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最後的幻獸   
  
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最後的幻獸

第十二章最後的幻獸

從被打壞的門里飄出了略帶涼意的空氣。大廳與其他部分不一樣,沒有天花板亮如白晝一般的照明,幾乎整個都籠罩在黑暗里。然而,正方形的格子地板卻發出微弱的光,增加了一些亮度,不至于絆到什麼跌倒。

以弦樂為主的音樂奏響著,華麗而稍帶憂傷的旋律帶著微微的顫音在大廳的黑暗中回蕩。格子地板的光隨音樂而變幻閃動著,小小的光球形成漩渦形狀,在空中跳躍著。

怎麼?前面好像有人在跳舞的樣子很模糊,看不太清楚

無意識地抱住多馬的手臂,少女表情害怕地問。

僧侶不快地皺起眉頭。

因為身體是半透明的,不是亡靈就是幻影吧。我對婦人的禮服款式不太熟悉,但是以王宮大廳來說,是古代人的王宮貴族舉辦晚會的場所吧。

看來是啊。啊啊,盛會盛會。

嘴里鬧鬧地說著,傭兵的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尋找著在此地的幻獸與魔道王,絲毫不敢懈怠。

在了,是那家伙。說著,少年急步走出。

被他踩到的格子地板發出強光,並且光線隨著他的腳步移動。慢了一點追上去的青年腳下的地板也一樣。

沒辦法。這里是最後的舞台,兩位也要覺悟哦!

了解!

多馬干勁十足地,說曾是武斗家的蓋斯握住拳用力地點點頭,但怕幽靈的克羅蒂亞還是打不起精神來。

雖然不怎麼樣,算了無所謂~~

從長方形的王宮大廳側面進入,斜斜向王座走去的烏蘭波克穿過了男女舞者。雖然對方只是半透明的幽靈,但不喜歡與他人接觸的亞克沒法與大膽的少年做出一樣的事來。

漩渦狀的小光球卷在古代人四周,形成移動的照明。姆指蓋大小、以上半身為中心浮著十四五個的小光球營造出神秘的氣氛。那並不是古代魔法造出的,而是和腳下的地板一樣,是古代文明的失傳技術。

牽著手的男女亡靈們衣裾長長地垂在地上,十組左右排成一個圓圈,走幾步後就輕跳一下,然後轉過方向重複同樣的舞步。

如果他們是實體,那麼他們的腳步聲、衣物摩擦聲與全身裝飾的貴金屬相碰的聲音將會重疊在一起,大得甚至蓋過了宮廷樂師演奏的樂聲吧。

男性與女性的體形被不明質地的長禮服完全罩住,禮服只要稍稍活動就會輕展開開,形成光澤的波浪。欣賞了一會兒那情景後,他們半透明的身影與舞動時的浮游感,給人一種在睡意中意識漸遠的奇妙感覺。

穿過了幽靈貴族們的舞蹈圈前進的亞肯傑爾,在緩緩的階梯前止步。與自己有著相同面貌的男人從王座上俯視著走上台階的烏蘭波克。玉座背後有著兩人高的光牆,照耀出頭戴黃金冠冕的魔道王。

身著比起古代人來更接近如今時代的豪華服飾、支頤的手臂輕撐在右邊扶手上,冷徹的表情與壓倒性的威嚴使人發自內心地畏懼,證明他的確是與那玉座相稱的王。他也曾經在自己王國的玉座上,這樣眺望著人們翩翩起舞吧、純白的天馬順服地站在玉座後面,更增添了王者的風范。

背後響起伙伴們走近的腳步聲。

討厭啦,亞克真是。怎麼看著跟自己臉孔一樣的男人看呆了啊。

可是,不愧是過去的王啊。即使坐在古代王的玉座上,也一點都不遜色。就是黃金色的頭發戴著黃金的王冠有點不太顯眼。

這麼說來,亞克當了王的話,一定會更氣派嘍。

不知多馬秘密的野心,旁邊的克羅蒂亞憤憤地指摘。

等一下。不要連你也像烏蘭一樣那麼得意地炫耀好不好。我們這個隊伍還真是夠危險的。

無視梯下的悠閑談話,站在亡國之王面前的少年一語道入主題。最後的幻獸在哪里。

我現在心情很差喲。

萌芽般的新綠色眼瞳瞪著黑衣少年。

為了慶祝你們的抵達我還特地召開了歡迎晚會,可是你們卻不走正門而從旁邊破門而入。就算是已經滅亡的太古都市,對死者也要懂禮貌啊,冒險者們。

死靈的舞會才不會讓人高興呢。首先,被要求禮貌對待的死者們,不就是在王宮設置殺人機關要殺盡冒險者的人嗎?

