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古戰場的奇跡   
  
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古戰場的奇跡

第十章古戰場的奇跡

騎士團長卡甯加姆按照和多馬的約定,准備好必要的東西後把一行人送了出去。

橫穿釋放著強大陽氣的土地,到達豬苗白湖還要三天。途中除了中心有慰靈碑以外,其余都是一片荒無人煙草木不生的褐色大地了,不乘馬無法前進。

所幸天氣一直不錯,但在這個無遮無擋的荒野上常常產生有人從遠處監視的錯覺,更增加了精力消耗。

三百五十多年前,好多好多人戰死在這里,那些人的尸體又怎麼樣了

第二天的下午,出發以來,話越變越少的克羅蒂亞提出了不期待有人答得出來的疑問。

知道戰場實際狀況的傭兵們,以及從這塊地的扭曲狀況就知道此處曾有大量人類喪生的其他兩人,都保持沉默。過去為了埋葬死尸而挖出了一個大洞,神殿就在這上面建造起來。同樣的其他墓穴似乎還有十座以上。然而,那只是戰場外圍部份的處理方式。中心地帶的戰死者幾乎都是曝尸荒野,遺體被回收的,只限于王族、貴族及有力的外戚而已。

我真不想躺在這里睡啊,昨天晚上還做了個討厭的夢呢。

可以的話。我幫您施沉睡的咒語如何。蓋斯提議,多馬也指著自己說:我也要我也要。

你都沉睡了怎麼辦。半夜遇到敵襲的話。誰也不能背著你逃走啊。

首先,平時就以強烈的鼾聲妨害他人安眠的人,自己也想沉睡,這種態度實屬厚顏無恥。亞克也在旁邊開玩笑。

就是說嘛~~謝謝,蓋斯。不過咒語就不用了。那個黑斗篷家伙本來可

以讓福縞王派遣軍隊的,他卻沒那麼做總覺得他今晚會用別的軍隊來偷襲。

不知道她是了解了多少才那樣說的,迷惑的男人們頓時面面相覷。問題在于,大家已經正處其他軍隊大軍的中央了。

啊,看到慰靈碑了,總算走完了一半。到了那里我們就宿營,好不好。

雖然看來只是個小黑點,但那是一塊很大的岩石,上面刻著在那場慘烈戰爭獲勝後,建立統一王國的王立的碑文。

背靠它作戰剛剛好男性們同時這樣想。愛做夢年紀的克羅蒂亞卻向著其他方向思考。

那座石碑,是那位美麗的女王陛下的命運之人建造的啊。魔道王丹達里昂,因為他沒有孩子,于是收了家臣的兒子為養子繼承了王位。所以雖然是聖王的後代,卻和我們沒有直接血親關系。不過,收做養子的家臣之子也有著聖王的血統,因此聖王家本身的血統仍然繼續繼承了下來。這和之前的大亂時建立統一王國的光王卡萊爾一樣,據說也有著一頭非常美麗的金發,所以才被稱為光王的。

那個後裔所在的王家是?烏蘭波克難得地表示出興趣。

嗯,是突取,還是志摩根來著反正,是那一帶的,只是現在全被廣縞圈滅掉了。

你啊,真的是王族狂熱症呀。多馬悻悻然地說。

你說什麼啊。王室的人從小就要在曆史老師的教導下看著家系圖學習的。繼承自聖王的血統無論對哪個王室而言,都是極為自豪的。

自從那個紅發龍王厚著臉皮吹噓了一番後,對聖王的名字也有點失去敬意了。但是,選擇與聖王相似的克羅蒂亞作為伴侶的多馬,好象也沒有資格批評那個龍王對女人品味不佳。

結束了神殿准備的食物為內容的簡單晚餐後,一行人圍著營火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烏蘭波克比平常還更沉默,多馬也從心里擔心他,為平時的快活蒙上了一層陰影。

喂~~陰森森的,快停上啦!你們是在期待敵人偷襲怎麼著!少女忍不住抱怨起來,頭上就傳來了愉快的聲音。那,抱歉讓各位久等了這樣好不好?

與茫然地轉頭去看慰靈碑的她不同,男性們馬上作出反應。在是多馬身高兩倍的石板上有一團黑影。

你小子,從哪里冒出來的!壯漢馬上拔出劍來,也示意轉過身來的克羅蒂亞拿出弓。

說冒出來真是失敬啊,請不要把人說得像蚊子的幼蟲一樣。

蚊子的幼蟲?

