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陽界之龍   
  
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陽界之龍

不論在哪里,龍總是喜歡往更高處的天空飛翔。她並不想追上飛在前頭,已經成為赤、黑、青三點的兄姊們,而是自己一人飛行著。

一直把她當小孩對待的兄姊們……她所能追蹤的極限就在這里。

她三個兄姊的母親是她母親的另外三個姊妹,所以雖然是同父所生,但三位兄姊外見的膚色卻全然不同。她的母親,對她兄姊們的惡劣態度非常不滿。

雖然知道和兄姊們在一起多半會自討沒趣,但相對的也很快樂,她知道他們會成為好朋友。

赤色頭頂上,金色的小角開始成長,也開始能吐出少量的龍息。從小開始,她就是一個人,最想要的就是有人陪她玩。

就算對不起他們,她也一定要成為他們的同伴。

突然,她感到氣流在翅膀附近的變化,由于剛才因為心情不好而失神,使得她一下子無法反應。

還好她還保留了最後一點意識,招喚風靈,以頭在上的姿勢護住頭部墜落。

『~~咦~~~~~~~為什麼是‘往上’墜落~~~~??????!!!!!』

由于太過驚訝而使得她回複清醒,在受到那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侵襲同時,她也明確的感受到--重力的方向是往高空而去。

對于從小就接受龍水晶所給予眾多知識的她。認知到自己現在的狀況是“通過陰陽兩界”。

由于幻獸到陽界是幻獸界最大的禁忌。最後不只是兄姊們,就連她自己,以結果來說,仍是犯了這個禁忌。

一時間,她陷入了“自己有罪”的意識中而無法自拔。這種恐怖的感覺不只使她收回了翅膀,更強烈的想要回到幻獸界。

或許剛才應該聽兄姊們的忠告,趕快回去才對。但此時,已經完全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了。

「哥哥?哥……討厭啦~~~~~!!!」

一只看起來很慌張的雌龍,不顧充滿著土靈的通路,急急忙忙的奔往保存龍水晶的山洞。

火和水的長老,圍繞在剛剛恢複的梅西艾身旁。三龍在被水淹沒的山麓旁討論著。

「長老們!幫幫我,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冰珠,有什麼事嗎?」

仍然處于疲勞狀態,有著鮮豔藍色的外觀的龍,優雅的問向那過于激動的女性。

受水精靈眷顧的綠色雌龍,兩手合十,向自己的青梅竹馬求救。

「我的小女兒,好象追著哥哥們到人界了!」

「哥哥們?啊,是三個孩子。你是聽誰說她追了過去?」

「因為從昨天就沒見到她……所以我托風精靈幫我找找。然後,我就見到她遠遠的跟著哥哥們的後面。之後她就一直沒有回來……所以我就想她恐怕……我到底該怎麼辦!小女兒她…她才三十五歲啊!!說不會被人類抓起來…甚至被殺死啊……」

這可是個不能放著不管的問題,所以水和火長老也加入了話題。

「首先,你要先冷靜下來。雖然是幼龍,但多少也會使用一點精靈魔法,人類沒有那麼容易抓住她。又雖然那個世界存在著有害的‘陽氣’,但短期內仍然完全沒關系。如果她找到哥哥們就更不用擔心了。就算她一個人,玩膩了也會自己回來。」

「我並不完全贊成你的看法,壞流。人類的世界,尤其對于小孩子,是非常稀奇又有趣的,而且就算是哥哥命令妹妹馬上回來,她也不一定會聽。我們除了考慮樂觀的情況外,更要考慮最壞的狀況。」

雖然口中說著連自己都不信的話的弗拉姆斯奇德,在心里罵著太過魯直的火長老。一聽到“最壞的狀況”,對此感受最深刻的母龍馬上全身發抖。

「啊啊…絲碧卡。那個孩子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就--」

「冷靜點!我會到陽界把她找回來。那孩子三十五歲是吧。那麼就是代替先任火長老出生的啰?為了先任火長老,我一定會平安的把她找回來。」

「拜托你了……」

光焰的話直接明了,而母龍則滿懷期待的看向他。

「等等,光焰!」

「怎麼了,壞流?你阻止也沒用,我們決不能放著孩子不管。如果只有短時間的話,我應該不會破壞平衡吧。」

「不,去找當代龍王的只眼一直是時翔王的召喚獸,一起去的二頭也是,再加上一只就算小還是龍的龍。你還是不要去想不可能的事了。而且你覺得小女孩會一直保持龍的姿態嗎?說不定她會變成人類的姿態和人類在一起。去找誓約者的時翔王不就是這樣?你要怎麼從那麼多的人類中找出她來?」