魔道王額角浮起青筋,以寒冰似的眼神讓頂嘴的少女僵硬了。

壯漢傭兵趕快解釋:我們是無辜的啊。堂堂正正從正面殺入是我的美學的,可是那個小鬼卻說,速戰速決是他的美學

幻獸王啊。王者是必須從容的,最後獲得美麗勝利,這才是正義的王者。

想毀滅世界的男人居然說出這種話,當所有人都這麼想的時候,烏蘭波克卻誠實地道歉。

好像是我太著急了,抱歉。

對對,能馬上承認錯誤,也是王者的度量之一。

看著微笑著著恢複心情的魔道王,少女對身旁的青年低聲說:好任性~~!我敢斷言,他才不是為了禮貌什麼的,而是因為自己的預定被打亂才生氣的,絕對。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的孩子氣!

很對不起。

為什麼亞克你要道歉啊?

不,因為是模樣一樣的人做的事,總覺得不是別人支吾著的青年臉紅起來。

不是別人?他不是說你是他孫子嗎。不只是外表,即使從魔力的強度來看,他也應該真是你的爺爺吧。

有那麼不成熟的祖父,真是不好意思。

青年的臉越來越紅,壯漢同情地安慰他。

你有那種親人也真辛苦啊。普通來說,活了三百歲,根本不可能讓女人懷孕的。你會對有一個三百五十歲以上的爺爺而羞恥,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是不是有把所有的問題都導向下半身的傾向啊。這麼說的話,普通人又怎麼能活到三百年以上呢。

啊,對哦。

對僧侶的指摘,多馬和克羅蒂亞同時拍著手恍然大悟。

暫時聽了聽背後對話的魔道王和幻獸王,同時在把精力轉回後困惑起來。很有默契地錯開了視線,繼續交換完全失去了緊張感的對話。

抱歉我的伙伴多管閑事。

不,也許正如指摘,我確實有點丟臉也說不定

丹達里昂打起精神,重振威儀。

諸位克服無數機關,抵達了這個大廳,我想怎樣該賜給諸位應得的獎賞。幻獸王陛下想見的,是我從陰界召喚來的幻獸中最上等的賓客。就連是我,讀取真名也花了三天三夜呢。

知道魔道王實力的少年聽到後不由倒退一步。但他絕對不想承認,拼命地想否定自己的懷疑。

看到少年和內心的恐懼疑念對抗的樣子,丹達里昂微微一笑。

那時本來和往常一樣輕松的,但鏡子里卻映出了意外的大角色.讓我幾乎丟了半條命。現在是能笑著談論了,但那時真的糟透了。好不容易召成功了,精力也完全耗盡了,在恢複魔力與體力之前我都是個半病人呢。這樣我都要把那個給你們,怎麼樣,很慷慨吧?呵呵呵。你一定知道的,要不要猜猜看?

為什麼,有那樣的力量,卻用在世界的破壞上!握著拳頭的少年瘋了似地大叫。

用在所謂的正義上一點意義都沒有啊。這次就要用在壞的方面了。反正取得了平衡,不正是符合四相神之心意的行為嗎。

你,逼瘋了?

說他嗎?如果說是我做的,我可有點困擾哦。不被人注意地關住他的地方,我也只想得到這里而已。雖然現在托那年輕人的福用神聖魔法全面淨化了,之前這里可是相當扭曲的土地,所以沒有說完,以後如你所見的樣子,丹達里昂聳聳肩。

對這個以輕快的語氣說著極惡之罪業的敵人,烏蘭波克感到的怒氣令全身不禁顫抖起來。

為什麼無法感到他的氣?

