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戰斗的最高潮   
  
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戰斗的最高潮

第一章:戰斗的最高潮

樹枝狀的閃電狂暴地撕裂了陰云密布的天空。

怒吼著的狂風一會兒向南一會兒向北,不停地變換著方向將樹枝吹得震蕩不已。

兩頭巨大的生物糾纏扭打著,穿過厚厚地云層落了下來。他們有如鎧甲般堅固的裝甲表面反射出耀眼的青白色閃光。

呈直線下墜的兩頭生物,看上去似乎馬上就要狠狠撞上延綿不斷的山脊之際,卻又千鈞一發地左右分開,分別畫出了一條角度陡峭的拋物線向上飛去。

那是形成了鮮明對比,分別呈白銀和漆黑色的兩條龍。

出生伊始就得到風靈加護的龍們召喚來伴隨著暴風雨的雷云,伸展開雙翼承受著不時落下的冰雹,他們已經在空中持續激戰了半小時以上了。

他們的武器是加護于己身的四大精靈魔法以及古代魔法,還有伴隨呼吸而吐出火焰和冷氣的龍之吹息。顯示著它們肉食性生物身份的銳利的牙與爪,面對那盔甲般的表皮是完全無法奏效的。

應該快結束了吧。

是的,大概再有一兩個回合勝負就能分出來了。

就算因風暴而眯細了眼睛,也一直注視著兩頭龍的戰斗的家伙們,仰望著天空低語著。

他們也是龍。

紅色、綠色、青色,一共聚集了二十余頭各種顏色的龍,他們盤踞在裸露著岩石的山頂附近,等待著長久以來圍繞著王位而發生的戰斗的結束。

在離這群龍較遠的地方還聚集著另外十幾頭龍,他們則是不安地注視著那頭挑戰龍王的白銀龍。

所有的龍都具備的共通點就是,形成銳角三角形的頭部和角,有著平滑曲線的細長脖頸,堅固的骨骼上覆蓋著皮膜的翅膀,能夠進行細致動作的修長前肢以及健壯的後肢,以及越到末端越是逐漸變細的長尾。

然而,就像人類會在發色、皮膚和長相等方面存在差異一樣,龍族的外觀也有著一定的區別,各有各的特點。

白銀龍看著向自己筆直飛來的黑龍,接近到讓對方無法躲避的距離後,吐出了高溫的炎之吹息。

仿佛裝甲般的表皮如果被火焰燒到的話,應該也會造成相當嚴重的燒傷吧,但是在即將承受到火焰氣息之前,龍王的全身就已經被半透明的冰塊包裹了起來。

正面遭遇火焰的襲擊,包裹著龍王的冰吱吱作響地化了起來,而隨之產生的水蒸汽則馬上被風吹散。在冰還未萬全融化之前,炎之吹息就已經枯竭。因為對對手拼命般的突進攻勢,感到無從防禦的白銀龍露出驚愕的表情向後退卻。

龍王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立刻向著露出了破綻的對手的腹部一頭撞了過去。

又長又尖的圓錐形角周圍亮起了閃爍的青白光芒,從角上產生出的閃電左右延伸,在兩角的中間連接了起來。這一瞬間,蛛網般延展開去的閃電,就像人類的漁夫撒向河中的漁網一般,將在空中激戰的兩頭龍全身都包裹了起來。

白銀龍被雷擊中,慘叫著頭朝下墜向不斷噴出濃煙的活火山的火口。

按說應該也沐浴了雷擊的黑龍則平安無事地停在空中,平靜地目送著敢對現任龍王造反的家伙的末路。

這附近最大的活火山噴出的白色煙霧吞沒了戰敗的龍的身影,片刻之後,火山就開始了爆發性的噴火。

噢噢,毫不留情啊!真不愧是雷牙王!

這一來王位的問題總算是解決了。

欣賞了激烈的一戰後,龍們的反應雖然因為立場的不同而多少有所差異,但更多的還是因為幻獸界終于到來的和平而露出了安心的神色。

自從前王行蹤不明開始,包括了兩年左右的空白時間在內,幻獸界圍繞著當代龍王的寶座進行了長達七年的戰爭。然而,成功保住王座的龍王卻沒有遵循慣例向眾龍作出勝利的宣言,反而是說出了很有可能使幻獸界再度失去平靜的話。

我現在要去人間界了。

在險些當場石化的龍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完全等同于惡夢的千年前的誓約。

包括前王在內,總共有三位龍王為了維持陰陽兩界的平衡去了人間,以自己的身體作了祭品。

好在龍王接下來的話打消了他們的不安。

我以前去陽界時曾發誓要守護的人類,現在正面臨生命危險。

這麼說您還是要回來的了?

