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沉于湖中的廢都   
  
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沉于湖中的廢都

第十一章沉于湖中的廢都

烏蘭波克露出龍之本性,連聖騎士們都很畏懼地,請他到一個房間等候後,連送茶的人都遲遲不來。不過,少年也不需要繁瑣的接待。

過了不久,有人隔著門來轉告亞肯傑爾已經好轉的消息。在通知前他就已感到青年快消失的氣正在逐漸增強,于是松了一口氣。接到通知後,緊張感也完全解除了。

現在該考慮伙伴們的事。那種情況下為了救亞克只好把他們放在那里。如果他們被魔道王殺掉的話,就殺了魔道王來複仇,這對如今的他來說已經是盡最大努力的謝罪了。

正想著的時候忽然感受到丹達里昂的氣息,而且感到他相當近,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在石碑的那時候也一樣,對手是會古代魔法瞬間移動咒語的魔法師,即使是他,也很難在事前就察覺對方的動靜。

少年打開面對中庭的窗戶直接跳出去。在正喝著泉水的天馬身邊,酷似亞肯傑爾的男子立在那里。

那件黑斗篷也許不是為了隱藏外貌,而是為了壓抑他放著的獨特的氣。不止容姿,連氣都有著和亞肯傑爾非常相似的清涼的透明感,不過更加明快輕松,充滿了強韌的生命力。去了異世界的精靈族是個什麼樣的種族,看了這個男人就似乎了解了。

你好,戰斗正酣時居然把伙伴和我丟下就走,好過分哦。

要處理最優先的事。

原來如此,沒有殺掉你的伙伴喲。不過馬匹都拖著木樁逃跑了,在回到這里之前,沒有食物也沒有水的很辛苦的。

對著少年冷淡的應對苦笑著,丹達里昂用手梳著天馬的鬃毛,說出了來到這里的用意。

聽說你向我的孫子誓約了哦。可是,再這樣下去,他也一定會留下和我一樣的回憶。因為認識了你,我也又回想起同樣的事。現在還來得及,我能夠阻止悲劇。

那又如何?

成為我的東西吧,幻獸的王喲。

面隊認真的魔道王,幻獸王也認真地回答:我沒有腳踏兩條船的興趣。

不,不是那個意思,孩子換言之,我要說的是

成為你的所有物吧,就像那天馬一樣。

是的是的。你不是明白的嗎居然捉弄大人,真是個壞孩子啊。

這個冷淡的孩子說不定是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大人物。

拒絕。為什麼幻獸王的我要幫助毀滅世界的人類?

被誓約束縛的你馬上就必須去死了。可是,你希望能和亞肯傑爾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我們是做不到了,但可以讓你們幸福,好不好?丹達里昂用和少年戀人相同的臉向他甜美地笑著。

雖然是強烈的誘惑,但少年已經看透了他的用心。

你所愛的女王,在陰界有個男性嬰兒。每頭間的個體差異不同,但千年壽命的龍一百年左右就能成為成體。現在還年輕的他,有著一頭和你愛的龍很像的女兒。

是嗎。

他難以掩飾自己的失望,而少年繼續說。

那就是我的母親。

這麼說!

是的。我可以使用憑依魔法,在你眼前喚回昔日的女王。只是,見了面又能怎樣?

只要,能見到就好。見到她,就和以和她說話了。這以上的東西我什麼也不要。只要再一次再一次見到她,我不惜用一切事物來交換!

現在就想見面、為此興奮得失去自制的魔道王注意到仰視自己的少年臉頰上流下淚來。反省了自己太過露骨的態度正要道歉時,少年的話卻直直地刺入他的胸膛。

她會哭吧。因為你對幻獸做的,因為你想對世界做的,而這都是因為你愛她。她會因為讓你變成這樣而自責,為變成這樣的你而悲傷地哭泣的。

完全無法辯解,丹達里昂轉開臉,不敢看流著淚的少年。

我不要。絕對絕對不要給她這樣的打擊。所以。我不會實現你的願望的。

那麼那麼,就殺了我!只要還活著,我的複仇絕不停止。我不會原諒這個以她的命換來存續的無聊的世界!

