像懷疑亞克在劍上施加了除自己外不能使用的邪惡魔法。而她在背後的這些惡毒說法,是老女人的侍女偷偷告訴我們的。你看,這些都只是因為亞克連古代魔法也能使用!簡直叫人無法相信吧?根本是寄生在亞克身上,居然還抱著這種心思!雖然我對那些所謂王族的家伙們的惡劣也算是知道不少,但那個老女人的本性絕對在王家中也算是超級不良的一個!”

雖然多少混雜了一些多余的評論,克羅蒂亞還是在短時間內做了全部的說明。

她的話告一段落後,終于能插上嘴的蓋斯婉轉地表示了責備。

“公主殿下。你好歹也是一國的公主,將老年婦人稱作老女人這種事,我可不認為是什麼值得贊賞的行為。”

“啊呀,我又沒有像那個某某人一樣叫她老太婆,已經很不錯了不是嗎~聽說那一位私底下可是叫我做‘皮包骨頭的紅毛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的竹竿’什麼的啊!”

“……居然把我們的公主殿下說成這樣,真是不可原諒的臭老太婆啊!”

看到低聲恨恨說著的僧侶太陽穴上連粗粗的血管都浮出來了,眾人只好僵著面孔勉強擠出了笑臉。

“這、這麼說的話,烏蘭小子,聽說幻獸界那邊一直在爭斗吧?”

“是的……”烏蘭波克點點頭,立刻露出萬般不快的陰暗表情。

“雖說這邊也是打仗打個沒完,但你就算回去了也還是很辛苦吧。你雖然最後沒有死掉,但是當初可是帶著為世界拋棄性命的決心而離開的耶!那幫家伙居然一點也不懂得知恩圖報!你真的干得很好啊,我們都知道得很清楚!”

“對幻獸之王而言不存在回報,我也並不期待什麼回報,但能夠聽到你這番話是我很大的榮譽,我對此深感自豪。”

“不要說得那麼認真啊,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

“但是,也請你不要誤會。並非所有的龍都反對我即位為王的。那個變態是想吃掉我,而王位成了他的阻礙而已。”

從少年口中聽到“變態”這種出乎意料的單詞的人類們面面相覷。

“嗯……我是不太清楚龍的事情啦,那個,大概是什麼意思呢?跟你爭奪王位的家伙,想要和你交尾什麼的嗎——”

“多馬!”眾人一同發出非難之聲。

“可是啊,既然說到變態要吃掉他的話,不就是這個意思了嗎?——怎麼了,烏蘭小子?原本就不好看的眼神變得更加糟糕了……”

“我回到陰界之後,問過長老同性之間要怎麼交尾了,雖然立刻就被他用尾巴掃倒在地,但最後長老還是告訴了我。”

注視著多馬的三人,為了得到救贖異口同聲地吟誦著四相神之名。

“怎麼,你這小鬼真的不知道做法啊?那麼,怎麼樣了?等你發情期到了的時候,就直接跟亞克打一炮——”

他的話還沒說完,狂怒的亞肯傑爾就撲了過來。若非蓋斯眼明手快地從背後拼命拉住亞克,多馬已經結結實實地挨上兩三拳了吧。

但是,奸奸笑著的本人卻全無反省之色。克羅蒂亞一邊揍著他的背,一邊幾乎是半狂亂地“差勁!男人最差勁了!”地叫個不停。

沒有參與這場騷動的烏蘭波克,以符合龍王身份的威嚴口氣冷冷開口。

“不要把龍的發情期當作玩笑的話題。我們跟隨時都可以發情的人類不同。對龍來說那是繁衍子孫的重要季節。把這當作笑話的話,不管是誰都不可原諒。而且我是絕不可能做出有違亞克意志的行為的。傷害亞克之前,我就會死掉。”

“不至于吧,就算亞克會宰掉所有想對他不軌的家伙們,也不可能連你都殺掉的。是吧,亞克?”

“你有完沒完啊!不准再說這個話題!下流的家伙!”

