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合流   
  
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合流

早早吃完早餐的菲莉艾妲,走向自己分給少女的私人臥室。

一邊微笑著和女官們打招呼,一邊看向寢室內。終于,女官們替少女換好衣服,並且綁好頭發。

「早安,絲碧卡。」

「早安--」

宛如銀鈴般的清脆聲音,即使只有打招呼也顯出美妙的聲調。就算是咬字有點不清楚,這種說話方式還是很可愛。

兩側用裝飾用小珠子,混著好幾條細編的麻花辮,在一起梳到頭後方放下來,這是今天的發型。

女官們甚至還拿和今天衣服相襯的假花來裝飾在小女孩的頭上。雖然衣服和花都是臨時趕制出來的,但一點也看不出是趕工下的作品。

「這是布雷莉夫人親手做的呦。」

「好美--甚至比真正的花還美!」

天真的笑顏讓女官們也跟著笑了起來。

教皇的愛人--實質上這座宮殿的女主人,已經和教皇分開很久了。但教皇的孫女菲莉艾妲和自己的親祖母感情仍是很好。

「如果將你的話傳達她,她一定會相當高興--好,完成了。」

少女道謝後就從椅子上下來,在女騎士面前轉圈圈好讓女騎士看清楚衣服的款式。

「真可愛,絲碧卡。」

聽到女騎士稱贊的少女,笑得非常開心。雖然少女並不清楚人類的標准,但只要菲莉艾妲如此認為就夠了。

菲莉艾妲攔腰抱起少女,溫柔地跟少女說。

「今天和我一起到我朋友那里吧。說不定你哥哥也會來哦。」

「哥哥嗎?」

「嗯,一定會去那里。不趕快准備不行,來,吃早飯吧。」

帶領兩人到別室用餐的女官,並不知道她們兩人在說什麼。

「菲莉艾妲大人,那孩子不能留在這里嗎?」

「因為她的親人都很擔心,所以不能讓她留下來。而且,那孩子只是迷路,她所生存的世界和我們不一樣。」

就如同所說,女騎士不只把這件事實講給女官聽,同時也說給自己聽。

只喜歡喝加蜂蜜的茶和除了餅干以外什麼也不吃,女官們實在想不到這位過分偏食的少女不是這個世界的生物。

但是,絲碧卡不需詠唱咒文就可以操縱火之精靈,除了自己的名字外,絕口不提任何其它人的名字,再加上決不多談自己的出身,即使現在還幼小,就已經懂得保護自己了。雖然沒有人能以力量傷害絲碧卡,但她打從心底排斥深深傷了她幼小心靈的人類。

