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龍之誓約   
  
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龍之誓約

得知強盜團被掃平的農民們,紛紛從躲藏的地方出來,與到森林取水的同胞們會合,又見到雙方基本上都沒事,更是高興的向救了他們的老人們,還有郡主連聲道謝。

雖然郡主原本也很高興,但在聽到推車旁的哭聲時,心情又低落了下來。

哭聲是由死者的母親及兄弟們發出的。

「……他只是向他們丟石頭而已啊……」

「只是叫了一聲……出去……」

聽著母親斷斷續續的哭訴,而得知強盜們惡劣凶行的瑪莉亞,將那已經冰冷的小手貼在臉上,再也忍不住潸然淚下。

「只要聖亞肯傑爾陛下能帶領盟國勝利,到時候世界中就不會再發生這種事……父親他們明明是為了這些孩子們光明的未來而戰斗…為什麼…還會發生這麼悲慘的事……」

遠遠的看見這一幕的梅西艾,對阿爾馬可斯特說。

「為了讓他們能報仇,是不是該留一點活口比較好?」

「留那些強盜活口?小孩子們又不能複活,讓那些農民殺多少人泄憤都沒有意義。」

「至少能夠轉移他們一時的注意力,心情也會比較好一點。」

「……如此一來,你自己的怨氣又該往哪里出?」

這時,城中男人們吵雜的爭吵聲傳入一起等待壞流的兩人耳中,並且爭吵聲越來越近,最後,聲音的主人們終于出現在出入口。

看起來像農民的三個男人被繩子牽著,強行拉著進來。跟在高大男人們之後進來的,是水長老。

看到了他們三人,前庭的農民就開始怒罵起來。

「--這三人和強盜內通,趁小姑娘外出時將強盜招入城中。再退一步說,這些家伙竟然會攻擊我和光焰,而不攻擊強盜。現在就一起把他們‘嘎擦’一聲解決了吧。」

有比年輕男人還要強的怪力的老人,一邊激動的數落著,一邊將那三人丟到同伴的面前。

「你只這樣說證明你的心情還不錯嘛。」

「豪嵐~~~~~~拜托你不要用那麼溫柔的笑容和語氣說這種話~~~~~~」

「你也不要怪豪嵐,不是他對人類特別嚴格,絕對不會顧及弱者只不過是他的本性罷了。」

「那是指你吧?我可是一直弄不懂你的想法和做法。」

梅西艾皺著眉,讓弗拉姆斯奇德扶下了馬。

圍著三名老人聚集的農民,拿著尖銳堅硬的東西當武器。每個人的眼中都有著深刻的憤怒和仇恨,這種氣氛讓背叛者一動也不敢動。

從前庭一觸即發的不穩氣氛中清醒過來的郡主,馬上趕到了所有人圍繞的中心。

「等一下!在事情還沒問清楚前,不可動用私刑!」

「公主殿下。這些家伙是沒有酒和女人就不行的混蛋。大概,這次也是因為酒女而欠了一大筆債,才會想要鋌而走險。」

吐出厭惡話語的男人們,更是抓緊了農具圍上來。

臉色蒼白的背叛者,此時只能緊緊抓住郡主這根救命的稻草。

「我…我絕對以後再也不碰酒和女人,會很認真工作!請大家一定要原諒我!」

「我也是,我絕對再也不賭博了。我可以向四相神發誓。所以這次饒了我吧!」

「當時那些人說…他們只要過冬的地方,會把其它人趕出城的……他們真的這樣說!要是知道他們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說什麼我們也不會讓他們進來!!」

知道背叛的原因竟然是為了玩女人和賭博,農民們更加憤怒。而察覺到這氣氛的男人們,只能期待少女的同情心。

「啊…慈悲的瑪莉亞殿下……」

「請原諒我。我真的打從心底後悔!」

「不管誰的心中都有弱點。我們只不過一時作錯!但沒有下次了,絕對不會再做這種事!!」

少女安靜地聽完他們的辯解後,有如大人般的開口。

「每個人都有容易被誘惑的地方。這點,在場的人都沒有例外。沉溺于酒色、賭博是人的弱點。我並不打算就這種事責備你們。但是,相對的,有些事是就算犧牲生命也不能做的。向敵人出賣同伴,是生而為人絕對不能做的。」

