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國宴:一   
  
國宴:一

人都有執念!

就像聶文浩,也許沒人知道他的初衷是為了什麼,但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最終功虧于潰,這是讓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所以當初離開東陵後,聶文浩便帶著段太後逃到了西狄,接著在了解了西狄的內亂後,他選定了當時實力最弱的三皇子蕭喆,然後再短時間內,將三皇子蕭喆推上了皇帝的寶座!

聶文浩用實力證明了他的能力.只是,讓聶文浩沒想到的是,這邊三皇子蕭喆剛剛繼位,這個巴*赫頡卻出現了!

而對于這個巴*赫頡,聶文浩知道的並不多,只知道他在西狄內亂是,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但如今三皇子蕭喆剛剛登基,他便主動出使東陵,這里顯然有些問題!

聶文浩摸不准巴*赫頡究竟有什麼打算.但他心里清楚,這個巴*赫頡絕非普通任務.而此時,聽到聶文浩的話,巴*赫頡卻是微微笑了起來

"呵呵~,聶相國真是高看我了,打算?我能有什麼打算?無非就是看況而定……不過,依著如今的形勢來看,這東陵的新國主好像非常的勢在必得呀~!"

巴*赫頡的回答很隨意.可一聽這話,聶文浩卻是幾不可見的眉角一動

"那如國師這麼,如果東陵執意要打,那我們也奉陪到底……是這個意思吧~!"

"呵呵~,這個是必然的!畢竟我西狄向來是以武治天下,所以,一旦東陵動手,我們自然要迎頭痛擊了!不過,聶相國應該也清楚,我西狄如今其實和東陵差不多,都是剛剛經過了國內動*亂,所以這時候挑起戰事,並不是明智之舉……"

話的同時,巴*赫頡注意著聶文浩的臉色.而聞,聶文浩先是看了巴*赫頡一眼,接著也笑了起來

"國師大人的有道理!如今這個時候,確實事宜休養生息……不過,國師大人好像並不了解這位東陵的新皇帝……"

"哦?此話怎講?還請聶相國賜教!"

"國師大人客氣……不過,聶某是什麼身份,國師大人應該清楚,所以依著聶某看,這東陵新登基的國主,可不是一個軟柿子!因此,這次不管我們西狄是不是屯兵邊境,他都會派兵北上收複榮晉二城!"

殷鳳湛是什麼性子,聶文浩相當清楚.而相比較而,雖然殷鳳湛和先皇順承帝在性格上等一些方面都很相似,但卻也有不同之處!

簡單的來,就是先皇順承帝更加多疑,而殷鳳湛則更加霸氣!

所以,在聶文浩看來,殷鳳湛登基之後,也許三五年內不會輕舉妄動,可一旦東陵休養生息好了,定然會揮兵北上!

而巴*赫頡也是精明人,這邊聽著聶文浩這麼一,隨即便明白了過來,接著頓時笑了起來

"呵呵~,聶相國果然好謀略!好,果然好!畢竟與其等著東陵休養生息好了先動手,倒不如在這個時候,先下手為強!"

巴*赫頡笑著著,而看他笑了,聶文浩也隨著笑了起來.隨後兩人又是了些話後,聶文浩便徑自離開了.

……

聶文浩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等著一進門,便低聲喚道

"聶全!"

當初聶文浩陰謀敗落,云王殷鳳錦帶人第一個抄的就是聶家!只是,將聶家的人都抓全了,卻是唯獨沒有發現管家聶全的身影!卻是沒想到,原來聶全竟然早就已然逃走,並隨聶文浩等去了西狄!

而此時聽著聶文浩的召喚,聶全隨即快步推門走了進門

"老爺."

"嗯,事都安排好了嗎?"

"回老爺的話,都已經部署好了!"

一邊聽著聶全的回報,聶文浩一邊邁步走到旁邊的位置坐下.而等著一坐下,聶文浩隨即對著聶全招了招手.

見此形,聶全不由得一怔,但還是恭敬上前,接著聶文浩便聲的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

聶文浩究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可隨後等著他的話音一落,聶全卻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額……老爺,您真的要對……對三姐下手?"

"三姐?哼!老夫只有一個兒子,還是被她害死的!"

想起自己的親生兒子,就那樣萬箭穿心般的死在自己面前,聶文浩一瞬間眼底閃過一抹不出的寒意!而一聽這話,聶全頓時斂下眼,不敢再一句

這時,聶文浩卻是將身子往後一靠,然後眯著眼睛道

"蕭喆那子如今是翅膀硬了,已經不相信老夫了!這次他讓巴*赫頡過來,顯然是另有目的!並且還帶來了藍姝公主……哼,看來他們是已經商量好了,只是將老夫蒙在鼓里!"