我不能殺你。你是愛著龍,也被龍愛著的男人。無論你做了什麼,在我身體里流著的她的血,都是愛著你的我只能同情你。我也會給亞肯傑爾留下那樣的回憶嗎?

不要說了,往口!丹達里昂悲鳴般的叫著。

然後他撫摸著擔心地看前兩人的天馬的頭,鎮定了自己的激情。走向用拳頭擦掉眼淚的少年,有點猶豫地把手伸向那黑色的頭發,觸摸著,知道他沒有拒絕自己後,緊緊抱住了那小小的身體。

抱歉,我的任性讓你也受苦了。不會再向你提憑依魔法的事了

能和你兩個人單獨見面真是太好了。

他溫柔地說著放開了雙臂,烏蘭波克再次追問他。

無論怎樣也?

無論怎樣也不行。別看這樣子,我可沒機靈到能夠簡單地改變生活方式。上了年紀麼,沒有目標的話可是不能長壽地活到現在的。老年人的生存意義是最重要的哦。笑著走遠後,月達平昂敏捷地騎上天馬。

你的伙伴們應該很清楚的,有一個都市因為大災厄完全沉入了豬苗白湖。那個廢墟的中央有座王宮,二十樓以上的部份露出了水面,可以坐船從那里進入。一樓的大廳里就關著你們要消滅的幻獸。不過話說在前面,要抵達那里可是很困難喲。古代人的王在大災厄末期很害怕民眾的掠奪,在王宮里設了很多機關。更有些非人也非幻獸的危險東西在那里徘徊,如果你能帶著這個毫無平衡可言又礙手礙腳的隊伍平安到達大廳的話,我們再見面吧。

不是礙手礙腳的隊伍,是很可靠的好伙伴。

那就好了我也曾經有過那樣的伙伴哦,不過,那是三百幾十年前的事了,哪。向著一角露出魚肚白的夜空,天馬優雅地拔地而起。魔道王丹達里昂在馬鞍上很懷念地說道。

亞肯傑爾在醒來之前就知道烏蘭波克在身邊了。

握著沉睡著的自己的一只手的溫暖的手,有些小,但和女性纖細的手掌不同,非常有力。只要沒有忘記這只手的溫暖,就再也不會做被母親責打的惡夢了吧。所以在安穩的感覺中睜開了眼。如所想一般的,看到那黑色的眼瞳。

感覺如何?

睡得很熟。

拿你沒辦法,你是想直睡到常世之國去嗎。混著一點責備的音調,多半是有人已經告訴他亞克唱的是非常危險的咒語吧。

不,雖然自己說有些厚臉皮,最好瞞住神殿里那些人,我當時是覺得我的話,就做的來。

不會死的意思?

啊。也已經掌握了,下次就不會昏倒,能做得更好一些。

如果多馬在場一定會生氣地大罵哪里來的那毫無根據的自信吧。烏蘭波克歎了一口氣,從被子上抱住躺著的青年的上半身,不是發怒而是哀求著。

盡可能別再做了,把越來越冷的亞肯傑爾的身體運到這里來時,我真是生不如死。

抱歉讓你擔心了嗯?喂!小孩子做什麼連意思也不知道的事,你做這個還早了十年。

覆在青年的上半身上、把臉埋在他的肩頭的少年,將嘴唇貼在那不像是男性的纖細頸項上。亞肯傑爾舉起一只手輕輕地拍了拍那黑發的頭顱。少年無聲笑著的呼吸傳到脖子上,有些癢癢的。

有什麼好笑?

龍是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平均可以活一千年。

這個似乎聽你說過喂,好重,快起來。

烏蘭波克保持著輕輕抱住青年的樣子,繼續說著。

成為成體大概一百年左右。以人類的標准,現在的我看來多大?

十四五歲。

從出生到現在,已經過了七十二年。

你這個幻獸啊啊啊!臉通紅的青年推開少年坐起來。拿起放在枕頭邊的劍,從拔出到橫斬一氣呵成,少年險險避過。

很危險的,閃光亞肯傑爾。換了是別人當場就被砍了。

砍你就是要砍到的!反正你馬上不就能自己治好了嗎!

下了床又砍了一次,這回也被躲開了。

身體沒有完全恢複前,還是不要揮劍的好。

如果你這麼想,就老老實實地讓我砍!

