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大結局:一   
  
大結局:一

如今的殷鳳湛在晚上回宮後,很少出去.所以此時看著他回來又走了,聶瑾萱雖然沒多問,但還是忍不住看著殷鳳湛離開的背影,微微皺了下眉.

見此形,一旁的水云也走了上前,然後抬頭看了一眼,接著緩聲道

"郡主,都這時候了,皇上怎麼又出去了?"

水云也有些不解,聞,聶瑾萱卻是最後看了一眼,接著目光一收

"誰知道呢,應該是有什麼事兒吧!"

聶瑾萱心里清楚,殷鳳湛不告訴她,應該是不想讓她知道.而如今的聶瑾萱也是想開了,除了一些原則性問題,其他的事就沒必要較真.殷鳳湛是她的良人,而他給她依靠,她又何必摳摳的去問?!反正到最後他還是會告訴自己,雖然到那時一切都只剩下了結果!

這是一種莫名的依賴,也是聶瑾萱曾經沒有想過的.但真正的遇到了,其實感覺還不壞!

聶瑾萱不太關心,水云自然也不好多問.伸手拿過一杯清茶幫聶瑾萱倒上,同時臉上難得笑了起來

"對了郡主,起來今天的事兒想必皇上已經和您了吧!您是不知道,當時那場面哦……真真是夠爽快!"

水云性子向來冷漠,更是先少八卦,但今天的事還是讓她忍不住上一.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倒是抬起頭看了她一眼

"怎麼了?有什麼事兒嗎?"

剛剛殷鳳湛雖然和她了國宴上的事兒,但也只將那蕭藍姝凌遲處死了,其他的倒是沒什麼,所以此時看著水云這般,定是知曉了其中的一些細節,因此也不禁追問起來.

而一聽聶瑾萱追問,水云便心知自家主子沒怎麼和聶瑾萱細節,隨即抿嘴一笑,便低聲道

"郡主咱們之後都回來了,所以不知道前面都發生了什麼.不過之後奴婢聽著風哥,當時那場面真的好嚇人……"

隨後,水云便將之前從廉風那里聽到的事都一五一十的了出來

水云不是個會故事的,但即便不形象,卻依舊讓聶瑾萱感到了當時的緊張和震撼,尤其是聽到蕭藍姝被當場凌遲,撕心裂肺的叫聲讓所有人都嚇得臉色慘白的時候,連著聶瑾萱也不由得抿了抿唇,然後徑自歎了口氣

"都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想當初如果不是她那般殘忍,如今又豈會受這般折磨?!"

對于蕭藍姝被千刀萬剮,聶瑾萱雖然覺得有些血腥,卻絲毫不覺得過分!要知道當初孫氏和白美蘭的痛苦,可是不比她少,如今她一命抵一命,也是死不足惜!

聶瑾萱不是狠毒的人,但也絕對不是悲天憫人的聖母,所以在她的心里,一報還一報,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是啊郡主!她就是活該!仗著自己是公主,肆意妄為,如今這般下場,一點兒都不屈得慌!要知道,她能在我們東陵如此大開殺戒,那麼可想而知,在西狄保不准有多少冤魂死在她手里呢!"

水云揚聲著,隨即菱唇一抿

"不過撇開那女人不,主子對郡主您可是一頂一的!之前風哥還,當時聽著那西狄國師什麼主動歸還榮晉二城,風哥還想著,主子會不會真的放了她呢!要知道當時不少朝臣都有些蠢蠢欲動了,畢竟,這兵不血刃的事兒,總歸要比大動干戈來的好!不過最後主子卻是連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

水云越越樂,原本淡漠的臉上,更是少見的透出了一抹迷人的神采.不過到這里,水云卻是微微一愣,然後話鋒一轉

"不過起來,起來有件事兒,奴婢倒是覺得有些古怪!那西狄國師是要給主子一份厚禮,可之後主子根本沒搭理他,就直接帶上了一個人來……"

水云不是普通女子,所以一准便聽出了這里面的懸疑之處.而聞,聶瑾萱也是點了點頭

"嗯,的有道理!只是不知那人是誰!對了,你沒問廉風嗎?"

"問了呀,可是風哥不!是主子吩咐的,不讓!"

