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人神共憤   
  
人神共憤

身為一名法醫,前世今生,聶瑾萱看過無數尸體.但卻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憤怒過!

偌大的天緣客棧院子里,猩的血,染了地面,數具尸體倒在地上.死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即便已經死去,身體變的僵硬,卻依舊一個個瞪著眼睛,怔怔的看著這個世界.

而在那一雙雙不會瞑目的眼睛里,更是寫滿了顯而易見的恐懼,讓人看著不禁心底生寒!

眼前的一切讓人心驚.但更過分的是,那些尸體雖然倒的方向不同,但腳下的位置,卻是近乎站在一條直線上!並且沒具尸體的傷口都在凶手……因此很明顯,凶手是故意的,故意讓這些死者在死前到院子里站好,然後再一一將其斬殺!

這是何等凶殘的事?!聶瑾萱無法想象,但心里的憤怒卻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瞬間翻湧了起來!

而此時,一旁的水云看著聶瑾萱臉色難看,氣憤至極,頓時上前一步扶住了聶瑾萱,擔心她有個閃失.可就在水云扶住聶瑾萱的瞬間,聶瑾萱卻是抬手制止了她

"我沒事兒!"

聶瑾萱的聲音低的不能再低.而話落,聶瑾萱隨即深呼了口氣,然後頭也不轉的對著身旁的裴耀光問道

"誰報的案?"

"對面的程記當鋪的程掌櫃,他和天緣客棧老板娘相熟,今天早上看著客棧一直沒動靜,就好奇過來看看,當時客棧的門開了一扇,所以他走進來看看,結果就……"

"那程掌櫃碰過尸體嗎?"

"應該沒有!據那程掌櫃,一進來看到死人,就嚇懵了,之後馬上就報了案!我看他話的時候,連話都不利索了,看樣子也是嚇壞了,所以應該沒有謊!"

"可有活口?"

"沒有!"

"那也就是,都在死者都在這里了嗎?"

"都在這里了,除了一個之外!"

著,裴耀光轉頭看了聶瑾萱一眼,接著轉身向著客棧的另一邊走去,見此形,聶瑾萱也不廢話,隨即便也邁步跟了過去.

裴耀光帶著聶瑾萱一路穿過客棧的後院兒,然後來到角落某間廂房前,這時守在門口的衙差立刻點頭行禮,接著默默的上前推開房門,而就在房門被打開的瞬間,一股撲鼻的血腥味兒,頓時撲了過來

不由得,聶瑾萱反射性的皺了下眉,但隨後沒等裴耀光先開口,便直接走了進去……可就在走進房間的瞬間,聶瑾萱卻頓時愣在了當場!

原來只見,不大的房間里,到處沾滿了猩的血.而在房間的正中,竟陳放著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體!

死者的眼睛被剜去了,臉上便只剩下兩個血窟窿.頭發侵染著血,披散著灑了一地,身上傷口無數,而一雙腳,竟然也被凶手齊齊的砍了下來,被隨便的扔到了一旁!

讓人無法想象的慘狀,甚至只能從大概的體態上分辨,死者是個女人.所以可以想象,死者在臨死前,是遭受了何等的對待?!想到這里,聶瑾萱氣的不禁緊抿雙唇,但還是控制不住的將一口銀牙咬的吱吱作響!

聶瑾萱尚且如此,一旁的裴耀光又何嘗不是?!但片刻之後,裴耀光還是強自鎮定下來,然後低聲對著聶瑾萱道

"還不能肯定,但依況看,這名死者就是客棧的老板娘孫氏!"

裴耀光少見的陰沉著臉著,而聞,聶瑾萱卻是沒有話,這時一旁的衙差將驗尸的工具拿了過來,隨即聶瑾萱二話不,直接套上羊皮手套,便走到了那名死者前,然後開始驗尸.