從認真攻擊下跳開的龍在床頭的飾板上著陸,蹲在那比腳都窄的地方大聲地笑起來。平常缺乏表情很少露出笑容的少年非常快樂地放聲大笑。

一下子脫了力的亞肯傑爾癱坐到地板上。這個和外表相應的笑容,說明了他雖然是龍但還是個孩子的事實,即使如此也大意不得。從他把氣息吹在自己脖子上的笑法來看,他是不是真的不理解多馬的黃色笑話是個很大的問題。

我發誓過不會傷害亞肯傑爾,也絕對不會做讓亞肯傑爾討厭的事。

請務必如此實行。悻悻地回答後,收劍回鞘。

少年跳到地板上扶著他躺到床上去。

這麼說,多馬他們呢?

丟了沒管。

僅此一句。根據少年的個性和平時的言行,這是如預想一般的答複。但是,本來想憤怒地說這太過分了而且對多馬他們感到很抱歉的,卻找不到詞語表達。

玩著枕邊散開的亞克美麗的銀發,幻獸王補充了一句。

放心。我聽說他們沒事,馬上就會回來了。

那太好了烏蘭。

什麼事?

從你剛才說的話想,就是說你到成人還有三十年。那時我就五十幾歲了。

也許吧。

把長發繞在手指上玩著,少年不在意地回話。

你看起來還不滿三十歲的時候,我可能就已經衰老而死了。那一點也不有趣吧。

就是有趣也會困擾啊。

我聽說你繼承了能夠移動時間空間的古代龍的能力。

好像。

青年把上半身轉向少年的方向,凝視著那又變回面無表情的臉。

所以,連自己的年齡也能自由決定吧,和我一起增長年紀。

漆黑的大眼睛認真地看著突然間提出無理難題的心愛青年。古代龍的能力只對過去有效,他恐怕沒有聽過。這種事可不可能做到,連烏蘭波克自己也不清楚,所以煩惱著。誤解了他的沉默,亞肯傑爾逼他回答。

人類很早死,就算長壽也只有八十年程度的壽命,立誓約吧。

如果多馬在場,一定會開始說教那里來的那種強硬,簡直像女人一樣淨說任性話的吧。

發現青年是認真的,幻獸王就點了頭。

我立誓。

謝謝你,烏蘭波克。

看著愉快的青年那美麗的笑容出了神,一抹不安也干脆地消失了。與其說紅發龍王是隨心所欲的家伙,不如說只要是自己所愛的人的願望無論如何也要實現是所有的龍共通的意外缺點的好。

傳說中的大災厄如果除去後世的潤色的話,那指的是突然降臨世界的天變地異。

所謂湖泊,一般是積水的火山口、一些河流注入的窪地、大河的堰塞地帶是這些場所產生的。然而,豬苗白湖卻不屬于其中任何一種。過去,豬苗白湖所在的地方曾存在著古代人建築起的巨大都市。還留下當時的人口有現在大都市的一百倍、也就是是一百萬人以上的記載。

除了魔法之外,還能夠使用奇妙的道具與技術的古代人們,他們的都市在夜晚也亮如白晝,被林立的壯麗建築物包圍下生活的居民們連平民都過著王宮貴族般的奢華生活。

到了夜晚到處都是酒宴,餐桌上食物的數量和種類之豐富,在被稱為樂園的常世之國找不到。這個世界上的樂園而且並不只一個,大和大陸全土共有五十九個之多。但它們全在大災厄中毀滅了。也有古代史研究者主張古代人之所以會瀕臨滅亡的危機,是因人口過度集中于五十九個都市的緣故。

現今所發現的古代遺跡中,大半是當時的神殿與小規模的城市,百萬人口的大都市還不滿五座。其中雖然被水淹沒卻完全保存了下來的豬苗白湖遺跡是非常貴重的研究材料話雖如此,現在仍是無從著手的狀態。

豬苗白湖是南北狹長的卵形淡水湖,大和大陸上湖中的第四大湖;除了古戰場的西岸以外,其他湖岸古來就漁業興盛。古代都市就像沉進水杯底下的奶酪一樣,整個都市連城牆在內都垂直地沉進湖底了。在地底湖上建造的這個都市由于地震岩盤陷落而沉入水中,有這種說法流傳,但真相至今不明。

咚的一聲掉到了陷阱里,這個城市就像是這樣呢。只是作陷阱的那個壞心眼家伙又在里面灌了水。

克羅蒂亞在向著湖面中央突出的王宮前進的船的甲板上探出身子,眺望著湖底的遺跡說。

旁邊的蓋斯也接腔道:這麼說來,以前公主殿下也搭了一個陷阱,掉下去的羅伯特下子殿下還摔斷了腿呢。

為什麼,蓋斯你把那種小事記得這麼清楚啊?

