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殺死龍的咒語   
  
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殺死龍的咒語

第十三章殺死龍的咒語

在前王身體消失的黑暗之中,烏蘭波克感到自己無可避免地、要從人類姿態變回龍的原形了。因為前王的死,蓄積在他體內的大量的氣解放出來,因此,大亂中失去的陰陽兩界的平衡也幾乎完全恢複了。

能將不屬于陰陽二界的氣蓄積在體內的生物只有龍而已。其他的生物死去後,靈魂飛往常世之國,失去氣的肉體回歸塵土。

雖然只要一頭真龍從陰界移到陽界就可以恢複平衡,但一直被陽氣侵蝕的龍遲早是會發狂的。所以,龍王要作為犧牲品而死,這是恢複自然之氣的最佳解決方法。

魔道王丹達里昂不知對方是獻給兩個世界的祭品,深深愛上了龍王,而他愛的龍為了守護幻獸生存的世界和他生存著的世界而死去了。他為了不使繼承了她的血統的少年龍也這樣死去,將秘藏的幻獸龍之前王,作為代替祭品殺死。

但是

前王吸收進體內、計他發狂的陽氣,在他的死亡中也被解放了。本來的話,離開陽界生物肉體的陽氣只要不是在以前的古戰場這種扭曲土地上釋放,就只會自然消失的。但,讓龍瘋狂的大量陽氣對身處其中的烏蘭波克來說,是充分使他完全失去理智的數量。

殺戮和破壞的沖動突破理性之器湧出來,和控制不了的變身一樣,已經無法阻止了。模糊的視野里,閃過一個白色的幻影。總是帶著有些寂寞的眼神,凝立在森林邊上,有著長長鬃毛的獨角獸。

亞肯傑爾!

要守護亞肯傑爾才行,守護他不被發狂的龍所害,守護他不被發狂的自己所害。

拼命地阻止著就要落入血紅深淵的意識,烏蘭波克叫著:約定實現我們的約定,朋友啊!

所有降落地上的戰友都聽到了這個叫喊。

你說什麼?烏蘭?從多馬那里接過小猴娃娃的少女不解地問道。

什麼巨大東西落下的感覺。還沒來得及看清,那東西就著陸了,被破壞得幾乎看不出原形的大廳整個搖晃起來。牆壁的碎塊又向跌倒的眾人砸下來。

將少女抱在懷里的多馬表情嚴峻地站起身來。

剛剛恢複為虛空的大廳再度出現了威壓般巨大的強力生物。從牆壁的龜裂中射進的光線中映出了全身甲胃般的黑色表皮,比茶褐色的前王更有冰冷的金屬光澤。

遠遠的頭頂方向,有個西在閃耀著血紅的光芒。那不祥的光和剛才看到的瘋狂的前王眼色是完全相同的。因為是側面,只能看到一只眼睛,從環視周圍的頭部動作看,動作比前王還要機敏。

怎麼會?剛才已經死了啊?

心底的某處拒絕承認,克羅蒂亞半失神地自言自語。

亞肯傑爾也是一樣的,但他卻不能無視自己重要的龍。

不,那是

抱歉,亞克。

壯漢傭兵把手放在要說下去的青年肩上,簡短地道了個歉,就一拳打在他的心窩上。

青年無聲無息地昏了過去,多馬抱住他的身體對僧侶說:蓋斯,帶著亞克和克羅蒂亞回我們的船上去,過一會兒我就追上去。

那烏蘭波克呢?

剛才的話你也聽到了吧?那是我們的約定。有萬一時就拜托我,而所謂的萬一就是現在。

雖然想問的事很多很多,但蓋斯輕輕地搖頭,接過青年失去意識的身體。

聰明的少女馬上明白了一大半。

解除前王的石化時,你說過誓約、我們有三個人什麼的,就是指這個?

對。有聖王血統的人類,在發生這個萬一的時候有一擊就殺死龍的方法,這不能讓你做,亞克更不用說,所以只剩下我。

已經不行了嗎?

啊。我也不想做的,可是讓瘋狂的龍到了地面就會殺掉比大亂時更多的人類,而把他關在廢都里面也對不起他啊。

當他在說話時,個子比前王要小的年輕龍王為了尋找出口在大廳里徘徊著。

烏蘭是大笨蛋!居然帶著要殺自己的伙伴,真是最差勁的興趣!你、你我們喜歡你啊!