"你也不行?"

"不行!"

著,水云不禁抿了抿嘴

"郡主您是不知道風哥那個人,嘴緊的很,是不能的事兒,那保准誰都不會告訴!"

水云和廉風等人都是自便被當成死士培養的.同吃同住,雖然誼深厚,但他們卻甚至身為一個死士的規矩!所以每每有什麼事,如果主子命令不能,那便同時死士,也不會多一個字!

而此時,水云雖然這般抱怨廉風,但同樣的,如果今天在國宴上的是水云,水云同樣不會多!

所以,此時一聽水云這麼,到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後徑自將手里的茶杯放到一旁,同時拿過之前看了一半的書

"是誰又如何?之後總歸會知道的!"

"郡主的是!"

**********************************************

永樂宮這邊恬靜安逸.

而出了永樂宮的殷鳳湛,卻並不是去了禦書房,而是直接去了天牢.

此時的天色已暗,殷鳳湛便只帶了廉風和云悔兩人直接去了天牢.隨後一到天牢門口,便看到了火融正在天牢門口等候.

而此時,看著殷鳳湛來了,火融馬上上前作勢行禮,但之後卻只見殷鳳湛抬手一擺

"人呢?"

"在里面!"

"在外面守著,廉風隨朕進去!"

著,殷鳳湛便率先走進天牢,然後不多時便來到了最里面的那間牢房!

……

很明顯,這是一間被細心安排過的牢房,牢房不大,卻是在最里面的角落,甚至連周圍數個牢房,都被事先清空了出來!

火把閃爍,驅散了黑暗,但卻驅不散天牢中那特有的腐朽和發黴的氣味兒,即便是有火光,卻已然讓人感到不出的晦暗.

而此時,殷鳳湛卻絲毫不覺,一身錦衣站于牢房之外,隨即抬眼看向那牢中之人……這時才發現,那人竟然今日在國宴之上,被殷鳳湛命令廉風帶上來的那個男人!

當然,此時此刻,那男人依舊雙手背捆著身後,頭上照著袋子,讓人看不出容貌!

見此形,殷鳳湛微微薄唇一抿,接著眸光一轉,瞥了下旁邊的廉風,頓時廉風馬上會意,然後對著旁邊的侍衛道

"打開!"

"是!"

侍衛應聲,拿出鑰匙將牢門打開,這時一旁的廉風將事先准備的椅子搬過來,殷鳳湛隨即撩袍而坐.

殷鳳湛沒多話,而此時當殷鳳湛一坐下,廉風便直接叫來兩名侍衛,然後低聲道

"將他頭上的袋子拿掉!"

"是!"

其中的一名侍衛應聲,接著兩人一個將那被綁的男人拽起來,另一個人便直接伸手一把將罩在他頭上的袋子拿下來……而此時接著那昏黃的火光一看,原來那男人竟然就是潛逃在外的聶文浩!

****************

原來,殷鳳湛當初之所以會大動干戈的舉行國宴,為的就是將聶文浩引出來!因為聶文浩這個人向來心細如發,並且很多時候都事必躬親!而如今他這邊處境,更是暗中唆使西狄出兵壓境,那麼顯然是必有圖謀!

這是聶文浩翻盤的最後一次機會,當然不會錯過.而這個時候東陵舉行國宴,顯然會讓他起疑,因此殷鳳湛當初就是料准了聶文浩一定會悄然隨西狄使臣來東陵.所以當巴*赫頡等人一到東陵境內,殷鳳湛便已然派人將他們盯上了!

只是,聶文浩向來心,再加上有巴*赫頡在,所以殷鳳湛一直沒有打草驚蛇.隨即一直等到巴*赫頡參加國宴之時,便立刻讓人將聶文浩抓了起來!

當然,抓捕聶文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要知道聶文浩這次來東陵本就是冒險之舉,所以自然嚴加戒備.只是,如今的殷鳳湛已然不是當初在泰蓮山時那般孤掌難鳴,所以即便聶文浩這些年豢養的侍衛實力不俗,但卻絕不是廉風等人的對手,一番血戰,最後順利的將聶文浩抓了起來!