聶文浩在官場上打滾一輩子,見的事多了,所以一看著況,基本上就已然猜出了幾分.而此時一聽這話,聶全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

"老爺,那我們怎麼辦?如果要是西狄對老爺您不利的話……"

"哼!這個老夫當然知道!西狄人啊,其實就是一群狼崽子!所以從一開始,老夫就從沒指望他們."

聶文浩心里其實很清楚,如今的西狄剛剛結束內亂,這個時候並非是挑起戰事的良機!再加上西狄人雖然能征善戰,但兩國交戰,除了比的是士兵的勇猛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整體的國力!

畢竟,兩國交戰不是孩子打架,戰事一響,耗費一年半載都是短的!那麼這期間上萬士兵的糧草,軍餉,都將是影響整體戰事的重要因素!

可是,西狄雖然兵力強,但整體的國力尤其是經濟能力,卻不如東陵.所以就算是兩國真的打起來,西狄的勝算也並不高!

因此,打從一開始,聶文浩便沒有指望西狄,而只是想利用西狄,借由西狄屯兵邊境,吸引東陵的注意力,而依著殷鳳湛的性子,這個時候就算是西狄不想打,殷鳳湛也會趁機將原本屬于東陵的榮晉兩城奪回來!可這樣一來,西狄定然不會答應,所以一來二去,兩國定然會針鋒相對,大打出手!

而兩國一旦交戰,那麼殷鳳湛的注意力以及兵力的部署,都將轉移到邊境上,那麼這個時候,就是他下手的絕對良機!要知道,當初殷鳳湛雖然抄了段家,奪了兵權,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再加上這些年段家在軍中也培植了不少自己的親信,所以只要他詳加部署,再將這些勢力集結起來,那麼到時候定然會給殷鳳湛致命一擊!

只是,在這個時候,西狄還不能示弱,尤其是不能和東陵和親,否則一切將再次功虧于潰!所以想到這里,聶文浩頓時冷冷一笑,然後緩聲道

"藍姝公主看上了殷鳳湛,急著想要和親,可這個親可不能和,畢竟要是在這個時候西狄和東陵來一個和為貴,對我們可不是好事兒……"

著,聶文浩眸光一轉,將視線落到了眼前的聶全身上,接著壓低嗓音道

"所以聶全,就按著剛剛老夫告訴你的做!這事兒不管成不成,只要事敗露,然後嫁禍給藍姝公主就好!"

"額……可是老爺,要是……要是如果一個萬一,被皇上或是三姐識破,那豈不是偷雞不成,反倒暴漏了老爺您嗎?"

"哼!放心好了,那藍姝公主早前先行到了京城後,就鬧出過事端,所以已然給了大家一個囂張乖戾的性子,再加上她對殷鳳湛有意,所以只要瑾萱那丫頭一出事兒,大家定然會將矛頭指向她!"

微眯著眼睛,聶文浩胸有成竹的著

"再,就算是識破了又如何?瑾萱那丫頭如今的性子老夫了解,她指定想著要弄個水落石出,可是聶全你別忘了,不管她怎麼想,但最終話的還是殷鳳湛那子!而殷鳳湛本就容不下藍姝公主,所以這時候她要是再耍什麼幺蛾子,那麼殷鳳湛定然不會讓她好過……所以,聶全,你就按著老夫剛剛告訴你的下去安排!知道了嗎?"

"是!"

明白了聶文浩的意思,聶全隨即應聲,接著便直接走了出去.而等著聶全一走,坐在位置上的聶文浩不禁揚了下眉,接著便安詳的閉上了眼睛……

夜,依舊安靜.

只是此時此刻,聶文浩不知道,就在他閉上眼睛的瞬間,外面天邊的弦月漸漸穿過云層,然後靜靜的透出清冷的光亮……而就在這時,卻發現一個清瘦的身影正閑適的躺在聶文浩所在房間的屋脊上……

他支著腿,雙手枕在頭下,輪廓分明的臉上,一雙狹長的雙眼更是一瞬間,笑米米的成了一條線……

****************************************

臘月初三,是舉行國宴的日子,

所以這天一大早,宮里的宮人便開始忙碌起來,而瓊花郡主金靜雯和邱娉婷也早早的跑進宮找聶瑾萱.

這些日子以來,邱娉婷已經恢複的和往日差不多了.而因為聶瑾萱關系,再加上兩個人本就年紀相仿,又都是活潑的性子,所以倒是混的越漸親密起來.

而當兩人來到永樂宮的時候,聶瑾萱正在悠閑的看書,見此形,金靜雯頓時叫道

"哎呀瑾萱姐姐,你怎麼還在看書啊?"