火長老即使被同輩指摘自己思慮的不周。仍沒取消自己的打算。

「但我還可以藉助風之精靈的力量,對方就算化成人形也是小孩子的模樣,一天之內不可能走太遠。很快就能找到了啦。豪嵐,教我控制氣的方法。」

「等一下,反過來說,要是一開始找的方向就不對,那你不就完全失去先機了嗎?還是由受到風之精靈加護最強的我去吧。」

「別逞強,你的體質也對陽界的陽氣反應最大吧,你絕對不能去。」

「所以說,我才說我要去--」

三位長老在爭論時,他們腳下的岩層動了起來。剛睡醒就聽到三位長老爭執的地長老的聲音從中傳出。

「別吵了!你們三個一起去陽界!!」

被打斷話題的火長老,很生氣的對地下吼著。

「睡呆的老頭!!!三位長老可以同時離開幻獸界嗎!!」

「別吵!豪嵐、壞流,准備使用‘那樣東西’。我從剛才就覺得很不安,要是因為不成熟的他們而影響到帶回龍王的任務就不好了。幻獸全體的命運就系于此。豪嵐,雖然拜托連續出力的你很不講理,但你可以代替已經不能動的我去人界嗎?」

水長老對已經被地長老的話嚇呆了的火長老說。

「土長老有預知的能力。因為如此,所以你不用再說了,只要照著做就好。」

「走吧,反正只要把小鬼們帶回來,我和風長老去就好,你不用去了。」

「反正我們所精通的‘術’不同,總會有用處的,所以不要吵了,一起去吧。那麼,土長老,就拜托你留守了。」

「……我在想……或許我知道…你的通用名……為什麼叫‘豪嵐’--瘋狂的暴風——了……」

對于“去人界”這件事,說的好象老人們去戶外踏青般輕松愜意的梅西艾,光焰如是想……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散落在森林中道路上的東西讓她相當的迷惑。那些東西好象是半日前看過,放在馬車上的東西……那輛馬車不只由四匹馬合拉,還有六名騎士騎在馬上,圍繞守護著馬車。

雖然馬車不輕,但也沒到無法移動的地步,又看到地上散落的箭矢,看來地上的行李恐怕是受到敵人的追蹤攻擊,為了能更方便逃走而舍棄的吧。

變身成紅色小鳥的她,看見地上躺著幾個男人的尸體。除了其中兩個知道是護衛的騎士外,其它人都沒印象。但是,那些人身上的裝甲雖然較為劣質,卻仍是同階級騎士必備的物品。

之前在小溪旁看到他們的時候,車中的一對母女,正下車來休息,那時,似乎還沒有被追擊的感覺。這幫護衛主人妻女的騎士的隊長。雖然知道戰敗國的士兵成了強盜,並且在這一帶出沒。但他原本並不相信自己的運氣會那麼差。

在來到陽界的沖擊過後,多少還是想觀察一下人間。原本的身體雖然方便,但是太過醒目。所以半天前,她變化成小鳥的樣子。

來到這個人間最先見到的人已經死了,這沉重的感覺促使她沿著道路飛馳。

『不論如何,至少那對母女一定要沒事!!』

在所有人都希望趕快通過這個地方而強行趕路時,只有那位母親說什麼也要顧及到女兒的身體狀況。而女兒也為自己身體的不適感到自責。

護衛的騎士正和人數為他們數倍的強盜在戰斗。而馬車則先行離開,因為馬車不論重量與靈活度,都比不上單獨騎一匹馬的騎士。

遠處傳來馬的哀鳴聲,對于龍來說,這點距離算不了什麼,但對于化身成小鳥的她來說,卻是一段讓她不由得心急不已的大距離。

被斬首的侍者橫躺在車夫的座位上。前面的道路上有一個大轉彎,路的另一側是非常陡的山坡。由于馬車失去了駕駛者,所以當時馬車就直接沖向斜坡。一些比較細的樹木直接被撞了下去,直到撞上了一棵樹干直徑有幾公尺的大樹才停下來。而那些因為馬具而無法和車身分開的馬,就這樣奄奄一息的被吊在那兒。

她在馬車前停了下來,開門的同時,也變身成了一個小女孩--粉紅色的卷發,大大的金色眼睛,年約七歲的可愛少女。

打開了一邊的門,聞到了濃厚的刺鼻血腥味,龍少女幼小的臉龐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能在夜間視物的龍族,很輕易地看見車中的慘狀。