請您親眼看吧。看到那個也就知道你來到陽界的理由了。哪,小男孩。不了解嗎?我摁扣不是愛挖苦或壞心眼,而是出于純粹的好意送給你這個禮物哦。這是你從誓約那里獲得自由的機會。

丹達里昂

幻獸王雖然不自覺地低聲叫出了他的名字,但對方也是持有真名的人,而且也不是叫到名字就會被支配的那種程度。

魔道王豔麗地微笑著,站起身來。

當然,這可不輕松。自由是戰勝後才能獲得的東西,我以我的幻獸為代價,希望今夜晚會的主要來賓帶給我華麗的一戰啊。

他歌詠一般地說著,優雅地舉起一只手,指向大廳的入口方向。跳著舞的亡靈形態頓時崩解,飄在他們周圍的光球向著丹達里昂所指的黑暗緩緩地飛去。那些光集合在一起,于是直到天花板的巨大石像輪廓在黑暗中逐漸浮現出來。四肢踩在地板上的石像占去了大廳的一半,亡靈們是在石像的前肢到玉座間的地方起舞的。

抬頭看著,從輪廓聯想到那是什麼幻獸的亞肯傑爾倒吸一口氣,迅速看向少年。

烏蘭!那是

是嗎只要活著就會有的氣石化之後就不存在了。

呆然地自言自語著的少年背後,魔道王跨上天馬,飛到石像頭部的高度。

生命仍在化為岩石之汝,其身再度巡行熱之血潮,柔軟即若再度從汝之意志而動石化解除!

魔道王向自身持有強大魔力生命卻被封住的幻獸,發動了魔法的解放咒語。一瞬間,似乎有什麼從石像內側迸出來,淡淡光線勾勒出輪廓的巨大幻獸雙眼重新閃出了光芒。

那眼睛的顏色是顯示瘋狂的鮮紅。

緩緩地搖著頭,僵硬身軀喚醒般地抖動著。即使姿態幾乎完全隱沒在黑暗里,但只是那巨大的存在感就使人類們僵硬在原地。

真龍,立于全幻獸頂點的存在。

那是,前王我的上代幻獸王。幾年前就下落不明,沒想到是被召來陽界,化做石像烏蘭波克呻吟似的語音中帶著絕望的陰暗。

多馬臉都僵了地說:可是。被誓約束縛的話,我們這里有三個人,還是能解決的吧?

不行。前王沒有誓約者的血,一滴也!

什麼~~!怎麼這樣!那不是根本就不可能贏那個大得離譜的怪物了麼。我們只是人類而已,它鼻子里吹出來的氣都能把我們吹跑啊。

亞肯傑爾嚴厲地斥責道:多馬!戰斗之前怎麼能大聲說降低戰意的話!迷失自己時,就是敗北的開始!

要說夢話就睡了再說!對那種怪物劍有用啊?開什麼玩笑。

既然如此,帶著克羅蒂亞逃走吧。對傭兵來說,如果為工作丟了命的確是連本錢都沒了。我不阻止你。

青年冷靜的語氣讓因為龍王的巨大而瞬間沸騰的多馬的腦子冷卻下來。為了惜命而放棄工作的話,沒有主人的傭兵也不會受到什麼責罰。只是,會失去信用與聲譽。有別名的傭兵一旦放棄工作,把頭款還給雇主,那工作失敗的傳聞就會眾口相傳,越有名信用就喪失得越厲害。

亞肯齊爾很清楚伙伴重面子的個性。

可惡!知道了,至少戰到說得過去的程度克羅蒂亞,萬一情況不妙,不要管我們,和蓋斯一起逃吧。

不要。逃也要大家一起逃。失敗的話,就得聽父王的安排,和我根本不喜歡的人結婚。既然這樣,還是跟未來的丈夫一起死好上一百倍!

少女堅定地宣言,亞克和烏爾的眼光同時飄過來。

哦~~未來的丈夫。兩人異口同聲。

啊啊啊!船上開你們的玩笑,是我不對好不好!這種時候就別報複了行不行!