少女哭叫著,用袖口擦掉眼淚,抽著鼻子,又著向多馬。

沒問題嗎?別勉強,別勉強殺死烏蘭啊。

好,蓋斯,他們兩個拜托你了。

是對個起,我什麼也不能為你做。

背著青年的僧侶仰視融在黑暗中的黑龍,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克羅蒂亞一次又一次地停住腳步,望著多馬和龍。

三人的身影從牆壁上的一條大裂縫中消失了。

目送他們離去後,多馬看著用尾巴拍擊牆壁的龍,喃喃自語。

什麼實現我們的約定,朋友啊,你叫我的名字,命令我不好嗎,那樣子不是更確實嗎?我還說,男人殺手,只殺掉亞克就好,你也不記得了嗎語尾顫抖了,一時間說不出活的他,握緊了顫抖的拳頭。

然後,他抬起臉來,搔著頭。

對了,那個誓約之槍會從聖王後裔的血中產生的話,具體一點說該怎麼產生?

和瘋狂的龍王單人對峙了這麼久,一點也沒有任何出現的征兆。莫非,自己必須要割破哪里弄出血來才行?這里沒有能用治愈咒語的人在,而且為了保持戰斗力最好不要受無謂的傷。

陷入性命交關的危機時才會出現嗎?這樣可不樂觀了啊

他困惑地搔著頭,這時發現找不到出口的龍正向天花板吐出龍之吹息。

又多了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前王的熱風使室溫上升的時候,有烏蘭和克羅蒂亞的水靈魔法冷卻,現在是不可能了。

但是,這個問題馬上又得到了解決。烏蘭波克在熱風後又吐出了冷氣的吹息,用劇烈的溫差讓物質發生破壞。

屋子里也會下雪啊。

用手掌去接黑暗中紛紛揚揚的雪花,落到手心的雪花立即消融了。即使對龍這種幻獸的生態幾乎完全沒有了解,但多馬知道,眼前的龍在同類中也是破格的。能使用同級的全部四大精靈魔法是異色的話,那麼只有他能使用的古代龍祖先的憑依魔法就是異能,而且他又變回原形,應該能使用多種的龍之吹息吧。

這可不是賞雪的時候,要是等到誓約之槍出現,烏蘭早就跑出王宮去了。

說起來,打倒前王是伙伴們齊心協力的結果。沒有誓約之槍的話,怎麼想都不可能一個人打倒龍王的。手中還剩下一支長槍,魔道王留下的武器與防具大半已經埋在瓦礫底下了。不過還是撿起了戰斧和幾把有特殊效果的劍,總之先插在腰帶上再說。

多馬開始在頭腦中考慮運用手中的武器和自身的力量作戰的可能方法。拿著這支槍跳到龍的頭上,以落下的力量和體重把槍深深地刺進去。

前王之死已經揭示出了龍的弱點所在,即使槍刺偏了,還可以用斧頭砍開表皮把劍刺進去。

可是,烏蘭也不會乖乖地一動不動啊。

而且這個作戰方式的最大問題就是,他沒有能飛到那麼高的翅膀,也不會飛行咒文。

哦,對了,從高處跳下來了就好了。

出了大廳到那上面去,等候機會,烏蘭把天花板弄出洞時就跳下去。這簡直是不向四相神預支一輩子的加護就絕對辦不到的胡鬧作戰法,但也只有如此了。

哎呀呀,辦不到的事也得干哪我不是克羅蒂亞,但是要是死了也會一輩子詛咒你的,烏蘭小子。

多馬哀歎著把性命賭在實力太過懸殊的難看戰斗上的自己,對忙著破壞天花板的龍碎碎念。

離開大廳的克羅蒂亞等人走在樓梯上,向有一般三層那麼高的二層前進。因為深深的疲勞感和對烏蘭波克的惦念,兩人的步伐格外沉重,也沒有說話。

忽然,少女感到背後的動靜,猛然回頭看見正要揮下斧槍的石像衛兵。

蓋斯!

警告同伴,她自己為了躲過攻擊毫不猶豫地向著樓梯下倒去。

長柄上斧與槍組合而成的武器擦過她纖細的身體,切裂了樓梯上的地毯。少女滾落到比石像站的地方更下面的台階上。

公主殿下!