只有一點和事實相同。就算自己再怎麼想留下絲碧卡,就算自己比愛任何其它事物都還來得愛她,留她在人間的結果,只有讓她發狂致死而已。

--直到自己遇到這種事,才第一次感覺到亞克的偉大。所以你才會放開你所愛的那個刁鑽小鬼,雖然他本來就很強。

好友長年等待的痛苦,如果不自己親身體會的話,恐怕說什麼也不會了解。

從室內出來到中庭的克羅蒂亞,看向在夕陽中一起站在中庭的兩個男人。

留著白金長發的纖細男人,是克羅蒂亞所扶佐的神聖統合軍統帥亞肯傑爾。能讓任何美女黯然失色的白晰美貌,和九年前第一次相遇時一樣,完全沒有留下歲月的痕跡。

有著傳說神話中妖精血統的亞肯傑爾,說不定會和他祖父一樣,就算是兩百年後,還能保留如此的美貌。

和被稱為“魔道王”的祖父擁有相同強大魔力的他,甚至比現任教皇還更加會使用神聖魔法。七年前被四相神教團承認為“聖人”,前年滅亡掉東方最大的強敵“藤京”。

就算是曾經控制中央霸權的逢阪,在前王和王太子過世後,剩下王子們的相爭越演越烈。這個結果,就是兵力退化至全勝期的四分之一以下,並且于去年被神聖統合軍所打敗。

還好,其殘黨多半無法相互合作,使得教都能得到一年半相對而言較和平的時光。

教都王是聖女王的直系子孫。七年前教都城被逢阪軍攻破時,大部分的王族都被處決了。

現在,成為亞肯傑爾本部的這座城,又由于地理位置靠近教團的總本部,儼然有以自己為繼承聖女王理想的後繼者自居。

剩下的王國中,最大障礙是西方霸者廣縞。與逢阪王家王子相爭的反面教材相反,先代廣縞王駕崩後,王子們相當團結。

雙方都在這半年中,努力擴充自己兵力。

廣縞准備在這個冬天邀請到強大的援軍。神聖統合軍也集中全境的志願兵,一邊訓練新兵,一邊也可以由新兵再編入因為長期戰爭而疲憊的原軍。

今年的收獲期快結束了,短暫的和平也即將打上休止符。

在新戰斗開始前,有一個男人--全幻獸之王,也就是龍王的烏蘭波爾克能夠到來,實在是太好了--克羅蒂亞這麼想著。

能夠有戀人留在身邊這件事,對于總是身處在殘酷戰場上的亞肯傑爾,是一件什麼都無法取代、幸福的事。

九年前相遇時還是少年的烏蘭波爾克,現在已經成長為高大俊美的男人,並且身高也高過了自己的戀人。

雖然知道克羅蒂亞的丈夫多馬將軍是個剛猛的大漢,成人後的龍王,其肩寬和厚實的胸膛一點也不輸給多馬。

仍然是一身黑色裝扮的龍王,只有在額頭前端有一撮迥異于黑色長發的金發。

而黑龍本體中金色的角,就是這撮金發的正體。

擁有男性剛強美貌的龍王烏蘭波爾克,和聖亞肯傑爾站在一起時,強烈黑白對比更顯示出他們是最相配的一對。

他們在百花盛開的庭院中散步的姿態,是最美的光景。

龍王撚了一朵百合花,並在亞肯傑爾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亞肯傑爾揚聲笑了。

被如花一般笑容所迷惑,直到附近有人叫她名字時,這才回過神來。

「喂,蒂亞,回來吧~~~」

「不管有沒有回來都還在你視線范圍內吧。」

克羅蒂亞對著身邊舉起一只手揮來揮去的丈夫說。

「瞧你一付失了魂的模樣遠望他們說。--哦,查茲還在這兒啊。」

「本來打算帶去給乳母,但先看到亞克他們。」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看呆。這麼令人飽眼福的光景嘛。來,查茲讓我抱吧。」