當然。龍所能生存的世界,除了這個陽界之外別無他處。

給出了如此沉穩的回答後,龍王無視于仍有意阻攔他的同胞們,干脆利落地轉過了身去。從這個動作中,也不難看出他分秒必爭的迫切感。

龍王黑色的身軀向著云層漸漸稀薄的天空高處急速飛去。

偷襲嗎?可惡!櫪城王,他居然敢玩背叛!

騎著黑馬,等待著戰端開啟的神聖統合軍的多馬將軍,聽到自後方傳來的戰斗聲音而回頭一看,隨即勃然大怒。

他周圍的士兵們也開始動搖了。如果不是穿過櫪城圈的領土,敵人的別動隊是不可能出現在他們的側翼的。

在與宮木圈結盟的情況下,他們的軍隊卻受到了藤京軍的攻擊,這也就意味著與宮木圈締結中立條約的櫪城圈毀約,投向了藤京戶一方了。

這場戰斗他們曾經認為是穩操勝券的。因為雖然從數量上來說不相伯仲,但這邊幾乎全是由雇傭兵程度的人組成的高戰斗力集團。而且占據了有利的地形,也保證了補給路線。士兵們休整充分,武器和防具充足,士氣也空前高漲。

然而,就算從總體上來說能夠取勝,但是如果軍隊的靈魂人物被殺了的話,那就只能說是血本無歸了。因為敵人從側面發動的對防禦較為薄弱的本陣意想不到的攻擊,神聖統合軍一時間面臨了重大的危機。

但是,如果在這個時機調轉馬頭的話,原本正在正面對壘的敵人主力就會叢背後攻擊過來。

無論如何再多堅持一下!拜托了,亞克!

大塊頭的多馬將軍不得不從心底祈求四相神的加護。

確認別動隊的奇襲已開始的敵軍,其正面布陣的主力也開始了總攻。

多馬指揮的神聖統合軍主力也迅速前進,立刻展開了激烈的混戰。

後方的本陣因遭受大量敵軍的偷襲而產生混亂,在無法擺出完整迎擊陣型的情況下相繼被擊倒。

隱藏在林中悄悄*近的藤京軍士兵仍從山坡上接二連三地襲擊過來。

亞克,留在這里太危險了!我們受到了夾擊,還是立刻跟多馬他們會合比較安全!

多馬的未婚妻,宮木皇家的克羅蒂亞公主,一邊以手中的短弓不停地射出箭去,一邊向著軍隊的統帥叫著。以她的魔法實力來說,比起魔法來還是百發百中的弓箭更能有效地打倒敵人。

公主殿下也請一起去吧,這里我們無論如何也會擋住的。在她身邊,與宮木王家有著深厚關系的僧侶蓋斯說道。

就在他的話尚未說完時,山坡上的樹木伴隨著爆炸聲被炸飛了開來。折斷的樹根和掀起的泥土混雜著敵兵的身體飛到了空中,連走在前面的士兵都被卷了進去,七零八落地摔在地上。在不同的地方,相繼發生了類似的小規模山體滑坡,如同滾雪球般摔落地士兵們被崩落的沙石活活埋住。

各位,趁現在趕快跟多馬他們會合!

一個清亮的聲音向著神聖統合軍的士兵們下達了命令。就是這個聲音在剛才吟誦著古代魔法咒語,引起了爆炸和山崩。

聲音的主人是個與那凜然的音質十分相配的容貌清秀的美青年他就是神聖統合軍總帥亞肯傑爾。

他長過腰際的白金色長發在身後松松地紮成了一束,盡管有一付會讓人錯以為是女性的纖細美貌和苗條身段,卻不會給人以軟弱的感覺。

曾經是聖騎士的他,在兩年前用神聖魔法中的禁斷咒語,將出名的詛咒之地的古戰場完全淨化。他那召喚出四相神的豐功偉績,將教團總本部的教皇也認定為正式的奇跡,之後他的名字就作為偉大聖人的代名詞而名揚天下。

亞肯傑爾拔出了異于平時的戰斗用劍的另一把巨劍。

巨劍有著讓人聯想到鮮血的深紅色劍身。那就是在所有圍繞著龍所產生的傳說中必然會出現的誓約之劍。

身為掌握著造成奇跡的神聖魔法,同時又擁有傳說中的聖劍的美麗聖人,因此他和盟友多馬將軍的軍團,在所有企圖再度統一全大陸的諸國眼中,成了不可忽視的威脅。

看到那特征明顯的血紅之劍,一時間敵兵們全都沖著他沖殺了過來。

很明顯他是為了給同伴制造迎擊的時間而打算以自己為餌,了解到他的意圖的克羅蒂亞大叫了起來:

別亂來啊,亞克!