成為下一個目標的蓋斯閃過凶器,迅速把背著的青年放到樓梯旁邊,本來想著要輕一點,但最後的結果還是扔出去了。

應該起初前往大廳時作為機關的移動石像,看來還剩了一個。

手中沒有武器的蓋斯極力要保護昏過去的亞克與少女,他憑自己的速度與武術戰斗著。

但散亂著之前被破壞的石像殘骸的樓梯很不方便施展,不能心無旁騖地作戰。

克羅蒂亞也不知道對石像有效的咒語,只能在旁邊看著。

在與前王之戰中消耗極大的他,與不知疲勞疼痛的石像,時間一長對誰較為不利是顯而易見的。

利用階梯的高度差把它撞下去吧,下面有少女在。如果到方便落腳的二層去,又怕亞克在途中受到攻擊。

不慎踩到地上的石像碎塊,失去平衡的僧侶跌倒了。手持斧槍的石像把斧頭向摔下幾階的他砍下去,他翻身避開了。接下來立刻又是頭上的長槍刺過來。

蓋斯要站起身閃過第二擊時又踩到了其他碎塊,無法平衡重心時就被刺傷了。槍刺在左大腿上,他搖晃著抓住扶手,對准他的脖子,石像揮起斧頭。

蓋斯!少女悲痛地叫。

然而,砍下來的斧頭卻停在他頭上的地方。石像浮在空中向一旁移動,到了台階外面,就像被看不見的巨人丟下一樣地摔在一層的地板上。

雖然鋪著地毯,地板畢竟是石頭的,從三層那麼高的地方摔下去,連施有移動魔法的石像也會粉碎。化為大大小小碎塊的石像上的魔法失效了,變回普通石頭。

亞克!謝謝你。

青年清醒後就使出古代魔法救了僧侶,他通過散亂的銀色長發打量著自己所在的場所。

看到一條腿摔在石像碎塊上骨折而動彈不得的少女。僧侶的傷勢雖然不輕,但會使用回複咒語的他應該不會有問題的。既然他沒事,那麼少女的痛苦也就不會拖長了。

用一只手壓著被多馬打了一拳的胸口,他有點搖晃地站起身來。然後,突然跳過樓梯的扶手。使用了空中移動魔法,輕巧地在一層著地後,就從被烏蘭波克打壞的門向大廳跑去。

亞克!不可以,亞克!

不顧斷骨發出響聲,克羅蒂亞半瘋狂地叫著。

三百五十年前,在這古代廢都附近上演了決定大陸命運的大決戰。與那場戰爭結束後發生的悲劇完全相同的事情,如今又將再現了。那個孤單地活下來的男人在極度的悲傷與後悔中變成了詛咒世界的怪物亞肯傑爾實在太像那個男人了。

四相神啊太過分了,這樣的事太過分了!少女用雙手蒙住臉。

那頭龍,就是烏蘭波克的化身。不用想也知道,多馬把自己打昏的目的是自已絕對不會歡迎的事。

但是不,所以,無論會發生什麼事,也不能離開烏蘭波克。不然的話,似乎就會永遠失去他。亞肯傑爾無視克羅蒂亞的制止,奔跑著。

留著死斗痕跡的地方仍然是那麼黑暗。黑暗中,遠遠的頭部方向浮著不詳血紅色的雙眼是那樣的醒目。全幻獸頂點的真龍,因為與身為陰界生物的自己相克的陽氣導致氣完全狂亂了。

烏蘭波克!

情不自禁地要呼喚他的亞肯傑爾右手傳來一陣刺痛,轉眼去看。仿佛是光所描繪出的紋章,一個圖形浮現在掌心里。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與疑惑的他意志相反的,手臂動作起來。

好像在向誰伸出手似的,右手發光的掌心向上,向前伸去。光變成紅色,噴起高高的鮮血之柱。血柱在空中凝結,變成一支從柄到尖都是鮮紅色的長槍。然後,長槍閃耀著和紋章同樣的光輝橫過來,緩緩地降到他的眼前。

亞肯傑爾仍在迷惑,但還是用雙手握住了仿佛在要求自己拿起而漂浮著的長槍,輕得感覺不到重量。異樣的輕讓他想起了和奇美拉戰斗時從烏蘭那里借來的血紅之劍。這支槍比他的身高稍長,正合他手握的粗細。

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從我的身體里?

