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暴風雨前   
  
暴風雨前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昏黃的燭火映在蕭藍姝那美麗的臉上,勾勒出迷人的光影.

而站在她面前的哈鐸知道,這樣的美麗,只是表象,因為每當蕭藍姝沉默的時候,就是她要對誰動心思的時候!

只是,即便哈鐸心里都清楚,卻依舊沉醉其中.那感覺就像是迷戀著妖豔的曼珠沙華的少年,即使明知道前方是通往黃泉的路,卻仍然無法自拔!

所以哈鐸選擇了沉默的守護.而此時,在沉思了片刻後,蕭藍姝卻是忽然笑了起來,然後抬頭看向哈鐸道

"哈鐸,讓人下去再給我仔細調查那個姓聶的女人,記住了,一絲一毫都不要放過!"

"是!只是公主,不知公主之後……"

"之後的事,我自有打算!你只管做就好!"

"……是!"

雖然心里還想勸蕭藍姝幾句,但哈鐸知道,此時不管自己什麼,蕭藍姝都不會聽的.所以在稍微猶豫了下後,哈鐸還是恭敬應聲,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而等著哈鐸一走,坐在位置上的蕭藍姝卻是不禁微微昂起下巴

"哼,聶瑾萱是吧……你給本公主好好等著!這筆賬本公主已經要討回來!而且還有……"

蕭藍姝自自語的著,可到這里,腦子里卻不禁想起了殷鳳湛,想起那懾人的氣勢,俊美無儔的五官,君臨天下的風度……不由得,蕭藍姝臉上微微笑了起來,接著片刻後,更是透出一抹勢在必得的笑意!

*****************************************

西狄讓藍姝公主來到東陵,難道是真心想和西狄和親嗎?恐怕實則不然!

畢竟,如果西狄真的有和東陵和親的誠心,那之前也不會特意屯兵邊境了.而眼下,在東陵也強勢出擊,派兵北上的節骨眼兒上,西狄將皇室最得*的藍姝公主來東陵,顯然更多的則是表面上做出一副友善的樣子,進而迷惑東陵.

同時,在派使臣參加東陵的國宴,明著行溝通兩國關系,但實際上更多的則是探聽東陵的動向,和在必要關頭見風使舵!

所以,不得不,西狄的算盤打的還真是響亮.可結果真的會如他們想象的那樣嗎?卻不得而知!

而從那天晚上之後,第二天一早,蕭藍姝便直接亮出了自己的真正身份,然後直接要求進宮面聖!

蕭藍姝想見殷鳳湛,但很明顯殷鳳湛卻並沒有見她的意思.所以之後一連著幾次,殷鳳湛都已公事繁忙為由,根本連皇宮都沒讓蕭藍姝進來!

蕭藍姝被氣的不行,但卻又不好發作.而因為身份曝光,天香閣也不能再住了,隨後朝中禮部來人,將蕭藍姝一行另作安排!而按照常理來,他國時辰貴族來到東陵,都會被安排到城里指定的驛站,可這一次,蕭藍姝等人卻並沒有如此,而是被直接安排到了城外的別院!

對于這個安排,蕭藍姝當然很不滿意.可殷鳳湛金口玉,所以蕭藍姝只好作罷!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周圍各國使臣紛紛趕到東陵皇城,國宴的日子終于到了!

……

深夜,城外皇家別院的一間廂房里,一名老者正給蕭藍姝行禮

"老臣見過藍姝公主!"

那老者年約五旬,瘦高的個子,看著有些單薄,但一雙眼睛卻很是有神.而聞,坐在位置上的蕭藍姝卻是斂眸瞥了他一眼,然後揚眉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

"免禮吧,國師."

原來,那老者竟然就是西狄國國師巴*赫頡!

而起巴*赫頡,卻是在西狄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巴*赫頡從出生在西狄,但五歲開始,便隨其父游曆各國,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下,使得巴*赫頡有別于一般的西狄人,思想和想法上也更加偏重中原,使其對中原各國都非常了解!

可如果只是這樣,那巴*赫頡也沒什麼特別的.關鍵是,除了這些之外,這巴*赫頡對兵法機關也相當有研究,而當年讓巴*赫頡一舉成名的,便是趁著東陵內亂之際,積極游西狄老國主發兵,進而使得東陵的榮晉兩城落入了西狄之手!