多馬將半年前才生下來的兒子接過手。為了和逢阪軍的最終決戰,連胡子都沒時間剃,所以干脆決定留胡子。

最初,和他們家的克羅蒂亞結婚時,克羅蒂亞相當不歡迎這種兩人年齡看起來差距會更大的胡子。但對于一國王女的丈夫來說,能力比留不留胡子還重要,所以克羅蒂亞妥協了。

而這種大胡子臉見久,也就習慣了。實際上,多馬相當適合留大胡子,尤其是和看起來永遠那麼年輕的亞克比起來,更能顯出多馬的特色。

「這麼可愛又短短肥肥的手……真的是一手就能揮舞大劍的男人的兒子嗎?」

「你剛生下來時,也不是個像熊一般的大男人吧。不管怎麼說,即使是這樣小的生命,經過歲月洗禮,能變成那樣大的東西,還真是令我驚訝。」

將軍夫婦一邊看著孩子的睡顏,一邊交換著幸福的對話。

當中庭中的兩人,視線移至孩子上時,出現了異變。

亞克急促迫切的叫聲和不知是何人複數的聲音重合。

多馬快速將孩子放回妻子手上,以背保護著兩人,並拔劍出來。

「怎麼了,亞克!烏爾……」

不知對方是從何處侵入,兩名男性和一名女性就這樣站在中庭中。即使還有點距離,但三人所站的位置確實是以烏蘭波爾克為中心,呈三角形狀。

多馬感覺到拔出龍心劍應戰的友人行動中有些違和感。那家伙沒理由在面對敵人時只將劍拔出一半就在那不動。

「呀-乎-!辦到了!!龍王被我們的魔法封住了!我們果然是最強的龍!!」

不在乎開的正盛的花朵,就這樣踐踏花壇的年青人歡呼起來,其它兩人也發出奇怪的歡呼聲。

看起來這幾名全部都是少年。除了發色不同,看上去倒像是三胞胎。

雖然穿著庶民的服裝,卻堅持自己是最強的龍,而不是人類。三人展開翅膀飛到空中,或許就是因此才能突然出現在這中庭里。

開著黃色小花的矮木激烈的搖晃,亞肯傑爾站在其上。四下飛散的殘花和樹枝,甚至把臉也弄傷了。

大概是察覺到危險的烏蘭波爾克,安靜下來准備接應亞肯傑爾。

他被妨礙他和戀人說話,並且用卑鄙手段傷害戀人的三人徹底激怒了。

「三對一加偷襲才是最強?別開玩笑了!!在幻獸頂點的龍族,可以使用這麼卑鄙的作戰方式嗎!去向你們的王打聽打聽吧!--‘解咒’」

他配合著強大魔力詠唱,三重縛著龍王的咒縛,一瞬間就消失了。

「啊!!有這種事嗎!」

「人類不應該有這種能力才對!!」

「怎麼會有人類能讓我們的魔法無效化,完全沒聽過!」

三人同時吼著,聽起來實在很吵。

被亞肯傑爾使用古代魔法脫離拘束的龍王,比年輕人們所預想的還要激烈。

漆黑的颶風圍在周圍,風所吹過處散著血紅的光芒。

被龍心劍切斷四肢的少年們只能任由砂礫打在臉上。伏倒在地上的少女,被踩住背心而不能動彈。

「沒品!!竟然對雌龍使用暴力,你還算是龍王……啊!」

血紅的劍身,直插在少女面前的沙礫里。

「是誰指使你們到陽界來。你們的意志不足以過來吧。而且這種微弱的‘氣’是什麼?就像根本沒有氣息一般……回答我所有的問題,凱巴、艾吉瓦斯、貝爾德!!」

龍王呼喚真名的魔力,對少年們是絕對的支配。不管想不想抵抗他的命令,全身都會陷入如同被死命絞緊的痛苦中。

三人幾乎同時回答。

「風長老使用‘術’送我們過來…」

「長老說:四日內找到龍王並帶回來,有話想和龍王談……」接著說的是名為貝爾德的少女。

從上方傳下龍王的怒氣,將她壓得喘不過氣。

烏蘭波爾克無聲的笑。

掙紮著想爬起的少年們,被龍王這種笑容嚇到動彈不得。

雖然他們被切斷的四肢馬上止血,但由于斷肢飛太遠了,以至于無法及時拿回接上。

「長老沒說過要用魔法把我抓回去吧?」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想試試聯合魔法,如果是龍王的話應該沒關系,所以試試看--」

「誰提議的?」

問句雖短,但低沉安靜的聲音已經充分表現出烏蘭波爾克的憤怒。

「是我們兩個,和她沒關系。」

「是嗎?想你們這種卑怯者,唯一值得稱贊的只有不拖累雌龍的覺悟,正好我也不殺雌龍。」

東側回廊下的嬰兒突然哭了起來。

稍微冷靜下來的亞肯傑爾,看到多馬和克羅蒂亞擔心的臉色。在她懷中哭泣的孩子,是因為受到現在充滿殺氣的氣氛影響而哭的吧。

知道烏蘭波爾克是認真的亞肯傑爾,插入幾只龍的話題之中。

「等一下,烏爾,你真的想殺這幾名少年嗎?」

「當然。我才不是開玩笑。」

在登上“最強之龍”的王座上以後,對王挑戰就必須有所覺悟。打倒全幻獸之王的意義相當重大,不管偷襲還是如何,就算是雌龍也無法被赦免。

為了不在戀人面前犯下太過沖動這檔事,並確認他們此行的目的,烏蘭波爾克到現在為止都還算是理性。

「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場上,一定也會這麼想。只是,在陽界殺龍不太好吧。」

「這次的話沒關系。雖然不知道使用什麼古代魔法,他們三個都在完全沒有‘氣’的狀態。要是從陰界過來兩只龍份的氣,平衡就會崩潰,陰陽二世將再度合成一個世界,但想要在一、兩日內完全切斷氣卻沒問題。」