孑孓?蓋斯向歪著頭的少年說明。

在大水窪和沼澤貼近水面的,這種黑褐色的僧侶在地面畫著畫解釋,亞克在旁邊補充。它不是用頭,而是用尾端呼吸的。所以經常是倒立的樣子。

啊,那我見過的。那個就是蚊子的幼蟲,叫孑孓啊。

多馬瞪著三個人。

你們啊,這是學習的時間嗎。害我都沒緊張感了。

是嗎?可是增加知識是非常有益的事啊。對人類而言,每天的向上心是很重要的。連頭上的敵人都用欠缺緊迫感的聲音幫著三個人說話。

羅嗦,本來原因就是你!比起做那種事來,你到底是要來還是不來!

哦呀哦呀,我可不喜歡意氣用事哦,那和急著去死是同意詞。

別像老頭一樣說教!

披著黑斗篷的肩膀輕輕地聳了一聳,隨後袖口中伸出了仿佛吸收了月光而放著磷光般的白皙手掌。

俯臥于古戰場,古老的我的士兵們啊,從忘卻的黑暗回歸,在如今受命于汝等之王,將我面前之敵,有溫暖血肉之生命者,以汝等滅亡之身的憎恨、怨毒、嫉妒,將之屠戮,迅速集中于此尸傀儡再生!

女性一般纖細修長的手指,伴著咒語優美地動作著,在虛空描繪著複雜的紋樣。官能的甜美嗓音所唱出的咒語,甚至可能被聽作愛的呢喃。

咒語結束的同時,大地搖晃起來,從地下射出無數赤紅的光柱,包圍了石碑。光消失的地方,立著一群帶著青白色光的骷髏士兵,他們手持著劍與圓盾。就像呼應似的,多馬和亞肯傑爾所持的受過神官祝福的劍開始從內側發出清淨的白光。

古老士兵們的靈魂,已經接受過四相神的裁定了。如此把永眠死者的身體作為道具使用的汙穢行為,絕對不能允許!你會落入地獄。蓋斯尖銳地糾彈使用古代死靈魔法的魔法師。

把臉藏在風帽陰影中的男人卻嘲笑僧侶的話。

對不相信四相神的我而言,這一點意義都沒有。你們能夠允許引起戰爭、玩弄生者性命的王,而操縱只不過是東西的沒有靈魂的軀殼的我,你們卻說是邪惡的,真是不講道理,這個世界曾給我帶來難以忍受的痛苦。所以,這次我只是向世界複仇而已敢阻擾的格殺勿論。

魔法師說出不失優雅的冷酷斷言

愚蠢,詛咒他人的末路終是自身的毀滅。

那只是不知有比毀滅更可怖事物的人類幸福囈語罷了。

停住,蓋斯,和那種本性扭曲的人說多少也是沒用的!護住克羅蒂亞。已經和骷髏兵對砍起來的多馬發現不是人的對手是如此迅速,忍不住大叫起來。

弓箭的攻擊對骷髏兵是沒用的,少女只好拿出從自家寶物庫里拿出來的劍來。然而,只學過基本的她只有偶然碰到敵人的一部分時才能把它打倒外,其他時候光是要自保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被祝福過的劍碰到的骷髏瞬間就粉碎四散了。多馬雖然有些為難,但亞肯傑傑爾卻不覺得有多厲害,不需要瞄准要害反而讓他比較省事。烏蘭波克使用唯一不受陽氣影響的火靈魔法,以連續的爆烈火球擊飛大范圍的骷髏兵。

原本要背對石碑戰斗的,魔法師卻站在上面,一行人不得了一邊警戒背後一邊作戰。幸好與他們的擔心不同,魔法師似乎只想從高處旁觀亡靈士兵的戰斗,並沒有使用精靈魔法政擊。

亞肯傑爾戰斗著,心里卻想到了剛才他誦唱咒語時,自己感到的違和感。當然那是死靈魔法的咒語,但似乎卻有異于精靈與神聖魔法之音的感覺。

魔法並不是只誦唱咒語就能使用的單純事物。打個比方的話,就像都叫做紅色,卻有像是帶黑的紅或者大紅的紅這樣有區別的許多許多種。人們也可以在同樣是紅色的顏色中,看出藍色、黃色、黑色的要素。把魔法的音當成顏色來考慮就好理解了。

是否能從咒文有限的音程中,領會到其含有多少的力量,則決定于使用魔法的人自身的能力高低。代表魔法才能的魔力,指感悟咒語力之音的力,以及將它傳達給精靈的力,這兩種能力的總和。之所以魔力越強越能使用威力越強的咒語,就是感受到足夠的發動這個咒語的必要之音,並命令精靈的緣故。第一次感受到的奇妙之音,也許是來自失傳的古代魔法的音吧。

這沒有個完啊。避開劍的一擊,把那裸露的頭蓋骨打碎的蓋斯嘀咕。

即使同伴們接連打倒骷髏兵,但倒下後土里就射出紅光補充上新的。

對了。

克羅蒂亞不知想到什麼,突然丟下劍,再次拿起弓,向坐在石碑上的黑斗篷男人連續地射出箭。

魔法師縱身向後一躍。

真不敢相信!能躲過我練熟了的迅速連射!