因為把那個洞填好的是我。羅伯特殿下是第一王妃的第一王子,而且相當地以此為豪。不只近衛軍們,在侍女和仆從間的評判也相當不好。

是這樣啊?第四王妃的公主現在才知道這個事實,吃了一驚。羅伯特是一口氣生了八個公主的第一王妃執念般生下的王子,深受她和她的侍女們的寵愛,縱容得不成樣子。

其他王妃生的王子們在羅伯特之上的就有十個,他繼承王位的可能性接近零,也就不用像年長的王子們一樣接受帝王學的嚴格教育。于是必然地成了一個傲慢又無法管教的小孩,在侍奉宮木王的人們中位于不受歡迎之王族的其那幾名。

克羅蒂亞殿下的陷阱漂亮地成功了的時候,誰聽了都暗自拍手稱贊公主殿下哦。

哼。可是,那時父工生了好大的脾氣,母後還處罰我,淒慘極了。

不過第四王妃在第一王妃氣勢洶洶地找上門來時笑著說:小孩子作的簡陋玩具而已,會陷進那種東西里去,不非常地發呆又怎麼做得到呢。還說:不用繼承王家的王子才能教育出那麼溫順的性格,真是令人羨慕啊。這種話。

旁邊聽著的多馬不禁開口。

哈哈,真~~夠尖酸刻薄的。

這種尖酸刻薄是王族女性必備的啦。羅伯特真的是個大笨蛋,自己不但難看而且又蠢,還整天欺負我說我丑八怪丑八怪的。我最討厭他了。

公主殿下的做法給大家都出了一口氣,我還是近衛軍的時候,公主殿下在戰友里相當受歡迎哦。

唉唉~~?假的吧

少女難以置信,身邊壯漢傭兵笑著說。

不過啊,蓋斯。你過去是克羅蒂亞親衛隊長吧看,還是有人在一直關心著你啊。

少女仰頭看著笑而不答的前近衛軍,紅著臉低下頭。那是以前起就教她弓箭、對她溫柔的男人。對親生父親宮木王是尊敬,但以父親般溫暖和藹的表情看著她的,卻是蓋斯。又再一次地感受到那份愛情。

謝謝你。我非常,非常高興

站在甲板另一頭的亞肯傑爾和烏蘭波克對他們的話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

不知是感受到了什麼,少年開了金口。

相逢時就有愛產生,只是沒有發現而已。

說得好,對幾乎初次見面的對方就一疊聲地說我愛你的是誰啊?這是沒有發現嗎?

沒有辦法啊,因為我愛你的感覺太強烈了。

回頭的多馬大叫:你們倆!別在這窄的要死的甲板上熱氣騰騰的談情說愛好不好。我踢你們下湖哦!

