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大團圓   
  
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大團圓

所有人一起進到客廳,各自找位子坐下。最後會合的龍少女拉著坐在前方克羅蒂亞的衣服,小聲道:

「那個,絲碧卡也想抱小寶寶……」

「可以啊,只是小寶寶已經睡著了。」

「……比絲碧卡還小呢。」

『果然還是最喜歡人類的女性。』從看起來很溫柔的母親手上接過小寶寶的少女如此想著。

比自己還小的小孩。希望他能不受強盜襲擊,平安長大。

用自己的臉頰貼上那薔薇色的小臉上,牛奶香和柔軟的感觸實在是令人愉快。

將這種幸福感表現在臉上,絲碧卡的笑容,所有人都無法形容。

「……好喜歡……」

抱著小嬰兒,看起來年約七歲的少女,如此可愛的笑容讓所有人都受到沖擊。

「真奇怪,明明是我守備范圍外,為什麼現在還是有被直擊的感覺……」

「禽獸!!」

「喂,豪嵐,光焰應該只是感動而已,所以說,不是那種事。」

克羅蒂亞雙眼放光,搖著丈夫的手腕。

「啊啊啊啊啊………多----麼可愛啊啊啊----!!!果然下一胎該生女兒。絕對要生女兒哦,多馬!!」

「下次啊……再也不想這麼痛,絕對不生第二胎,下次要生我自己生…你是這麼說的吧。」

「不要把這種過去的話再搬出來,一點也不像男人!」

「……可是,不高興時就數落我的女性經曆是一生問題,真像女人啊。」

三名異母兄妹中的少女,對戀愛還沒有任何真實感,卻開始想象那一天來臨時的情況。

「我生孩子的時候,世界應該已經分成兩個了吧……」

坐在少女兩側的少年,趕緊投以牽制的視線。

菲莉艾妲單手放胸前,感動道。

「嗚~~~~比起猊下冗長的說教,這種由四相神所賜與,愛與感動之光景---」

超越種族與同性關系的龍王與聖人,對這種事最沒辦法,只好繼續安靜地傻笑。

長老們、少年們、女性們三組,就占去全部沙發,亞肯傑爾和多馬坐在有扶手的椅子上。

烏蘭波爾克則站在誓約者身後。

「烏爾,搬個椅子到旁邊來坐啊。」

「我站在這里比較好。」

「是嗎?還是說你想說什麼話?」

「龍王陛下不久就會先回幻獸界這類話,誓約者殿下。」

因為太多人類和龍族交換對話,風長老直接和有點感到混亂的亞肯傑爾說明。

「不要!!!我已經決定再也不回去要留在這里了。幻獸界中再也沒有讓我想要回去的事物,本來那里就是就算沒有‘王’也沒關系的世界。只要到時候再聯絡分離魔法詳細內容,我會跟從你們的計劃詠唱咒文。」

「嗯,話題又繞回來了。」火長老說。

但是,這次水長老稀有的持反對意見。

「時翔王,你忘記你本身有召喚獸了嗎。由于前王犧牲,平衡才能維持至今,兩只龍份的陰氣長時間移到陽界並不是個好現象。就算是變身成人類,再壓抑氣息,但一定遲早會出問題。這次只是小孩子跟來,所以沒什麼人類被吸入幻獸界,但我還是不贊成你這麼做。」

「我已經受夠了,你們也該放了我吧?說我是祭品,所以要去人界,而我又找出失傳的密法!我的貢獻已經很充分了吧。」

限于這個問題,在風長老梅西艾發言後,氣氛緊張了起來。

「所以這就是問題,王。我們龍族雖然那麼努力,人類卻什麼也沒做不是嗎?--誓約者殿下,人類世界是丑陋的。」

「相對于您所說的話,贊同和反對兩邊的答案都有。雖然有為了私利、私欲而爭戰的人類,但也有投身為了救他人的人存在。有歐克也有獨角獸的幻獸界,和人類世界,我並不認為有什麼不同。」