一般與武力無緣的魔術師居然避過了有著武術大會優勝之實力的她的攻擊,在空中做了個回轉,落到地面。

她立刻冷靜下來,向石碑跑去,對離魔法師最近的青年喊:亞克,砍那家伙!只要殺了木偶師,被操縱的木偶就不會動了!

聰明的小姐啊。對剛才向自己射箭、叫著要砍自己的對手,男人卻稱贊著,這種從容不迫實在可怕,克羅蒂亞不由戰栗著。

亞肯傑爾毫不猶豫地斬下去,也被敵人不止最初、第二次也躲開了的動作而睜大了眼睛。

但這回就抱著絕不會被閃過的自信,從橫向發出一擊。

高亢清脆的金屬聲響起,從斗篷里伸出的另一把劍,斜斜擋住他的攻擊。

為什麼?

因精靈討厭金屬,優秀的魔法師身上不會有一點金屬,更不用說劍了。

拔劍的魔法師單手解開斗篷前面的紐扣,能讓這樣的我拔劍,你也不可小看啊。什麼都勝不過血統,這的確是真的,好久沒這麼痛快了哦。

脫下來的斗篷被拋起來,一瞬間,兩人之間變成一片黑暗。恐怕在視野被遮住時遭到攻擊,亞克往後大跳了一步拉開距離。好像在嘲笑他的多慮似的,斗篷慢慢地在空中飛舞著,最後無聲地落地。

不、不會吧!看到沐浴著皎潔月光對峙的兩人,克羅蒂亞頓時驚呆了。

護著她踢碎了骷髏兵的蓋斯也在旁邊僵硬住。色素淡薄的長發,女性般的白皙美貌,看上去似乎不會武功的纖細高挑身材。即使說他們是雙胞胎也下會有人懷疑,兩人從外貌到年紀都極為相近。

先將自己周圍的敵兵料理乾淨後,多馬怒吼:不要掉以輕心!雖然冒充

亞克的樣子,但那家伙畢竟是敵人!

冒充什麼的我可不會聽聽就算哦。我在三百多年的過去,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要說的話,是那邊的小男孩模仿我吧。

一直罩著斗篷的青年撩起不同于亞肯傑爾的頭發的、波浪一般顏色也更深的金發,露出看到的人都會被魅惑的豔麗笑容。

雖然在月光下,並不能明確地確認色澤,但他的頭發似乎是豪奢的金黃色。兩人的容貌雖然非常相似,氣質卻截然不同。

亞克是白百合的話,那個人就是白玫瑰的感覺。

少女這樣想過後,反省起自己把男性比成花的脫離常識來。這樣的話,就不能責備把朋友當做美人標准的多馬了。

過去什麼的,你到底是什麼啊!

對哦,從這個小男孩的年紀來考慮,是我的孫子吧?一段時間里一起生活過的女人在和我分手後,聽說生過一個女兒。

騙人~~!

代替說不出話的亞克,克羅蒂亞叫著。

青年腦中迅速地閃過一句話。

得知你是那孩子的命運之戀人時,我在雙重的意義上吃了一驚那位把亞肯傑爾當作自己的命運之人,抱著他哭泣的龍之女王是那樣說的。

那位美麗的女王龍所呼喚的名字就是

刻在慰靈碑上的王家的紋章,和骷髏兵所持的盾上的浮雕紋章是相同的。然後是,嵌在死靈術師咒語中的詞。

古老的我的士兵啊,從忘卻的黑暗回歸,在如今受命于汝等之王

我在三百多年的過去,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

之前的大亂是三百五十年前的事了。平定那場大亂,建立統一王國的王,那位女王龍的命運之戀人,名字是

魔道王丹達里昂

聽到亞肯傑爾呆然的低語,伙伴們頓時懷疑起自己的耳朵來。

在稍遠處驅逐骷髏兵的少年則回到眾人附近說:是混血的精靈族與古代人的血統過濃造成的返祖現象。長命的精靈族活個五、六百年很平常,而且精靈族和古代人的魔力都比現在的人類要強得多了。那個外貌與長生不老的特質想必讓你活得很辛苦吧。

托您的福。

有著酷似少年戀人模樣的敵人優雅地回禮。

曾經建立起統一王國的王,為什麼要作出連幻獸都卷入、令大亂更加激烈的行為?