哎呀,連亞克都變成這樣了,真不敢相信。你以前不是我可不愛你、男人我才不要還有我很困擾什麼的說了一堆嗎。什麼時候就變成兩情相悅了啊。

也不是什麼兩情相悅的那種地步

紅著臉的青年用蚊子一樣的聲音反駁,但是被多馬和克羅蒂亞的大大的哼聲給否定了。

覺得他可憐的僧侶趕快伸手相助。

前聖騎士也不是木石之身麼,被這樣深深地戀慕著還不動心,那就不是人類了。

克羅蒂亞和多馬同時聳聳肩膀,配合默契。越來越無地自容的青年輕戳了一下若無其事的少年。

都是你說了奇怪的話。

說愛你不是奇怪的話。

啊~~!又是那兩人。

解救陷入絕境的亞肯傑爾的,是船主漁夫所說的湖之精靈。

船長室亂敲著通知湖精接近的警鍾,一行人立即做好戰斗難奮。多馬拿起腳邊的幾支漁夫的魚叉,克羅蒂亞把塗了毒的箭架在弓上。其他三人開始詠唱起魔法來。

好象是蛇與魚合體的奇妙生物劃開湖面接近了。從它張著的嘴里看得到肉食性證據的鋸狀利齒。不是幻獸,也不是陽界的一般生物。是用身體把船撞沉,吃掉船員的古代生物孑遺。就像在守護遺跡似的,它們棲息在湖中央的深處,從不在在漁業盛行的湖岸邊出沒。

大災厄結束,中間經過世界二分的時代後直到今天,有許多人類為了進入豬苗白湖的遺跡而渡湖。古代史研究者、尋寶的冒險者、受命于當時支配此地的王的士兵,還有數不盡的無名盜賊們

他們之中的大半,在去路上就成了湖精們的食物。打倒它們抵達遺跡的人們,也會中了遺跡中的古代人設下的機關而送命。就算還有人剩下,也會因失去了大多數的同伴不得不對探索遺跡死心,但等著他們的是困難的歸途。

對能夠操縱不死飛龍與天馬,自己又能使用古代魔法飛行術的魔道王丹達里昂來說,這些湖精只不過是在水缸里游著的烏龜和小魚而已。

但對一行人來說,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渡湖,而是王宮內部的殺人機關。

不可思議的,王宮的外部雖然被水浸沒,但內部卻完全沒有水。少年告訴大家,那是被施了維持現狀的古代魔法。

可以看到窗外有魚游過的幻想中的光景,但只要一想到如果魔法失效了怎麼辦,就實在無法安心地欣賞。就算水突然漲到這麼高的,王宮里的古代人應該也可以靠這個魔法,從露出湖面的部份逃出去。

但是這種幸運卻無法降臨在房子沒頂的其他人民頭上。等待他們的只有窒息而死或餓死的命運吧。

王宮內部有只要人接近,走廊、樓梯以及所有房間的天花板就會自動發光的裝置。有新鮮的空氣和照明,探索遺跡的辛苦減輕了許多。但是機關很難對付。

一行人從二十樓觀察了解了王宮的大致構造,就避免進入房間,走樓梯直接下去。齊心協力地解決了在狹小范圍內設置的許多機關。確認安全後,眾人在一個房間進行暫時休整。

咬著夾熏魚的面包,克羅蒂亞憤憤地說:才只下了五層樓。卻看到五十個中機關死掉的人。這哪里是王宮,根本是刑場!

恐怕不止五十人。我們是直接向目的地一層前進的,其他地方肯定還有為了調查房間而中了機關的人。

雖然有的機關是一次性的,但很多是重複性的機關,那里留著之前的死者尸體,好象是對後來人的警告似的恐怕是沒有把戰友們沉重的遺體全部運出去的能力。

對亞克的話點頭贊同著,多馬掐指算著目前為止的機關種類。陷阱、會動的牆壁、落下的槍、飛來的箭噴毒氣的雕像,大概這些。

古代人是不是哪里有問題,在王宮里裝這麼多機關,危險死了,根本不能正常生活啊。

烏蘭波克聽後頓時想起魔道王說過的話。

在大災厄末期,恐怕民眾掠奪的王命令建造的。

既然這樣,那連守衛王宮的人不,還有住在這里的王族也許都不存在了。不只失去了民眾的敬意,甚至連守護居城的部下都犧牲掉,這樣還要抓著財寶不放,人類也真是無可救藥的貪婪生物啊。

對禁欲的友人的冷言冷語苦笑一下,多馬反駁說:不是的。是直到斷氣前要一直當王的緣故。有國土、王宮、財寶、玉座、王冠,然後加上自己。這不就全套王之組合了嗎。

有子民才是王。少年說。

不不不,人類的王是孤獨的東西,有沒有國民都一樣。啊,那付表情,理解不了吧。

沒辦法哦~~幻獸和人類的王完全不一樣麼。

理想應該是相同的。咬著營養價值高的果實,僧侶慢慢地說。

少女挑著行李里當做甜點吃的干燥果品。

蓋斯對國王要求很嚴格,但是民眾的資質不同,原本就是不可能一樣的。人類不能像幻獸一樣高潔無欲。烏蘭如果有著這樣的國民,一定會操勞過度死掉的。要成為人類的名君,就必須具備邪惡與善良的兩面。極端一點來說,要做惡事時,即使知道是不對的,但做比不做帶給國民的利益更多,能夠判斷這一點的人才能成為王。王公貴族就是惡的,而市井民眾一定是善的,蓋斯也不會單純到這種地步吧。