絕望于已經把自己當作被殺的龍王面前,想做最後努力的少年還是哭了出來。

「烏爾!拜托你。這次就饒了他們吧。他們三人不過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的小孩而已。最開始又本來就不打算傷害你,你就寬宏大量忍忍他們吧。」

這時克羅蒂亞也插入仲裁中,在一旁的多馬只能苦笑。

「即使頑皮一點也會原諒孩子是做母親的天性。沒有死的覺悟而只會哭泣,代表他們還是孩子,你不用認真的把他們當作對手吧。」

「打架時,哭的那一方就算輸。這是規則哦,烏爾。」

亞肯傑爾邊笑邊溫柔的移開龍王的右手。

烏蘭波爾克也俐落的收起劍。

「好象我是壞人似的--撿起這些家伙的手足,再組起來就好了。」

對少女這麼說。

突然,從頭上傳來了一陣聲音。

「多謝,您做的很好。非常感謝您寬大的處置,時翔王啊。」

「……!!!」

聽到聲音看向空中的龍王,一瞬間驚訝到說不出話來。遲一點跟著往上看的其它人,同樣也愣在那里。

有著青、綠、赤色翅膀的老人們,從天而降的景象,實在是難以形容。

「長老們也……不守護水晶行嗎?」

「送出這些人後,土之長老突然感覺到相當不好的預感。再加上剛才此地風之精靈的騷動,之後就是現在的狀況了。另外,我們在此為地長老的無禮道歉,請原諒我們。」

水長老弗拉姆斯奇德代表向烏蘭波爾克談判,火長老阿爾馬可斯特則幫小孩們複原。

「對于拯救幻獸界與人間界的時翔王,竟然如此無禮,可惡的小鬼!!處罰就是讓你們無法使精靈魔法。」

「怎…怎麼會這樣……」

「單單沒有當場殺了你們就應該感謝龍王!!再想說什麼五四三,就一輩子封印你們的精靈魔法!」

准備抗議的少年們被火長老的怒吼嚇到不敢說話。

要是不服現在龍族中最受精靈眷顧的四大長老裁決,就如火長老所說,恐怕會一生都失去精靈加護。

風長老梅西艾也走到烏蘭波爾克身旁歎息。

「如果想要分離陰陽兩界的魔法發動成功,雙方的魔力非有高度配合不可,像是詠唱咒文者的相對位置就必須在施咒前雙方都要有程度以上的了解…等等。對你來說,不論哪一個世界都很重要。照這種狀況魔法不會成功,先和我們回去可以嗎?」

「……不要。雖然長老們親自拜托,但我還是拒絕。我是有了相當的覺悟才出來,回去的話就又要和那人分離,我可是敬謝不敏。只是分開大地而已,不需要那麼仔細的事前准備,其它的魔法不是也這樣。」

「初次使用的大型魔法,預測其可能會造成的傷害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王,希望您能聽進我的話,您真的必須要如此匆忙急躁嗎?」

梅西艾的聲調,絕對不是在問一個問題,緊盯著烏蘭波爾克的眼睛說出。

水長老也冷靜的請求。

「雖然是推測,我們所顧慮的事卻絕非沒有根據。活這麼長時間,多少也該有點智能。」

「……發情期……」

「啥?」由于聽到意料之外的單詞,兩位長老和亞肯傑爾不禁睜大眼睛。

黑發男人低著頭,訕訕的說著。

「發情期到了,可是我又不想背叛亞肯傑爾……就想說來這個世界--」

三名長老同時爆笑出聲。

長老中經驗最豐富的火長老笑著搖手。

「不會不會,你完--全不用擔心。我們又不是下等幻獸,不會變成禽獸去襲擊雌龍啦!明白了嗎。」

「因為您對自己是絕對誠實,所以才會為這種事煩惱。如果您確實已經戀愛的話,眼中絕對容不下其它……嗯…說不定還是孩子的你恐怕會不小心失去理性也不一定。」

風長老接在火長老之後說明著。

水長老接著總結。

「你剛才還不是和雌龍戰斗,難道就因此分不清什麼是第一了嗎。如果不是喜歡的對象,就算在發情期中也沒用。」

來到中庭並聽到長老們解說的多馬,再也忍不住碎碎念起來。

「搞什麼鬼,所以就是說烏爾那家伙,不論如何發情對象只有亞克就是了。這兩個家伙到底要在多少人面前丟臉才夠!」

「就算這麼想,也不要這樣說。」克羅蒂亞推著自己的丈夫。

「原來如此……本來還想說雌龍太多,發情期時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相對于安心了的烏蘭波爾克,這次,亞肯傑爾再也無法安靜下去了。