那種在大量士兵和她的犧牲上建立起來的和平是多麼脆弱而虛幻的東西啊人類只是無法舍棄戰爭的丑陋生物,他們一次次地發起大亂,為此增加犧牲。既然如此,有什麼必要守護這個世界?

你不幸就要連他人也不幸,這沒有正當性存在。如今的幻獸王毫不留情地說。

本以為這樣一說丹達里昂就會憤怒,他卻拍著手笑了出來。

的確是那樣!啊,多麼有魅力的幻獸王陛下啊。我真的很喜歡你

烏蘭波克在他說完以前,就放出爆裂火球,但卻被對方以同樣的魔法迎擊,自己反而飛了出去。

烏蘭!伙伴中離他最近的多馬急忙趕過去。

使用精靈魔法的戰斗,很明顯的是魔道王更強。

之前我不是說過,這次會使出全力嗎?你們也要認真了,不然可阻止不了我想消滅陰陽兩界的複仇哦!

冷笑著宣言的丹達里昂舉起一只手,向著亞克背後的石碑。

破碎沖擊!

他為不分敵我的死者而建立的慰靈碑突然從內側破碎了。亞肯傑爾和克羅蒂亞,連蓋斯都被那股沖擊擊倒在地。使用了與精靈魔法不同的其他魔法後,他馬上又唱起別的咒語。

倒在此地的所有人之子,曾具有血肉之軀者,蘇醒吧,起立吧,為擊倒我之敵,借與我汝等之力尸傀儡複活!

比上次的法術更加強力的廣范圍咒語。恐怕這次不分所屬國了,過去戰死的全部士兵都是死靈魔法的對象。

呀啊!半分陷入恐慌狀態的克羅蒂亞大聲地慘叫起來。

古戰場的一面閃耀著紅色的光。不屬于這世界的妖異光芒如陽炎般在不毛的大地上搖曳著。從地底浮出的白骨士兵們在光柱的搖動下,活動著沒有肉的身體緩緩地站起身。

集合在亞肯傑爾身邊!

被多馬抱起來的少年叫著,推了壯漢一把後自己也跑起來。邊跑邊誦唱起咒語。

火之精靈們!築起守護我們的圍牆,燒盡已然死去的不詳之物火焰防壁!

魔法發動了,從少年背後激烈地噴出了火焰,畫出了將隊伍圍在其中的圓形防壁。

在那道防壁出現處的骷髏兵就像干燥的木屑一樣燃燒起來,連灰燼也沒有地消失了。

一行人集中經理對付與自己一起被關進圓陣內的不死怪物們。前聖騎士青年很想用神聖魔法來治療烏蘭波克被燒成了焦碳的護著身體的手。

很痛吧。我馬上幫你治療

沒關系,只要把意識集中在傷口,用變身的要領就能治好。

拒絕了的少年,在青年眼前複原了那淒慘的傷勢。

我沒事的,亞肯傑爾請珍重自己就好。

不要,也許你是可以獨自處理所有的事,但你受了傷我就會想著你的痛苦。

不用擔心不過,知道亞肯傑爾會在意我的事,我非常高興。

本來像往常一樣結束發言的,但過了一會兒,少年又害羞地補充。

壯漢和持著盾的骷髏兵僵持在一起,好不容易打倒時偶然聽到了兩人的對話。他向保護著少女奮戰的蓋斯訴起苦來。

蓋斯!談戀愛時的氣氛最重要這一點你教教他們好不好啊!被骷髏兵包圍著還能談情說愛,纖細的大爺我實在不能理解!

多麼好啊!所謂患難見真情,這不就是人生嗎?

你要說教就到神殿去,和尚。

烏蘭波克作出的火焰之壁讓骷髏軍隊完全無法進入。內側的敵兵基本消滅完了,在眾人放了心時,就像等候到這個機會似的,防壁被同樣的火焰防壁切斷了。矮牆平行地排列著,在烏蘭波克做的圓形防壁上形成了對外的通路。

率領著骷髏大軍的亡國之王向被防壁保護著的人們,鄭重地宣布戰斗的再開。

手段粗暴實在很抱歉,但不能讓他們一直被堵在這里吧。如果需要休息時間,請不要有任何顧慮地開口。

壞心眼的家伙!用這種態度對我們無禮!