無視下面的奇怪交談,空中的丹達里昂在唱著什麼明顯與現有魔法不同的複雜咒語。當那咒語發動的時候,虛空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武器與防具,掉落在玉座旁與階梯上。

眾人同時為巨大的金屬撞擊聲捂住耳朵。

無論怎麼看,你們的裝備都太貧弱了,所以我把王宮內的所有武器都聚集在這里。有些還有魔法的追加效果,你們可以找找對龍作戰時的有效武器。

多謝您的親切僧侶禮數周全地道謝時,克羅蒂亞給了他的側腹一肘,用不輸龍的大嗓門叫: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追加效果,怎麼能隨便亂用啊。其中說不定還有受過詛咒的。既然這樣,不如再石化它一次更能幫上我們的忙!

不可以撒嬌的。召喚幻獸希望世界大亂的我,與要消滅幻獸的你們是敵人哦。我會這樣做,是出于對那小小幻獸王的純粹好意而已。

喲,男性殺手。多馬無責任地覺得有趣,于是挖苦少年,身旁的亞克則頗有些不愉快。

騎在天馬上的魔道王和少年無言地對視著,看到這個,不快感就更加強烈。以尾巴和翅膀打著四周的牆壁,確認自己所在場所,龍王正想用後肢站起來時頭撞到了天花板,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現在不准備全力作戰可是很危險的哦。那麼,再會了諸位。我祈望下次會在某個國家見到已經被稱為屠龍者大英雄的你們。

美麗的魔術師之王輕松而任性地說完就,發動古代魔法和天馬一起移動到王宮外,用空間轉移消失了。從他消失的地方,有個東西劃著拋物線落下來,掉到克羅蒂亞手上。是一只手就能握住的小猴娃娃。

不要~~好可愛~~這是什麼啊!

「我是武器與防具的使用說明書哦,吱吱」

機關娃娃動著嘴,回答她的質問。

呀~不要~好可愛喲~~!

魔道王陛下是很為別人著想的人呢,不愧是建立過統一王國的人物。蓋斯的意見似乎有著微妙的問題。

不要不要的拚命慘叫,那為什麼一邊說可愛,一邊用臉蹭來蹭去。

對少年顯而易見的疑問,男人們沒有一個能做出回答。亞克從她手上拿過娃娃,拋給多馬。

用那個選出能用的道具來。我們用魔法想辦法讓他變弱。

遵命。

不要弄壞或者弄髒它哦。用完了要還給我。不知何時已經把那當成了自己所有物的少女說。

好好好。如果還有命在的話。

多馬左手捏著娃娃,右手拿起腳邊礙事的木棍。

「火屬性攻擊的傷害減半,提高魔力的魔杖。」

聽到娃娃說明的亞克和烏蘭同時回過頭來。

給克羅蒂亞拿著。魔力上升後能使用的魔法也會增加。

前王擅長地靈魔法,會吐出熱風的龍之吹息。如果是能防熱的東西,多少會有幫助。

為它預想以上的有用而感歎著,壯漢把刻有浮雕的木杖遞給少女。

單手拿了東西就不能使用弓箭了,但對付龍短弓估計不會有用,克羅蒂亞乖乖地接過木杖。

克羅蒂亞和烏蘭負責向龍的腳施石化咒語。蓋斯用神聖魔法增強咒語的效果,我來阻止龍的行動。

那能做得到嗎?

古代魔法的咒語很多與時間與空間相關。雖然讓他麻痹是最容易施石化咒語的,不過,那個咒語只有蓋斯會唱。我來試著讓他對時間的知覺變遲鈍,這應該很接近麻痹的。

亞克的說明是她最頭疼的魔法理論,但克羅蒂亞卻馬上笑著,表示了解。

那,我們加油了,烏蘭。

兩人配合好呼吸開始詠唱,之前蓋斯就已唱起向四相神求助的請願咒語。亞肯傑爾將自己肉體固有的旋律與古代魔法咒語的旋律重合。

同調的旋律放著許多顏色的光芒,使他的身體內側充滿了強力的光輝。沒有結聖騎士特有的發型,只是長長散下的銀發,隨著體內高漲的咒語的魔力,像生物一樣飛揚著。

到達臨界點時咒語發動了,竄出他的肉體,飛向目標的龍。瘋狂的龍注意到自己的全身被其他人施加的咒語籠罩,為了要擺脫它似的甩著身體怒吼著。那聲音忽然中斷,龍張著嘴僵直了。