我也參加戰斗的話可以打倒更多的敵兵。快點去能背向著同伴戰斗的地方吧!萬一你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可沒臉面對他了!

這種時候還說這種話干什麼!大家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了嘛!雖然我不擅長用劍,但還是能掩護你的!要是敢說我礙事,小心我揍死你哦!

剛滿十七的好勝少女一邊不停地射出箭,一邊威脅著未婚夫的好友。

她的弓箭本領和判斷力的確是貴重的戰斗力,因此這個威嚇還真不能當成玩笑來對待。

亞肯傑爾放棄了說服她的努力,苦笑著拜托身邊的僧侶。

蓋斯,雖然每次都這麼說,但請保護好她吧。

遵命,請交給我吧。

不止克羅蒂亞,周圍的所有士兵都試圖用身體阻擋住殺來的敵兵,為保護亞克而戰。

控制不好劍的話,就可能會傷到自己人,在這種過于擁擠的空間中,敵我雙方混雜在一起的殊死決戰開始了。

可是這麼一來就無法再使用強力的魔法。

雖然裝備上多少有些不同,但無論敵我雙方,幾乎大部分人都穿著鎖子甲。而且那些具備足夠體力和金錢的家伙,穿的則是鋼板做成的鎧甲。

無論是斬還是刺,都要針對臉部等露出的部分展開攻擊才能有效打擊敵人。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就以讓對手骨折為目的,用厚重的鐵制武器不顧一切地往敵人身上擊打。打碎四肢的關節或使敵人骨折後,再給動彈不得的敵人致命一擊。雖然是只憑膂力和體力的蠻干戰斗,但即使如此實力上的差距還是一目了然。

從傭兵時代起亞肯傑爾就有著閃光的綽號,他有著瞬間刺進敵手要害打倒敵手的超人般的劍法。不過如今他即使不憑借這種劍法也能一擊將敵人打倒,因為他手持的聖劍能將人類的身體連同鎧甲一起一刀砍斷。

因此在亞肯傑爾的周圍,被切成兩段的尸體正在急速增加之中。

無愧于閃光稱號的迅捷動作,驚人的劍的巨大威力,即便就在旁邊看著,也是讓人不敢相信是親眼所見的超現實光景。

將碰到的東西悉數斬斷的血紅大劍,雖然外表上看起來是寬幅大劍,但其實更接近于附有強力魔法的魔法道具。

不管那究竟是什麼,閃光亞肯傑爾一只手輕松地揮舞著大劍,在自己的身後築起了淒慘的尸體之山,自己卻完全沒有濺到一滴鮮血。

要阻止住這迅捷的動作並奪走聖劍,同時刺殺敵軍的將領該有多麼困難,這個問題想必藤京軍的士兵們也在考慮著。

幾個人同時不要命地沖了過去。

一瞬間就被斬飛腦袋的男子的身體,仍以沖來的勁頭直撞過去,另一個別攔腰斬斷的士兵,則以執念抱緊了亞克的一條腿。

青年頓時失去了平衡。

同時,手持戰斧的士兵沒有放過這個借由同伴的犧牲而創造的機會,對准亞克的頭部揮出猛烈的一擊。

雖然亞肯傑爾在瞬間扭轉身體避開了直朝頭部而來的重擊,但戰斧的厚刃仍然帶著讓白銀鎧甲都凹陷下去的力道重重擊在了他的右肩上,打斷了他的鎖骨。血紅的聖劍從他因為沖擊而麻木的手中飛了出去,淺淺插入了不遠處的地面。

向著因受到重擊而向後倒下的亞克,敵兵這次瞄准他的咽喉將斧頭舉過了頭頂。但就在這個瞬間,敵兵的全身突然被火焰包裹住。

克羅蒂亞的咒語詠唱剛好在關鍵時刻完成,以火之精靈魔法保護了亞肯傑爾。

但是,殺向倒下的亞克的雙方士兵遮擋住了她的視線。攻擊咒語是必須指定目標的精靈魔法,在不明周遭情況的時候無法使用。

住手啊!