仍被警戒著的蓋斯架住的前聖騎士吐出辛辣的怒罵,飛起一只腳向多馬踢去。僧侶立刻將兩人拉開。熟知友人對下半身話題的激烈抗拒反應的壯漢,對于朋友的表現毫不在意。他拿起已經變得很輕的裝酒的皮袋,將里面的酒全倒進了自己的杯中。

“就算亞克不下手,打破誓約的龍也會被自身的魔力撕裂全身而死。”

人類們呆呆地看著少年。烏蘭波克淡然地繼續著慘烈的內容。

“幻獸的血是其魔力的來源。即使是龍,也不可能擺脫循環于全身的血液的咒縛。”

“這麼說來……在那個被水淹沒的古代都市王宮里,變回本體的龍身的你,如果就那樣沒能恢複正常的話……”

亞肯傑爾的臉色變得異常蒼白,他聲音顫抖著,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少年點了點頭,“千年前,聖王和當時的幻獸王之間交換的契約,以強大的力量束縛著他的子孫。要想從幻獸這方破棄誓約,必須要有超越那位王的魔力才行。雖然如此,聖王的末裔那方要打破幻獸王的誓約卻並不困難。亞肯傑爾很聰明,萬一他察覺到這一點,也許他會破棄誓約也不一定。”

“所以……所以,才發誓不會傷害我的嗎!”

“當然這也有我的本意在內。在這個陽界去世的兩位幻獸王應該也做過這樣的誓約吧。”

“龍都愚不可及!人類哪有需要你們守護到那種程度的價值呀!”青年的怒吼聲突然急速低落下來,嗓音因強忍著洶湧而上的嗚咽而嘶啞,“無論哪種選擇,都會失去你吧……你以為我更想看到你為我而全身撕裂的情景嗎……!”

僧侶松開手臂,亞克用雙手覆住了臉頰。看到他苦悶的樣子,少年站起來向他走去,將所愛之人的頭輕輕地抱在胸前。

“是啊,龍是愚蠢的生物。在人類、精靈和幻獸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遙遠過去,大部分愛上異種族的龍,都為所愛之人而死了。所以我們才銳減到了接近滅絕的數量,想來也無法再回複了吧。”

“不要自說自話!那被留下的另一半的心情要怎麼辦……”

“沒有辦法。”

“你這最差勁的家伙!”

“啊,我也這麼想。”

因為烏蘭的告白受到沖擊,對亞克心情深有體會的克羅蒂亞,因為自己也快要哭出來的關系,急忙為了轉換心情而笑著說:

“簡直像在安慰小孩子一樣,烏蘭,都搞不清楚你們誰才比較年長了。雖然因為烏蘭的關系話題不知怎麼就跑到了這里,但是,我們原本是要說什麼來著?”

“爭奪王位的變態混蛋要吃掉烏蘭的話……這個是真的‘吃掉’吧?龍會互相把對方吃進肚子啊!唔!”

多馬說完之後,反而被自己的發言嚇了一跳。

龍本來就是肉食動物,聽到少年本人也這麼說了後,少女發出了“不會吧”的慘叫。

“就算是一般的龍也不會互相吞食,所以才說那家伙是變態啊。”

“啊哈,會被那種家伙看上,難道是你哪里看起來很好吃嗎?小孩的肉很嫩什麼的?”

“住口啦!我不想聽到那種讓人惡心的話!”汗毛倒豎的克羅蒂亞捂住耳朵轉過身去。

“古代魔法里有‘全能力吸收’這種咒語。這和那是一樣的。咒語只對重傷瀕死之類生命力極度低下的對手起作用。即使如此成功率也很低。然而,如果能將對手活著吃下去的話,就能確實地將全部能力吸收,從而成為擁有兩頭龍魔力的龍。當然,這也不全是好事。因為肉體無法承受兩頭龍的魔力,壽命會減半。陰之‘氣’太強的話會失去精神的安定,控制不好的話就會發狂。”

“將能夠爭奪王位程度的兩頭龍的能力合二為一的話,那的確是能創造出擁有巨大力量的龍,但那種公認的變態行為真的能夠獲得周圍的許可嗎?而且,對方是為了王位才這麼做的吧?”

少女在旁邊點頭表示自己同意僧侶的指摘。

“是啊是啊。就算這個王位沒有什麼好處,也不至于連變態都能坐吧?王的話再怎麼說也是一個集團的代表。人類的王如果是差勁的家伙,周圍的人可是會把他從王座上拖下來的。”

“那個家伙和我的能力合而為一的話,就有可能令龍族的始祖·古代龍誕生,有的家伙就是在打著這麼愚蠢的主意。”

“古代龍”這個詞,在以前曾將世界一分為二的幻獸王紅發龍王,以及魔道王丹達里昂的話里都曾經出現過。雖然相傳是被異界放逐的“神”,但不是龍的人們畢竟無法想象那究竟是什麼樣的龍。

現在,讓多馬興奮不已的下半身問題,已經一口氣轉回了長壽的龍族之始祖這種壯大的話題上。

而亞肯傑爾則因為居然還有龍贊成原本應該是禁忌的互相吞食而感到不安。

“雖然說你有和古代龍同樣的回溯時間的能力,實際應用出來就是憑依魔法,但是跟你爭奪王位的龍也有相同的能力嗎?”