亞肯傑爾已經有和明顯表示出討厭人類的梅西艾翻臉的覺悟。因為如果在場身為人類代表的自己都不表示意見,那也就算是默認梅西艾的指責。

「在我們來此地的途中看到:一群只因為小孩子向其投石頭,就殺了小孩的強盜。為了自己的快樂、享受,就出賣自己同胞的農民。這是包含我兄長在內總共三位龍王犧牲生命所得到的結果。」

就是為了這種人類,我所敬愛的大哥竟然必須付出生命--

風長老的話語中,充滿了“被留下來”的憤怒和悲哀。

就是這個原因,讓從小就看盡人間丑惡的亞肯傑爾無話可說。

這時,烏蘭波爾克代替亞肯傑爾發話。

「等一下,王的犧牲是為了拯救兩個世界,只單純救人界這個說法很奇怪。並且,找出‘失傳的密法’的人,是雷牙王的誓約者‘光王’,在尋找過程中,聽說也有很多人類因此喪命。找到密法水晶時,亞肯傑爾甚至差點因此而倒下。人類中也有有心的人,大家都為了自己的世界而奮斗。」

「我們不是也有遇過這種人嗎,豪嵐。如果說人類中願意努力的人很少,但幻獸中不也只有我龍族盡力在保護平衡嗎。」

原本抱著腳,撐著頭的火長老伸個懶腰後也接道:「和我有誓約的那名少女,還不是因為你們才再更改誓約?」

多馬有趣的看著梅西艾和一同前來帶回烏蘭波爾克的同伴起內哄。

但是,風長老一點也不動搖:

「為了終止大亂,誓約者殿下才參加戰斗吧?那為什麼為了爭奪,連幼子都殺這種丑事仍然持續。受四相神加護的聖人不該只在嘴上說說。如果你不是為了世界,而是因私人理由想和吾王再一起的話,就趕快贏得勝利,讓世界和平!!」

「說得倒簡單!請不要把我們說成什麼都不做。如此說來像歐克那樣吃人的幻獸也令你很憤慨啰?那你為什麼不去消滅歐克,我無法殺掉所有懷著惡心的人。要和許多對手戰斗,並且安撫如此廣大的地方,絕對需要時間。你要是還有那麼長壽命的話,就耐心點等著看吧。」

看著已經進入半吵架狀態的兩人,本來就不善言語的烏蘭波爾克,根本無法插入兩人對話中。

「要等久一點我就等,我大約還有兩百年的壽命。」

「雖然說會很久,但也不可能兩百年那麼久,畢竟人類是短命的生物。」

「那就請證明自己能力吧,誓約者殿下。在建立起統一王國前,就請一個人努力。如果某個廢物無法實現自己的話而必須依靠吾王,自是甚高的龍長老絕對無法心服口服。」

「亞肯傑爾!!!」

烏蘭波爾克悲鳴。

在這一來一往,條件交換中,亞肯傑爾眼看著就要陷入對手奸計中,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