想到已經無法揮劍的青年,少女大叫著,不顧一切地想要沖過去。

蓋斯從背後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將她拉住。

不行!這樣連公主殿下都會被殺害的!

亞肯傑爾周圍的戰況變得更加緊張。

想要保護總帥的人,想要殺掉他的人,還有為了搶奪傳說中的聖劍而爭斗的家伙,每個人都在拼死地揮動著武器。

忍著劇痛撐起上半身的亞克想要詠唱神聖魔法的治愈咒文來為自己療傷,卻被殺到身邊的一個敵兵踢倒而沒能成功。

首級是我的了!

將守護亞克的士兵解決掉的這個敵兵向著趴在地上的青年沖過來喊叫著,臉上帶著殘酷的笑容舉起了劍。

烏蘭波克!

瞪著叫囂要殺掉自己的男人的扭曲的笑容,亞肯傑爾在心中呼喚著無法再會的深愛之人的名字。

突然,一束閃電從天上射下來,光之柱直刺地面。

青白色地閃光有著十足的壓力,光柱旁邊的亞克的身體像是要被吹飛一樣地彈了開去。除了他以外也倒下了好幾個人。那太過耀眼的光線讓所有人都背過了臉,沒有人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光柱的中心是要殺亞克的藤京軍士兵,只一瞬間他就變成了黑炭,連鎖子甲也汽化消失了。

再過了一會兒之後,從多馬將軍和藤京軍主力戰斗的方向也傳來了好幾次令人不得不捂住耳朵的巨聲。那是讓身體本能地顫抖起來的雷鳴。

克羅蒂亞以為那是敵軍那邊的高級魔法師在使用風之精靈的魔法,因而臉色蒼白地轉過頭去。

不知什麼時候,戰場上空布滿了暗色的雷云。那些云對著正下方的軍隊,反複放出好像植物根系一樣的閃光,接著便傳來了震耳欲聾的雷鳴聲。

由距離上可以判斷出,這突然出現的雷云似乎是只對藤京軍進行了電擊。從充斥了四周的濃厚的風靈氣息就可以得知,這絕非什麼自然現象。

確認了多馬沒有危險而安心下來的少女,在距離雷云一段地方的天空上發現了黑色的云。它的面積急速增加著,不一會兒便幾乎布滿了整個視野。那不是云,而是像在蜥蜴、獸、鳥與蝙蝠融合而成的身體上覆蓋上甲胄的巨大生物。

啊!不會吧,這是真的嗎?

在長有兩只角的小小頭部和柔韌的細長的頸項之後,被仿佛甲胄般的裝甲包裹著的軀體背上,伸展著並沒有扇動的皮膜的雙翼。

龍中之龍,位于所有幻獸之頂點的龍。

在世界還是一個整體的千年之前,當如此美麗而又強大的生物飛過頭頂的時候,人類都是以帶著恐懼和贊美的眼光目送著他們的身影的吧。

只存在于傳說中的最強幻獸一現身,不論敵我雙方的士兵們就都因為恐怖而無法動彈,甚至還有被籠罩在頭頂上的巨大黑色身影嚇得癱坐在地上的家伙。

只有克羅蒂亞和蓋斯臉上綻放出喜悅的光彩。

烏蘭!你來了啊!

仿佛是回應向著天空張開雙臂的她的呼喚一樣,黑龍靜止在了空中。

『龍從來沒有背叛過誓約。』

那是個平靜而低沉的男人的聲音。

仿佛感覺到了什麼,少女帶著少許疑惑不解的表情,抬頭看著站在身旁的僧侶。

僧侶接收到她疑問的目光,正要開口說話時,一股足以將人吹倒的強風突然刮了起來。

強風平靜下來後,人們再度抬頭望向天空時,漆黑的幻獸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個一身黑衣的男子,他單膝著地,將橫臥在腳邊的亞肯傑爾的上半身抱了起來。

昏厥過去的青年因為肩部的劇痛而恢複了意識。他用還沒有完全恢複視力的雙眼,回望凝視著自己的男人。

外表看起來應該是三十歲前後吧。從那張端整的容貌里,青年可以感覺到連夢中也會出現的懷念的面容。

烏蘭波克?