“不,能使用憑依魔法的只有我而已。支持他的家伙們,是拘泥于他跟古代龍一樣,是十分少見的白銀龍。”

“白銀龍?那麼和魔道王誓約的女王呢?”

“她是接近水色的青龍。白龍真的很少見。精靈族離開這個世界之時,和他們一同踏上旅程的龍中也只有一頭。從那以後,已經有四千年未曾出現過白銀龍了。”

克羅蒂亞頗為憤憤然。

“什麼啊!總而言之,那個家伙只是長著跟古代龍相似的外表罷了。憑著一張臭皮囊,就想要吃掉能力和魔力都在自己之上的烏蘭而變成古代龍嗎?就算厚顏無恥也要有個限度吧!干脆烏蘭去把那個家伙吃掉好了!”

“公主殿下。如果按你說的‘吃掉好了’的話,烏蘭不就也變成變態了嗎。”

“那又怎麼樣!既然是吃和被吃的戰斗,吃掉的那方不就贏了嗎!”

“這並不是什麼恰當的比喻啊。”

對雖然心里清楚道理但因為憤怒而變得口不擇言的她,僧侶的任務就是溫和地接納並予以勸解。

為了被少女搶了先而錯過發怒機會的友人,多馬安撫地開起了玩笑。

“真是值得慶幸啊,亞克!如果代替烏蘭出戰的阿爾法多王不幸輸掉的話,此時烏蘭已經變成那個家伙的大便了!”

“多馬!!”

多馬再次沐浴到了來自三個不同方向的異口同聲的怒罵。

“為什麼你這個家伙就離不開下半身的話題啊!”

“不管怎麼說,這種話也太沒神經了吧!”

“下流!下流!下流死了!!”

克羅蒂亞的小小拳頭像雨點般落在多馬寬闊的脊背上。雖然就算再怎麼被沒什麼力量的女孩痛揍,對鍛煉出來的肉體而言也不過是被小貓拍拍的程度而已,然而壯漢卻還是誇張地裝出疼痛的樣子。

“痛痛痛痛,你也不要這麼痛快地大打出手嘛。”

“烏蘭,你聽我說!跟這種下流無禮沒神經的家伙呆在一起啊,害我平均一天就有三次為了和這種人定下婚約而後悔!一天三次哦!”

這是每次都被迫要做兩人吵架的調解者的蓋斯和亞克,已經聽過無數次,耳朵都要磨出繭來了的台詞。

少年專心地聽著她的訴說,認真地回答:“是嗎。這麼說的話,你一天也會有三次感到定下婚約真好吧。你們感情不錯這就比什麼都好。”

“啊……?你說什麼?”

“不是嗎?就是一天後悔三次,卻直到現在也還沒有解除婚約的話,不就是因為一天也有三次又重新覺得訂下婚約真好嗎?”

聽到他敏銳的指摘,一直因為兩人的吵架而飽受困擾的僧侶和亞克同時爆笑了出來。少女臉紅耳赤,但偏偏又無法發火。因為她知道這是幻獸王在誠懇地聽取了她的訴說之後得出的結論。

大個子的男人的表情立刻崩潰掉,“嘿嘿嘿。剛才的風波就用這句話一筆勾銷吧。”

“我可還沒想把某人的女性豔史一筆勾銷哦!”

“嗚……你跟男人認真追究這個干嘛,我又不是亞克和蓋斯之類的省職者。首先,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把——”

無論誰看來都處于壓倒性不利狀況的多馬孤軍陷入苦戰,這時蓋斯助了他一臂之力。

“既然是你們相識之前的行為,那麼跟公主殿下也沒有什麼關系,就請放寬心胸原諒他一次吧。”

“看哪,為什麼男人都會為別的男人掩飾見不得人的行徑啊!這個問題總有一天要徹徹底底的討論一下呢,多馬——好了,先不說那個,那麼那家伙到底是為了什麼才不惜做到打算相互吞食這種程度呢?變成古代龍有什麼好處嗎?”

“龍們在尋找移居到別的世界的方法。古代龍是從其他世界轉移來的,也就是說應該擁有那種能力了。”

龍為什麼想要移居到別的世界去這種問題,誰也沒有問出口。

因為人類們所再三重複的戰爭,所以龍王一直都要犧牲下去。對數量減少到瀕臨滅絕的龍而言,不得不以龍的生命來換取平衡的這個世界的構造,只能用不可理喻來形容而已。

雖說是亞肯傑爾無法歡迎的話題,但是如果因此錯過牽涉烏蘭波克的重大問題,他之後一定會後悔的。

“如果你以憑依魔法召喚出古代龍的話,就不會有性命危險了吧?”