「你說‘很多’……脖子擦上奇怪的東西、翅膀尖端到處亂碰、尾巴也到處亂甩的‘那個’嗎!!」

「那是雌龍為了表明好意,人類女性還不是會對喜歡的人這樣搔首弄姿。反正不要自己一個人在那里裝可憐,有事就要和長輩談!知道吧,和長輩談。」

「對啊對啊。光焰別的地方還沒成熟,只有這件事卻是專家哦。」

「什麼嘛,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阿爾馬可斯特抓住梅西艾的手臂亂搖。

「對啊,而且是在來這里的途中,就拐到一名可憐人類少女心的專家呢。」

「哇哇哇~~~~~~~不要說這種五四三的事,豪嵐!!」

「男人啊……」

看著變身成人類的雄龍們,克羅蒂亞的目光漸漸變冷。

「等一下,不要把雄龍的生活態度擴展到全部雄性生物上!」

「你還不是有‘這樣’和‘那樣’的女性關系。別以為我就會忘掉。」

「不可以就這樣判定我一生啊…………」

多馬真是無語問蒼天。

從亞肯傑爾剛才開始的表現,風長老確定了一件事。

「讓您聽見無聊的事了,您是---哦,失禮了,竟然想直接問王的誓約者的名字。我是守護龍水晶的風長老--豪嵐,梅西艾。」

「我是水長老--壞流,弗拉姆斯奇德。非常高興能見到您。」

「我是火長老--光焰,阿爾馬可斯特。雖然有聽過王的人類誓約者是男人,但沒想到是這麼漂亮的人。不錯,嗯。」

在三位長老連接著自我介紹後,人類這方也微笑著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長老們。我是神聖統合軍的統帥亞肯傑爾。我所聽過的是,您和阿爾夫……雷牙王有很深的關系,請問到底是什麼關系呢?」

「哦。怎麼會這麼想?」

「因為長的很像。特別是眼睛根本--啊,因為以前烏爾使用憑依魔法,所以有和雷牙王見過面……」

說到一半,覺得自己沒把話說清楚,亞肯傑爾接著說明會知道雷牙王的原因。

梅西艾臉上浮現微笑,用平淡的口氣回答。

「他是大我很多的兄長。」

「咦!你小時候好幾次都差點被你殺掉,卻一直保護你的大哥,就是雷牙王嗎!!」

「光焰!你怎麼總是這麼沒神經。都不知道別人最不想說破的地方在哪。」

水長老終于發火了,阿爾馬可斯特連忙縮著頭。

「抱歉,以後會注意啦~~~~~~~~~~~~」

「這種大神經、輕浮、尤其是失言癖。總覺得好象就要想起‘某人’……」

克羅蒂亞看著火長老的側臉這麼說著,多馬連連點頭。

「我也是,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覺得很像炎烈王說……」

「我是炎烈王的孫子,豪嵐是雷牙王的族弟。留守在陰界的土長老,是現在唯一存活的炎烈王的兒子。」

「……也就是說,長老們和我一樣都有炎烈王的血統嗎?」

回答夫婦對話的阿爾馬可斯特,讓現在才知道這些關系的烏蘭波爾克一陣呆然。

雖然知道千年前將世界分割成兩部分的炎烈王是自己的祖先,但卻從來沒考慮過其兒子和孫子仍然生存的可能性。

風長老體會到龍王的疑問。

「只有壞流不是。因為龍很長命,所以會限制幼子出生的數量,就算是同母的兄弟,年紀相差也很大。姊姊的孫子比妹妹年紀還大的狀況也沒有多稀奇……但是大哥的……雷牙王的子孫為什麼會短命……就算是成長成成獸的我也沒有子嗣………」