「請您大發慈悲,我會用一生來回報您的!」

「請求您寬大的裁決,瑪莉亞殿下!」

對于一邊哭著求瑪莉亞,一邊還想抱住瑪莉亞的腳的男人們,光焰毫不留情的用槍的柄端擊向那些男人。

為了自己所下的決斷,而緊緊握住雙拳的少女。隱藏住自己的動搖,以安靜、無感情的語氣宣布。

「對于‘背叛同胞’之罪,沒有所謂的寬大裁決。請不要把什麼罪都沒有,卻被殺的三個小孩子當作是他們自己運氣不好。」

圍成人牆的男人們,紛紛舉起農具支持郡主的決定。她卻對自己從此在領民的心中,已成為能讓他們打從心里信任自己,並聽從自己指示的領導者這件事,感到黯然。

突然,原本抱著肚子躺在地上的男人之一,向少女的腳邊吐了口口水。

「這就是我們的結局了,小姑娘做的很好嘛!」

「斥責和強盜聯手罪狀時的表情,還真值得誇獎!」

腳下三人所說的話聲被歡呼聲蓋掉了,並沒有傳到少女的耳里。但吐口水的行為和滿是惡意的表情,重重的傷了判他們死刑的少女的心。

突然,上空的空氣激烈的流動起來。

「豪嵐!!!」

緊跟在水長老制止的聲音之後,從天空中打下的青白閃光淹沒了視線。沖擊波成同心圓狀向外散開,雷鳴般的轟聲在空氣中激烈震蕩。

本來應該是晴天的空中突然下起了豆大的雨滴,一群人才剛被雷擊倒,就又被大雨淋了一身濕。

受了閃光影響,還沒恢複視力的人們,摸索著想要離開。

又由于剛才的雷聲,使得人們的聽力也受到影響,失去距離感,聽不到附近聲音,卻清楚的聽到了遠方傳來的話聲。

「真是髒,怎麼會有這麼下等的生物。為了陽界的這些東西,竟然要我的--」

「夠了,豪嵐。快點回神!!!」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搞什麼啊!!!嗚哇…又來了--」

瑪莉亞感覺到她被一個男人抱起來。冷風一瞬間從她身旁吹過,眼前所見是一片黑暗。原來是一雙大手遮住了她的視線。

「不要張開眼,讓眼睛好好休息。」

「光焰……這里是城中?」

空氣中傳來兩人談話的回音。並且這里和外面空氣的味道不同。

「嗯,你要是一不小心移動的話,就會引發風靈魔法。但在這里沒關系,安心吧。」

「但是……」

「其它人也沒事,壞流會想辦法。那些對你口出穢言的背叛者,在剛才一擊中已經變成黑炭了。真是罪有應得。豪嵐那時如果不這麼做,我也會馬上行動。」

言語中仍然懷著強烈的憤怒,配上殘忍的笑聲。就算只聽他的聲音,都能想象到他現在的表情。令人感到恐怖的笑容。

「……我是沒聽到他們說什麼啦……」

「那些家伙--……你在發抖呢,會冷嗎?抱歉,剛才沒有先幫你取暖--‘暖氣’。」

就如同在暖爐邊的溫度將全身包圍,濕了的衣服也瞬間被烘干。

曾經有聽過:有實力的魔法師,可以將咒文的詠唱縮短到極短的言語里。

「真是沒辦法,剛才的情況讓豪嵐突然暴怒了起來,並且招來暴風雨。不知是要幫你,還是帶給你更多困擾。反正不論如何,在收拾好殘局前我都會保護你。」

頭頂傳來的聲音深深打進了她心里,這一瞬間,她感到飄飄然。

最後的一句話既甜蜜又沉重,讓她感到全身疲憊,甚至是無法呼吸。同樣的話,從白發老人口中說出時,她只覺得頓時信心倍增,很高興而已。

光焰長的比她的父親或兄長都還要高。要是被他抱住,她正好到他廣闊胸口的位置。如果他說要保護她的話,應該可以放下一切,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依賴他。