憤然的克羅蒂亞口不擇句地罵,美貌的魔道王只是微笑著回應而已。看到敵兵云集而來的蓋斯和多馬為事態的嚴重深深地憂慮著。

必須做些什麼,不然這樣一直戰斗下去,體力很快就會耗盡了。

這些家伙是不死的怪物啊,神聖魔法有沒有能使亡者一次升天的。

最多也只能一次十個,而且連續誦唱個十次力量就會用盡了。這麼多的數量,就連大神官大人也做不到啊。

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的話

丹達里昂是輕易能發動大神官也無法達到規模的大魔法的魔法師,他的魔力遠勝在魔法大學執教的大師級魔術師們。

魔道王就是代表魔法師之王的別名啊。

四大精靈魔法全止于中級的烏蘭波克與初級的克羅蒂亞,根本從一開始就沒有勝算。

沒辦法了,烏蘭小子你可以飛吧,帶著克羅蒂亞和亞克逃吧。

被多馬說到的兩個人正要猛烈抗議,少年卻打斷他們的話低聲說。

沒有不被擊落的保證。

唔嗯嗯嗯~~

沒問題的,不行的話,我就變回龍的本體。就算是被稱為魔道王的男人面對神志清醒的龍也無法用魔法打倒的。

少年的語氣雖然沒有改變,其他人卻一同安靜下來。

陰界的生物如果出現在釋出大量陽氣的扭曲古戰場的話

雖然他是立于幻獸之頂點的龍王,但只要多少有點想像力在,就會擔心不良的影響吧。如果什麼影響也沒有,從一開始,身為無敵真龍的他就根本沒有在戶外保持人形的必要了。

尤其知道他如今狀況的多馬不禁擔心地問:就算那是最後一招好了,可是不會很糟糕嗎?

比全軍覆沒來得好。

作戰會議這樣就結束了?

被火光照耀著的丹達里昂向再次陷入沉默的眾人說。

他似乎在等談話結束的樣子。克羅蒂亞下定決心,手握被祝福的劍。

雖然我不知道長久以來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不分對象發泄怒氣的這種行為,實在不是曾是王的人的所做所為。我跟你不一樣,如今只活了十五年而已,不能忍受被一把年紀了還像個小孩子的你折磨到死。死了的話,我可是會拼命地詛咒你哦!

那就成為死靈魔法的使役股如何,你就算成了骸骨也一定很可愛吧。

雖然知道他是在嘲弄,但不謹慎的玩笑卻激怒了想著舍身也要保護少女的多馬。

開什麼玩笑,你這個裝出年輕樣子的混蛋!虧你活了三百年,現在還區別不開什麼可以說什麼不能說啊!既然真擅長死靈魔法的話,那就讓你的女人複活看看!

與亞肯傑爾相似的端正面孔上,那孫子做不到的豔麗微笑立刻消失了。

做得到的話,早就做了。她啊,連一點骨頭什麼都沒留給我。她死了,為什麼我還活著呢。兩個世界存在著,就會不斷重複著這種事已經夠多了,該結束了。我不允許任何人阻擋我,即使是龍王的你也一樣!

他決然的叫喊代替了進軍的信號,手拿劍與槍的不死怪物們一擁進入火焰防壁的內側。

先鋒雖然被烏蘭波克的魔法解決掉了,但到底無法把全部都在入口阻擋住。所有的人遲早都會用盡力氣,最後只能靠幻獸王回複原形才能殺出一條生路了。

亞肯傑爾一邊把眼前的所有敵兵一擊打倒,使用不死怪物的最大弱點神聖魔法攻擊,一邊拼命地思考著有沒有應對這危機的方法。

在聖騎士的修行時代,自己幫忙修複過圖書館里那些有損傷的書,其中也有好幾冊嚴禁外傳的魔法書。曾經趁監督的神官不在時偷偷看過的魔法書。古老得鎖都壞了的書籍以嚴厲的警告文為開篇,記載著光是看就會因咒語帶著的魔力而頭昏的強大魔法。

魔力不足的術師是無法唱出等級更上的咒語的。已經開始誦唱的,如果中途停止,那咒語就會動會反噬不成熟的術師。以他和僧侶同級的修行聖騎士的身份,原本該連正視那些咒語都做不到。但是,亞肯傑爾在那時就把那些魔法書從頭讀到了尾。

如果是有著精靈族與古代人混血血統的魔道王之孫,所以才可能的吧。知道強大的咒語有著如刀刃劍般的危險性,他到現在也未曾覺得有必要,所以從沒有回想過魔法書的內容但是也沒有忘掉。

他知道所有的咒語都是音與光的凝結。獨特的節奏與音階,亂舞著的色彩洪流,幻之音與光在腦海中複蘇。許多美麗但危險的咒語並不像神官們對一般信徒說法時那樣,蘊含著四相神憨態與慈愛的心。他從咒語感到的,是構成世界的絕對秩序與法則,以及支撐著它的強固的意志。想支撐著、守護著所愛的事物存在的世界,是所有人的願望。這份願望成為對四相神的信仰,回複因死者複蘇所壞的秩序,恢複被陽氣影響的大地的平衡。