接著發動的僧侶的咒語則圍住烏蘭兩人,將兩人所唱的咒語合二為一。

無限接近靜止狀態的龍毫無防備。如亞肯傑爾計算的,與人類的手相似的前肢和支撐巨大肉體的後肢,都在格子地板的光線中逐漸變成白色,代表石化的成功。

克羅蒂亞高興得跳起來。

太好了!這樣它就過不來了!

不要安心得太早,龍之吹息到這里很輕松還有魔法也是。

與龍王進行著對戰的烏蘭波克知道最後的幻獸是前王時,就很痛苦。亞肯傑爾只能不考慮他的心情了。不然,他們就只能在此地全軍覆沒。

趁他現在不能動時趕快攻擊,弱點和斯托瓦姆那時一樣,是眼和口。克羅蒂亞在這個距離能用弓箭射到嗎?

可以射到。

意思就是說不見得射得中目標了,但只是能射到就可以說是神乎其技了。

不愧是優勝者的實力哪,蓋斯用輔助魔法增強她的腕力。

我從空中攻擊,牽制住龍之吹息。

仰頭看著張開翅膀飛上去的少年,亞肯傑爾擔心地囑咐:別做太勉強事啊。

沒問題的,不用擔心。頭上的黑暗中傳來了例行回答。

對雖那樣說但一定會逞強的少年一半擔心一半安心的,青年瞄准龍的口中,唱起光裂彈的咒語。

聽著背後的交談,捏著小猴娃娃的多馬還在挑選著武器與防具。

我可是戰士迅雷多馬,居然分配到這種超悠閑的工作。

「熱變化完全防禦,受遲鈍之詛咒的盾」(*日語同音笑話:遲鈍:NOROI;詛咒:NONOROI。一般老年人愛說這種同音笑話)

別說讓人脫力的老頭笑話好個好,你這個臭猴。魔道王那家伙還施了詛咒啊?喂,這個盾又是什麼?

「火屬性攻擊完全吸收,提高敏捷度的盾。」

哦,拿著拿著。

突然,讓龍的行動極端遲緩的古代魔法失效了。又能自如活動了的龍發覺自己的四肢再度被剝奪了自由,頓時大怒。憤怒化為熱風的吹息,襲向可恨的人類們。

熱風的龍之吹息瞬間將少女剛射出去的箭全部燒淨,也擊飛了發動的光裂彈。在那稍前,烏蘭波克發覺前王要吐出氣息。迅速將命令傳達給水靈,在伙伴們面前築起厚厚的巨大冰牆。

因為注意力集中在那里,自身的回避就慢了些。燒得掉活樹的熱風從正面吹來。與其上升避開,不如直接墜落,少年迅速地判斷後,就斷絕了風靈的浮力。他石塊一般地墜下,雖然一只翅膀的前端被燒到,總算努力逃出了氣息的范圍。與此交換的,是不得不忍住負傷翅膀和落下時沖撞的劇痛。

熱風的影響范圍擴大,抵達了少年做出的冰牆。熱風與冰接觸後,水蒸氣爆炸一樣地湧出來。玉座後的牆壁上掛著繪有古代人信仰神祗的壁毯,巧妙地組合了形形色色的象征設計出的毯子,在熱風觸及的一瞬間就燃燒起來。在長壽的龍都活不到的漫長歲月里,在都市滅亡後仍存于此的神之肖像,瞬間就完全燒淨了。

在冰牆完全消失前的一瞬間,多馬把盾塞到亞克手上,自己不得已只能架起受詛咒的盾把少女護在背後。來得及吟唱咒語的蓋斯用神聖魔法的聖盾防禦。

還好冰牆使吹息幾乎失去了所有力道和熱度,只有讓露出盾外的手腳受到燙傷的程度。

得、得救了,為了用弓只好先放下木杖多馬?啊,你怎麼了,多馬!



唉?什麼?