這個既是戰士,又是魔法師的男人年輕時,想必一定--不,就算他已經不年輕也無所謂。絕對要在自己年紀再大一點,成為配的上他的女性時,再和他相遇。

一定要成為如同在自己小時候就過世的母親一般,將栗色頭發結上優美的蝴蝶結,再配上勿忘草色的洋裝……如同母親那樣的淑女一般。

而現在,自己只能為這看起來像男孩的外表悲哀,想著想著,淚水就流出來了。這麼軟弱的女兒,恐怕無法代替父親來統治領地吧。

「好象不太高興哪。忘了跟你說,侍女們都平安無事。要叫她們其中一個來陪你嗎?」

「不用了……還讓你誤會,請維持這樣就可以……」

「我怎麼會誤會,真可憐,這麼漂亮的肩膀居然要承擔男人才必須承擔的重責大任。如果我不是急著有事的話,倒很想留下來陪你到一切都安定為止。」

厚實的大手為了避嫌,放在她的後頸部。就如同他所說的話一般,是個溫柔的人。

聽到他惋惜的聲音,瑪莉亞由衷感謝四相神賜與她和他在森林中相遇的機會。

相對于光焰狡猾的選了照顧少女這件事,剩下來逃也逃不掉的壞流,可沒那麼輕松。

雨云一下子散開,又一下子急速的籠罩起來。接連不斷的豪雨,和連自己也聽不清楚自己聲音的雷鳴,伴隨著閃電在附近的空間中響著。

「豪嵐!夠了,冷靜點!!」

大聲吼出連自己也聽不清楚的話語,根本無法將沉浸于瘋狂世界到已經失去自我的好友喚回。

粗魯的將貼在臉上的濕頭發撥開,水長老轉而呼喚暴風雨中奔放的水精靈。

「水之精靈!請你們停止這暴風雨的雨勢。」

現在所生存的龍中,水精靈是不會違反最受水精靈加護的他。在他說完的同時,雨勢就停止了。不只如此,甚至連已經從空中落往地上的水也一並消失。

相對的風勢開始大了起來。濕掉的外袍服貼在身上,不是因為袍子濕了,而是因為風壓過大。

雨後的強風,讓人類根本無法好好站立,全都逃向城壁邊。

在這種狀況下只聽從梅西艾的風之精靈,無法以咒文拘束來驅動,所以,弗拉姆斯奇德多少也被吹了開來。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放棄呼叫友人的名字。

「梅西艾!!快點清醒過來!!」

擁有強大魔力的龍族,在呼喚對方真名時,要是對方負荷不了,就算是心髒停止也是有可能。同樣是龍,雖然無法支配對方,但絕對會帶給對方強大的不快。

就算對方會不快,水長老現在只想著要給對方一個沖擊好讓對方清醒。但水長老的期望落空了,再度抬起頭的風長老,雙眸中盡顯示瘋狂的血紅。

白發和衣服都已經干了。梅西艾只手指向喊出自己真名的友人。

天空中頓時降下了幾道閃電。

「可惡……--‘硬水防盾’」

弗拉姆斯奇德朝向上的右手前方,出現一塊巨大的冰板。冰板並不反擊落雷,而是將其吸收。一開始就考慮到四周的其它人,畢竟他知道他的防禦並不是最完全的。

被吸收到冰中雷的能量,突破冰盾的上限後,冰盾就從內部開始龜裂、爆炸了。

「嗚……!!」

一瞬間就被毀掉右腕的弗拉姆斯奇德,只能在手腕再生前忍耐著這痛苦。已經無法維持平時的溫和的臉色,除了苦笑,還能做什麼?

確認自己的優勢後,一直面無表情的豪嵐終于笑了。

--如此妖異的笑容,是他在正常時就算死也不會被看到的表情。

久違的以人類型態顯現出微笑,雖然值得多看一眼,但若自己在被雷解決掉前不能喚回梅西艾的意識的話,也是相當令人困擾的一件事。

---拜托一定要變回最原本的樣子,豪嵐!!!