「被人說成廢物我還能安靜嗎!!!為了人類尊嚴,我絕對會統一全境,從這自以為了不起的龍族可惡老頭手中,堂堂正正接你回來!!!」

「很好,我聽到你的話了。」

「亞肯傑爾~~~~……你好過分~~~~~~……」

就這麼被決定命運的烏蘭波爾克,以再悲哀不過的聲音呼喚誓約者的名字。

多馬、克羅蒂亞和菲莉艾妲都在懷疑,現在到底是不是亞肯傑爾在談聘禮,雖然最開始似乎是烏爾想“娶他”,但看到這種狀況…三人都自動在腦中將“誰娶誰”訂正過來……

只有戀愛經驗豐富的火長老,給予王最純粹的同情………

「喂喂,你們兩個不要不顧王的心情自己決定好不好!挑撥別人並窮追猛打是不動那個臭老頭的拿手好戲。壞流你也不要笑,讓他們這樣吵起來你也有不對。」

「呵呵呵,誓約者殿下還相~~當年輕。早點統一全境,來向惡質老頭嗆聲吧~~~」

「你說的惡質老頭,不會是指我吧?」

「哎呀。你還有自覺啊,想試探我的友情嗎?我可是很久以前,就已經很~~~~~喜歡這樣的你了呢。」

「少這麼厚臉皮,你才是四長老中臉皮最厚的!」

風長老皺著眉,每次被年紀較大的友人這麼說都會臉紅。

弗拉姆斯奇德笑過一陣子後,回複正色,對意志消沉的時翔王說。

「我也有希望王能回去的理由,不是像風長老那樣情緒化,而是現在還沒決定下一任龍王。本來,如果說可以繼你之後為王,只眼是不錯的人選--」

「他已經成為我的召喚獸而無法離開。而且…大概在世界分離時,他也會和我一樣選擇陽界吧。」

「對吧,從留下來的龍中選出繼任者,繼任者是否適合當王是個大問題,若是有許多龍實力在伯仲間,而又為了當王拼得你死我活…這對全龍族來說並不是好事。此時,龍王的裁決就更顯初其重要性。」