對了,那個咒語就好。

亞肯傑爾邊與伙伴們一同戰斗,邊詠唱起咒語來。因為它被金屬碰擊聲和其他的雜音掩蓋了,僧侶起初並沒聽到。

絕對的偉大意志,掌控美之秩序

話語的節奏與音之高低與清澈的聲音相結合,感到青年似乎在唱歌的蓋斯馬上領悟那是神聖魔法的咒語。可是,異樣的冗長、還有不習慣的語句順序也讓人感到不安,僧侶一邊對付著敵人一邊凝神細聽。

織成世界的秩序為經,神之手中裁定之天平平衡為緯。所有事像、生命所應在之所,所應有之形,所應處之時

僧侶的不安是對的。那是在神聖魔法之中,至難發動而接連奪去許多術師性命,不知多少次被封印或檢討的禁斷咒語。單手持劍邊戰斗邊詠唱的亞肯傑爾姿態優美如同劍舞,體現著調和與平衡。某些意義來說,那正是四相神的戰士聖騎士的理想。

那個咒悟是就連大神官也要用生命交換的

你說什麼!

蓋斯呆呆地自言自語,聽到這一句話的烏蘭波克把火球丟向四周的骷髏兵後,馬上轉過身來。但在他阻止青年之前,克羅蒂亞急忙撲向他拼命攔住。

不行!你也清楚咒語中斷的話會怎麼樣吧!

可是,這樣下去!

悲痛地叫喊著的少年第一次失去了冷靜。咒語臨近結束,亞育傑爾的全身放出清淨的白光,本來沒有恐懼感的不死怪物卻爭先恐後地逃離他的身邊。他周圍的虛空產生了如同金粉般的光澤,繪成緩緩的漩渦升上夜空。光輝收束為一點,漸漸形成什麼巨大的形像。

那是

包括丹達里昂在內,所有生者都仰視著放出超越月光光芒的那個形像。除了心里沒有信仰之神的幻獸王外,誰都知道那個有著四面八臂異狀、身為至高之美具現的神之名。

沒有男女性別感的纖細手臂同時動作著,優雅地伸出手指。指著天與地,過去與未來,世界之四方。

神性調和

咒語完成,魔法發動了。將所有一切回歸于無的白光奔流著席卷過古戰場,驅逐所有的黑暗,甚至連光也消失

永遠一般的奇跡時刻結束時,所有人才回過神來。

火焰壁壘與骷髏兵的軍團都毫無痕跡地消失了,清爽的風從持劍而立的他們身邊吹過。少女眨著眼,對那道光中都沒有閉服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議。

啊、啊叻?我睜著眼昏過去啦?

哎呀呀,收拾得好乾淨啊這讓我很吃驚。

叉著腰看著的魔道王施施然地佩服起來。

蓋斯!

把倒在地上的青年抱起來的幻獸王急忙聲音尖銳地叫著剩下的同件中,唯一會使用恢複魔法的僧侶。

雖然很弱但還有脈搏。

什麼!那真的是了不起。幾乎所有人都在中途就斷了氣啊。

可是,這樣再衰弱下去就完了。

少年手臂中的亞肯傑爾臉上毫無血色。

很遺憾,生命力回複的話,只是僧侶的我無法行使。神官里也必須是數一數二的才做得到,不是大神官大人的話

說著幻獸王就兩手抱起青年站起身來,背後展開巨大的黑色翅膀。連拉住他的時間都沒有就飛上天了。

他並沒有鼓動翅膀,與鳥的飛翔不同,龍似乎是用翅膀借風靈的助力而飛的。

趕得上就好了目送著向送走一行人的神殿方向飛去的地,蓋斯祈禱似的自言自語。

丹達里昂還在佩服。

沒想到能召喚出四相神來。我的孫子可真了不得呀。雖然我不能使用神聖魔法,但魔法真的是博大精深又有趣啊,嗯。

少在那邊裝傻!亞克要是無法得救的話,我們怎麼能輕易放過你!

哦?大言不慚啊。沒有那個小小的龍王陛下在的你們到底要拿我怎麼樣?

先說好,死靈魔法是我舍棄王國後才有的東西,那只是余生打發時間的學問而已,不能用了也不會有困擾哦。

丹達里昂笑笑地說,他的身體被腳下站著的隆起土地緩緩地抬升著。把他載在左肩上的黑褐色巨人從土中拔出上半身。

克羅蒂亞雙手抱住傭兵的一只手臂,拉著他後退。

那是土靈魔法的格雷姆(土巨人)!比骷髏兵還難對付!

