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動漫日輕 溫柔的殺死龍的方法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王的出發   
  
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王的出發

龍是陰界中最高級的幻獸,而龍所居住的陰界地形,則和人類所居住的陽界完全不同。在兩者還是一個世界的時候,由于為了將兩個生態圈明顯的劃分出來,所以使用大型魔法將兩個世界分割開來。

這對陽界的人類並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本來就少與幻獸接觸的人們,很快的就忘了幻獸的存在。又由于天生生命較短,世代交替較快,再加上有很多不識字的平民經由口耳相傳幻獸的傳說,幻獸們自然而然被當成架空的生物。

就算是擁有文字紀錄的王家、四相神教團以及富商等富裕層,對于幻獸的了解也不比平民多,如此一來,對這種在日常中看不到的生物,所抱持的疑問越來越深。

但是,對于幻獸們來說則不是如此,特別是在陰陽兩界的“氣”的均衡崩壞時,靠著王的氣來維持均衡的龍們,陽界的事物是他們必學的課程。

他們使用球型水晶來記錄一切事物,只要滿足某些條件,球型水晶就會顯示出其中紀錄的所有東西。

大災難以前的古代人,為了將知識及技術傳給後代,也使用這類的方法。古代的魔法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用法大致和球型水晶相同。

對龍族來說,這些都是他們寶貴的文化至寶,除了當魔法書使用外,亦可以當曆史書使用。

為了種族,這些寶貴的文化遺產絕對不能遺失。所以龍族把這些球型水晶收藏在某座山中間巨大洞窟的深處,並且長年有四只龍守在那里,阻擋任何有可能損壞水晶的動物進入。

「啊~~~~~好無聊好無聊!這樣好的天氣居然不能在空中飛翔,並且飽餐一頓~~~」

一直在一塊平整的岩石上休息的赤龍,對于現狀相當不甘心的這麼說著。

「光焰,都已經成為四大長老之一了,不要像頑皮的小孩子一樣亂吵。」

而附近另一只暗綠色的龍,則半睜著眼不冷不熱的反駁。所以,這一日一度的口角就又開始了。

「就算是我成為了四大長老,我也比你們還小耶!每天在這些穴藏前守著,除了睡覺以外什麼都不能做,這種差事,一次只要派一只龍守著就好了嘛,根本不需要用到那麼多龍!!這個幻獸界最強的龍族所守護的至寶,根本不會有誰不長眼來動它們的主意,證據就是:從水晶放到這里之後,從來沒有一次被其它生物襲擊過!!!!!就算之前因為龍王的問題而分裂成兩派的我族,直到時翔王以‘失傳的密法’從人間回來以前,都沒有任何事發生。更別說是和平的現在,有必要如此大張旗鼓的守衛嗎?這種太過謹慎的習慣該改一改了吧--」

「閉嘴!」

擅長水靈魔法的水長老,經由這大聲的一喝,截斷了火長老本來要說的話,火長老本來就較年幼,被水長老的氣勢一壓,一時也呆了一下。

「你只不過在這守了三十年,有什麼好抱怨的,我和豪嵐已經在此守了一百多年,而之前不動他甚至守了兩百多年!你所說的話是對以前所有守過這里的前輩的汙辱,尤其是那些一生都守在這里的前輩們,小鬼!!」

因為在龍族間互相稱呼對方的真名是非常無理的事,所以同伴間通常會稱呼對方的第二個名字。

很少真正被光焰惹怒的弗拉姆斯奇德氣憤的轉過臉,在前任火長老去世時,他才七百零二歲,以現在超過千歲的雄性龍來說,體力已經稍有衰退,也因如此,他才真正有“自己是長老”的感覺。

而雌性龍由于發情期為了避孕的原因,會吃一些有毒性的草,這些草的毒性在體內累積,使得雌性龍的壽命多半在七百來歲左右,相對的,自然長老多半是由較長命的雄性龍擔任。

在受到火之精靈加護的龍中,正值壯年期的阿爾馬可斯特比其它年長者擁有更強的魔力,正因為如此,他才得以擔任火長老一職。

「反正我還是個不成熟的小鬼,當初能當上火長老就已經不合理了,現在正好,你們喜歡找誰來當火長老都沒關系!」

「好了好了,不要在這樣狹窄的洞穴里爭吵,會被不動嫌你們啰唆哦。火長老的心情我能了解,本來外面天氣就很好,會想出去散散心是理所當然的。光焰,水晶就暫時由我們三個來看守,你出去散散心吧。」