想到答案的下一瞬間.全身的血液頓時凍結。

怎、怎麼會

恐懼地抬起頭來,看到了與槍放著同樣光芒的紋章。龍的血紅雙眸上,和烏蘭波克把血紅的劍刺進前王的同樣位置恐怕,那里就是龍的弱點吧。

亞肯傑爾發出低聲的慘叫,丟下了槍。

這是這是!什麼傳說的愛的誓約啊!這種東西,絕不是誓約,是可恨的世界上最可怕的詛咒啊!

在過度的沖擊下陷入恐慌狀態的青年退縮著,叫嚷著。在遠處看到光芒的多馬向這邊跑過來。

可惡!果然是這樣你這個大笨蛋!為什麼要回來,我就是怕變成這樣才打昏了你的啊!

你知道?你知道的吧,多馬!你這混蛋,你要殺掉烏蘭嗎!

亞肯傑爾失去平常的冷靜,臉色大變地打過來。

壯漢輕易地躲過了他的拳頭,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打在他臉上。

你不要昏了頭。是烏蘭拜托我的,我瘋了的話就殺掉我。這種事能拜托你或者克羅蒂亞嗎!

為什麼聖王跟那個紅發的隨便家伙一千年前擅自立下了誓約,烏蘭就非死不可!?為什麼!

幻獸王是解救世界免于大災厄的祭品。為了挽回崩壞的平衡必須要有大量的氣,而那東西在龍的身體里儲藏著很多。大亂中死了大量的人類,為此幻獸王從陰界而來

亞肯傑爾因為多馬的話戰栗著。

那就是,烏蘭從最初就是為死而來?

是的,被誓約束縛著,回不了陰界。

他愛我他說他愛我的,一開始就想死的話,會說出這種話嗎?

壯漢傭兵露出了焦躁的表情。兩人在對話的時候,瘋狂的龍仍在為出去吐著要破壞天花板的火焰。

你忘了命運的戀人也是誓約之一了嗎?剛才前王的話你也聽到了吧。龍對人類是非常討厭的,可是,如果是為了所愛的對象,就可以連性命都不要。

這種事我不希望!

羅羅嗦嗦的,你還要說這些女人似的話到什麼時候!那就是幻獸之王的生存方式啊!

換了自己在亞克的立場的話,肯定也無法馬上接受吧。雖然很清楚這一點,但急迫的多馬不由怒吼出來。

知道只是遷怒而已,但青年也吼回去。已經沒有殺掉烏蘭的必要了!前代的幻獸王替他死了啊,殺掉兩頭龍王的話反而會再次破壞平衡!

那就能放著瘋了的龍王不管嗎!烏蘭會殺掉比大亂的犧牲者多得多的人!你認為那家伙會希望發生這種事嗎?

已經犧牲了多少的龍了,這次輪到換人類死

多馬又一次打在說出這些話的青年臉上。你是人類,不要忘了。你也是靠著幻獸王的犧牲才活著的人類之一。

就算如此,以後也無法再以這種犧牲而活呀!

對,沒錯,我是不,立下誓約的聖王她們也是。絕不認為這樣就好的。但是,要以最少的犧牲拯救更多的生命,除了這樣做沒有別的辦法。能下這種決斷的人才是真正的王好了,這一開始就是我該做的。

亞肯傑爾變了。過去不會接近人、與人深交的他,已經變得常常笑,也會積極地行動了。而且並不是單純的禮貌,而是發自內心關懷他人的溫柔的自然表現。他會將這些原本具有的品質表現出來,是因為對世界產生了信賴吧。

心中的重傷是他的恐懼之源,和虐待幼小的他的母親一樣,世界只是一直傷害他,即使拼命地獻上舍身般的愛情,也絕對得不到愛

他有著太多痛苦的經驗了,傷痛得無法言表。

告訴他世界並不只是充滿惡意,而是可以給他溫暖與愛的,是烏蘭波克。一次又一次地,只是不停低語著我愛你,守護在他身邊。

好不容易敞開心胸的這個世界,如今卻要犧牲烏蘭波克的生命,再也沒有比這更殘酷的背叛了。就算他不能殺烏蘭波克,多馬也不會責備他的。多馬伸出手去,想撿起亞克丟出的誓約之槍。