蓋斯點點頭,旁邊的多馬佩服起來。

你啊,生成宮木王的王儲就好了。

才不要呢,那麼不自由的身分。我只要嫁給看中的不是我的公主身份而是內涵的人,這樣就好。少女向選她為伴侶的男人微笑著。

哦同時接腔的亞克和少年其實並沒有特別的意思。

但把那個反應誤解為有特別意思的克羅蒂亞頓時紅了臉,多馬也著急地揮著手。

喂、喂,別搞錯了,克羅蒂亞是說想嫁給那樣的人而已,並不是和我有什麼關系的意思啊。

所謂自掘墳墓就是這樣了。

蓋斯開心地調侃,現在即使對那方面很遲鈍的兩個人也明白了。

哦~~

對船上的事的報複。

總、總而言之,有對危險很敏感的蓋斯,能夠察覺異物的烏蘭,還有對尋寶經驗的傭兵們在,真的幫了我很多忙。不然的話,我一定早就成為哪個機關的犧牲者了。

亞肯傑爾不用用鑰匙就能開門好厲害。

烏蘭波克只是在陳述事實,但知道那不是該自豪的事,青年紅著臉低下頭。

好了好了好了。藝多不壓身,托亞克這個特技的福,我好幾次撿回過性命呢。

是的。技術與道具都要使用在善的方面才會有真正的意義。僧侶的話語總是充滿說教味。

一行人結束用餐和休息後,再度開始了充斥著機關的王宮之旅。跟在男人們的後頭走著,少女問身旁的少年。

喂喂,你在遇到亞克的瞬間就一眼看出他是誓約的命運之戀人吧?什麼感覺?

不,雖然是被強烈地吸引了。

唉,你不知道?那,還是被漂亮的容貌吸引的。

不,雖然我的確覺得很美。

仿佛月光結晶一般的白金色長發,好象閃耀著清淨之水的湖色眼睛。就像過去在森林里遇到的獨角獸一樣的優美、修長、宿有強烈意志與力量的肢體。

那你是怎麼確定亞克是命運之戀人的。不是在幾乎剛認識的時候,你就說愛他了嗎。

要要想錯。不是因為亞肯傑爾是命運之戀人我才喜歡他的,而是因為我喜歡他,亞肯傑爾才是我的命運之戀人。

啊,原來如此,這樣啊。那也很浪漫呢。我啊、每次一遇到不好的事,就會想這是命運、沒辦法麼。但是因為是我選的所以是命運,這樣也不錯啊。

不管獨自感動的少女,烏蘭波克警戒著周圍的危險。施有魔法的場所、家具和日用品,這些全都在房間里。只要不是在前往一層的通道上,也不會傷害到隊伍中的人。

最後的王已經死了,但王宮卻毫無腐朽地存在著,惡意也一直存在著。

就好像那個男人一樣

所愛的龍死去了,心卻沒有死去繼續疼痛著,憤怒與憎惡也沒有消失,使他宣誓向世界複仇。

喂喂喂,那你是喜歡上亞克的哪里呀?

聲音、舉止、表情、說話方式、思考方式、戰斗方式,其他還有很多很多。

外貌之上再加上這些才形成了業肯傑爾。只有外表美麗的空洞人偶是沒有個性的,自然也沒有魅力。喜歡他的很多很多地方,無法把眼光從他的身上離開。注意到時,已經墜入情網了。亞肯傑爾是可愛的,培育他的世界也是可愛的。為了守護他,即使犧體一切也在所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體,所有一切都

什麼嘛。那不就是全都喜歡了?