如今聶瑾萱已經懷孕將近七個月了,行動已然有些不便.但聶瑾萱身子的動作有些緩慢,但驗尸手上的動作,卻依舊嫻熟而利落,而在飛快的檢查完死者的尸體後,聶瑾萱隨即站了起來,同時對著始終站在旁邊的裴耀光道

"死者女性,四十歲左右.身上傷口共三十六處,而除了被剜掉雙眼,砍斷雙腳外,舌頭也被割了……應該就是客棧老板娘沒錯!"

"什麼?舌頭也……"

"嗯,是的!同時,不只是剜掉眼睛,割掉舌頭,砍斷雙腳,都是在死者生前做的!並且,死者身上雖然有三十六處傷口,但卻沒有一處是致命傷……所以,死者的真正死因,是流血過多而亡!"

不是一劍斃命的利落,而是讓死者承若所有的痛苦,接著感到血液慢慢從身體里流盡,最終在絕望和恐懼以及疼痛中,看著死神的臨近!

那是無法想象的形.所以一聽這話,別是裴耀光,就是連水云都忍不住神凝重了起來

而這時,聶瑾萱卻是斂眸看了眼那尸體,然後轉眸在房間中尋找,接著果然在房間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死者的眼珠和舌頭!

只不過,那眼珠已經被人踩爛了!血肉模糊的一片,不禁讓人連連作嘔.但此時的聶瑾萱卻絲毫沒有任何的嫌棄,伸手親自將它們都撿起來,放在托盤上,接著當場拿到那死者面前,然後當著眾人的面兒,將其重新放回到死者的身體上!

這是對死者的尊重.畢竟死無全尸,是古代對人最深的詛咒!

隨後,直到事都處理好了,聶瑾萱這才在旁邊水云的攙扶下站起身,然後低聲道

"凶器應該是匕首或是短劍之類的利器.而從死者身上的傷口看,刀刀入骨,卻不致命,顯然凶手絕對是個高手!不過剜掉眼睛和割掉舌頭以及砍斷雙腳的傷口雖然也很利落,但從力量上看,卻和死者身上的傷痕不同,所以應該是另外一個人所為,並且這個人很有可能是個女人!"

"女人?!哼,果然是她!"

顯然,從一開始,裴耀光便心里有了懷疑,而如今一聽聶瑾萱凶手之一,可能是個女人,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而此時,一旁早已經看傻了的衙差老周,卻是忍不住顫聲插話道

"可……可是大人,這殺……殺人就殺人,為何還要剜掉眼睛,割掉舌頭,然後還砍斷雙腳呢?這……這是有多大的仇啊?!我的天啊……"

老周是京兆府里的老衙差了,但此時依舊被凶手的凶殘嚇得心驚膽戰!而這邊他的話語剛落,便只聽聶瑾萱直接想也不想的應聲道

"剜掉眼睛是指死者有眼無珠;割掉舌頭是指死者多嘴多舌;砍斷雙腳是因為死者當初踩了凶手!"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而這時,早已氣的渾身發抖的裴耀光更是瞬間臉色一沉,接著瞬間轉身便直接沖了出去!見此形,聶瑾萱只是瞄了他一眼,接著便也默不作聲的跟了上去.

……

裴耀光提起的女人,自然是指昨天出現的那個神秘少女.所以一出天緣客棧,裴耀光便帶人直接沖到了天香閣!

天香閣是東陵京城最大最好的客棧,而昨天自打那神秘少女離開後,裴耀光便派人暗中盯著那神秘少女的動向,所以知道她住進了天香閣!

而此時已然接近晌午十分,天香閣內人頭攢動,坐滿了客人.所以當裴耀光一臉憤怒的帶著一眾衙差進來的時候,大堂里的眾人頓時都愣住了!

接著天香閣的王掌櫃趕忙跑了出來,然後對著裴耀光作揖道

"原來是裴大人,稀客稀客,不知今天裴大……"

王掌櫃認識裴耀光,而眼看著裴耀光凶神惡煞的沖進來,王掌櫃自然要些好話!可顯然,此時的裴耀光已然氣的極點,更是沒時間和王掌櫃耍嘴皮子.所以不等王掌櫃把話完,便直接開口打斷了他

"少廢話,我問你,昨天住進來的那個女人,在那個房間?"