尖銳的聲音伴著火花迸出,左手一陣劇痛。

原來如此,只有本人能使嗎。

他按著麻痹的手腕說。這時天花板的一部分破碎了,石塊不斷地砸在大廳的地板上。

那些碎塊也向著自己這里飛過來。雖然不大,但加上落下的加速度足以傷到人。再來個一次兩次吹息的話,就會開出通得過龍的全身的洞吧。

多馬下定決心拔出劍來,雙手劍也是可在短時間里單手拿著的。

亞克,撿起槍。如果你怎樣都不能把那個投向他,那非我來不可。但是為了產生我能用的槍就必須殺死你了。

指向青年的劍和他的心一樣顫抖著。

你和烏蘭不管哪一個都是我的朋友。雖然工作不簡單,可是再沒有比這一次更快樂的了,我們是最強的隊伍啊。可是卻變成這樣,還不如活生生地被撕碎的好我從心里這麼想。是我們的緣分太差了嗎還是,無可避免的命運呢。

亞肯傑爾默默地撿起槍。自已很明白多馬的痛苦心情,而且,就算真的活生生被撕碎,他也會完成任務的,因為已經和烏蘭波克約好了。

魔道王變成希望著世界破滅的惡魔,那種心情自己現在完全理解了。以自己的手殺死深愛的對方,那誰都會覺得還不如死的好吧。但是他無法發瘋也無法死去,只能詛咒著世界彷徨著,他就是另一個自己。

對不起,對比誰都愛的你,卻做出了最殘酷的事

想起了與丹達里昂相愛的女王說的話,亞肯傑爾陰暗地笑了。沒錯,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殘酷的事嗎?

身為傳承聖王血脈者

拿著誓約之槍做了幾步助跑的青年,向瘋狂的龍,擲出了長槍。然後,他仰視著與龍前額上的紋章吸引著、直線劃破黑暗飛出的槍,以最大的聲音高叫:

宣言將聖王與當時幻獸王之間立下的所有誓約,于此瞬間全部毀棄!

爆裂出的閃光將大廳化為毫無陰影的純白世界。被強烈的光的傷眼睛的龍發出痛苦與憤怒的咆哮,多馬也迅速用前臂遮住眼睛低聲說道。

使了這一招啊,那個混帳!

看到他在打倒前王時的指揮若定,多馬想,以這個青年的頭腦,與他作戰的話一定是個極端可恨的敵人。從這一點看來,不愧是贏得決戰君臨大陸全土、建立起統一王國的魔道王之孫。

強光消失後視力恢複正常的亞克,仰視著仍被光的殘像所困而甩著頭的龍。那額頭上,既沒有發光的紋章,也沒有誓約之槍。

亞肯傑爾露出了無上的幸福笑容。如果槍奪走了烏蘭的生命,自己就馬上追隨他而去。但是,自己與他都自由了,與世界、與誓約、與什麼都沒有關系了。

世界只會殘酷地折磨我,從來沒有溫柔過。即使拼命努力得來的東西也輕易被奪走。我討厭那樣的世界,也討厭人類!

從他仰著的雙眸中,溢出了淚水。

只有你、只是、愛著我,不求任何回報地、愛著我。

我愛你

當他對自己說著這句話時,刻在心底的舊傷就一個一個地消失了。悲傷、痛苦、淒慘的事情。只是想起來就會難過,卻無法忘懷,就像吞食著毒藥一般痛苦。

我愛你

他的話,讓咬齧著亞肯傑爾內心的毒素魔法一般地消失了。

我愛你,烏蘭波克。比世界、比人類、比我的生命都更愛你。沒有你的世界即使毀滅了也無所謂,因為它對我毫無價值。就算是瘋了、就算是龍,怎樣都無所謂。我愛你。我比任何一切都愛著你

他耳語般地宣告了包容所有思念的最後的話語。

就是被發狂的龍殺死,也沒有任何後悔。

然而,龍卻紋絲不動了。

「亞肯傑爾,那句話就是咒縛我的最強咒語。」

腦海中響起少年平靜的低音。

烏蘭波克!