沒有討厭的地方。

多馬突然止步,回過頭來。

克羅蒂亞,那個小鬼是不知道有羞恥這回事的,所以你就別露出你那湊熱鬧的本性刨根問底的了。就算你不在乎,旁邊的我們很受不了啊。你看亞克,連耳根都紅了。

哎呀。你們聽到啦。

要注意機關,小心點走路!不要閑聊些有的沒的分散注意力!

是~~

克羅蒂亞是個聰明的公主,不過。同時也是個好奇心強、愛做夢的十五歲少女。

跟著打頭的亞肯傑爾,眾人以複雜的路線走在寬廣的通道上。費了大概十倍于直走的時間才到達通道的末端,拼木地板換成了石板。

就算是有陷阱,可是下面不就是九樓了嗎?運氣不好摔下去,也不過骨折而已。

所以說不是那樣的普通問題而已,恐怕不只是陷阱。

但回答少女的多馬也不能確定,為了確認有沒有機關,從附近台座上拿起一個小雕像,向剛才亞肯傑爾繞過的一塊地板上扔去。

木制的地板翻轉過來,一道水柱吞沒了雕像。水花濺到四周的地板上激起了一股白煙。

少女倒抽了一口了涼氣,壯漢也吹起口哨,僧侶則苦著臉說:足以把掉下去的人腳融解的強酸啊,太陰險了。

三人說不出來地不舒服時,青年對前頭的某種事物產生了興趣。少年也注意到了。

亞肯傑爾也聽到了嗎。

啊。是音樂?

有意思。對亞肯傑爾是音樂啊。

那你呢?

意志!

多馬他們趕快去追正走出去的兩人。

喂!你們兩個是要去那個奇怪的房間做什麼好事嗎?

男人真討厭!為什麼老是說那種下流的玩笑啊!差勁!

多馬是特別顯著而且,並不是所有的男性都會有那樣的想法。

跟和尚比起來,幾乎所有的男人都特別顯著地是色狼哦喲,等一下,別隨便打開門,亞克。

多馬身體靠著牆壁,只伸出一只手轉動門把,慢慢地拉開。似乎有齒輪的齧合聲從哪里傳來,同時天花板上傳來了鈍重的沖擊。拳頭大的鐵球陷進石地板里。

喔唷,天靈蓋上挨了一下的話,就算不死也是瀕死的重傷啊。

烏蘭波克從打開的門縫看向里面,用血紅的劍掃過空無一物的空中。

嗯?那個撲哧的聲音是?

橫著鋼絲。如果沒注意就過去,不是穿著鐵甲身體就切成兩半了。

哦喲,那八成有很重要的寶貝在。不過,現在沒有拿那種東西的空啊。

抱歉。無論如何,我還是在意這個音樂。

什麼都沒聽到的多馬等人不解地跟著兩人進入室內。

桌上放著純銀的茶具,空茶杯旁是讀到一半的書。椅子也沒有落灰,鋪設的緞子仍然是鮮豔的紅色。即使施了維持現狀的魔法,但這個房間就像現在還有人使用一樣,讓人感到有點不舒服。

這里。青年用拳頭敲敲牆壁,內側傳來空洞的回聲。

交給我。蓋斯向前走一步,吟唱起咒語。

隱藏在迷失森林里的真實樹葉,若有似無地存在于此的事物,即刻現出在我眼前隱蔽解除!

呀啊!

牆壁的一部分變為小小的長方形門打開,瞬間有銀色的東西飛出。刺進位于正面的少女拿來擋住的書。

長針的尖端已經刺穿了皮面的厚書。雖然是針,卻粗得像她的小指。

公主殿下!

我沒事。好險,在這種距離還有這麼大的威力。如果再往前面一點,

那當場就死了。真是的!護得那麼嚴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如果是寶石什麼的,我就踩它!

是寶珠。

少年從中毫不在意地取出了一個嬰兒頭大小的渾圓水晶球。

讓我踩,絕對要踩它一腳!

不行。亞肯傑爾,把兩手放在這上面看看。

青年按著指示,將手覆上少年手中的寶珠。一瞬間,寶珠放出了穿過他的手的強烈光芒。

呀啊,好刺眼~~這是什麼啊?