「如果再見到雷牙王一次的話---」

想借著憑依魔法的龍王還沒說完,就被梅西艾打斷了。

「喪失兄長的痛苦和悲傷,在我死之前會一直跟著我吧。所以我不想讓我的感傷打擾到兄長沉眠。而且,比較起來,現在還活著的你比較重要。」

「風長老,請原諒我一直到今天以前都無法了解您的心情。再加上您今天所說的話令我由衷感謝。以前母親總是說我的價值在于憑依魔法。」

亞肯傑爾和多馬他們一樣,知機的不打擾龍間重要的對話。

可是,就算是同族,烏蘭波爾克如此恭恭敬敬的對梅西艾說話,還是讓人覺得很奇怪。

下了個放下龍王回執務室的決心,拍拍龍王手腕後正想轉身離開。

水長老看到這一幕,看起來相當愉快的笑著說。

「誓約者殿下,您要原諒他。從以前開始對他來說,雷牙王就是個特別的存在。當然,都這個年紀,不應該再忌妒了……看來我也不太成熟嘛,呵呵呵…」

「--又開始信口開河。年紀這麼大了,不要開無聊的玩笑,會被年輕人討厭哦。」

橫著眼說這些話的梅西艾,其口氣和說話內容完全無關。

梅西艾流轉著妖異的眼神,讓亞肯傑爾看得心跳加速。

不像是被稱為“長老”的長老們,完全是不遵守規則的傑出人物。雖然年輕的龍王也很傑出,但長老們卻兼備幽默和威嚴,合起來一點也不輕薄。

--因為生存的年歲不同,會認為人類比較劣等也是沒辦法的事。但人類也並非只有一種人,就連幻獸中都有“歐克”那種東西……

勸自己停止自卑…梅西艾這樣開導著。

此時,水長老的關心目標從龍王的誓約者轉移到克羅蒂亞所抱著的嬰兒身上。

「喔喔,真是可愛,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人類的嬰兒了,可以的話讓我抱抱好嗎?」

看到一臉好好爺爺的龍長老,不管不知該如何的丈夫,克羅蒂亞笑著將懷中的兒子交出去。

「謝謝你相信我。……雖然所有生物的幼子都很可愛,但還是人類的嬰兒最可愛。」

「真的呢——又全身軟綿綿的說……啊,笑了笑了!」

「你看你看,恐怕是被老爺爺的胡子弄痛了吧。」

看見弗拉姆斯奇德和阿爾馬可斯特交換對話的梅西艾,將手放到嬰兒頭上。

「給這個孩子以風靈加護。」梅西艾輕聲說出。

風長老的祝福並非單純的言語。其它的長老們也接著給予嬰兒水與火精靈的加護。

「地精靈該怎麼辦,不動又不在。」

「給予地精靈加護--」

時翔王代替地長老馬瑟藍給查茲祝福。

被火長老施與懲罰以來,一直安靜著的異母“三胞胎”中的一個,少女第一次說出了不任性的話。

「我也要!也讓我抱一抱小嬰兒,拜托--希望他能不生病。」

少年們也在克羅蒂亞的允許下試著抱抱人類的嬰兒。

「希望他不受傷--」

「希望他不會遭到不幸--」

少年們所說的言語遠不及長老們那麼有力量。但這並不妨礙到他們真心的祝福,克羅蒂亞感激的流下了眼淚。

在看向無防備嬰兒的眼睛時,只要是有心的大人,誰都會自然而然許下祝福。

多馬從變成人類的龍群中接回嬰兒,並且小心地將嬰兒歸還給他的母親。

天色已近黃昏。

亞肯傑爾邀請所有人一同進屋。

還有烏蘭波爾克回歸幻獸界的問題沒解決,說什麼也該先招待長老們一下。

在帶領他們到客廳前的走廊下,火長老回頭望向三名龍族少年。

「有一名小妹妹的是哪一個?」

「是我。」

「小妹妹她追在你們後面,到這里來了。」

特別對陽氣的侵襲感到切身恐懼的烏蘭波爾克,臉色大變的問向阿爾馬可斯特。

「為什麼不早說,如果不馬上找出來的話就不好了。」

「王,由于判斷這里的問題必須馬上解決,所以暫時先停止尋找那孩子。」

弗拉姆斯奇德跟在梅西艾之後續道。

「那孩子正由一個場所所保護著。我們雖然想正面請求他們歸還孩子,但那座山的前門卻奇怪的關著。本來想要是小孩有發狂危險,那就算現出本體都不惜和他們一戰,但我們對人界的情勢並不很了解,多少有點猶豫--所以想借助誓約者殿下的力量,才是最好又穩當的解決方法。」