被稱為豪嵐的龍,很難得會用長輩的語氣對光焰說話,並且一直都是由他來緩和眼前兩只龍劍拔弩張的氣氛,這就是風長老梅西艾的工作。

和雌龍不同的纖細優美的曲線,再加上一看就讓人想到萬里晴空的體色,坐在最靠近水晶邊位置的梅西艾,姿態讓人一目了然,這恐怕就是光焰會想出去的主因吧!

被岩石台座固定的龍水晶,是比成龍前爪還大的巨大水晶,從內而外發出的白光使得洞穴里如白天一樣明亮。

在洞穴的更深處,地長老馬瑟藍那暗褐色的巨大身軀盤踞在那里睡覺。如果不是有規律的呼吸聲,恐怕任何人都會把他當作是一具石像。地長老的“氣”已經完全融入整個洞窟了。

「豪嵐,你怎麼可以這麼放縱這個小鬼。」

「我們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還不是像他一樣。他的年紀本來就比我們還小,就算已經是火長老了,但又有誰完全不需要休息?」

「多謝!」

對于臉色不好的水長老,年輕的火長老可是對梅西艾笑得很高興。突然,他們感到背後有所異動……

「怎麼了嗎?地長老……啊……」

「龍王?」

風長老梅西艾在等到答案前就察覺出來者的身分,水長老弗拉姆斯奇德同時也起身,轉向入口的方向。

地長老馬瑟藍仍一動也不動的在那,除了呼吸聲略有不同外,根本沒什麼變化。看見梅西艾和馬瑟藍的表現,阿爾馬可斯特由衷的佩服前輩們的沉穩鎮定,因為自己就沒辦法作到如此。

和弗拉姆斯奇德所說的一樣,現任的龍王全身漆黑。出現在存放水晶的山洞中。

雖然時翔王烏蘭波爾克已經成年,但和四位長老相比起來仍是很年幼的他,其貢獻不比解決了因為空間分割大魔法,使得幻獸們面臨滅亡災厄的炎烈王還差。

大災厄發生的主因,是由于幻獸們所居住的陰界,和人們所居住的陽界,兩方生靈的“氣”不均衡的原因,又由于人類早就遺忘幻獸界和幻獸們的存在,人類間又每隔三百多年就有一次大規模的戰爭,使得人口數急劇減少。這是影響兩個世界的“氣”的主要原因。

由于“氣”的極度不均衡,使得一些幻獸會被“氣”引入陽界,一開始是小型的幻獸,再來是大型的,很快的,均衡就要崩毀了。均衡崩毀後,雖然這個世界會再度成為完整的一體,但均衡崩毀後所引發的天災,是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

在生死存亡的一刻,龍族選擇了犧牲一頭龍來維持陰陽兩界的平衡,這是一個危險的賭注,那頭龍必須以自己強大的生命力量來補足陽間因為人類戰死所損失的氣,而龍王,就是所謂的“背負犧牲的宿命”者。

因為人類的愚蠢,使得龍族為人類承擔這個“破壞平衡的責任”達千年之久。

在由于人類的戰爭而即將導致第三次空間失衡時,當任龍王烏蘭波爾克為了完成他的宿命而來到陽界,曆經了種種的事由,最後由于“失傳的密法”出現,根據古代咒術,得到了使兩個世界正式完全的分離的方法,要是能成功,從此人間的“氣”就再也無法影響到幻獸界了。

時翔王並把他能從人間回來的密法紀錄在龍水晶里,所以現在全龍族都會使用這種密法。

「尊敬的龍族四位長老,好久不見,各位看起來精神似乎都不錯。在各位致力于守護龍水晶的百忙之中還來打擾各位,實在很抱歉。」

雖然時翔王拯救了整個幻界,但對于年紀比他大,並且令他尊敬的四位龍族長老,還是有很深的敬意。

在他被選擇成為龍王時,還是個只有真名的幼龍。又因為他在成長中,完全沒有年齡相近的同伴,所以養成了他拘謹的性格。這樣的性格很容易引起他人誤會和討厭。但這也不能怪他,這是因為他從小就必須培養觀察別人臉色,並作出相對有禮的反應的後遺症。