母親白晰的臉上染上了朱紅色,脖子也彎曲成了不可思議的角度。穿透另一邊窗戶的樹木,從女兒的側腹部插入,並且破體而出。

看見了這對母女的樣子,少女的臉上浮現豆大的淚珠。

「嗚~~~~~」

少女一邊哭,一邊關上了車門。並且不顧地上汙泥有可能會弄髒自己的衣服,就這樣開始爬上斜坡。

既悲傷又沮喪的心情,使得少女的眼淚怎麼也止不住。這種感覺是少女從未曾經曆過的。

陷入自怨自艾心情中的少女,直到其它的聲音迫近她身邊才轉回注意力來。

終于打倒護衛們的強盜,騎著馬將少女圍了起來。

「雖然知道馬車上乘坐的是一對母女,但女兒的年紀有這麼小嗎?就算要賣也賣不了多少錢。」

「等等,你仔細看。雖然現在是個小鬼,但過個幾年長大就會變漂亮了。」

「不要跟我講以後的事,等小鬼長大還要等多久,你來養她?」

「反正也不是沒有喜歡小鬼的變態,還不如把小鬼賣給那種變態還快點。」

毫無顧忌說著少女無法理解的下流話語的強盜們,這時都卑瑣的笑了起來。

【人類就像歐克一樣丑惡!!】

她想到了那些成年龍在談論人類的輕蔑口氣。

他們始終對于殘殺同族樂此不疲。她最討厭不為了食物而狩獵的歐克。而這些人類的行為,就像那些歐克一樣。這種強烈的嫌惡感,使她的身體不住的發抖。

突然,響起了破風之聲,那兩個笑的很沒品的強盜被箭矢貫穿喉嚨,並摔下馬來。

背後傳來了因馬蹄而揚起的煙沙,飛奔而來的十幾個騎士中,約有三、四人正引弓待發。

「什麼……可惡!!是聖騎士!!」

「快逃!只要逃過埋伏組埋伏的范圍,就可以攔下他們了!!」

「等一下,說不定我們還可以用小孩當人質---」

面對快速逼近的聖騎士。反應比較快的馬上策馬而逃,而反應比較慢的,則將手伸向了少女。

如箭矢般快速的一名騎士,從隊伍中脫出,轉眼便來到男人的身後。男人回身想砍,但不但揮刀落空,還馬上被那騎士一刀切斷了頸動脈,噴著鮮血掉落馬下。

失去主人的馬,因受到驚嚇而人立起來。騎士趕緊安撫馬匹。

那騎士的長發束在身後,只有兩鬢的頭發放了下來。這是四相神教團聖騎士的標准發型。來人身分表現的非常明顯。

但再看已經安撫完馬匹的聖騎士,雖然和其它騎士一樣身穿白色的胸甲,但很明顯的看得出來是一位女騎士。

「已經沒事了,壞人也被我們趕跑了。別害怕,來,有沒有哪里痛?」

女騎士在蹲在少女面前溫柔的安慰著。

大波浪的金發,和鮮豔的綠色眼眸。是個看起來很眼熟的女性。

對于女孩因為這個“既視感”而沉默的態度有所誤解,女騎士也相對無聲的從絲質口袋中拿出手帕,仔細且輕柔的擦掉少女臉上的淚水和砂土。

在這段期間中,其它的騎士找到了馬車,于是有一人回來報告狀況,那名騎士豎起了兩根手指。

「我們讓那些馬也輕松地去了。」

「知道了,也辛苦你們了--真可憐,我們一定會替你報仇。」

對于少女的誤解,使女騎士對少女說出這些話來安慰她。

「不是,絲碧卡不是。」

「絲碧卡?是小妹妹的名字嗎?我是菲莉艾妲,其它的叔叔們全部都是我的手下哦,不是壞人,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會保護你的。」

菲莉艾妲。沒錯,就是這個名字。

少女從龍水晶中所學得聖騎士的知識,同時也是時翔王輸入龍水晶中的記憶。

雖然覺得人間的男人像歐克一樣令人討厭,她卻一眼就喜歡上那對母女,人間的女性似乎都既漂亮又溫柔。

于是她高興的笑了。

蓬蓬松松的頭發配上她稚嫩的笑顏,一時間,似乎令人感覺看到了春天的太陽,令人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多可愛…的孩子啊……」