「原來如此。我一直只想著分離世界後,不會有陰陽失衡問題就什麼事都沒有了。看來是我想得太簡單了。也並不是沒有想當王的家伙……如果由長老來代替王…如何?」

「我不行,因為會樹敵很多,其它龍一定會跟著憎惡我身邊的壞流。」

梅西艾冷笑著提案,于是龍王候補一下子只剩阿爾馬可斯特一龍。

「現在越來越清楚豪嵐的性格了………」

「不動幾乎已經不再移動過,光焰的話--在雌龍中人氣很高說……」

「真是抱歉哪。不要每次都說她們喜歡上我,我只是和朋友的女人說話而已,別誤會了。」

曾被多名女性愛慕過,反而被同性憎惡的結果,愛護女性的阿爾馬可斯特的過去,只能用“剪不斷,理還亂”來形容。

知道了長老們的過去絕對不是一帆風順,烏蘭波爾克自我反省著。

「長老們都不行。水長老,我該怎麼辦?」

「找出適合的繼位者,指導其成為真正適任的王。」

「我做不出那麼偉大的事。」

使用魔法而讓身體加速成長,以龍的基准來說,烏蘭波爾克還不算成熟體,如此,烏爾並不覺得自己有培養次代後補者的能力。

「您並不如自己所想那樣,您一直是一位相當好的龍王。因為您有任何人也無法否定的實績,請更有點自信。」

「我們也會盡力協助你。不論這個世界還是那個世界,想辦法讓早點讓兩邊都能幸福才對。」

火長老一邊說話,一邊望向仍如刺猬一般的誓約者,眼中帶著笑容。

心里一點也不覺得風長老對烏蘭波爾克溫柔有意思的亞肯傑爾,在阿爾馬可斯特臉上看見炎烈王的影子。

「就如光焰所言,我們主要還是希望吾王至少能先回去,相對而言,我和豪嵐會制止人間的水害和旱魃。」

「你們,過去就多次來到人間,並且做過相同的事吧?」

阿爾馬可斯特想到瑪莉亞祖父說過的話。

「人類大量死亡會影響平衡,代代的水和風長老都會做這件事。只是,人類總是戰爭不斷,這是我們力不可及的地方。」

「抱歉……!直到現在仍被幻獸界所守護,但人類已曆經三度大戰,你們會那麼想也是當然。真的很抱歉。」

了解當事人所說,菲莉艾妲對于這個新知事實,向長老們道謝。

她的誠實讓梅西艾很滿意。

「這只是舉手之勞。沒有光焰所說那麼偉大,一起為幸福而努力吧。」

「以後幻獸和人類,再也不能見面了嗎?」

坐在女騎士和克羅蒂亞中間,吃著布雷莉夫人所送的餞別餅干的絲碧卡,突然這麼發問。

風長老回答。

「是的。本來就住在不同世界,還是不要再有迷路到陽間的狀況比較好。這樣也不會有被歐克襲擊、吃掉的人類了。」

「可是龍王陛下為什麼留在人界?」

「因為在人界有交換誓約的人。比喜歡任何人都來得喜歡的誓約者,還有生育自己的世界--當無論如何都必須選擇一方時,要選擇哪一方,小姑娘也是龍族,應該知道吧。」

「是的--絲碧卡想要一直和菲莉艾妲在一起,在此立誓。」

「小鬼……!!!」

三人組的大哥臉色鐵青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絲碧卡的表姊則是向長老們求救。

「長老,現在她說的話只是說說而已,誓約並不成立吧?」

即使是成年龍,也沒人回答她。

誓約並沒有正式的形式,只要雙方的名字存在于誓約里,並且立約者有強烈的意志,誓約就成立。雖然通常說出口的才算誓約,但並不是絕對在立誓時就一定要形于言語。對龍來說,誓約比任何其它事都神聖,甚至值得賭命。所以並不能隨便說出口。

陷入驚訝中的還有人類的大人。

女騎士將手放在少女肩上問道。

「雖然很高興你有這個想法,但來到我的世界,你就再也無法見到你母親和兄長了哦。」

「……菲莉艾妲討厭絲碧卡?不需要絲碧卡?」

「沒這回事!最喜歡絲碧卡了!所以希望你能幸福。我不想看到你留在我身邊後,後悔和痛苦的表情。因為想要你一直擁有那麼美麗的笑容,所以我衷心期盼你能為自己的幸福著想。」