而推舉他成為龍王的水長老弗拉姆斯奇德,是永遠也無法想象他真心歡笑的樣子的。

「的確很久不見了,時翔王。」

「有什麼困擾嗎?」風長老梅西艾溫柔的問他。

當初在選擇龍王時,年紀最輕的風長老梅西艾,由于非常痛惜烏蘭波爾克必須犧牲,所以從頭到尾一直很反對烏蘭波爾克當王。但由于原本行蹤不明的前王代替烏蘭波爾克犧牲,所以他才得以平安回到幻獸界。

「由于兩界就要完全分離,所以不必再刻意控制幼龍的生產……」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雌龍們在發情期就不必刻意吃毒草避孕,壽命也能夠回複正常了。光焰,下次發情期你就不必再多擔心什麼了。」

「為什麼只有我不必擔心,壞流!」

火長老生氣的瞪了水長老一眼,而年紀相近的風長老和水長老則相視而笑。

「我們在成為長老時,不知道哭壞了多少年輕的雌龍呢。」

「咻~~~咻~~~~~」

「少在那騙人,你年輕時才沒什麼女朋友呢!」

「不知道誰的話才奇怪,我們年輕時你還不知道生出來沒有呢,怎麼知道我沒有女朋友。」

「下次我就知道了!到時候我就找那些雌龍來問問,看我到底有沒有說錯。」

龍的發情期間隔並不一定,但通常是在二十年到五十年間。但為了控制龍族的數量,通常會在有一只龍死亡時,才能允許一只幼龍出生。

「之前火長老在交代遺言時,有一整群雌龍圍在他房間里爭取生子權呢!」

「哦~~~原來如此,那為了雌龍們的幸福,還是早點施展空間分割魔法好了。」

「但是,空間分割魔法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在慎重的風長老梅西艾想著如何說明時,火長老已經等不及的叫到:

「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色小鬼等不及發情期了,會這麼急恐怕是已經有愛人了吧!我看哪,你的那只雌龍,年紀一定比你大不少吧~~~~」

「光焰!對王說話至少要有基本禮貌!!」梅西艾低聲的提醒光焰。

但是,自認為推測出滿意答案的光焰並沒有將梅西艾的話聽進去。

年輕的龍王正面迎向火長老:「在選擇龍王時,雖然我能理解你以我還年幼,不安定為理由認為我不適任,但我並不因此對你有負面的情緒。可是,如今你的言詞實在太惡劣了,我輕視你!!」

「你說什麼--」

「慢著慢著,光焰,今天是你先不對。你有什麼意見,要怎麼想都隨你……但即使率直是你的優點,你也不能什麼事都那麼輕率的說出來啊!你還是該多學學。」

插入兩人對峙中壞到不能在壞的氣氛,壞流如此調停著。

龍王則以眼神表示謝意「多謝您的忠告!」

「喂!為什麼對我和壞流的態度差這麼多?當我是傻瓜啊!!」

「態度當然會有差別,龍王既年輕又聰明,不會沒大沒小的窮追猛打,以折損自己的尊嚴--好了,回到正題,龍王應該對分離魔法有什麼看法吧。」

梅西艾優雅的將大家的注意力引回正題。

「施展分離魔法必須在兩個世界同時詠唱出限定分離范圍的咒文,但現在只有我龍族知道這咒文,所以我打算到人界去,支撐這個魔法在人界所需的能量。也請長老們在幻獸界做好相對應的安排。」

「等等,你是說你要留在人界?」

「這也是我本身的期望,分離後的世界就不存在陰陽兩界不調和的問題,所以不用擔心我會發狂,而我自己也想留在人間陪我的契約者。最重要的是,除了我以外,還有誰懂得如何去陽界。」

「這也……沒錯啦……」

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的風長老,不得不用眼神向水火兩位長老求救。此時,一直沉默的地長老說話了。