"額……女人?裴大人的是那個女人?"

"就是帶著幾個隨從的那個!"

因為生氣加心急,裴耀光的有些籠統.但聞,王掌櫃只是愣了一下,但隨後卻馬上應聲道

"哦,哦,的想起來了,的想起來了,是在天字號房!昨天那姑娘把後院的天字號房都包了,還把別的房客趕了出去,然後還沒事兒不許任何人到後院兒去……"

想起那個神秘少女,王掌櫃也是心有余悸!畢竟在京城這麼久,遇到的達官顯貴也是不少,但卻沒一個像那個少女那樣霸道而囂張的,所以自然記得十分清楚.

而一聽到神秘少女住在後院的天字號房,裴耀光直接一把推開王掌櫃,便親自帶人走了進去!

……

裴耀光一路聲勢浩蕩.但一如那王掌櫃所,就在走出前堂,來到天香閣後院的時候,卻有人瞬間將裴耀光等人攔了下來!

來人是幾個身材魁梧的壯漢,並且一看便知道是練家子.見此形,帶人走在最前面的裴耀光瞬間臉色一沉,同時揚聲喝道

"本官是東陵京兆尹裴耀光,今天來此例行抓捕殺人要犯,還不讓開?!"

裴耀光本就一身傲氣,此時此刻嚴眉厲目,更是讓人畏懼不已,可聞,那幾個壯漢卻只是神不動的看了裴耀光一眼,接著其中一人冷冷的應聲道

"這里沒有你要抓的要犯!"

"有沒有不是你的!來人,把這幾個人綁了!"

看出對方沒有退讓的意思,裴耀光直接不廢話的下達命令!聞,身後的那些衙差雖然有些畏懼眼前的這幾名壯漢,但一想到之前那些殘害的死者,頓時氣血上湧,接著便瞬間沖了上去!

可這些衙差終究不是對方的對手,所以才不過眨眼的功夫,便被那些壯漢給打倒在地!

那些人下手不清,一眾衙差雖然都還有氣,但都已然進氣多出氣少!而眼看著自己手下被打成這樣,裴耀光更是氣得不行.可就在這時,一陣悅耳如銀鈴般的笑聲,卻忽然從院子里傳了出來!

頓時,裴耀光不禁一怔,瞬間抬頭,接著只見昨天那神秘少女徑自推開房門,然後邁步走了出來……

今天那神秘少女換了一套色的勁裝!火的顏色在陽光下,應著那美麗的嬌顏,更顯美豔無比.可此時,看著她臉上的笑,還有那一身近乎刺眼的衣衫,裴耀光頓時氣的渾身發抖!

大是喜慶的顏色.所以神秘少女今天特意換上這樣的衣服,全然就是在告訴所有人,人就是我殺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神秘少女囂張至極,見此形,裴耀光上前便要開口……可就在這時,隨後趕到的聶瑾萱卻是一把扯住他

"裴大人稍安勿躁!"

此時的聶瑾萱已然恢複了往日的平和,但眉宇間卻隱隱透著平日沒有的冷凝和認真.而聽到聶瑾萱的話,裴耀光不禁轉頭看了她一眼,接著便後退了一步,同時讓人將受傷的衙差帶走,馬上送醫查看傷勢!

眾人忙作一團,天香閣的王掌櫃眼看著這邊出事兒了,便也趕忙讓伙計過來幫忙!接著在一番忙碌下,等著終于都處理好了,聶瑾萱這才邁步上前……可就在這時,卻又被那幾個守院子的壯漢攔了下來!

瞬間,聶瑾萱腳下一頓

"讓開!"

頭也不抬,眉也不挑,聶瑾萱低聲的開口,但話的同時,目光卻始終盯著院子里的神秘少女

聶瑾萱神色不動,低緩的聲音更是讓人聽不出喜怒.但聞,那攔著她的幾名壯漢,卻是不禁反射性的一怔,直覺的想要後退,可隨後卻瞬間回過神來

幾名壯漢沒有讓步,但心里卻對聶瑾萱感到有些不出的畏懼.而眼看著手下如此,那神秘少女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明顯了!