「吾名為弗拉姆斯奇德。在此向互相交換真名及血之誓約之汝梅西艾傳言!吾要求誓約之履行。長久以來吾之摯友梅西艾啊!即刻‘安靜’!」

擁有魔力的聲音發出如咒文般詠唱的話語。事實上其效力也如同咒文一樣。

這是個遙遠的誓言。如果連弗拉姆斯奇德的呼喊聲,都無法傳到梅西艾的心底時,為了守護世界,弗拉姆斯奇德必須親手奪去梅西艾的性命----

風長老全身一震,原本狂暴的風也停下來。

「……還好有效……謝謝……」

當水長老正在感歎同時,右腕已經完全再生出來。

看見好友沒事,梅西艾這才放下一半心來。

「抱歉……又做了不該做的事了。」

「不要擺那種表情,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像你看到的,只是全身濕透而已,其它人也沒事。啊,對了--‘水氣招來’」

在前庭的人們,一瞬間,身上多余的水分就消失了,而集中到水長老手上。不一會兒就消失了。

莫名其妙被弄濕的衣服和頭發干了,因恐懼和憤怒的扭曲表情也緩和了下來。

然後,農民和城中的人根本無法再顧及到引起混亂的老人們。

唯一生存下來的背叛者趁著混亂逃跑,男人們想要追卻追不上。又由于最後這個人的惡行,剛開始對老人們的憤怒全部都轉到了那背叛者身上。

已經窮途末路的強盜中的一人,被一名侍女偶然看到在水井中投毒。

侍女報告瑪莉亞,受到瑪莉亞托付的水長老,只用了一個短咒文就讓毒失效。所有人都對他能取回貴重的水而表示極度感謝,並且,他所使用的“術”,讓城內的儲水終于到了足夠的地步。

也因此,同時排除了他們因梅西艾突然發作而造成困擾的怒氣。

次日,郡主帶著她的領民送准備出發的老人出城。

「你們之後准備要到哪里去降雨呢?」

「不,這次是做別的事。」

對于想試探他們是不是傳說中人物的女孩來說,水長老只是正經的澄清。

風長老卻微笑的追加:

「你長的真像你祖父,米克雷笑的時候,左頰上也有酒窩。」

「咦……?」

「話說回來,豪嵐!總算真的知道你通用名的意義了。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叫‘暴嵐’比較適合。」

米克雷是少女祖父的名子。非常寵愛自己的孫女,但由于留了滿臉的大胡子,所以少女對祖父是否有酒窩完全沒印象。

本來想問他們是不是祖父小時候遇過的人,卻就這樣被轉移了注意力。

弗拉姆斯奇德對火長老的沒神經感到非常無力。

「豪嵐的氣質本來就比任何人還要纖細,而且又剛使用過那麼特殊操縱‘氣’的‘術’,才會一時失衡。小時候也是這個原因而殺了他的親人。」

「年紀比我大很多的兄長為了保護我,才因此死亡。所以,就如你看到的,為了防止我暴走,和壞流定下誓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沒有看到水長老所使的眼色,阿爾馬可斯特繼續說。

「就算你覺得立下這個誓約能令你比較安心。但你說要死就真的想死嗎?」

「嗯。如果無法停止瘋狂也沒辦法。因為,不是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隨隨便便就造出一個大湖。」

「我已經立下誓約:豪嵐如果死的話,我也不活。誰都無法隨便的說出讓自己獨一無二的好友去死的話。光焰,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

