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國宴:二   
  
國宴:二

人參湯有毒!

一時間,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因為事很明顯了,剛剛定然是這送人參湯的宮女,看著這湯倒掉可惜,所以才會私下將其偷偷喝掉了,只是那宮女沒想到,自己一時的貪婪,卻是直接害了性命!

可如果剛才聶瑾萱在打開蓋子後,並沒有反胃惡心,而是直接喝掉了呢?那麼很明顯,如今七竅流血,倒地而亡的就是她聶瑾萱!

在場的都是精明人,所以轉眼的功夫,頓時就明白了!向來溫和的張貴妃臉色難看至極,邱娉婷嚇得瞪大了眼睛,金靜雯憤怒的抿緊了雙唇,仿佛如果凶手就在眼前,她便要活生生的將對方撕裂一般!

而這時,在短暫的驚駭後,站在一旁的麗妃卻是也憤怒的大眼一挑,接著揚聲喝道

"來人,把禦膳房的都給本宮召集起來,然後給本宮一個個的問,看看究竟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謀害安國郡主……"

麗妃的憤怒不是假的.可就在這時,還不等麗妃把話完,站在她旁邊的張貴妃卻是及時攔住了她

"且慢!"

"干什麼?"

麗妃不滿,這時張貴妃卻是斂眸瞥了眼死在地上的宮女,然後抬眸道

"如今正是國宴興起之時,這時候把禦膳房的人都召集起來,恐怕會驚動皇上!要是萬一事傳出去,豈不是讓各國使臣看笑話?!那可就不好了!"

相比于麗妃,張貴妃明顯要考慮的多一些.聞,原本還很生氣的麗妃不禁眨了眨眼睛

"那……那要如何?總不能這麼算了吧?!"

"當然不能!今天這事兒是沖著瑾萱的,所以一定要查清楚,否則後患無窮!"

著,張貴妃再次看了麗妃一眼,然後又看了眼沒怎麼話的聶瑾萱,接著對著身旁的玉珠吩咐道

"玉珠,你立刻帶人到禦膳房調查,發現可疑的便帶過來,記住盡量不要驚動前面的人!"

張貴妃的前面的人,自然是指國宴上的眾臣和各國使臣.聞,玉珠立刻應聲,然後便轉身快步走了.而等著玉珠一走,張貴妃便又對著水云吩咐道

"水云,你帶人將禦膳房到永樂宮沿途經過的宮人都查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另外蓮喜,你到各個宮門問問,看看今天進出宮的宮人都有誰,然後挨個盤查!"

在宮里生活了一輩子,張貴妃對于這樣的事兒,自然是很有辦法.而聽著張貴妃的安排,隨後水云和蓮喜立刻應聲,然後轉身下去辦事兒.

……

轉眼的功夫,張貴妃便將事安排了下去.而在張貴妃安排的時候,聶瑾萱則已然簡單的查驗了一下那宮女的尸體,可就在調查那人參湯的時候,卻不禁皺了皺眉,然後對著一旁的宮女甘草道

"甘草,你到馬上去太醫院一趟,把周太醫找過來!"

"額……是,是!"

甘草是之後聶瑾萱住進永樂宮後,才被安排到聶瑾萱身邊的.而這甘草年紀不大,也不算精明,但貴在聽話老實,所以此時一聽聶瑾萱吩咐,甘草雖然不太明白怎麼回事兒,但還是趕忙應聲,然後提著裙子飛一般的跑了出去.

……

因為忽然發生了這樣的事,眾人自然也沒有了笑的心.隨後讓人將那宮女的尸體抬走後,眾人便回到了房間.接著沒過一會兒的功夫,甘草便帶著周太醫跑了回來!

周太醫是太醫院的一眾太醫中,最了解各種毒物的.而此時,等著周太醫一來,聶瑾萱變直接讓一旁的宮人將那剩余的人參湯拿到了周太醫面前,同時道

"周太醫,今天特意將您找來,是想讓周太醫幫一個忙!周太醫幫我看看,這人參湯里究竟摻的什麼東西?"

聶瑾萱沒有直接人參湯有毒,只是里面有東西.而一聽這話,向來慢性子的周太醫卻是眨了眨眼睛,接著慢悠悠的拿過那人參湯,然後便開始檢查

看看,聞聞,然後又是拿各種東西試試……最後折騰了好一會兒,周太醫這才抬起頭,然後道

"回郡主的話,如果微臣沒有弄錯的話,這人參湯里摻有天蠍草!"

"天蠍草?"

"是!這天蠍草是一種劇毒,碰到傷口見血封喉,要是誤食則即可七竅流血而亡!"