所以可以這麼,巴*赫頡是讓東陵失去邊境榮晉兩城的罪魁禍首!而當年的巴*赫頡,也才剛剛二十歲!

為此,巴*赫頡名揚西狄.隨後被西狄老國主一路提攜,最後坐到了國師的寶座!甚至可以這麼,就算是當今剛剛登基的西狄三皇子,也要讓巴*赫頡三分!

但即便如此,巴*赫頡卻非常會做人,對誰都是以禮相待,而這也使得西狄皇室對其更加倚重和信賴!

可對于巴*赫頡這個人,蕭藍姝卻是莫名的反感!不過蕭藍姝心里清楚,和巴*赫頡對著干,對自己可沒什麼好處.所以在表面上,她也不得不給巴*赫頡一些面子.

可惜,蕭藍姝的演技並不高明.但巴*赫頡卻只是笑了笑,接著恭敬應聲,然後坐到了旁邊的位置上

而這邊巴*赫頡剛一坐下,蕭藍姝便瞬間轉眸瞥了他一眼

"國師,你可真會掐時間啊!明天就是東陵國宴了,你今天晚上才到,還真是有過趕的呀!"

"額……呵呵~,路上因為有事耽擱了,所以浪費了些時間,還請公主殿下見諒!"

"哼~!行了,沒什麼見諒不見諒了!本公主只是隨口!"

"呵呵,那就好……"

笑著應聲,隨後巴*赫頡便也沒什麼,一時間房間里便又安靜了下來.可此時,看著巴*赫頡不話了,蕭藍姝不禁皺了下眉,然後輕咳了一聲道

"國師,本公主聽,如今東陵已經出兵北上,看來是要和我西狄來一場硬仗!所以關于這件事兒,不知國師有何想法?"

"嗯,公主殿下如此關心國事,老臣深感欽佩.不過依老臣看,如今東陵雖然發兵十萬集結邊境,可這場仗打還是不打,如今還不好!"

"國師這是什麼意思?"

"老臣只是覺得,東陵這次發兵,想來也是因為我西狄屯兵邊境所致.所以歸根結底,如果我王沒有動兵的心思,那麼想必東陵新皇也不會豁然先出手才是!"

中原人受儒家思想影響,所以很多時候講究以和為貴!而對這一點,巴*赫頡相當清楚.而此時,一聽巴*赫頡這麼,蕭藍姝不由得挑了挑眉

"那要是東陵就真的先動手了呢?"

"呵呵~,事不會這樣的~!"

巴*赫頡笑的依舊隨和.可聽到這話,蕭藍姝頓時一怔,隨即卻是不禁將身子往後面一靠,然後揚眉道

"看樣子國師倒是很清楚東陵的樣子,不過對于東陵新登基的皇帝,國師可有所耳聞?"

"是,老臣多少知道一些."

"哼,是麼?既然知道一些,就應該了解,如今的東陵可不是從前了!本公主見過這東陵的新皇帝,為人十分霸道,而我西狄當年占了東陵的榮晉二城,如今東陵發兵,那麼到時候就算是我西狄沒有先動手,東陵也保不准會先下手為強!國師,你本公主的可有道理?"

蕭藍姝雖然演戲有待加強,但頭腦卻絕不是笨蛋!而也正是因為這樣,當初才會深受西狄老國主的*愛!

而蕭藍姝雖然只見過殷鳳湛一面,但她卻很清楚,殷鳳湛絕非繡花枕頭.並且當時是西狄侵占了東陵的榮晉二城,那麼如今趁著這個機會,殷鳳湛很有可能將榮晉二城搶回來!

蕭藍姝的很有道理,可她的話音一落,巴*赫頡卻笑了

"呵呵,公主殿下如此大智,老臣佩服,不過公主放心,吾皇這才派老臣前來,實際上就是為了此事!至于要如何化解這次危機,想必依著公主的才智,應該也多少知道的吧……"

巴*赫頡的話意有所指.而一聽這話,蕭藍姝眼睛明顯一亮,然後頓時揚眉笑了起來

"本公主當然清楚,畢竟出身皇族,這是本公主應該明白的事兒!"