緊抓住傭兵僵硬的身體,少女快要哭出來了。

亞克立刻察覺問題所在。好象是盾有詛咒。說著,他就奪下伙伴裝備在手臂上的盾。

頓時就恢複正常的多馬道謝,謝謝啊,亞克。雖然火燒眉毛先顧眼前,但用了受詛咒的道具還是很不舒服的。

什麼詛咒?

遲鈍、詛咒(NORO、NOROI)

遲鈍遲鈍詛咒?(NORONORONOROI)呀哈哈哈!多馬說得真好!這種時候還能說老頭笑話,哇真是從容不迫!

少女張大了嘴巴大笑,還用手拍著男人寬寬的背。把小猴子說的老頭笑話照原樣說了出來,結果成了更丟人的超冷老頭笑話。

僧侶和前聖騎士用回複魔法治療燙傷的時候,龍王也繼續用震動了廣場牆壁的巨聲怒吼著。誰也聽不到咒語了,但四相神還是聽到了他們心中的祈禱,治愈了傷勢。

烏蘭波克在他們身邊悄無聲息地降落。

不行啊!就是我的龍心劍也絲毫傷不了他。

唉?那就是說,這里的所有武器全都沒用了啊!再用一次石化咒語嗎?

亞肯傑爾搖搖頭說:石化咒語如果不是在睡眠或麻痹時的無意識狀態下使用就很難成功,而且精神操作的法術對激動到那種程度的生物也沒有作用。

那等前王陛下冷靜下來,或者睡著的時候再?

僧侶提出的緩沖方案被瘋狂的龍王誦唱的咒語打斷了。那不是人類的語言,但烏蘭波克明白它的意思。

是地靈魔法的大地鳴動!會有大地震!

覺得腳邊的地板高高隆起,馬上又迅速塌陷了,所有人摔倒在地,在波浪一樣的地板滾來滾去。少年抱住亞肯傑爾的身體飛到空中。得救的青年馬上在翻來翻去的伙伴們身上使用古代魔法。

一行人浮在壯漢身高的高度,揉著身上疼痛的青腫放了心,要是再顛簸下去一定會骨折的。

破碎的格子地板不再發光了,大廳陷入了真正的黑暗,不過牆壁上很快出現了大裂縫,四周走廊的照明射了進來。

蓋斯雙手抱著頭,躲著天花板上掉下的大小碎塊。

糟糕。這樣下去,連外牆都發生龜裂的話,守護王宮的咒語就會失效。

外頭是湖底啊。我們也要變成魚了亞克,你不能用古代魔法,像魔道王一樣啪的就移動走嗎?

很遺憾,瞬間移動的咒文並不在我接受傳承的寶珠中。

地震似乎平息了一些,但整個大廳響起了不祥的嘎吱聲,威嚇看一行人。

再這樣下去,不是被水溺死,就是被塌下來的天花板砸死了。不逃不行了,不是嗎?

啊,是啊。反正就算是幻獸龍王也會死的吧。

雖然不是直接下手,但能見證它的死去,也算是完成任務了。

但是幻獸王少年卻搖著頭。

多半前王不會死。水靈和前王的相性應該很好。即使被埋在王宮的瓦礫下,地靈也會守護前王的。而且。只要這塊地的氣還在就不會餓死。

想像著的多馬不禁呻吟。太悲慘了吧。如果這就是前王的命運,那我真同情他。

所以不要再留在這里了。想活到自然壽命就帶著克羅蒂亞逃吧。迫不得已的話,我就回複原形,咬破前王的咽喉就解決了。

少年面無表情地說著,比平常更難以看出他的感情。亞肯傑爾沒有就此作罷。

對你來說前王是怎樣的存在?你們似乎沒有血緣關系。

是我外祖父的養父。

你的外祖父為什麼會成為孤兒?

仰頭看著刨根問底的青年,少年帶著少許慍意回答他。外祖父的母親是女王,以誓約去了陽界,就再也沒回來了。

女王陛下就是那位美麗的女性,魔道王的命運之戀人吧?

僧侶問,少年無言地點頭。

多馬憤怒起來。對戀人的恩人怎麼能做出這麼過分的事!那個混蛋!根本是只沉醉在自己的不幸平而已嘛!