被打到的話一定會當場死亡。還好行動不敏捷,這是唯一的安慰。

魔道王無視警戒著的三人,向著夜空吹了聲口哨。

雖然討厭不知深淺的蠢貨,但今晚既然讓我看了有趣的魔法,我就放過你們吧。

那還真是多謝啊,高興得眼淚都要流光了。

連在上空等著的不死飛龍都被淨化掉,這有點不方便耶。以後移動不便的關系,我在豬苗白湖等著你們來哦。替我向幻獸王問好。

大大不滿他那讓人不快的從容態度的克羅蒂亞叫著:不要老說任性的話!我當然知道你很厲害,但與其被你一次又一次地玩弄,干脆早點殺了我們的痛快!

也不壞啊。可是,這麼做了,就會被那個小小的幻獸王討厭了不是嗎?那可有點困擾哦。

你裝什麼傻!你是敵人吧。不然到現在的戰斗又是什麼?首先,不要說你忘了有強行把幻獸召喚來這檔事。烏蘭是幻獸之王,他當然最最討厭你了!而且,如果誓約對象的亞克死掉的話,那你一定,馬上就被子掉了!

原本只是開心地聽著她不服輸地罵著的魔道王,在誓約的言語出現的一瞬間,露出了難以名狀的表情。接著,像瘋了一樣地大笑著。

干什麼!亞克那麼漂亮,烏蘭向他誓約這也一點都不奇怪!

不,我還是覺得很奇怪多馬這樣想,但沒有說出口。就立場上他不支持克羅蒂亞不行。而且,因為是對和亞克有著同樣面孔的這個美麗男人說的,根本就沒有說服力。

靠著臉扁平的巨人像,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的男人,終于恢複了認真表情說:死了還比較幸福吧。如果連孫子都要遭到和我一樣的無上的痛苦

了解他言下之意的多馬頓時受到強烈的沖擊,戰栗起來。

不會吧!這家伙,是親手?

如果不得不親手殺死比誰都深愛著的女性的話

他對敵人感到不該有的感情,對這男人想要毀滅陰陽兩界的心情能夠理解、甚至有同感了。

怎麼

蓋斯發現了多馬的變化。正想問時,突然聽到空中深更半夜不該有的鳥的撲翅聲,抬頭仰望著夜空。

生著雙翼的純白的馬在眾人頭上盤旋,飛到丹達里昂身邊。

魔道王從格雷姆肩上跳到它的背上,而沒有用了的格雷姆,則在他打了一個響指後瓦解成原來的泥土,形成了一座小山。

什麼嘛,既然有佩格撒斯(天馬)在,不是哪里都能移動的嗎。

因為不死飛龍不知疲倦啊,不能讓陰界的生物在陽界過于疲勞哪。別說是這孩子了,連龍也是一樣的。小姐。有點不服輸雖然很可愛,太依賴龍王可不讓人佩服哦。

你一定是耍了什麼花樣對不對。你還要任性到什麼程度啊。

對啊。舍棄王國的時候,我就決心從此以後要任性地活下去了,所以才能沒有老年癡呆地享受長壽啊。有著濃厚精靈族與古代人血脈的美貌男子笑著離去了。

即使在深夜,神殿還是燈火通明的。

正門四周聚集著一些火把,負責管理馬廄的管理員和待從們把馬帶出來,裝上鞍韉。要騎著它們出動的聖騎士們在神殿的正門前整裝集合。一般只穿著胸甲守衛神殿的他們現在身著全副的武裝鎧甲。鎖鏈田上加裝著金屬板,防禦力高但是相當沉重。

神官與僧侶們也聚在一起商量著什麼,並不時仰望著剛才閃爍出將夜空染紅的妖光的方向。早上的禮拜是他們的日課,現在應該是要就寢的時間了,但所有人都幾乎同時感覺到古戰場的異變,紛紛披衣下床。

古戰場發生怪事本來是家常便飯了。在魔力強的神宮中,有人在自己的房間里都會幻視到古老戰爭中的古老軍團,或是幻聽到戰場上的慘叫與怒號。但是,發生在這個深夜的異變卻與魔力程度無關,所有人都注意到顫抖著跳下了床。

根據聖騎士團長卡甯加姆的報告,眾人得知與死靈術師作戰的傭兵們向著那方向去了的事。幻視到龐大數目的骷髏兵從地底站起的幾個神官和大神官想起那件事,確信這異變是由禁斷的死靈魔法引起的。沒有為了救助這些為了錢而工作的人派遣騎士團增援的必要。但是把死靈術師置之不理,也說不過去