古代的魔道書。只把魔法傳授給具有使用古代魔法魔力的人。

因為光芒太過刺眼向閉上眼睛的人們耳邊傳來幻獸王沉穩的聲音。

閉著眼睛僧侶大大地點頭。

原來如此。怪不得至今為止都無法從古代遺跡里找到任何魔道書。誰都是一直在找書而已,自然下會找到。而且發現寶珠的人魔力不足的話,也會以為那只是普通的水晶球而已。

傳授似乎結束了,光芒突然消失,青年的雙手從水晶球上抬起來,移到自己的太陽穴上。

腦子里好像樂團在演奏著莊嚴的音樂,光芒伴著音樂起舞一樣。頭好暈

馬上就會停止了。

少年要把用完了的寶珠放回去。

啊,等一下等一下,只給亞克太狡猾啦。我也要摸一下哎呀?什麼都沒有。這是說,我不能使用古代魔法?

沒錯。

真過分~~偏心眼,偏心眼!!

沒辦法,人類的魔力正在逐漸退化。我們的魔法總有一天也會只存在于傳說中吧。

少年將寶珠放回厚厚的墊子上,關起蓋斯打開的門。

如果如你所說的,對人類來說,魔法沒有必要存在了嗎?

恐怕是的。不過那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前聖騎士青年仍然覺得有些眩暈,他問少年。

你也感到廣寶珠的波動,那為什麼沒有傳承呢?

龍族有著龍珠,龍們碰到它,就能得到過去的知識,同時,也可將自己才有的知識補充給寶珠。這房間里的古代魔法魔道書應該是和龍珠里的知識有相同之處吧。

聽他這麼說,克羅蒂亞頓時生氣了。

什麼嘛!那就是說,烏蘭會使用古代魔法嗎。早說不就好了,我和蓋斯在圖書館查那個使用鏡子的召喚魔法,查了一整天呢,不是全都白做工了。

好了好了。在這個人間界說自己會使用古代魔法,那太危險了,而且我們之前也沒問他啊。不過,那個召喚魔法到底是?

黑衣的少年向安慰少女的僧侶搖搖頭。

不知道可是,那個魔道王說不定會使用精靈族的魔法。

有精靈族特有的魔法存在嗎?我還是初次聽說。

精靈族主要是使用四大精靈魔法,但他們在大災厄前通往異世界的魔法應該也不是古代魔法。根據從龍珠里得到的太古知識,精靈族似乎是以血來使用魔法的。

少女有些惡心地皺起臉。

討厭,活祭什麼的,太野蠻了!

不,是盒子用精靈族血中固有的魔力施展的魔法。就像是有古代龍血統的我能使用憑依魔法一樣。

什麼啊,那不是說,如果能在什麼地方找到那些魔道書,亞克或許也可以使用呢。

還在用手指揉著太陽穴的青年很疲倦地歎了一口氣,不是肚子滿了而是腦子滿了,再塞進來的話就要裂開了。

那之後隊伍就徑直而順暢地直接下到王宮的一層。雖然中間多少受了一點傷,幸好有僧侶的神聖魔法治療。

即使如此,緊張感使疲勞感也蓄積著,就算休息身上的小傷還是不斷增多。到達二層時,考慮到一層的決戰,決定在清除所有機關的房間過一晚。

第二天,仿佛要給與充分休息的他們最後的試練一樣,二層的活動石像近衛軍們揮著劍攻擊過來。

把它們破壞之後,這回又換通向一樓大廳的走廊密密麻麻地等著一群吞食人類消化吸收的史萊姆。

史萊姆是無色透明的,但通過它的身體看到的對側景物有著微妙的拆射。因此,托遺跡亮如白晝的照明的福,注意到了史萊姆的存在。

烏蘭波克和克羅蒂亞用火靈魔法把它們燒了個乾淨。

正面入口好像在很遠的那邊,怎麼辦?

我覺得還是正面殺進去好,那樣多帥

多馬回答完少女的話還沒說完,少年放出的爆裂彈就打飛最近的一扇門。

太費事了,走吧。

等一下,喂。數你是最小的小鬼,什麼費事不費事!你這小子沒有戰斗的美學嗎。

速戰速決就是我的美學。

因為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混亂,亞肯傑爾沒有把自己知道的少年真實年齡告訴多馬。

上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古戰場的奇跡    下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最後的幻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