不是。

什麼不是!那家伙是想著自己是全世界最不幸的人就胡作非為的混蛋!

不是。少年再次否定,無力地繼續說下去,他是把那不幸當成是她的替身般來愛著。

烏蘭小子。你啊,溫柔好是好可是不要搞錯對象。那家伙必須殺掉!總該有人為那胡來的小鬼惹出來的禍負起責任來、要他償命啊。替瘋掉的前王報仇是你的工作,聽著,幻獸王,是身為王的你的工作。壯漢傭兵把手放在垂著頭的少年肩膀上平靜地告誡著。

另一面,亞肯傑爾的不快達到最高點。多馬,收拾那個混帳邪道王的事以後再說。現在不能放著眼前的危機不管,我有一個想法,請幫助我。

哦,如果不會用魔法的我也派上用場的話,我什麼都做。

我從現在開始,對前王施裝甲劣化的法術,烏蘭則責牽制龍之吹息爭取時間,這段時間你找出裝甲薄弱的地方就用槍攻擊要害。我們在旁邊援護你怎麼樣?

不壞。可是,怎麼接近它?

用剛才一樣的飛行術,克羅蒂亞用熱防禦法術,蓋斯做出幻影

在熱烈討論的兩個男人稍遠的地方,克羅蒂亞對僧侶低語:亞克突然間好象變得很有攻擊性,不覺得他非常生氣嗎?

是。而且還用了像是混帳這種不像他說的話

血濃于水啊。

血濃于水啊。

兩人幾乎同時說著,還歎了一口氣。為了世界,希望他們相像的只有外表和魔力而已。

開始准備攻擊的兩個傭兵行動相當迅速。地震平息,落到地上的多馬挑選起強度與重量相當而且易投的槍來,亞肯傑爾則開始在腦中描繪古代魔法的咒語。在特定范圍內令生物老化的法術,以及使物質劣化的法術,某些部份和操縱時間的法術原理是相同的,但物質是不具有拒絕的意志的,所以並不會失敗。

青年向龍的堅固表皮施起使裝甲劣化的咒文。

雖然不會失敗,但輕率的使用也會導致相當的疲乏,可以說是上級的古代魔法的缺點。為了能使旋律較易同調,青年緩緩地舉起手臂,手指畫著弧線形流線的姿態就如同舞者的舞蹈一樣優美。

其他三個人防備著龍之吹息,做好防禦的體勢,望著以身心詠唱著古代魔法咒語的青年。

好漂亮啊亞克是絕世的美人,簡直像一幅畫一樣啊。

比起當初見面的時候,魔力遠遠地增強了。

因為向某人敞升了心胸,才能一口氣開花結果了吧?嗯?

克羅蒂亞說著說著,不禁微笑了起來。

別大意,來了。

少年聽到作為吹息前兆的獨特呼吸聲,立刻戒備起來。

頭部插著幾支槍的龍王正在逐漸衰弱中,這從他粗重的呼吸就能看出來。前王痛苦地不斷揮著尾巴的緣故,大廳的入口已經一半坍塌了。

射進來的光,照出他像干涸的泥地一樣龜裂破碎的的表皮。人類們也常常被天花板碎片直接砸中,或者腿腳被熱風灼傷,不斷負著危及性命的重傷。但是有僧侶和前聖騎士兩位能使用回複魔法的人在,這成了關鍵性的勝因。

而且亞肯傑爾領悟了飛行術,如果不是這樣,那除了自己有翅膀的少年之外,其他人早就被瓦礫壓死了。

從空中俯視著曾是幻獸王的龍淒慘的樣子,克羅蒂亞說:這種大家一起折磨他到死的感覺,我討厭啊!

折磨到死是強者對弱者的行為,我們做的事不是這樣。

可是!

面對為了人類的私欲而必須被殺死的幻獸們,卻連至少讓他一下就死去的能力都沒有,我從心底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恥。我一定要比我那個最差勁的外祖父還要更強所以,為了不再出現這樣的事,我一生都不會忘掉這個光景!