金靜雯有些不解,可此時看著她們兩個妮子來了,聶瑾萱不禁把手里的書一放,然後抬眸道

"怎麼了?不看書我要做什麼去?"

"不是的啊,今天不是國宴嗎?而瑾萱姐姐你是皇後,應該早就開始准備才是吧!"

邊著話,金靜雯和邱娉婷便直接走了過來,而一聽這話,原本靠坐在軟榻上的聶瑾萱,頓時笑了

"你這丫頭,什麼瘋話呢?什麼皇後不皇後的,如今我還不是呢!"

聶瑾萱緩聲著,而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一旁的水云一邊讓宮女上茶,一邊接著解釋道

"郡主,邱姐,皇上是有意讓咱們郡主去的,不過郡主現在懷有身孕,並且已經快七個月了,所以郡主覺得去國宴的話,可能會有些不方便,因此便推遲了."

水云的聲音平靜,而一聽這話,金靜雯和邱娉婷這才恍然大悟,隨即紛紛點頭

"哦,原來是這樣,其實這國宴也沒什麼的,萱姐姐不去就不去了吧~!"

"嗯,就是,那我不去了,省的碰上那個西狄的什麼藍姝公主,真是晦氣!"

其實對于今天的國宴,邱娉婷和金靜雯本就沒什麼興趣,並且一想到之前碰到那個藍姝公主,金靜雯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而此時一聽金靜雯這麼,邱娉婷也立刻嘟起嘴兒

"就是,那個什麼藍姝公主,真的太討厭了!"

"哎呀娉婷,那個藍姝公主不只是討厭好不好?她是根本不把人當人看,哼,像她那種人,就該嘗嘗被活生生挖眼割舌砍斷雙腳的滋味,讓她也體會下當時孫氏的痛苦,要不然她是不會長記性的!"

和善良的邱娉婷不同,因為有過悲慘的遭遇,所以金靜雯在性格上,更加信奉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可一旦你要傷害我,那麼絕對會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並且絕不手軟!

不過到這里,金靜雯卻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忽然看向一旁笑著聽她們話的聶瑾萱

"對了,瑾萱姐姐,起來前兩天我聽玉書哥哥,那個藍姝公主總想著進宮,她是不是對皇上起了什麼心思啊?"

雖然那日在天香閣,金靜雯並不在場.但之後從夜玉書嘴里一聽蕭藍姝要進宮,金靜雯便直覺的感到她是看上殷鳳湛了!

可此時,一聽這話,沒等著聶瑾萱話呢,一旁的邱娉婷卻頓時瞪大了眼睛,然後驚叫道

"什麼?看上皇上了?她……她怎麼那麼不要臉啊?!"

"哼,她不要臉的事兒多了!又不差這一件!"

"那,那怎麼辦……對了萱姐姐,如果要是這樣,你可要做好准備啊,決不能讓她進宮,這人太壞了,要是她真的看上了皇上,肯定會對您不利的!"

"哎,娉婷,你緊張什麼啊?皇上對咱們瑾萱姐姐可是一心一意的,那個藍姝公主就算是倒貼,皇上也看不上她的!不過萱姐姐,娉婷的也有道理,那個藍姝公主做事向來無所不用其極,之前只為了那麼點兒事兒,竟然就血洗天緣客棧,要是她真的對皇上有意,那麼定然會對瑾萱姐姐你下手的!"

金靜雯對人性很了解,尤其是對像蕭藍姝那樣的人,而就在金靜雯和邱娉婷和聶瑾萱嘰嘰喳喳的出謀劃策的時候,張貴妃和麗妃以及云王妃陳燕兒則也一起從外面走了進來.

今天是國宴,但即便如此,如今已經榮升太妃的張貴妃卻是也不用出席的,因此在聽到聶瑾萱今天也不去,便叫上麗妃到永樂宮這邊湊熱鬧.

這下子永樂宮算是徹底熱鬧了,而如今的麗妃也是比從前爽利了很多,畢竟如今的云王殷鳳錦也不再之前那般只管著天牢了,受了殷鳳湛的重用,這也讓麗妃寬心了不少.但麗妃和張貴妃斗了這麼多年,所以有時候也會相互擠兌幾句.可也不過是嘴上,倒也不是真的動氣.

就這樣,眾人在永樂宮笑笑,轉眼的功夫,便到了下午國宴的時候,而張貴妃等人雖然不用去國宴,可身為云王妃的陳燕兒卻是要去的,所以之後陳燕兒起身離開,當然在離開的時候,金靜雯還不忘提醒陳燕兒,讓她盯著點蕭藍姝,有況及時回報!