「咦~~~~~~~~~真親密哪。都是老頭子了繼續當HOMO---」

阿爾馬可斯特還來不及說完,就被憤怒的弗拉姆斯奇德打飛了出去。還不只如此,水長老甚至追了上去,用拐杖繼續打。

「到底會不會分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啊,大白癡!!!還躲!!」

「痛死了!對不起啦,壞流。抱歉抱歉,我都說抱歉了嘛----」

「我們只是刎頸之交,你記住!!!」

逃了一圈又回來的阿爾馬可斯特,不安的想找瑪莉亞來幫他說話。

但是,男人們都一臉悻悻然的指摘。

「是那位紅發的先生不對。」

「那位老公公會生氣是應當的。」

「男人們的友情,本來就應該如此。」

聽這些話的梅西艾微笑著說。

「的確不該聽他所說的話。而且他來之前還和別人的妻子---」

「別人的妻子----?」

眼中閃著好色及好奇心光芒的男人們,紛紛靠上了前。

拼命奔回來的火長老,拿風長老當盾,打斷准備傾聽答案少女的注意力。

「不要講一些根本就沒有的話!!」

「咦?你也會這樣想啊?是吧,壞流?」

「哦,我當時也看到了。那位女性哭的很慘呢---」

「哇哇哇哇----!道歉,我道歉,不管幾十回還是幾百回我都說!所以原諒我吧~~~~~兩位!!!」

看見阿爾馬可斯特被另外兩名年長者戲弄,瑪莉亞不禁笑了出來。

「男人們的友情真好,不管年紀多大都不會變。」

「小姑娘,不管幾歲都不會變的只有這個不成熟的家伙。好色不改,稚氣也不改,身為同輩的我們可是很辛苦呢!」

「沒人喜歡的長老還敢說這種話!」

「這句話我已經聽夠了。--好了,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該出發了……」

少女笑著對火長老說。

「誠心的感謝你們在危急的時候幫助我們。我代替身為領主的父親向你們致上最高的謝意。和你們相遇的事我會一生--」

代替領主道謝的場面話才說到一半。兩眼就已經充滿淚水,不得已只好低下頭。

拭掉少女眼淚的紅發男人,接著執起少女的右手。

「要是遇到連你的勇氣、智能和溫柔都解決不了的事,就呼喚我的名字。只要世界還沒完全分成兩個不相關的部分,絕對會過來幫你一次。我阿爾馬可斯特在此向瑪莉亞許下血之誓約。」

隨著起誓聲,還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聲響。這是有魔力介入的特別誓言,就連其它的人都感覺的出來。

不顧如此嚴肅的氣氛,另外兩名老者閑聊著。

「真是意外的台詞,只有‘一次’?」

「一般來說應該是‘三次’才對。這種話,令身為同伴的我們都感到羞恥。」

面對兩人無聊的疑惑,阿爾馬可斯特有想大吼的沖動。

這讓少女笑了出來,少女又哭又笑的表情讓火長老停下動作。

「如果是四相神給我的試煉,不論如何一定會盡力超越它。要使用力量是那時的事。可是……可是,為什麼我想見你時……不能呼喚你的名字……?」

就算有致命的危機也不在乎,說出單純想再見一面這種話。讓立下誓約的龍非常困擾。

「哦~~看吧,需要和供給不一致呢,不管到哪里都不吃虧的小公主。」

「壞流,你怎麼可以讓後輩這樣看著我們。你難道沒看到那雙眼瞳中的求救訊號嗎?」

「竟然不請教寬大的前輩,難道老頭子的我們已經被討厭了嗎?」

「拜托你們,前輩們。我一生都會感謝你們的相助之恩。」

本來相當困擾的火長老,不好意思的歎口氣。水和風長老相視而笑。

「更新誓約就是了。」

「下次再見時,再立新的誓約就是了。」

「啊…是嗎…」

總之,阿爾馬可斯特只有先想出這個辦法,還邊想著“要是有能解開左右龍生命的誓約的方法就好了”。

不知他內心沖突的少女,維持坐在他膝上的姿勢,抱住了他的脖子。

「好高興!我一定要再留長頭發,早一點長大,你一定要等到那時候哦。」

火長老的臉上一片通紅。

不應該不小心立下這個誓言的--

但是,一看到那雙濕潤的淚眼,不小心就被轉移注意力了---

感覺就像是被純潔的少女捕獲的獨角獸一般……

看著混著幸福和困惑表情的火長老,老人們壞心的笑了。

「這應該是你到目前為止最年輕的對象吧---」

「果然色狼的守備范圍相當寬廣,大概是想把小公主當作是最後一個吧。」

「我還沒忘記他在森林中所說的話哦,畢竟是昨天的事嘛。」

「不知道是誰,居然還有和龍王說教的資格。」

「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才來陽界啊。」

「夠了,也該饒了我吧。你們兩個!!」

出乎意料之外,有了人類誓約者的龍,悲鳴回響在四周的空中。

上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陽界之龍(二)    下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合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