男人回以溫柔的微笑,用溫暖的手拂去亞克臉上沾著的泥土,然後輕輕地將手指豎到唇邊。

筆直的長發,領口到胸前飾有精致刺繡的上衣,皮制的長靴,甚至于連將披風的前部固定住的帶子都是一個顏色。除了因為材質不同而有著不同的光澤以外,這個男人肌膚以外的所有地方都覆蓋著清一色的黑色。

他的全身沒有任何類似防具的東西。那種仿佛遠行貴族一般的優雅外表,在充斥著殺戮的戰場上顯得分外醒目。

你這家伙是什麼人!不准隨便碰亞肯傑爾大人!

神聖統合軍士兵的怒吼聲讓因為目睹龍的沖擊而精神恍惚的人們回過了神,然後再度殺氣高漲地又馬上相互厮殺在一起。

全身黑衣的男人無奈地輕歎口氣,緩緩攤開右手。

在他手掌之上交纏著的多道閃電間,出現了如小孩頭顱大小的光球。

命令吾忠實的下仆們,射穿所有與誓約者為敵之人的身體,將之擊倒雷矢雨。

他以沉穩的語調吟誦著咒語,在將要念完之際,光球就像有了意志一般從他的手中飛向高空。

在空中停住的光球炸裂開來,瞬息之間向著四面八方降下耀眼的雨。

嗚!

啊!!

敵人在發出短促的悲鳴的同時就倒下了。在失去生命的刹那,他們臉上還帶著驚愕的表情。大概沒有人能理解到底是什麼殺了自己吧?

就算是神聖統合軍的士兵們也沒有為敵人的全軍覆沒而產生喜悅,反而為那陌生男子恐怖的力量害怕得顫抖了起來。

曾經和魔法師同伴一起戰斗過的傭兵們,都知道魔法有著許多制約,是一種用起來超乎意料之外難控制的東西。在混雜著敵我雙方士兵的大范圍內,按自己的願望只挑出敵兵施以雷擊使之心髒停跳,這種做法實在無法讓人相信是正統的魔法。

克羅蒂亞和蓋斯穿過呆立的士兵們跑了過去,疑惑地看著將青年抱在懷中的黑衣男人。

呐,蓋斯。那個是烏蘭嗎?

既然說著要履行誓約,又在亞克有危險的時候出現的龍,那麼應該是的吧?可是,這樣說來他可真成長了不少呢。

但就算迷惑也沒什麼用處。

總之還是先治好亞克的傷再說吧。

擁有無限慈愛之心的四相神啊,請給您為創傷和痛苦所折磨的忠仆以溫柔的治療吧治愈。

只要不是危及生命的傷勢,簡單的神聖魔法咒語就能充分收到效果。

從骨折的劇痛中被解救出來的亞肯傑爾,仰望救了自己的龍之化身。

他眨了兩三次那雙水色的眼睛之後,以令人不忍的悲傷而失望的表情喃喃自語道:不是烏蘭波克。

啊?幫助了我們卻不是烏蘭?這麼說的話,你到底是誰?

公主殿下,如此冒昧的問法太失禮了吧?

向驚訝的少女露出一個沉穩的微笑後,黑衣男人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阿爾法多。同胞們稱我為雷牙王。

王?現在的龍王不是應該是烏蘭波克嗎?他發生什麼事了嗎?

即使是旁觀者也可以一眼看出,青年的臉上瞬間失去了血色。

那個少年成長之後,應該就會變成這樣的男人吧?黑衣男人以相似到這個程度的容貌溫柔地笑著。

抱歉。因為沒有說明白,讓你產生不必要的擔心了。也許應該說是曾經被稱為雷牙王才對吧。我是那孩子的祖先之一,也是曾為了誓約而到過陽界的前龍王。因為在我到這里來之前,陽界的糾紛還沒處理完,所以還沒來得及解除憑依魔法。

真是意想不到的發展不過萬分感謝您在危急時刻施加援手。

我十分高興能夠救出子孫的誓約者。雖然說是生在亂世的宿命使然,但是你的日子還是過得非同一般地艱難啊。在抵達能跟他交換的安全地帶以前,就由我來代替他守護你吧。

高貴的舉止,沉穩的聲音。與年輕的外表相反,阿爾法多可以說得上是完全具備王者風范的龍王。

克羅蒂亞忍不住對他字里行間所透露出的重大問題進行了確認。

您難道是與光王卡萊爾有關系的那位?