在神職者們看著赤紅的天空商量對策時,奇跡發生了。

給世界帶來和平與安定的四相神,從天上的四萬守護看顧全部世界的四面八臂、祭壇塑著其立像的神。

身為異形,有著眾人熟悉模樣的神降臨了,為這塊邪惡死靈跋扈的扭曲土地降下了調和與平衡。在驅逐黑暗白色光輝中浮現的神仿佛就在眼前,所有人都當場跪下膜拜。仿佛是永痧諈漫_跡之時過去後,充斥在古戰場導致怪異出現的妖邪之氣就完全消失了。而且還成了比起大量人類密集的都市飄蕩著更為清淨之氣的土地。

雖然有僧侶認為這是四相神的奇跡產生的現象,但在教團本部時有較多接觸魔法書機會的神官及大神官,都知道那是神聖魔法中的禁咒神性調和。

恐怕是傭兵中的那名僧侶,舍棄了性命為救伙伴發動的吧。雖然面臨死亡就能發揮出實力以上的力量,但只憑僧侶的等級就能誦唱那個禁咒,實在是個奇跡。身為首座的大神官奧比塔魯想要厚葬那名僧侶的遺骸,便命令聖騎士團前去收殮。

古戰場的扭曲更正之後,為了吊慰死者而建築的這座神殿勢必會因為失去作用而廢棄。在上次教皇之爭中失敗而被左遷的他深恐這座神殿被廢止。如果現在不巧沒有首席的空缺,自已恐怕會被任命為哪里神殿的副首座了。那種屈辱怎麼能忍受。

但如果這座神殿有了舍身創造奇跡的聖人之墓,那全國的四相神教徒就都來這里巡禮,獻金也會增多,神殿自身也會跟著升格吧。情況順利的話,那可是一舉收複下期教皇之座中的失地的大好機會。

與奧比塔魯一起失去在教團本部地位的騎士團長卡甯加姆,命令部下們做好聖騎士的正式武裝。為了迎接聖人的遺骸。自然有一定的格式,而且也要警戒死靈術師的動向。然而,執著于權力的人們的預想卻落空了,在聖騎士尚未整裝完畢前,聖人就被非人之物運來了。

感受到急速接近的強大非人之氣,如果對神殿抱著惡意就必須迎擊,大神官無視周圍人的制止徑自走到神殿前的廣場上。中止出擊的聖騎士們拔出劍,在奧比塔魯周圍護衛著。

幾乎融進了夜空的黑色影子,無聲地降落在他們面前。那是將比自己年長的青年抱在懷中的黑衣少年。收回背上的巨大翅膀回到普通孩子的外貌,烏蘭波克正視被聖騎士圍著的大神官說。

使用神聖魔法禁咒耗盡了力量,必須馬上施生命回複的魔法,不然亞肯傑爾會死掉。

亞肯傑爾?就是說發動神性調和的不是僧侶了?而且.居然還活著難以置信。

相對于呆然低語的奧比塔魯,卡甯加姆則用嚴肅的語調進言:大神官大人,這小子不是人類。如果他是為了接近您的禦體予以危害才偽裝成這樣的怪物,那該如何是好?請不要輕易相信他。

的確如此。我們會在詳細調查好後,向您報告。請大人先回神殿里吧。部下的聖騎士們也異口同聲地擔心著大神官。

不要讓我發怒,人類們!

人類姿態的龍王,放出帶著殺氣的憤怒咆哮。

我聽說那是用性命交換的咒文。但三百五十年來這麼長的肘間里,駐守這個神殿的神官為了吝惜自己的生命就置這土地的扭曲于下顧。什麼不惜身體與性命侍奉神的神職者,根本背叛了自己的神,你們又還怕什麼?我輕蔑你們,比起生命來更看重虛名,不知羞恥的東西!

籠罩整個神殿的強烈的怒氣。出頭打雜的傭人中,已經有幾個脆弱的因為過度恐懼而昏倒了。馬也發出悲痛的鳴聲,掙脫傳從手中的缰繩,為了從這個有什麼恐怖事物在的地方逃走而暴跳著。

畢竟是聖騎士,里面沒有一個昏倒,不過也有手上顫抖失手掉了劍又不敢撿起來的人在就是了。發出壓倒火炬的強光,那血紅的雙眼瞪著大神官。

亞肯傑爾要是死了,我就把你們這些垃圾和這個神殿一起燒掉。不想現在就死的話,怎麼也要救活他。

我、我知道了,我會盡全力。

心想著成為聖人的救命恩人也不壞,大神官點著頭。

上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治愈人心的語言(二)    下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沉于湖中的廢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