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國宴:四   
  
國宴:四

一時間,偌大的宴會場上,安靜異常,所有人的目光,更是都齊齊的落在了坐在上位的殷鳳湛,以及西狄的藍姝公主身上!

殷鳳湛依舊不話,蕭藍姝則只能依舊維持著曲身行禮的樣子,一雙美麗而妖嬈的大眼看著殷鳳湛,但不管蕭藍姝如何賣力,坐在上位的殷鳳湛卻依舊冷冷的坐在那里,紋絲不動!

所以漸漸的,蕭藍姝臉上的笑有些撐不住了,含嬌帶媚的雙眼,也漸漸染上了怒意……可就在蕭藍姝快要爆發的時候,只聽殷鳳湛忽然低聲道

"平身."

殷鳳湛終于話了,聞,原本要快爆發的蕭藍姝不禁一怔,然後瞬間神一喜

"謝陛下."

聲落,蕭藍姝起身,然後再次含脈脈的看向殷鳳湛,可不管她如何看,殷鳳湛卻依舊靜靜的坐在那里,紋絲不動.場面依舊很僵.見此形,不等站在國宴中央的蕭藍姝再話,坐在一旁的西狄國師巴*赫頡卻是揚聲一笑,然後抬眼看向殷鳳湛道

"皇帝陛下,藍姝公主是我西狄最尊貴而美麗的公主,不知剛剛那支舞,皇帝陛下認為如何?"

巴*赫頡顯然是在幫藍姝公主化解尷尬.而聞,始終紋絲不動的殷鳳湛終于轉眸瞥了他一眼

"很好!"

"呵呵~,陛下滿意就好!要知道為了能讓皇帝陛下滿意,藍姝公主可是沒少下功夫……"

巴*赫頡笑著開口,而此時一聽這話,在場的眾人頓時愣住了!

要知道這有些事兒可以做,但卻不好.而剛剛雖然傻子都能看出那西狄的藍姝公主對殷鳳湛有意,可卻沒人去捅破這個窗戶紙.

可如今巴*赫頡一開口,卻是明擺著把這個窗戶紙捅破了!

而如今西狄東陵兩國各自屯兵國境,針鋒相對之時,西狄卻送出了一個公主,並明擺著要和東陵和親……那不就是,西狄這是在向東陵服軟嗎?

所以一想到這里,在場的眾人不禁心里有了底,可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卻是忽然從對面傳了出來

那聲音不大,但在安靜的國宴上,卻是讓人聽著真切!聞聲,在場的眾人不禁,這時才發現剛剛冷哼之人,竟是云王殷鳳錦!

而此時,待冷哼之後,殷鳳錦卻是將原本端在手里的酒杯緩緩放下,然後不冷不熱的道

"這舞跳的是不錯,看樣子是下了些功夫,不過依著本王,貴國好像不只是在這女人的舞蹈上下功夫吧!"

……

如今的云王殷鳳錦已然和之前大不一樣了.

想當初他依附太子殷鳳寒,進而打壓殷鳳湛,一折騰就是十幾年.雖然之後在先帝死後,他及時站到了殷鳳湛這一邊,但實際上殷鳳錦還是有些擔心.

要知道,當初他跟著殷鳳寒那麼多年,結果卻只是負責看管天牢這麼一個差事兒,所以在殷鳳湛剛剛登基那會兒,殷鳳錦也很緊張,就怕殷鳳湛看他不順眼收拾他!

可讓殷鳳錦沒想到的是,自打殷鳳湛登基後,非但沒動他,還給了他不少事做,而這讓殷鳳錦很是感動!

而殷鳳錦明白,殷鳳湛這麼做也是有意拉攏他,但殷鳳錦不是渾人,他很清楚在這個世上,少了誰日子照樣過,而如今殷鳳湛給他差事就是信任他,那麼他自然要投桃報李!

想開了,隔閡也就散了,並且還是血親兄弟,因此如今的殷鳳錦雖然每天被殷鳳湛指使的團團轉,但卻依舊痛並快樂著!

當然,對于東陵和西狄的事,殷鳳錦自然也心里清楚,並且他更清楚,依著殷鳳湛的性子,是絕不會因為西狄送了一個女人,而善罷甘休.所以也不用等殷鳳湛開口,殷鳳錦便首先對巴*赫頡發難!

殷鳳錦的話帶著明顯的諷刺和意有所指.可對此,巴*赫頡卻只是一怔,然後笑著道

"想必這位是云王殿下吧~!呵呵,不過在下不明白,云王殿下的話,究竟所為何意?"

"國師以為何意?"

"呵呵~,還云王殿下賜教~!"

不管殷鳳錦如何,巴*赫頡依舊臉上帶著笑.而一聽這話,殷鳳錦頓時冷冷一笑,然後揚聲道

"賜教不敢當,但既然國師開口了,那本王也就直了……請問貴國忽然屯兵我東陵邊境,究竟有何用意?"