在感動同時,菲莉艾妲自問--為什麼我會說和男人一樣的台詞……

「比起不能再和媽媽還有哥哥見面,絲碧卡更不想不能和菲莉艾妲見面。所以只有和菲莉艾妲在一起才會幸福。因為菲莉艾妲總是一直笑著。所以,好不好?」

「絲碧卡……」

少女將放在自己肩上的一只手取下,用自己小小的雙掌包住,大大的金色雙瞳向上微笑著看著菲莉艾妲。

「最喜歡菲莉艾妲,所以立誓,絲碧卡要一生都留在菲莉艾妲身旁。」

---嗚哇---不行,理性就這麼飛走了~~~~~~~~~~~~

被如此引人犯罪的可愛笑容和聲音攻擊,在對上絲碧卡雙眼的那一刻,菲莉艾妲只能在心中悲鳴。

當場陷落,並且連理性和良識都跑得比任何人還快的女騎士,將少女抱起。

「一生都不離開你,絕對要讓你幸福,我在此對你立誓。」

只要是女性,任誰都向往“直接求婚”的話語。

就算對方是龍族,是個看起來七歲的小女孩……怎麼看怎麼有問題,多馬自言自語道,身為聖騎士的友人終于放棄最初的堅持。

雖然羨慕她們能如此就立下誓約,但沒說出來的烏蘭波爾克。從此,再也逃不出被將軍夫妻稱為“龍新娘”的命運。

絲碧卡的哥哥無法接受。

「哥哥我絕對不承認!母親會哭哦。小鬼你根本就沒有考慮過!」

火長老彈了一下手指,其它兩人馬上將少年壓回沙發並捂上嘴。

「放棄吧,太遲了。如果你還算是兄長,就不要說會讓妹妹哭泣的話。」

「……嗚嘎……嗚恩~~~~」

水長老介入仲裁。

「喂,孩子,雄龍不會在大勢已去時哭泣--雖然小姑娘的誓約沒有條件,但可以在世界分離前先回幻獸界,世界分離時再回到誓約者身邊,你好好考慮吧。」

「請不要這麼說,母親想必也不會諒解。母親要是憤怒起來,說不定就算襲擊其它龍也不妥協,女騎士的誓約者。」

「現在說這些還早。要是現在開始被陽氣侵襲,很有可能會發狂。若想要和小女孩在一起的話,總帥的誓約者殿下請早一點實現統一全境。」

被三長老說得提心吊膽,差點放棄的菲莉艾妲,馬上接受他們的條件。

「為了早日迎接龍王和你,我們會努力戰斗,記得不要和母親還有哥哥吵架,乖乖等我們哦。」

「嗯,但是不要太勉強。要是菲莉艾妲受傷,絲碧卡會很傷心哦。」

「啊~~真是可愛。」

看了再次感動過度而抱住少女的友人一眼,亞肯傑爾實在無法想象他以後也會天天過這種日子。

這時,烏爾的聲音從上方落下。

「請一定要在受傷時馬上用神聖魔法治療,雖然不希望你不顧極限只是一心想統一全境……我好傷心~~~~~~~~~~~~~~~~~~」

「到底是我比不過他,落差還不小呢,烏爾。」

「可是,你受到風長老挑撥就是不對~~~~~~~~~~~~~~~~」

「嗯!受到這種挑撥,不接受下來就不是男人!」

想到這件事又開始生氣的亞肯傑爾輕輕齧咬龍王手指。

「對我來說,亞肯傑爾不論是男是女都沒關系。」

說話同時,龍王的指尖也纏繞上誓約者肌膚。

「時翔王,小倆口感情好沒關系,但是這對小孩的教育不好,請停止。」

「哦,這種程度就對教育不好?真意外,你也不會這樣想吧,豪嵐。」

「夠了,壞流。照你這樣講,好象我們也常做這種事一樣!」

很高興看著好友咬牙切齒模樣的壞流,火長老感覺到,這家伙才是最詭異的一個。

「哪,壞流。如果最開始就由你來負責說服龍王,不就不會這麼尷尬了嗎?雖然達到目的是很好,但對王的誓約者來說,不是太可憐了?」

「嗯,我也這麼想過,但先讓豪嵐吵一吵比較容易達成目的。好不容易到這里,這也算是回敬一手吧。」

「吵架是先搶先贏。要在對方還沒考慮清楚前就先給予致命一擊。」

風長老溫柔穩重的形象完全破壞到這種程度,阿爾馬可斯特也只能對身旁的弗拉姆斯奇德說。

「和這麼嚴厲的對手交手還真不好過。說著說著不小心就點頭,實在是太厲害了……」

「呵呵呵,漂亮卻可怕,嚴厲又美麗,到底是怎樣養成這種個性呢。」(中間兩句是日文中的諧音字,基本上是只有老年人才愛開的玩笑……)

「我了解你的心情。」烏蘭波爾克道。

「心跳加速是因為可怕嗎,那激動是為什麼?不,不管怎樣都好,他還是很漂亮。是這種心情吧?」

「沒錯!」

「你啊,實~~~在非常不像雄性……」

一邊聽著他們無聊的對話,結論是“不能用常識來度量龍的想法”……多馬夫妻這麼想。

密探傳來“廣縞軍終于要行動”的報告。

雖然比預計時間還晚,不下雪的南方,在冬天一樣可以戰斗。

神聖統合軍已經准備萬全,馬、裝備、兵糧也很充分,就算是新武器也很齊全。

這次戰斗,所有人都有這次是決定這亂世霸者的總力戰,士兵們因為有所覺悟而士氣高昂。--一部份的人卻不是。

某兩人同時歎了一口氣。

忍耐道極限的克羅蒂亞終于爆發出來。

「亞克、芬!!已經告訴你們好幾次這是內部會議,請你們多少認真一點,再歎一口氣就不准你們吃午飯。」

「但是…都已經回去五天了……啊,好難過。和那孩子在一起,是多麼遙遠的未來啊。這樣說來,亞克還不是在想些無聊的事。」

「這是因為對方有親人吧,請你自己搞清楚點。我的立場還不是和你一樣,別再說了。」

兩人不再歎氣,但周圍人卻又要聽他們開始拌嘴。

「我現在就有好象是那可愛聲音呼喚我名字的幻聽了。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再聽到呢……哎。」