「我嗎?……那座山該不會是…總本山?」

「恐怕是教皇所住的宮殿。又是一個小孩子,實在不應該猶豫要不要趕快將孩子救出滿是陽氣的地方才對。」

身負尋找絲碧卡責任的火長老,比不關己事的同伴們還要著急許多。

同樣都是火龍,所以火長老的外觀實在很容易令人想起炎烈王,而相對于炎烈王的輕浮,火長老的言詞特別顯示出他是真心著急,這一點,周圍其它人有相當深刻的感受。

「我知道了,明天一早就出發。」

「請帶我一起去!因為要是絲碧卡叫我‘大哥’的話,對方就會知道我們是兄妹了。」

事情關系到自家小妹,思慮再不周的兄長,都想辦法想出一個較為可行的方法來。

「這樣的話我也一起去。雖然不知道教團是怎麼照顧小孩的,但萬一有人受傷,有龍王親自道歉,教團的態度多少也會客氣一點。」

「說得好,時翔王。」火長老稱贊道。

「別說這是身為龍王的義務。那里還有一位非去拜訪不可的友人。」

「啥,稱為朋友的女人嗎?」

「如果把她分類為‘女人’的話,她會相當生氣。」

對于火長老短路到不行的角色認知,烏蘭波爾克非常認真的回答。

突然,龍王聽到前方有女人的怒吼聲。

「可惡,刁鑽小鬼!!!不准你在好男人面前亂吹我的壞話!」

「菲莉艾妲!正好你來了。」

亞肯傑爾拉開客廳門,正好看到從反方向由城中護衛兵帶領過來的好友,于是快步迎上去。

在久違再見的高興擁抱後,接踵而來是政治意味問候的教皇近況問題。

「傳聞猊下感冒時間已拖太久,之後有好點了嗎?」

「腳和腰部不太方便,需要用到拐杖才行,除此之外,食欲已經恢複,也不太怕熱了,算是很健康。雖然睡覺前都會說一些喪氣的話,但看起來還未受到四相神的寵召。」

女聖騎士一談到自己的祖父,心思就全轉過去了,差點就忘記來此的目的。

「對不起打擾你們接待訪客,我是因為在狩獵強盜時撿到刁鑽小鬼的妹妹,才帶來這里歸還他。」

「我的妹妹?我並沒有……啊!!!」

獨生子的龍王剛想否定菲莉艾妲的說辭,就在看到她後方的少女時止住了。

在他止住聲音的同時,另一名龍少年走出來。

「小鬼!」

「哥哥……」

兄妹在雙方中間的空地上抱在一起。

菲莉艾妲啞然。

「除了烏爾以外,還有其它龍到人界來嗎?她明明是說追著兄長到人間來…所以才以為是當代幻獸王的妹妹說……真丟臉,竟然沒有確認清楚……」

「沒這回事,多謝你特地將孩子送來。本來我們就預計明天一早,到你們那里去領回孩子。」

「這樣啊……不能再多留她半日真是一大損失。」

總是很豪爽的女騎士,竟然出現如此舍不得的表情,亞肯傑爾于是出聲。

「已經移情別戀到那孩子身上了嗎?」

「沒有那麼膚淺,那孩子的笑容所給予的幸福感,和失去那孩子的絕望感…落差實在太大了……只是三天就快受不了。我衷心對幾次經曆這種試煉的你感到尊敬。」

「但我的情況,是別離的絕望和再會的希望交替而成的痛苦。」

「哼,戀愛的時候,就算是狗也會變成文縐縐的詩人,比起羨慕,我更憎惡。」

雖然不想聽到她口出惡言,但亞肯傑爾多少還是懂一點她的心情,因此,臉上浮現如聖人般的微笑沉默著。

上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龍之誓約    下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大團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