以平靜的表情,亞肯傑爾說著,他的語調有著與表情相同的沉靜堅決。

但是,克羅蒂亞卻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了這個看來冷淡的美青年心中的激情、與真正的自豪。在絕望之前不會無助地哭泣,也不會舉著雙拳高聲喊叫,只會用更高的目標要求自己繼續走下去。烏蘭波克說過,龍是連對王都不低頭的,而這個女性一般美麗的男人,也只會在四相神面前由衷地屈膝吧。

亞克,槍只剩最後一支了,怎麼辦?用劍嗎?

壯漢把大廳的牆壁當成立腳點,用全身力氣不停擲著長槍,他擔任的是最危險的工作,好幾次負了重傷。雖然蓋斯幫他治療了,但肉體受到的沖擊、痛苦與疲勞讓他的體力受到了極大消耗。

蓋斯和亞克也是還有用魔杖增加了魔力的克羅蒂亞,都因為過度使用魔力而胸口刺痛。

即使大量的血從下顎落下,龍王仍然想吐出熱風的吹息,在他的正面,少年靜止在那里。

曾爺爺。您到最後仍是高傲的龍,做為繼承您的王,我向您致以深深的感謝與尊敬。謝謝您還有,別了。

還是少年的幻獸王拔出真紅之劍,從正面攻擊,他的前發後浮出了光之紋章。

知道對方要打倒自己,瘋狂的前王張開大口。

兩邊看到的人類們本想為少年唱熱防禦的咒語。胸口的激烈疼痛卻阻止了他們,讓他們疼得說不出話來。

傻瓜,太亂來了!自己也一次又一次地亂來的多馬手足無措地叫著。

與少年不同的紋章,放出驅走四周黑暗的光輝,在龍王的前額上浮現了。知道那里是弱點的多馬曾以那位置為目標,狙擊過好幾次,但仿佛有法術在保護似的,槍完全刺不進去。

烏蘭波克在熱風吹到自己之前,就如被紋章吸引一樣降落到那里。他將血紅的劍劍尖向下高舉過頭,向曾比鋼鐵裝甲還堅固的茶褐色表皮刺下去。原本刀槍不入的部位吸一般地讓血紅的刃沒下去,直到劍柄。

只發出過憤怒咆哮的龍王初次發出痛苦與驚愕的叫聲,為了甩掉刺在要害上的東西激烈地搖著頭。無法完全展開的翅膀和尾巴打在大廳的牆壁上,四肢被石化的身體掙紮著。突然,他的動作停止了,額上載著少年高高地抬起頭來。

「這也是命運嗎。」直接在頭腦中作響的低沉的男性聲音。

龍王眼中的不祥紅光消失了,似乎是回光返照而恢複了正常。

「小小的孤高黑龍啊。至少可以不是死在那些可憎的人類而是你的手下了。」

對不起,曾爺爺

「活著的總有一天會死去,歸還養育自己的世界。我只是到了那個時候而已別了,養子的孫兒啊。」

大半部分隱在黑暗中的龍王,全身噴發出了令人目眩的光芒。放著光的身體從中裂開,巨大的肉體在光中崩壞了。

浮在空中的人類們茫然地凝視著龍王死去的神聖景象。比起勝利的歡喜來,更感到觸犯禁忌的畏怖。

對不起克羅蒂亞目中掉下淚來。沒有在漫長苦斗後打倒敵人的感動,只有寂寞感充滿了胸口。

對不起人類是傻瓜只能犧牲你們對不起

僧侶溫柔地抱住悲傷哭泣著的少女的肩膀。兩個傭兵想著自己今後要做的,無言地看著龍之死。

龍巨大的肉體崩壞到看不出原形,然後化為微細的光輝,爆炸似的四下散落。不是風,而是什麼強烈的感覺,掃過全身,通過身體與牆壁向世界散去。龍的巨體就像魔道王的戀人一樣,一點肉片與骨頭都不剩地,變成氣與光消失了。

黑暗為使大廳化為白晝的壯大的光之葬拉下了終幕。

給人類們留下各種各樣的感情與疲勞後,被委托的最後任務完成了。

上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沉于湖中的廢都    下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殺死龍的咒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