「你那稀有的可以使用憑依魔法的血統,留在幻獸界將血統傳承下去是你的義務吧。」一直蜷曲在洞內深處的地長老,他的聲音就如同洞內的風聲一般。

在光焰繼任長老的職位以來,這是第一次聽到地長老的聲音。風長老和水長老同樣的一臉不可置信。

馬瑟藍是千年前世界未分割前就已經存在,最長壽的龍。由于長年沉睡在其所鎮守的龍水晶旁,身體逐漸變大,也和這座山的土靈逐漸一體化。

和沒有地之精靈守護的阿爾馬可斯特不同,眼看著自己將要衰老致死的馬賽藍,會一直在此的原因是為了守護四長老制度的完整。

「若是擔心憑依血統的話,有我的父母就夠了。尤其是母親還年輕,只要到我族可以正常生產以後,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龍王只對和自己有關的重要話題反應很快。

不過地長老並不同意這個答案:「就算是同一對父母,也不一定能再生出像你這樣的小孩,尤其是能召喚炎烈王的血統。」

「總之,大長老就是不准我留在人界吧,不過我無法聽從大長老的話,大長老應該也知道‘誓約者’吧。」

「即使是炎烈王也將幻獸們的事放在誓約者之前考慮。時翔王,你應該多向先王學習。」

「不對,炎烈王是為了包括誓約者在內的所有人才發動空間分割魔法。為了他所愛的一切事物而死才是他最大的快樂。他是被其它人過于美化才會成為今日傳說中的樣子。而且,他有他的,我有我的生活方法,若不是如此,那我們所擁有,獨一無二的真名就沒有意義!!!」

年輕龍王真心的言語感動了土長老以外的三位長老。但是,不動的心意仍然沒有任何的動搖。

突然間,龍水晶上方的天井,在沒有任何預兆下就這麼崩壞了。如果洞窟整個崩壞的話,就無法出去,此時,三位長老和龍王不約而同的望向山洞唯一的出入口。此時的出口大概只有如同老鼠般大小的體積才能出去,整條通道都被岩石堵住了。這就是受地長老意向而動的地靈所引發的結果。

水長老的臉色相當不好看「……怎麼…突然說動手就動手……」

「時翔王,如果你認為能敵的過四大長老,盡管出去沒關系!」

「別開玩笑了!!可惡的老頭!」

回響在洞中的吼聲,不是被威脅的時翔王,而是火長老阿爾馬可斯特。火精靈呼應他的情緒而出現,使得洞內溫度陡然升高。

「炎烈王去世時的年紀甚至比我現在還年輕吧,你憑什麼如此強迫當代龍王舍棄他的誓約者?可惡的老頭,要說夢話等睡著了再說!如果你還這樣堅持的話,我就站到時翔王那邊!」

「哦~~~~~不錯不錯,做的不錯嘛!光焰。」

「咻-咻-」(應該是光焰高興時的呼嘯聲)

在火長老發出宣戰宣言後,風和水長老的氣勢登時削弱了不少,雖然他們也不贊同馬瑟藍的做法,但卻必須顧慮到四長老的和諧性。

從剛才一直不發一語的烏蘭波爾克,轉而對火長老說「多謝,火長老。我為我剛才的無理道歉。」

「我並不是為了什麼才幫你說話。」

「我知道,但你不顧自己立場還幫我說話——…’…!!!…’」

四長老均為現在所感受到的感覺所驚愕。他們竟然無法聽清楚從時翔王口中念出,那些應該是他們很熟悉的咒文。

在空中飛的龍都要經過風之精靈的加護,通常一只精靈不夠,多半要兩到三只。水和火的精靈由于屬性相斥,所以通常不會同時存在。而同時受到四種精靈的加護更是稀有中的稀有!

四長老可將各自屬性的精靈結合起來使用,但同時使役複數的精靈則事前所未聞!