“雖然也不是做不到的事……但回溯到古代龍那里的話,就無法恢複原狀了。我的魔力在去的時候就用光了。”

“無法恢複原狀的意思就是,你會一直作為古代龍活下去?”

“不。因為我自身會回到過去,所以解咒的時候,就會變成不在如今的狀態——也就是說消失了。”

多馬喃喃自語:“那不是根本不能用嗎。這樣吧,就按蒂亞說的,如果烏蘭把那個家伙吃掉魔力加倍,那麼也許就能用一點了?”

“死也不要。”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就算那個家伙吃掉你而獲得了可以與古代龍相提並論的力量,可是也只有那家伙能去異世界而已,對全種族而言也沒有任何幫助吧?”

“古代龍的複活是讓龍這個種族得以脫離這個絕望的世界的唯一希望。”

作為僧侶,每天發自內心地祈禱世界能稍微變好一點的蓋斯,因少年的話而感到不舒服。

“絕望的……對龍而言是這樣的嗎?不過確實都是人類單方面制造麻煩,即使被看成這樣也是沒有辦法……”

“我說過的吧,龍是很驕傲的種類。所以多數龍都不喜歡這種等于被人類掌握著命運的現狀。”

“無論如何,反正已經解決了變態混蛋,烏蘭小子的王位得到了保證,幻獸界也終于安定了下來。可人間界這邊雖然已經整頓了不少,但還是波瀾萬丈啊!”

隸屬于將陽界變得波瀾萬丈的原因勢力之一的多馬將軍,開朗地總結著話題。正好在這個時候,近侍前來報告晚飯已經准備好了。多馬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催促著眾人。

“好,吃飯了吃飯了!肚子好餓!也有酒喝哦,所以烏蘭小子也一塊兒來吧!這兩年里是怎麼一邊戰斗,一邊把神聖統合軍壯大到這種程度的,本大爺可是有山一樣多的神勇傳說要你聽的哦!”

“說得好像你多了不起一樣。你不過是被原來的傭兵伙伴們推舉的罷了。因為有亞克在,我們才能得到四相神教團的暗地援助不是嗎?”

“是是,也都是因為有你在,才能和宮木圈結盟的吧。”

“沒有這回事!就算是有我做中介,父王和宰相魯萬卡也不可能因此就判斷我們有結盟的價值。能夠這麼快解決掉因暴政而極端不得民心的福縞王,也都是拜美麗而強大的聖人亞肯傑爾大人在平民中非常受歡迎,無論資金和糧食都很容易調度的緣故啊!”

僧侶也加入了因為正面型思維愛誇耀功績的多馬和現實出發冷靜分析的克羅蒂亞的討論中。

“但是,如果沒有公主殿下這個中間人的話,說不定我們還沒跟宮木談到結盟的程度就已經開戰了。那個時期要是跟三大王家直接沖突的話,我們早就全軍覆沒了。多馬、亞克還有公主殿下,在我看來無論少了誰都不會有今天的局面。”

“現在這個狀況,幾乎是順利到了可怕的程度呢!曾是我們目前最大強敵的藤京戶,通過這次的戰斗,也該知道幻獸王真的是站在神聖統合軍這邊的了吧?就算繼續鎮壓教團,對這邊的直接攻擊也要三思而行了。聽到龍現身的傳聞的其他國家說不定也會申請加入同盟——說到這里的話,亞克,剛才那個貝拉老女人的使者是來干什麼的啊?連一晚都沒有住就立刻返回,看起來似乎是急著跑回去複命的樣子呢。”

悄悄地注視著成長後的少年的亞肯傑爾,因為出乎意料轉過身來的少女的問題而一時慌了神,也因此脫口說出了原本不打算現在說的內容。

“北界堂王的使者來為公主提親……”

“又是政治聯姻?真是沒完沒了啊。聖人亞肯傑爾發誓為侍奉四相神大人而終身不娶的說法,莫非是還沒有傳到北界堂?”

“嗯?怎麼了?是不想在烏蘭面前說嗎?反正你以前已經全部拒絕掉了,也沒什麼可隱瞞的吧?”

“不,不是向我……是向多馬將軍……”

雖然這不是自己的錯,但亞克還是對自己的粗心感到後悔,最後終于以剛好能讓人聽見的聲音小聲說道。

上篇: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再會    下篇: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回歸根據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