「從有經驗者那里聽來,還會繼續被這種症狀困擾呢…」

「菲莉艾妲!!!」

「你聽。現在那聲音又出現……咦---?」

現實中聲音傳入耳里,回頭一看,和在陽台上分別時一模一樣的少女就站在眼前。

「人家來了。」

「絲碧卡!」

快步跑去的女騎士將少女抱在胸前,用眼睛再次確認現實。

在驚訝過後,想要責問前,少女就已經將原由說出來。

「長老們說,多學一點也好,所以就跟過來了。他們那里好象已經做好准備了,而且,媽媽還說要絲碧卡代為打聲招呼哦。」

「是嗎。為了讓絲碧卡的母親更喜歡我,我應該加油啰。」

「菲莉艾妲保持這樣最好!」

就算你們都是雌性問題也很大啊。多馬將軍在心中嘀咕。

旁邊的亞肯傑爾手已經停止不了顫抖。

「就算她還小……就算她很可愛……,怎麼可以如此輕浮就讓她來這個世界!!告訴你,我已經不是忌妒,是憎恨!!」

「夠了,亞克,龍王和那孩子立場不同。首先你想想看,叫那家伙以那種塊頭和陰森森的口氣說‘人家來了’試試看,實在令人難過。」

「令你難過真是對不起哪。」

「嗚哇!!!烏、烏爾。怎麼你也回來了?!」

「分離世界時,配置詠唱咒文者很重要。為了這一點,陽界也必須和陰界一樣詳細調查地形。那孩子是附帶的,主要還是由我來調查最詳細的陽界地形。雖然不能長住,但不論幾次---」

龍王的說明被飛奔到他胸前的誓約者打斷。

因沖擊力而稍微搖晃了一下的烏蘭波爾克,抱住亞肯傑爾,各式各樣想說的話,最後凝結成一句。

「我愛你。」

「我的龍……」

多馬以教育上少女不宜看見此景而擋在少女身前。

克羅蒂亞也靠在丈夫身旁讓丈夫扶著。

多馬自然而然抱住她的肩。

「那個,我之前因為聖女王傳說而幻想過成為誓約者,但卻不知成為誓約者必須付出什麼。要成為誓約者,就必須和龍的命運合而為一。我並不如亞克或芬那樣堅強。對普通人來說,龍所需承擔的命運實在太重。」

「那又如何。就算是人類,也有各式各樣不同的人生,不論成為夫妻還是朋友,至少我們生存在同一個時代。雖然龍和人類是不一樣的生物,但價值觀和思考方法也不是完全和人類不同。為了在一起而努力,不論對龍還是人類,都是一樣的不是嗎。」

找回真實感的克羅蒂亞笑了。

「對你來說,男人和女人的差別,該不會像人類和龍的差別吧?」

「相互無法理解的部分倒很像。而且你原本是公主,我是傭兵。在教育上本來就有差。反正,我們處得也還不錯,剩下就是各自努力了。」

「也對。如果不一直努力就能在一起,就不會珍惜了。」

聖女王就是因為最後必須離開她的龍,克羅蒂亞才想說誓約者要是人類男人的話,就不怕擔心傳說的悲劇了。

但是,就是因為雙方沒有一起努力,即使再平凡的夫婦,也有可能面臨別離的悲劇。

因為喜歡,所以希望在一起。為了這份想法,努力也是幸福的一部份--至今為止見過的龍教會她一件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守護自己最重要的事物。

上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合流    下篇:第一卷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 最強的隊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