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國宴:三   
  
國宴:三

在場的眾人臉色都有些難看,而本就生氣的金靜雯更是氣得直跺腳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次又讓人她跑了?"

著,金靜雯看向聶瑾萱,然後忍不住道

"瑾萱姐姐,難道咱們就這樣看著那個藍姝公主怎麼放肆?這……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是啊,瑾萱姐姐,這也太氣人了!"

邱娉婷也禁不住氣,臉兒頓時了起來.而此時,聽兩人這麼,聶瑾萱只是抿了抿唇,可就在這時,外面一個太監卻是快步走了進來,然後在守在門口的蓮喜耳邊了幾句

那太監的聲音很,但片刻之後,只見蓮喜頓時臉上一驚,原本就白希的臉上更是慘白如紙,一雙眼睛瞪得如同銅鈴兒一般!

顯然,蓮喜被嚇得不輕.而這正好讓聶瑾萱看在眼里

"蓮喜,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聶瑾萱心里泛起了不好的預感.而此時,一聽聶瑾萱的話,在場的眾人也不禁轉頭看向守在門口的太監蓮喜

"額……"

頓時,被眾位主子同時盯著,蓮喜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同時眼底更是浮起了一絲猶豫……但最後蓮喜還是咽了口去唾沫,然後上去聲的道

"額……啟,啟稟郡主……剛剛外面傳話過來,是……是……"

雖然心里已經做好的准備,但蓮喜還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見他如此,聶瑾萱也皺起眉頭,而向來沒什麼耐性的麗妃更是忍不住揚聲罵道

"你這個奴才,有話就直,瞧你這吭吭唧唧的樣子,還不快點兒一五一十的出來?!"

麗妃的嗓音本就有些細,這麼一喊,卻是讓人感到有些刺耳.所以此時被麗妃這麼一吼,太監蓮喜頓時反射性的渾身一顫,然後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不是奴才不,而是奴才不知道這話……"

雖然有些急,但蓮喜卻還是明顯有些猶豫,而到這里,更是不禁瞥了聶瑾萱一眼

顯然,蓮喜在乎的是聶瑾萱.見此形,聶瑾萱卻是微微抿了抿唇,然後緩聲道

"行了蓮喜,讓你你就吧,反正這事兒不是已經出了嗎?你現在不,之後我也會知道的……吧,究竟是什麼事兒?"

"……是,那,那奴才就了……"

到這里,蓮喜忽而頓了一下,然後深呼了口氣

"主子,剛剛外面來人傳話……是今天早上,城外又發生了一起命案,而這次死的人,主子您也認識……就是,就是上次太妃娘娘讓奴才安置的那個……那個白,白姑娘……"

……

聶瑾萱雖然早就做好了准備,但在聽到蓮喜的話後,還是瞬間瞪大了雙眼!

什麼?!白美蘭死了?!

這……這怎麼可能?!她如今不是在城外住的好好的嗎?怎麼如今……

白美蘭的性子聶瑾萱心里清楚,這個女人相當精明,並且更重要的是,明白審時度勢!見人三分笑,就算是遇到了不喜歡的人,也能把對方順的舒舒服服,所以先少很人結仇!並且她如今在城外住的相當舒爽,甚至就在前兩天,還派人捎了封信過來,是遇到了一個可心人,對她很好,所以她如今對自己和張貴妃很是感謝云云……

如今那封信里的內容,聶瑾萱還曆曆在目,可過了不過兩三天的功夫,怎麼就……怎麼就發生了這樣的事兒?!

一時間,聶瑾萱有些難以接受!因為她死在想不出,誰會對白美蘭下手!但轉眼的瞬間,聶瑾萱卻猛的眸光一閃,接著抬眼看向蓮喜急聲問道

"蓮喜,你給我好好,那白美蘭怎麼死的?具體是怎麼回事兒?"

聶瑾萱的急切是那麼明顯,聞,蓮喜又是一顫,但還是低頭顫聲道

"是是,奴才,奴才,但主子您可一定要挺住啊……奴才聽那傳話的人過來,是那白姑娘死的很慘,身上全是傷,就沒一個好地方,然後眼睛也沒了,舌頭也沒了,連著兩只腳也沒了……反正當時見到的人,都嚇傻了……"

"然後……然後據還不只是白姑娘……連著那白姑娘院子里的那幾個之前被太妃娘娘安排過去的下人,也都被殺了……"

長這麼大,蓮喜是第一次聽到這麼聳人聽聞的事兒!所以著著,蓮喜更是嚇得眼淚都出來了……可此時,聽著蓮喜的話,在場的眾人近乎同時一驚,瞪大的雙眼,更是透出了難以喻的震驚!

但片刻之後,便只見金靜雯第一個臉色一厲,然後忍不住道

"一定又是那個藍姝公主!一定是她!"