是的,年幼的卡爾都是叫我阿爾夫的。不過遺憾的是,我沒能生存到他即位的時候。

借助烏蘭波克地肉體而獲得短暫生命的龍王,以不帶特別感情的口氣述說著過去。

但是一想到隱藏在這過去中的悲劇,三個人的表情都產生了扭曲。正是因為有了這位龍王悲哀的犧牲,陰陽兩個世界才能得以存續到現在的。

可愛的公主。你似乎繼承了相當濃厚的聖王娜迪亞的血統。即使在我的時代,也沒有哪個王族能讓我如此強烈地感受到她的氣。當代的龍王居然沒有對你進行誓約,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呢。

實際上,我連長相也很像聖女王。這是當時的龍王大人親口說過的。可現在我不覺得這有多麼讓人高興。聽說光王終其一生都是獨身,如果我流有他的血統的話,即使只是一點點,多少也能稍微給您帶來安慰吧。

平常毫不理會所謂的公主的舉止,奔放豪爽的女孩,如今以悲傷的表情恭敬地應答道。龍王那有如夜空般漆黑雙眼,俯視著眼前纖細的女孩。

千年前,為了避免大災厄而發動魔法將世界一分為二的,就是現在所有王家的始祖聖女王娜迪亞,以及阿爾法多何烏蘭波克的祖先紅發龍王。

為了維持陰陽兩個世界的延續,不得不保持雙方氣的平衡。然而不了解世界構造的人類們卻屢次發動大規模的戰爭,多國戰爭造成了人口減少,打亂了氣的平衡。尤其是被稱作大亂的全土統一戰爭,更是會嚴重導致氣的失衡。

就好像是被注定好了一樣,每隔三百余年,各國的國王們就會為了實現建立統一王國的野心,將大陸全土都卷入持續十年以上的大戰中。

千年以來,包括這次,總共出現過三次大亂。每逢這種時候就會有眾多的人類死去,陽界的氣也大量流失。而為了找回兩界平衡,最快的捷徑就是將蓄積在龍體內的自然之氣釋放到陽界。

為以自身的死亡解救世界,龍王才來到人間界。烏蘭波克也是,兩年前若非前代龍王以自己的身軀代替了他,他也逃避不了死在人間界的命運。

曾經為了世界犧牲了自己生命的雷牙王阿爾法多走向克羅蒂亞,對她伸出了手。

女孩回應了他無言的要求,雖然微微帶著羞怯,還是以優雅的姿態將自己的手覆上了他的大手。雖然平常的她很難讓人聯想到是王族,但她確實很清楚作為公主所必需的禮儀作法。

龍王按照人類的禮儀,彎下修長的身體,優雅地輕吻了少女纖小的手。他那有著絲綢一般光澤的黑發從肩膀滑落到胸前,發出輕微的簌簌聲。

心地溫柔的勇敢公主,即使你沒有繼承卡爾地血統,但能夠與和聖王娜迪亞擁有相同心靈的你相會,對我來說也是喜出望外了。

感謝您的美譽,我才是,能與偉大的龍王相見是我的光榮。

面對面紅耳赤的少女,龍王以溫柔的微笑接受了她充滿敬意的目光。

站在亞肯傑爾身邊的蓋斯低聲地呻吟起來:啊啊啊!多馬又沒立場可言了!不管是紅發的那一位,還是這次的這位也好,為什麼男性的龍王都要干些等于是在向公主殿下暗送秋波的舉動啊!

聽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僧侶的自言自語,亞肯傑爾拼命地忍住了笑意。以克羅蒂亞監護人自居的蓋斯,不論什麼時候都是站在已經被他看作是公主殿下伴侶的多馬一邊的。

然而,對于還處在充滿夢想年紀的克羅蒂亞而言,因為突然出現的英俊龍王而心醉神迷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何況雷牙王阿爾法多有著不遜色于紅發龍王的領袖風范和男性魅力。

為了讓僧侶安心,亞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並小聲耳語道:你不需要擔心。我認為對于蒂亞而言,還是紅發的那一位遠遠來得危險哦。

真是這樣啊?可是在我看來,公主殿下的態度比起跟紅發的那位在一起的時候可是要充滿好意的多。

回頭我再跟你解釋。

少女吊著眼睛轉過身來,我聽到了哦,你們兩個家伙!不要把我說得好象見不得帥哥的輕浮女人一樣!再說,這對雷牙王大人也太失禮了吧?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一直豎著耳朵聽著他們交談的士兵們,看到克羅蒂亞一如往常地大發雷霆後,才終于安心地松了口氣。就算黑衣男人並非人類,但既然是*著他的幫忙才得以擺脫巨大危機,那麼還是應該好好地誠心道謝才行。

上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番外篇 - 明藍色    下篇:第二卷 扭曲的愛上龍的方法 再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