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靈異軍事 北緯31度的錄像帶第43節:北緯31度的錄像帶(43)   
  
第43節:北緯31度的錄像帶(43)



我感到萬分驚訝。胖警察和我分手之後並沒有去專門給執行任務的警察休息的宿舍,而是獨自回到臨時的看片室。看來是好奇心招惹的麻煩。


張隊長看出我的疑慮,說:“是去了房間休息,和同房間的戰友還聊了兩句才關燈休息的。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又返回去了。”


整件事情早已超出了大家的想像力。從發生的第一件事情到現在,每一次都不是按照邏輯出牌。看看張隊長那副困頓不已的表情就知道了。似乎一個支配著事件發展的無形力量,在和我們大家做智力游戲。那會不會就是Helen所說的他們?“他們”究竟指的是什麼人?他們與那些給Helen和竇炎以及高強和死得不明不白的小余警察身上刻下記號的人是不是一伙的?為什麼胖警察身上完好無缺?


我這麼苦思冥想著,車子不知不覺進了派出所的大院。


臨時用來作放映室的空房間里還像是凌晨離開時候一樣,沒有任何被改動的跡象。昨晚給我們送夜宵的那個警察指著地上說:“小胖就躺在這兒。”


我走到桌子旁邊,仔細打量那些錄像帶,又認真地數了一遍,三十一盒一個也不少。只是原本看了一半的編號為七月五日的錄像帶放在錄像機外面。記得離開前因為沒看完,就沒有將那帶子取出,直接關了錄像機的電源就離開了。此刻它放在桌面顯著的位置。我隨手將錄像機上退帶子的按鍵按下。一盤帶子從帶倉里面退出來,見那錄像帶的編號為七月六日。顯而易見,胖警察就是在觀看這盤錄像帶的時候發生了意外。我拿著那盤錄像帶的手不免開始哆嗦,就像是拿著一顆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我惶恐地看看張隊長。他一言不發,緊鎖眉頭,所有在場的人都保持沉默。


張隊長終于做出一個吞咽的動作,喉頭困難地蠕動了一下後說:“你覺得呢?”


他的問題既是提給我的,也是在問自己。他走過來拿過我手中的錄像帶,左看看右看看,說:“不會是這盤錄像帶吧?”


說完他苦笑了一下。


“不知道高強和小余看沒看過這個編號的帶子。”


我不置可否。在此之前沒有人對一盤錄像帶起過任何疑心。也就是說,雖然感覺與錄像帶有聯系,但不至于認為它就是殺人凶手吧?


“那現在是這樣。”張隊長恢複了平時的領導作風,“先不要繼續看下去,我們也要慎重,對于阿甘導演的安全我們還是要負責任的,不能隨便冒險。等一下吧,等小胖醒過來問清楚情況再說。”他掂了掂手上的帶子,“不至于說這個家伙攜帶著病毒吧?”


原本他說這句話是想緩解現場的緊張氣氛,可是沒有人能笑得出來,就連他自己也下意識地迅速地將那盤錄像帶扔回桌面上,緊接著對一個警察說:“小劉,把窗戶打開透透氣。阿甘導演,你還是回到旅店休息,小胖一醒來我馬上聯絡你。”


“張隊長,我請求讓我離開這里先回上海去,有很多工作在等著我呢。我可以帶著這些錄像帶。畢竟上海的器材多。”


這次張隊長沒有扮出公事公辦的樣子命令我,而是和顏悅色地勸說我:“再等一下,請耐心再等一下。一兩天吧。事情不會就這麼一直拖下去的。請相信我,會很快放你走的。”


我的好奇心被疲勞和恐懼感征服了。我已經意識到一種危險在向我靠近,不再是臆測而是實實在在地潛伏在我的身邊。我已經能夠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吹到我臉上的那種涼涼的陰森感。除了昏迷不醒的小胖,我是惟一一個最接近那些錄像帶的人。錄像帶中的一部分內容我已經知曉。雖然我還不能確定哪些內容會招來橫禍,Helen在編號為31的錄像帶中最後所說的“他們”不再是一個詞彙,而是變成了實實在在的危險。究竟那一句“他們”所指為何對我完全是一個謎。他們不斷挑起爭端,像在阻止什麼,又像是在宣示什麼。因為,如果只是阻止什麼的話,以他們神出鬼沒無所不在的能力,他們完全可以做得不留痕跡,並且可以更徹底利落些。我一邊想一邊走在木魚的街道上,忽然聽到有人叫喊我的名字,回頭一看是何軍,他站在一家小飯館的門口在向我招手。



上篇:第42節:北緯31度的錄像帶(42)    下篇:第44節:北緯31度的錄像帶(4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