……

東陵和西狄會不會兵戎相見,其實蕭藍姝並不在乎!而她之所以會和巴*赫頡了這麼多,到底無非是想要暗示巴*赫頡,自己有到東陵和親的意思.所以對于蕭藍姝來,她自然不願意看到兩國真的打起來!

畢竟,一旦戰事開打,那麼她身為西狄公主想要再嫁進東陵,可就不太可能了!因此,不管如何,蕭藍姝都要讓巴*赫頡支持自己!

對于她的心思,心思深沉的巴*赫頡怎能不明白?!但究竟要怎麼做,卻只有巴*赫頡自己清楚.

所以隨後又是簡單的和蕭藍姝了幾句話後,巴*赫頡便離開了.而等著巴*赫頡一走,坐在位置上的蕭藍姝頓時大笑了起來

"哈哈……"

蕭藍姝是真的很高興.但隨後蕭藍姝卻是笑容一斂,然後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火燭片刻後,忽然對著身旁始終沒有吭聲的哈鐸道

"哈鐸,明天就是國宴了,你本公主是不是要送給那個姓聶的女人一點兒禮物呢?"

蕭藍姝輕聲的開口,微眯的雙眼透著不出的豔麗.而此時一聽這話,哈鐸卻是不禁眉頭一皺

"公主,您……"

"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

著,蕭藍姝抬眸瞥了哈鐸一眼,接著抬手輕輕一勾,將哈鐸叫了過來,然後在其耳邊聲的了幾句

蕭藍姝的聲音很,也不知道了什麼,但只見在聽到她的話後,哈鐸頓時瞪大了眼睛,然後有些不贊同的低聲道

"公主,這樣不好吧!這上次的事……"

"閉嘴!"

瞬間臉色一沉,蕭藍姝厲聲打斷了哈鐸的話.接著神一斂

"哼!那個姓聶的女人,不是總一副正氣凜然,嫉惡如仇的樣子嗎?好啊,那本公主就偏要讓她見識一下,到時候我倒是想看看她能氣成什麼樣子,最好能她氣的流產,失了東陵皇帝的*愛……那麼到時候,那後位就是本公主的了!"

蕭藍姝自自語的著,而到這里,又是揚眉得意的一笑,然後再次轉眸看向哈鐸

"所以哈鐸,你只管照著本公主的話做就好了!聽到了嗎?"

此時的蕭藍姝眼里,有著勢在必得的執著.見她如此,哈鐸心知再什麼也沒有用了,隨即抿了抿唇,接著對著蕭藍姝點了點頭

"是,屬下知道了!"

簡單的一句話,透著哈鐸對蕭藍姝的忠誠.而聲落,哈鐸便直接身形一縱,瞬間閃身出了房間……

而看著哈鐸離開,蕭藍姝勾唇一笑,但最後還是抑制不住的笑出聲來……

……

蕭藍姝在自己的房間里兀自得意.而與此同時,先行離開的巴*赫頡卻是在出了房間後,徑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房間里很黑,可就在巴*赫頡走進房間,關上房門後,一道話聲,卻是忽然從房間的角落中傳了過來

"藍姝公主剛剛是不是暗示國師大人,讓國師大人極力促成和親?"

那聲音不大,透著一絲蒼老.聞,剛剛走進房間的巴*赫頡先是一愣,但隨後卻笑了,然後走到旁邊的桌上,接著徑自點亮燭火

瞬間,昏黃的火光驅散了黑暗,而直到這時,才發現原來就在桌子另一邊,竟坐著一個老者!

而此時,借著昏黃的光亮,竟赫然發現,那老者竟然就是當初在宮變後,逃走不知去向的東陵一品相國聶文浩!

只不過此時的聶文浩明顯比當初略顯蒼老了一些,眉間的皺紋也越漸深壑,只是那一雙眼睛,依舊透著讓人不能覷的深沉.

所以此時一聽聶文浩的話,巴*赫頡卻是笑了,側身坐到一旁的位置上,接著抬眼看向聶文浩

"呵呵,真沒想到,聶相國不但足智多謀,連著咱們公主的女兒心思,也猜的如此精准,當真是料事如神啊!"

"國師大人何出此?即便聶某不,國師大人也心里清楚的不是嗎?"

著,聶文浩眸光一斂,接著話鋒一轉

"不過國師大人,明日便是國宴之日,所以不知國師大人可有做好安排?"

上篇:碎尸萬段    下篇:國宴: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