一時間,偌大的天香閣院子里,頓時安靜了下來.而這時,依舊神不動,目光不移的聶瑾萱倒也不急不惱,隨即揚聲對著身後的裴耀光道

"裴大人,依我朝律例,違抗執法,公然毆打衙差,冒犯朝廷命官是為何罪?"

"輕則杖責,重則發配!"

"好!"

揚聲了一個好,隨後聶瑾萱便直接對著身後的廉風命令道

"來人,將他們幾人全部押下杖責三十!"

聶瑾萱的聲音沒有一絲猶豫.聞,廉風立刻恭敬應聲,隨後便直接帶人走了過來……

……

和京兆府的那些衙差不同,如今聶瑾萱身邊的侍衛,雖然不算是很多,但卻都是殷鳳湛精心從死士中挑選出來的,所以個個都是以一頂百的武功高手!

而那幾名壯漢雖然也武功不錯,但卻絕不是廉風等人的對手!因此,隨後不過幾個照面,廉風便已然帶人將那幾個壯漢按住了!

廉風等人的得手,讓場面的勢頓時逆轉.而此時,眼看著自己的手下被抓,那原本還笑呵呵的神秘少女,頓時臉色沉了下來,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喊道

"都給我住手!"

著,那神秘少女大步走了過來,然後先是看了眼自己的手下,接著抬眸瞪向聶瑾萱

"你什麼意思?竟敢動我的人?!"

"我什麼意思想必姑娘應該清楚,不過是按規矩刑我東陵律法而已,姑娘何須如此叫囂?!再,我就是動了……你又能如何?"

"你……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想知道你是誰!不過這位姑娘,昨天我已經提醒過你了,不管你是誰,從哪里來,但這里是東陵,還容不得你在這里撒野放肆!"

聶瑾萱的聲音不高不低,但出的話卻是擲地有聲.聲落,聶瑾萱也不等那神秘少女再什麼,便直接對著廉風命令道

"動手!"

"是!"

毫不猶豫的應聲,隨即廉風對著手下使了一個眼色,瞬間只見幾名押著壯漢的侍衛,同時伸手在那幾名壯漢身上點了幾下,接著幾聲悶哼聲頓時傳了出來!

廉風讓手下廢了幾名壯漢的武功.頓時,見此形,那神秘少女更是瞪大了眼睛,可隨後還不等她回過神來,幾名侍衛已然手腳利落的將那幾名壯漢按在了地上,然後拿過一旁衙差手中的木杖,便開始打了起來!

幾名侍衛同時下手,而本就是武功高手的他們,下手更是毫不留,接著沒兩下下去,便只聽那幾名原本還咬牙的壯漢,開始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可那些本就是死士出身的侍衛,卻不會同他們,甚至越發加大了力氣!

三十大板,轉眼的功夫就打完了!這時低頭再看,那幾個壯漢已然有進氣沒出氣了.這時也不用聶瑾萱多什麼,一旁的裴耀光便讓自己的手下接手,然後將那幾個壯漢拖走了!

很明顯,裴耀光這時要將他們關起來,然後按照剛剛和聶瑾萱的,坐牢流放!而這樣一折騰下來,就是再壯的漢子,將來還能不能活著,可就兩了!

亂世之下用重典,懲治亂民用重刑!而眼前這些人,已然不能算是亂民了,而是毫無血性的惡鬼,所以不管是裴耀光還是聶瑾萱,自然不會太客氣.

而此時,處理了幾個攔路的壯漢,只是開始.所以等著那些壯漢被帶走後,聶瑾萱隨即再次邁步上前,然後來到那神秘少女面前

"這位姑娘,昨夜天緣客棧發生血案,而姑娘昨日和天緣客棧老板娘發生過沖突,所以請問昨夜子時到丑時這段時間,姑娘所在何處?"

上篇:神秘少女    下篇:心服口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