……

陳燕兒走了,但永樂宮里的笑聲依舊不止,金靜雯和邱娉婷兩個妮子倒也真的去,而是直接留下了下來.而就在大伙兒話的正熱鬧的時候,一個宮女卻是端著一個碗盅恭敬的走了進來.

見此形,眾人不由得停了下來,接著水云接過碗盅,打開蓋子,看了看熱度,然後端到了聶瑾萱面前

這時,一旁的麗妃倒是不禁挑眉瞥了一眼,然後揚聲道

"喲,這是准備的什麼啊?"

"前兩天北方的白山國特使送來的千年人參,皇上是給郡主煲湯養身子."

水云緩聲著,而一聽這話,麗妃不由得抿了抿嘴,然後揚眉道

"哎,咱們這皇上還真是有心,想當年本宮啊,別是人參了,就是弄點兒好的,也得心再心~!"

麗妃這話的有點兒酸.可聞,在場的大伙兒卻是兀自一笑,沒人去挑剔她,畢竟大家心里都清楚,麗妃的也是實話,要不然,如果當初麗妃哪怕有一點兒能耐,也不會依靠著段太後.

而此時,就在麗妃話的功夫,聶瑾萱卻是接過碗盅,可剛舀起一湯匙,卻不禁有些不適的干嘔了起來

"郡主沒事兒吧?"

聶瑾萱的反映讓大家嚇了一跳,可隨後待安穩了片刻後,聶瑾萱隨即笑著搖了搖頭

"沒事兒,不用緊張,只是這千年人參的味道有些重,我好像有些不適應……"

聶瑾萱不想讓大家擔心,聞,一旁的張貴妃這才舒展了下眉

"哎,這女人懷孕啊,真的是馬虎不得……行了,既然不適應,就別喝了.水云啊,拿下去吧."

"是!"

恭敬應聲,隨後水云便將那碗盅蓋好蓋子,然後交給旁邊的宮女,同時又安排下人重新做一份蓮子羹端過來.

……

簡短的插曲就這樣過去了.而隨後因為這個事,張貴妃和麗妃等人便又起了當初她們在宮里懷孕的時候如何如何,然後又是育兒經,而這樣的話題頓時引來了金靜雯和邱娉婷等幾個妮子的注意,甚至就連聶瑾萱也聽得津津有味.

可就在這時,就在張貴妃等人在房間里的正熱鬧的時候,外面卻忽然傳來了一陣嘈雜聲

頓時,聽著外面的嘈雜聲,房間里的張貴妃等人不由得一愣,一旁的麗妃更是有些不悅的皺起眉,然後頭也不抬的對著身邊的桃兒道

"桃兒,給本宮出去看看,究竟出什麼事兒了?這麼鬧哄哄的,怎麼一點兒規矩都不懂?!快去!"

"是!"

看出了自家主子的不悅,桃兒趕忙快步往外走,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只見桃兒急急忙忙的跑了回來

"回,回主子的話……不,不好了,外面,外面死人了!"

桃兒的年紀不大,是在殷鳳湛登基後,重新調派到麗妃身邊的.而此時桃兒氣喘籲籲的著,蒼白的臉色顯然有些嚇壞了.可聞,在場的張貴妃等人頓時也嚇了一跳

"什麼?死人?!誰啊?"

"就,就是剛剛那個來送人參湯的宮女!"

皺著眉,桃兒一五一十的著,而聽到這里,房間里的等人卻是不禁對視了一眼,接著張貴妃第一個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走,過去看看!"

著,張貴妃便首先邁步走了出去,見此形,隨即麗妃,金靜雯,邱娉婷以及聶瑾萱也紛紛跟了過去了.

……

張貴妃等人浩浩蕩蕩的走出房間,接著一出門便看到外面不遠的一個回廊里,圍了一圈的人.見此形,張貴妃頓時臉色一沉,然後大步走了過去.而此時看著張貴妃等一眾主子來了,圍在那里的宮人離開退後,而待一走進,果然只見一個宮女七竅流血的躺在了地上.

那宮女就是之前給聶瑾萱送人參湯的那個.並且,此時那之前盛著人參湯的碗盅也掉落在旁邊的地上,弄得一片狼藉.

見此形,張貴妃那向來溫和的臉上也閃過了一抹凌厲,一旁的麗妃更是瞬間皺起眉頭,而這時,走在最後的聶瑾萱卻是上前來到那宮女面前,簡單的查看了一下那宮女,接著又看了下旁邊的碗盅,然後聶瑾萱隨手抽出別在頭上的一根銀簪往那碗盅里剩下的人參湯中一放,片刻之後又將那銀簪拿了出來

隨後,聶瑾萱斂眸一看,果然只見那原本亮白的銀簪上黑了一片!

上篇:暴風雨前    下篇:國宴: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