金靜雯氣的咬牙切齒,而到這里,隨即轉頭看向旁邊的聶瑾萱

"瑾萱姐姐,一定就是她!她這明擺著是做給瑾萱姐姐你看呢,要不然怎麼會那麼巧?所以瑾萱姐姐,你看怎麼辦?"

金靜雯的沒有錯,畢竟當初天緣客棧的案子,雖然知道的很多,但事實上,真正知曉孫氏被剜眼,割舌,砍斷雙腳的人,卻少之又少!而如今白美蘭也死了,並且死的方式和孫氏一樣,那麼除了蕭藍姝,絕對不會有別人!

這是大家都清楚的道理,所以等著金靜雯的話語一落,在場的張貴妃等人也看向聶瑾萱,靜等著聶瑾萱要如何處理!

一時間,偌大的房間又安靜了下來,連著跪在地上的蓮喜也並不呼吸,不敢再多一句.而此時,坐在位置上的聶瑾萱,卻是意外的一臉冷凝,無波的臉上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

這樣的聶瑾萱是懾人的.而隨後直到過了好半晌,聶瑾萱才眸光一斂,然後看向跪在地上的蓮喜

"蓮喜,剛剛來給你傳話的人是誰?"

聶瑾萱的聲音意外的平靜,聞,蓮喜趕忙顫聲道

"是,是外面的太監圓子……"

"那圓子是從哪里得到的消息?"

"是京兆府的衙差……對了,那人自稱姓周,據圓子,那人還上了些年紀,瞧著樣子是個要衙差了……"

在聶瑾萱手下辦事兒久了,便摸准了聶瑾萱的性子,所以之前蓮喜便將事都打聽了一遍.而此時一聽對方姓周,還是個上了年紀的,聶瑾萱心里便有了譜,接著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見此形,旁邊的眾人頓時一怔

"……萱姐姐,你要去哪兒?"

聶瑾萱冷然的樣子讓邱娉婷有些擔心.可聞,聶瑾萱卻是看都沒看她一眼,便直接低聲道

"緝拿凶手!"

著,聶瑾萱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而眼看著聶瑾萱走了,房間里的眾人不禁互看了一眼,這時向來沉穩的張貴妃卻是也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哎,行了,還是過去看看吧!哀家倒是也想看看,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東陵的土地上如此撒野!"

話落,張貴妃也是臉色一沉,然後也走了出去,而眼看著張貴妃出去了,之後麗妃,金靜雯,邱娉婷便也趕忙跟了過去……

就這樣,眾人浩浩蕩蕩的去了禦花園.而此時的禦花園里,卻是樂聲四起,而在那動人的樂曲聲中,還摻雜著不住的叫好.

原來此時此刻,就在國宴正中央的毯上,一個美麗的少女正應著樂聲,翩翩起舞!

那少女一身火,臉蒙紗,只露出一雙豔麗的大眼,窈窕的身姿在樂聲中翻飛起舞,火的紗裙更是透出無比的妖嬈,讓周圍的各國使臣看著如癡如醉!

只是那少女卻仿佛只注意著坐在前方台上的殷鳳湛,不時的透過那雙美麗的大眼,對著殷鳳湛秋波款款……

今天的殷鳳湛一身龍袍,金黃的顏色耀著奪目的光華,俊美無儔的五官在暖陽下越發懾人心魄,配上那一身金黃,更是彰顯出炫目的帝王之氣!

那是天生的王者才又有的霸氣.

只是,面對著那少女的深款款,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坐在那里,深邃的雙眸看著前方,平靜的臉上別是看出迷醉,就是連一絲喜怒也讓人看不出來!

而此時,隨著那樂聲越漸歡快,少女的動作也隨之快了起來,接著就在一番炫目的舞動後,樂聲緩緩停止,少女也一個旋身做了一個收尾.

舞蹈結束了,瞬間,周圍的使臣紛紛鼓掌叫好,而那站在正中央的少女,卻只是看著殷鳳湛,接著伸手將蒙在臉上故弄玄虛的紗揭了下來,露出了原本那嬌豔如花的容顏

"藍姝見過東陵皇帝陛下."

原來,那跳舞的少女正是西狄的藍姝公主.可此時,聽到這話,坐在上方的殷鳳湛卻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但卻什麼也沒

殷鳳湛不話,一時間,場面上有些冷.見此形,周圍一些鄰國的時辰不禁來回看了看,然後便也不出聲的看著眼前的形

要知道,如今東陵和西狄開戰在即,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但他們誰也沒想到,西狄這次竟也派了人來,而且還派了一個國師,一個公主!

所以對于這出好戲,一眾使臣自然不會放過!

上篇:國宴:二    下篇:國宴: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