殷鳳錦問的相當直接,而很明顯,巴*赫頡早已做好了准備,所以這邊殷鳳錦的話音一落,巴*赫頡隨即道

"呵呵~,想必是云王殿下誤會了,因為想必云王殿下也清楚,我西狄國主也是剛剛登基不久,所以理所當然要對國內的兵力部署做一些調整,因此,剛剛云王殿下是屯兵,好像有些……"

"兵力部署?!兵力部署需要十萬兵馬,三萬騎兵嗎?"

"呵呵~,當然!否認如果我西狄有意挑起戰爭,在下如今又怎會和藍姝公主一起到貴國來?要知道在下一條命不算什麼,但藍姝公主可是是和我西狄國主同母所生,所以如果我西狄別有用心,我等又怎會奉命來此?那豈不是羊入虎口一般嗎?!"

巴*赫頡臉上笑容不變,回答的也相當順溜.但聲落,還不等殷鳳錦話,卻只聽旁邊想起一道笑聲,接著只見禮部侍郎周瑾徑自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周瑾今年不過四十歲,但面相卻長得很不錯,起身後倒也不廢話,隨即對著巴*赫頡躬身行禮,同時呵呵一笑

"禮部侍郎周瑾見過西狄國師大人~!"

相對于剛剛的云王殷鳳錦,周瑾倒是相當客氣.所以一聽這話,巴*赫頡隨即笑著點頭道

"原來是周大人,幸會幸會!"

"哪里哪里,能在今天認識西狄國的國師大人,是本官的榮幸~!"

巴*赫頡會笑,周瑾比他還會笑,隨後在一番和和氣氣的客套話後,周瑾便開始吹捧起巴*赫頡,可著著,周瑾卻是話鋒一轉

"呵呵~,起來本官著實仰慕國師大人許久.想當年本官還未入仕,便聽西狄有位了不起的人物.一介文官卻有勇有謀,弱冠之年便直上諫國君,最後使得貴國平白拿到邊境二城……嘖嘖,此等功勳,此等膽略,本官當年可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呀!"

周瑾依舊笑呵呵的著,可聞,在場的眾人直到這時才恍然大悟

要知道,當年東陵的榮晉二城就是因為巴*赫頡的原因,最終落入了西狄之手.巴*赫頡因此名揚西狄,平步青云最後坐上了國師的位置.而如今周瑾雖然表面客氣,但實際上卻是在提醒巴*赫頡,同時也將話題順利的從和親,轉到了邊境的榮晉二城上面!

而巴*赫頡也是精明人,所以一聽這話,頓時眼睛一動.可隨後還不等他話,便只聽周瑾又是笑呵呵的道

"而如今國師大人在此關鍵時刻,來到我東陵,呵呵……所以本官倒是好奇,莫不是國師大人想要談談當初那榮晉二城之事?"

周瑾明著客氣,實際貶損.可巴*赫頡畢竟不是普通人物,所以等著周瑾話音一落,便立刻道

"呵呵~周大人是這事兒啊……哎,都這麼多年了,很多事我可都已經記不清了……"

"忘了啊?哎,那國師大人還真是忘性打啊~!不過沒關系,國師大人忘了不要緊,本官還記得,而且不止本官記得,我們全東陵人都記得!"

著,周瑾一番之前的客氣,瞬間臉色一沉

"國師大人,如今既然你親臨東陵,那本官也就不繞圈子了……榮晉二城自古便是我東陵領土,這些年我東陵不提,卻也不是因為忘了.而如今貴國無端屯兵邊境,好,就算是貴國是在兵力部署,那請問國師大人,這榮晉二城,貴國何時歸還我東陵?"

眼看著巴*赫頡裝傻充愣,周瑾直接先禮後兵!而當年西狄趁著東陵內戰,竊取榮晉二城,本就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所以周瑾如今這般光明正大,並且還是在眾鄰國使臣面前,顯然是不給巴*赫頡任何的退路和臉面!

和親?!哼,你西狄願意,也得看我們東陵願意不願意!

偷了我們兩個城,如今塞一個女人就能擺平?!真是癡人夢!

而此時,巴*赫頡沒想到周瑾竟然來這一招,一時倒也愣住了.可就在這時,只見之前一直被人忽略的藍姝公主,卻是猛的一個轉身,然後直直的瞪著周瑾叫道

"你什麼意思?我堂堂藍姝公主,如今主動來到你們東陵,難道這還不夠嗎?"

一反之前對殷鳳湛的含脈脈,此時的蕭藍姝囂張狂妄氣勢盡顯,而被她這麼一吼,周瑾頓時嚇了一跳,可就在這時,只聽一道冷然的女聲,忽然從後面傳了過來

"公主又如何?!一如周大人所,榮晉二城自古便是我東陵領土,你以為單單依你一個公主,就能換我榮晉二城,平息戰火嗎?"

上篇:國宴:三    下篇:國宴: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