而此時的聶文浩,頭發散開,衣衫凌亂,但即便如此,一雙帶著皺紋的眸子,卻依舊透著讓人不能輕視的精光!所以見他如此,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不禁眉頭一動,然後沉聲率先開口道

"又見面了!"

殷鳳湛不會一些云山霧繞的客氣話,簡單的一句,便瞬間吸引了聶文浩的注意.而看著此時比之往日更加沉穩冷然的殷鳳湛,聶文浩卻是雙唇微動,然後冷冷一哼

"宸王殿下……不,應該是東陵皇帝陛下,陛下真是好計謀,老夫甘拜下風,佩服佩服!"

咬著牙,聶文浩一字一句的著.語中的恨意和諷刺是那麼的顯而易見.而聞,殷鳳湛倒是也沒什麼,但隨後卻是眸光一斂

"朕也要佩服你,做的一出好戲!"

"哼!是啊,是一出好戲,可惜她還活著!"

聶文浩揚聲著,聲落轉頭看了殷鳳湛一眼,瞬間,果然只見殷鳳湛臉上閃過一抹滔天的怒意!

顯然,聶文浩的她是指聶瑾萱.而這一切都是聶文浩設的一個局!

因為,在聶文浩計劃中,東陵和西狄如果不挑起戰事,那麼他便無從對東陵下手.所以對聶文浩來,他是不可能看著兩國和親的!可是他勸不了蕭藍姝,因此,便只能從殷鳳湛或是聶瑾萱入手!

而聶文浩這個人厲害就厲害在,他能洞悉人心!因此,他很清楚的知道,今天他暗中派人入宮給聶瑾萱下毒,其實聶瑾萱死不死都沒有關系,而是在于提醒殷鳳湛,蕭藍姝這個女人是個惡毒的女人,她將會對聶瑾萱不利!

因為聶文浩很清楚殷鳳湛對聶瑾萱的感.所以一旦殷鳳湛知道了這件事兒,那麼不管聶瑾萱有沒有出事兒,也不管這件事兒究竟是不是蕭藍姝做的,但唯有一樣就足夠了,那就是蕭藍姝對聶瑾萱有威脅!而只消這一條,蕭藍姝必死無疑!

因此,今天在國宴之上,任憑巴*赫頡破了嘴,卻依舊救不了蕭藍姝的性命,因為殷鳳湛已然打定了主意,要將蕭藍姝徹底抹殺!

而這樣一來,東陵和西狄別是和親,就算是大動干戈也不足為奇,而才能讓聶文浩找到可趁之機!

只是,聶文浩千算萬算沒想到,他只將自己的算盤打的想,卻不知早在他邁入東陵的瞬間,便已經成了殷鳳湛的甕中之鱉!

並且,起這事兒來,即便是殷鳳湛沒有趁機抓他,聶文浩依舊是逃不過的!要知道,那西狄國師巴*赫頡也不是吃素的,當初聶文浩趁著巴*赫頡生病閉門不出之時,教唆西狄國主蕭喆屯兵邊境,挑起東陵怒火,這事兒本就讓巴*赫頡對其極為不滿,再加上巴*赫頡也知道聶文浩的底細,所以焉能讓他好過?!

因此,早在來東陵之初,巴*赫頡便私下和西狄國主蕭喆商量過,必要之時,可以趁機送東陵一個人,那就是將聶文浩直接綁起來送給殷鳳湛,進而換的一些好處.

畢竟對于西狄的新國主蕭喆來,雖然聶文浩當初助其登基功不可沒,但他終究不是西狄人,並且聶文浩本身就是一個叛逃者,而巴*赫頡卻不同,這麼多年巴*赫頡對西狄兢兢業業不是假的,所以這樣一比,孰輕孰重,縱然蕭喆是個莽夫,可也知道要如何選擇!

所以,今天在國宴上,巴*赫頡才要送給殷鳳湛一份大禮,可惜,巴*赫頡終究是晚了一步,一切都已然被殷鳳湛握在了手里!

想來,聶文浩原本以為自己是那只抓了螳螂的黃雀,卻不知,他也不過是一直只看到了蟬的螳螂!

*******************************

作者有話:本文正是進入結局倒計時!

上篇:國宴:八    下篇:大結局: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