面對如此充滿幸福感的笑容,教皇的孫女不禁有點失神。

雖然很對不起這女孩的家人,但如果要特地去找和女孩有關的人的話,還不如自己……菲莉艾妲快速的思考並計劃了起來。

中斷她快樂的妄想的是前方傳來的響聲。

緊張的感覺在聽見這聲音的聖騎士們中散播開來,騎士們紛紛騎上自己的馬。

菲莉艾妲也換上了嚴肅的表情。

「看樣子,剛才逃出去的人已經找來幫手了呢。想著自己人多就是占便宜?可真是卑劣啊。」

「剛才,似乎有聽到他們要去找埋伏組的人過來。」

「原來如此~~~~~嗯,只會聚成一群去欺負別人的弱蟲,一只也別留下!」

現出狂傲笑容的女騎士,說出連教團總本部的聖騎士們都不敢恭維的台詞。

這次,從近處下方看著女騎士的少女,只有一個形容詞。

「好帥哦!」

「謝謝你,絲碧卡。來吧,你可以坐在我前面,這比坐在我後面要隨時注意抱緊我或有可能會被摔下馬的情況好多了。還可以嗎?」

先讓少女坐好,再以一貫的動作上馬的女騎士,對在身旁列開陣形的部下們說。

「對手是趁著亂世,四處欺壓無辜百姓的害蟲。一個也別留下!--我們有四相神的加護來替天行道!!!」

「我們有四相神的加護來替天行道!!!」

聖騎士們拔出自己的刀劍,並喊出了在沖鋒陷陣前必喊的口號。

不知從誰開始,他們同時策馬沖出。在高速奔馳下居然還能維持完美的陣形,也是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事。

龍並沒有所謂的集團行動。所以少女覺得人們有秩序的行動看起來特別的令人感動。

突擊陣形有好幾種。通常都是隊長帶頭。今天不只因為地形的限制,隊長還帶了一個小女孩。所以菲莉艾妲這次在中央壓陣。

道路兩旁有著濃密樹葉的樹木,將正值中午的陽光遮了起來。

騎著馬的黑色集團出現在前方。也是一副劍拔弩張,殺氣滿滿的氣勢。

對方的人數足足有聖騎士團的數倍之多。

「啊……」

「沒關系,我們比較強。」女騎士在發抖的少女耳邊細聲說著。

少女並不是因為恐懼而發抖。即使年幼,少女仍然是龍族。

少女是因為對對方的“氣”的嫌惡感,而冒出雞皮疙瘩。這些生物的“氣”,竟然和同族的聖騎士大不相同。

少女覺得她快要發狂了,那種比歐克還惡心的感覺……絕對不讓它靠近!!!

「……不……不……」

「絲碧卡?」

「不--------!!!!!」

在少女尖聲驚叫後,不住靠近的強盜們,竟然都由內而外自行爆炸了。

最前方正面迎向爆炸熱氣的聖騎士們,其坐騎因受不了熱氣而倒下。

菲莉艾妲附近的馬也因為受到驚嚇,而紛紛人立起來。騎士們此時根本無法顧及他物,只能盡力安撫自己的愛馬,畢竟,要是從馬上摔下的話,可不只是受傷這麼簡單,甚至有可能會被馬踏死。

騎士們讓馬拉開距離,因為每個人光是顧好自己的馬就必須耗盡全力,根本無法再顧及他人。

之後,混著強盜和馬的肉塊的土砂落了下來。經過這一連串的驚嚇,所有人這才有余裕拍掉身上混著血肉的砂土,並且看向腳邊黑焦的殘骸。

剛才強盜所在的位置,現在只剩下一個焦黑的大圓洞,並且散發著陣陣白煙--混合著尸體焦臭味,而那些肉塊,基本上已經完全分辨不出原形了。

「菲力貝!報告損害狀況。」

「幸好馬鞍上並沒有易燃物,全員並沒有大礙,馬也只是受了點驚嚇而已。」

對于女隊長的詢問,隊伍前方的隊員如此回答。

然後,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原本受菲莉艾妲保護的少女身上。按照他們過去的經驗,知道這是火靈魔法爆發所產生的結果。

並且,能使用神聖魔法的聖騎士,是無法使用精靈魔法的。

「絲碧卡,是你把那些壞家伙變成粉末的嗎?」

「討厭,好惡心,他們好象歐克一樣。」

女騎士抬頭望向天空。思考過少女回答的意義後,歎了一口氣。

「你的‘不’還真是激烈啊……」

聽到隊長的感想,聖騎士們都笑了出來。的確是如此。

上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王的出發    下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陽界之龍(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