因為撕毀誓約時的閃光而恢複了正常的龍,眯起冬之夜空般的漆黑眼睛笑了。

「雖然誓約已經毀棄,我仍然愛著亞肯傑爾。同樣是男的,年紀又小,而且還是龍。亞肯傑爾也許會覺得很不甘心吧,但這也是命運,死心吧。」

青年半是哭半是笑地說著。

這麼說的話,那我也是男的,年紀又大,而且還是人類。不過,既然你從一開始就知道還來追我,以後不准發牢騷哦。

對王都不低頭的高傲的龍,在青年面前垂下長長的脖子:

「只要我還活著,就愛著亞肯傑爾,在此重新誓約。」

因為自己強烈的思念而改變了命運的一個人類,世界把他所愛的龍還給了他。

扭曲附近氣的古戰場也恢複了平衡的緣故,豬苗白湖上吹著的湖風清爽宜人。那風吹亂了站在突出湖面的王宮屋頂上青年的長發。誓約沒有了,但前王的犧牲已經使陰陽兩界的氣恢複了平衡。雖然已經神志正常,但烏蘭波克如果就這樣留在陽界還是很危險的。

亞肯齊爾為了目送要從王宮頂上回陰界去的少年,也爬到了屋頂上。

抱歉打擾你們兩個的告別了。

偷笑著的多馬等人都在船上等著。

少年把腰上的劍從劍帶上取下來,遞給青年。

這個給你。對陰界的我來說它沒有用了,卻可以為守護亞肯傑爾出力。而且,它是我的一部份,如果亞肯傑爾遇到什麼危險的話,我馬上就會知道,一定會來幫助你。

謝謝,這是真正的誓約之劍了吧。

烏蘭波克雙手繞著接過劍的青年的身體,擁抱著他說:我和亞肯傑爾生活的世界是不同的,不能與你一起生活。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可是,如果有什麼我一定會來幫你,所以

所以?

不要把自己關在只住著母親的小小房間里。只要亞肯傑爾希望,眼前就有無數的門。門的那頭,有珍重著亞肯傑爾的人在等待著。即使沒有發覺,愛仍然存在。不要勉強自己,慢慢地,打開那小小的門吧。發生痛苦的事,我就一定會趕到那里。

亞肯傑爾緊緊回抱著少年的身體。

我相信你。所以,我什麼都不害怕。只要有著最重要的東西,我就再也不會不幸了。即使不在身邊,我仍然愛你。

兩人把彼此的溫暖銘刻在心,離開了。

少年淡淡地微笑著,輕輕點了點頭,轉身跑出去。他把王宮屋頂上的石欄杆當作跳台,將身躍入空中。他的身影消失了,稍過了一會兒,傳來巨大的東西升上來的感覺。

青年不禁向那里走近。他的眼前,出現了漆黑的龍。!

反射著陽光的黑色裝甲,帶著金屬般硬質的光澤。像騎士穿戴的連身鎧甲一樣,除了常活動的部分之外,全身都是鎧甲。

優美地伸展著的頭部,向旁張開的巨翼,流線般的身體,長長的尾巴。與其說是額頭不如說是後頭部的附近,向後生著兩支長角。在漆黑的體色中,只有這雙角是金黃色的。

異質、巨大,放著壓倒性存在感的幻獸王

出現在大廳的時候,因為融進了四周的黑暗,幾乎看不到的樣子。

真美。龍是將金屬的武器與防具、馬與鳥等因素融合在一起的生物,神性的美麗存在。

亞肯傑爾無聲地看得出神。黑龍面對面地與他對視著,最後說:

「我愛你」

以風靈之力飛翔的龍沖天而起。在一只手遮住陽光仰望著他的青年頭上盤旋著,然後向更高的太空升去。

從指間已經看不到黑色的身影了,但青年仍站在那里,任憑風吹著。終于將手放下來後,他幸福地微笑著。然後,他轉過身,向著有伙伴在等他的地方走去。

十五年後

身為在古戰場引起淨化奇跡的聖人、手持傳說誓約之劍的青年,得到了四相神教團的強力支持,在大亂中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從發動世界二分大魔法的聖王時代算起,第四次建立了統一王國的他,因過去曾是聖騎士之故,被尊稱為聖武王而崇敬著。

上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最後的幻獸    下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後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