周太醫一本正經的著,可到這里,卻是不禁愣了一下,然後話鋒一轉

"不過郡主,微臣記得這天蠍草一般都是生長在古寒之地,中原大地之上,唯有西狄國才有,如今怎麼會……"

周太醫有些不解.而此時一聽周太醫,那人參湯中的毒物竟是天蠍草,還只出自西狄後,房間里的幾人近乎同時一怔,可隨後便只聽坐在一旁的金靜雯瞬間憤怒道

"哼!一定是她,一定是那個藍姝公主!"

金靜雯第一時間想到了蕭藍姝.聞,在場的眾人也是神冷凝了起來,見此形,聶瑾萱先行將周太醫打發下去,然後才對著金靜雯道

"靜雯,你先別沖動,如果只憑著一個天蠍草,便咬定凶手是藍姝公主,恐怕有些不妥!"

查案斷案最怕的就是先入為主,這樣一來,難免讓真正的凶手找到可乘之機.可一聽這話,金靜雯卻看向聶瑾萱道

"瑾萱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可這事兒我真的想不到除了她還能有什麼人!而且今天如果不是瑾萱姐姐福大命大,那現在死的可就是你!這明顯是沖著瑾萱姐姐你來的,並且手段這麼狠毒,所以除了那個藍姝公主,還能有誰?"

"就是啊萱姐姐,我也覺得靜雯的有道理!除了她,真心就沒有別人了!"

邱娉婷和金靜雯一樣,很明顯也是認定了凶手就是蕭藍姝.可聞,聶瑾萱卻始終眉頭微蹙,見她如此,一旁的張貴妃卻是緩聲問道

"瑾萱,你怎麼想的?難不成你覺得這件事兒另有蹊蹺?"

張貴妃總歸是心思沉穩一些.而直到這時,聶瑾萱才微微抿了下唇

"姨母,這件事兒我確實覺得有點兒古怪……當然,靜雯和娉婷的意思,我也明白,可是這在人參湯中下毒,姨母不覺得這辦法太簡單了嗎?而且,即便是下毒,砒霜,鶴頂……這些見血封喉的毒藥有很多,怎麼會非要選擇唯獨西狄國才有的天蠍草呢?所以我覺得這件事兒好像沒有表面上看著那麼簡單……"

對于蕭藍姝的性格,聶瑾萱當然知道.可即便如此,聶瑾萱還是覺得這件事兒有很多可疑之處.而一聽這話,一旁的麗妃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然後忍不住插話道

"額……那這是怎麼回事兒?難不成是有人陷害嫁禍?"

麗妃雖然心眼兒不多,但在宮里久了,這些彎彎繞繞也知道不少.可聞,一旁的金靜雯卻是直接接口道

"哎呀,誰能嫁禍她呀?!再了瑾萱姐姐,你也是見過那個藍姝公主幾次的,她的性格你也清楚……殺人不眨眼不,還特別的狠毒,膽子也大,這世上有什麼事兒是她不敢做的?!而且,她也有動機,因為之前的事兒對瑾萱姐姐你也心存怨恨,所以不管從哪方面來,她都是最可疑的,並且是唯一可疑的!"

……

今天在人參湯中下毒的這件事兒,實話真的不太高明,但金靜雯的很有道理,也正是因為不高明,才越發像是蕭藍姝會做的!

畢竟,蕭藍姝有動機,有膽量,下手夠狠,方式夠直……只是蕭藍姝也不是傻瓜,她做事最大的特點就是,讓你明知道是她做的,卻抓不出證據!

一如之前天緣客棧的事,大家心里都明白,但卻不能將她如何.即便是抓到了她手下的隨從,可這些天都沒有從裴耀光那邊收到消息,顯然是那個隨從一直沒有招供!

只是,事真的就是這樣嗎?

聶瑾萱心里還有懷疑,甚至于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今天的下毒事,便不禁想到之前先皇順承帝在世的時候,宮里發生的種種……因為這些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巧妙的揣摩人心!

揣摩被害者的心里,被嫁禍者的作風,還有周圍人的看法……而能做到這些的,聶瑾萱只想到了一個人!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腦子里便又閃過之前那死去的宮女,七竅流血倒地的樣子,聶瑾萱只覺得感到不出的難過!

但終究,聶瑾萱沒有把自己的懷疑出來.接著不一會兒的功夫,水云,蓮喜以及玉珠紛紛走了回來,然後只聽玉珠上前一步低聲道

"娘娘,郡主剛剛奴婢已經在禦膳房查過了,果然發現了一個叫兒的宮女形跡可疑!只是奴婢剛要帶她過來盤問,那兒便服毒自盡了!"

皺著眉,玉珠一五一十的將事出來.而一聽這話,在場的眾人卻也皺起眉頭,畢竟如今人死了,便是死無對證,這豈不是又讓蕭藍姝逍遙法外?!

上篇:國宴:一    下篇:國宴: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