瞬間,龍水晶上方的天頂就開了個大洞,陽光整個照了下來。

這次,已經有被活埋准備的風長老,傾全力施展咒文護住龍水晶,水長老也使出了堅冰結界來保護龍水晶。

此時,沒什麼防衛力的火長老只有任由同伴保護龍水晶。

龍王烏蘭波爾克此時使用風精靈,托著他那巨大烏黑的翅膀從唯一的出口飛出。

『我要去陽界,再也不回來了,要怎麼選下任的幻獸王隨你們高興。下一次的滿月到達天頂時,我會在在那里唱頌分離的咒文,麻煩你們這里也要配合。』

「等等,時翔王!!」

破壞了岩之牢獄的時翔王,根本不理會想要監禁他的馬瑟藍。

看見洞穴被開成這個樣子,光焰忍不住爆笑出聲。

「做的好,小鬼!真是痛快!竟然有敢在四長老面前破壞守護龍水晶山洞的家伙出現,真是令人愉快!」

「我可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光焰,守護水晶是我們的責任,時翔王是時翔王,請你不要將你的立場和他同等化好嗎。」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並且,下次滿月就是五天後,還是先做好發動咒文的准備比較實在。我可不想再遇到什麼預想以外的大事了---」

此時,梅西艾仍被埋在土里,只有弗拉姆斯奇德先單獨主持大局。而通常不會理會細節的土長老,此時卻對水長老提出問題。

「壞流,從剛才王唱頌咒文之後,除了風、地、火外,你對水精靈的動向看法如何?」

「如您所說,我也有所感覺。時翔王確實受到四精靈的加護。但通常受到複數以上精靈的加護,所施展的魔法大部分最多只有中級左右,但時翔王似乎並沒有魔力不足的問題。」

由于時翔王天生擁有強大的力量,所以將他困住這個方法是行不通的,對土長老的行為有反感的不只火長老而已。

「這是他警告我們不要對他出手的手段。他不只可以使出火魔法的究極咒文,並且到此為止他並沒有使出破壞力。再加上他所詠唱的咒文相當短,結果恐怕連我們四大長老聯手都比不過他。」

火長老如此解釋,但頑固的地長老卻聽不進去。

「先到人界把王追回來,豪嵐,叫那三個孩子准備一下。」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的話啊,笨蛋老頭!!!他不會受我們的約束,更不會跟我們回來!」

「光焰,不要叫那麼大聲,別的龍不會使用這麼奇怪的魔法,也不是到處都有時翔王的!」

火長老的直攻法無法得到效果,如今,風長老也只有沉穩的接續下去。

「雖然我也希望龍王能回來,並且不願意在誤會還沒解開之前就再也無法見面。但我們必須尊重王的意志。好了,我們到陽界去迎接王吧。」

「可笑,要是五日內無法將王找回來,分割世界的魔法就要發動了。光只有一方的准備是無法順利完成魔法的,難道要任由魔法失敗而使得事情更加複雜嗎?」

馬瑟藍仍然不改一直以來沉睡的姿勢。沉靜的向風長老交代。從世界未分割前就生存至今的龍長老,有著不為任何人所動的氣勢。

和風長老兩人常年為親友的水長老壞流,突然向土長老提出一個要求。

「大長老,如果要借助風長老的力量,就必須接受他的條件。親自向時翔王道歉,如果我是時翔王,想必也會就這樣出走!反正您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時翔王召喚出您的父親--炎烈王。那麼,時翔王回來時,就請他喚出炎烈王吧。」

「哦--原來如此。」火長老如是說。

「笨蛋,不要打奇怪的主意——但確實必須借助到風長老的力量。好吧,我答應你們的條件。但是,要是交涉失敗我可不負責。」

如願以償的梅西艾,對友人投以感激的目光。

水長老也笑著回應「那麼,就快點派出使者。五日可不是多長的時間,不快點不行。」

「等一下,一次移動這麼多龍到人間去,難道不會破壞平衡嗎?本來就快要到界限的平衡,在時翔王過去之後要跟著去,可是非常危險的賭注哦。」

火長老提出了重大的問題,畢竟,犧牲任何一只龍都不是他們所樂見的。

「所以要藉助‘術’的力量。豪嵐懂得特殊使用‘氣’的古代魔法,因為消耗太大,所以非特殊場合不用。」

「但是效力只有數日,不是什麼特別有效率的魔法。若不是有這種機會,根本沒有使用的意義,我是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啦……」

風長老說到一半就接不下去了。

「沒關系,反正這是屬于非作不可的事件。」

光焰也只能如此安慰道。

上篇:前傳 悲傷的殺死龍的方法 尾聲    下篇:外傳 快樂的遇見龍的方法 陽界之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