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神秘少女   
  
神秘少女

身為一名死士,水云的直覺要比一般人敏銳的多.而此時此刻,水云直覺的眼前這個容貌美麗的,有著莫名的危險.

同時更加危險的還有那跟在神秘少女身後的幾名隨從,因為水云已然看出對方也和自己一樣,同是殺人不眨眼的武功高手!

當然,水云自己並不害怕,可她擔心聶瑾萱.要是萬一一個不好,讓聶瑾萱受傷或是受驚,那可不是她能承受的起的!

所以水云越發的心而謹慎起來.可此時,就在水云拉住聶瑾萱的同時,聶瑾萱卻是伸手推開她,然後直接上前來到那神秘少女的面前,接著眸光一轉,微微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眼

聶瑾萱的動作很明顯,但卻沒有讓人感到不舒服.而眼看著聶瑾萱對自己的打量,那神秘少女頓時臉色一沉,神色不悅的皺起眉

"你看什麼看?"

神秘少女依舊不客氣.可聞,聶瑾萱卻在這時眸光一收,然後將目光落在了對方的臉上

"我只是想看看姑娘,為何如此狂妄.甚至連我朝三品京兆府大人,都放在眼里!"

聶瑾萱不急不惱,輕緩的嗓音一如往日.而此時一聽這話,那神秘少女頓時眸光一厲,可再次沒等她話,聶瑾萱卻又猛的上前一步,然後對著那神秘少女道

"這位姑娘,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從哪里來!但是你不要忘了,這里是東陵的國土,而姑娘你站的地方,是東陵的皇城街上,所以最好收齊你的姐脾氣,否則要是鬧出了什麼亂子,那對姑娘你,也並不是什麼好事兒吧!"

聶瑾萱刻意壓低了嗓音,算是給那神秘少女留了些面子.可即便如此,此時聽到聶瑾萱這麼,那神秘少女非但不領,反倒瞬間被氣的臉色漲起來,接著想也不想的抬手便給聶瑾萱一巴掌!

那神秘少女毫不留,甚至沒有一絲的猶豫.可她的動作快,有人比她的動作還快,所以就在那神秘少女抬手剛要往下落的瞬間,卻見水云刹那間身形一動,接著伸手一把握住了那神秘少女的手腕!

而至始至終,聶瑾萱都紋絲不動,直直的看著那神秘少女,美麗而精致的臉上一如既往的平靜而認真.

但此時此刻,在場的眾人卻都被那神秘少女的舉動驚到了,裴耀光頓時臉上怒意更甚,而守在聶瑾萱身後的廉風和火融,更是一瞬間擋在聶瑾萱身前,蕭颯的臉上緊繃而防備著,一股不出的戾氣頓時不可抑止的彌漫了出來!

************************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頓時殺機四起!圍觀的百姓也感覺到危險,進而漸漸閉上了嘴,不再議論,而那老板娘孫氏更是心驚的躲在聶瑾萱和裴耀光身後,心的看著那神秘少女,風韻猶存的臉上,透出了顯而易見的恐懼……

就這樣,周圍越漸的安靜下來.而此時,那神秘少女眼看著自己的手腕被抓住,臉上更加難看起來.反射性的想要抽回手,但卻如何也動彈不得!

同時不止如此,眼看著那神秘少女如此猖狂,水云隨即眸光一沉,接著手上瞬間一個用力,頓時那神秘少女直覺的手腕上立刻鑽心的痛了起來!

水云的力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當然,這神秘少女能悶著不吭聲,也是因為水云手下留.可此時,眼看著那神秘少女竟然不屈服,水云頓時再次加了些力氣……

這要是真一下子握下去,那神秘少女的手腕非廢了不可.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忽然低聲道

"水云,退下!"

聶瑾萱低聲的開口,但一雙眼睛卻依舊看著那神秘少女.聞聲,水云雖然不甘心,但還是松口了手,同時後退一步.而此時,眼看著水云松手了,那神秘少女不禁甩了下胳膊,同時對著身後的隨從喝道

"還愣著干什麼呢?還不給本姐砍了她們?!"

顯然,剛剛水云的舉動,徹底激怒了那神秘少女.可此時,聽著那神秘少女的吩咐,站著離那少女最近的一個隨從卻是悄然扯了下那神秘少女的衣,接著便在那神秘少女耳邊聲耳語了一番.

那隨從的聲音很,但也不知道是了什麼,片刻之後,卻只見那神秘少女不禁轉眸瞥了聶瑾萱一眼,接著忽然神一轉的笑了起來

"這位夫人的有道理,剛剛是我魯莽了,還請夫人大人不記人過~!對了還有這位京兆尹大人……"

神秘少女的轉變,讓在場所有人為之一愣.但隨後裴耀光卻是冷哼了一聲,將頭側向一邊.而聶瑾萱則微微眸光一閃,但畢竟對方服軟了,聶瑾萱也沒必要再什麼.隨即便徑直應聲道

"姑娘客氣了,我東陵是禮儀之邦,歡迎每一位來此的客人,所以自然不會和客人多計較.不過姑娘剛剛錯了,姑娘要道歉的人,不是我,也不是裴大人,而是這天緣客棧的老板娘……"

之前神秘少女在孫氏道歉之後,當街甩了孫氏一個巴掌,這件事兒聶瑾萱可是親眼看到了.而在聶瑾萱看來,殺人不過頭點地,雖然孫氏有錯在前,但神秘少女的行為,還是有些太過分了!

而此時聽到聶瑾萱這麼,神秘少女不由得一愣,但轉瞬間便立刻再次笑了起來,然後對著此時依舊躲在裴耀光和聶瑾萱身後的孫氏道

"好!本姐道歉就是了……這位大嬸,剛剛真是對不住了.本姐性子急,還請這位大嬸別太計較了~!"

神秘少女的臉上帶著笑,但語中,卻還是透著一股不出的高傲.可此時,已然被嚇的不行的孫氏,哪還敢在乎這些?隨即趕忙點頭如搗蒜

"沒事兒沒事兒,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孫氏連聲開口,而話的同時,卻是連看都不敢再多看那神秘少女一眼.見此形,裴耀光不禁皺了下眉,可他剛要話,卻見聶瑾萱在對他搖了搖頭

聶瑾萱是想息事甯人.畢竟對方來曆未定,如今又是在大街上,所以也沒必要死揪著對方不放.所以在示意裴耀光不要多話後,聶瑾萱便目光一轉的看向那神秘少女,然後微微點了下頭,接著便轉身走了……

而看著聶瑾萱走了,裴耀光不禁轉眸瞪了那神秘少女一眼,接著也雙手往身後一背,然後帶著一眾衙差,返回了京兆府……而站在原地的神秘少女,卻在這時他們離開後,微微收齊了笑容,然後目光徑自落在了聶瑾萱坐著的那輛已然離開的馬車上,臉上瞬間浮起一抹不出的詭異

"走!"

*******************************************

"瑾萱姐姐,你就這麼放過那個女人了呀?怎麼不把她直接抓起來呢?"

馬車里,瓊華郡主金靜雯有些不解的問著聶瑾萱

其實,剛剛在街上,金靜雯也在場,所以對于那個神秘少女的所作所為,自然也是看得清楚.而看著她對聶瑾萱出不遜,甚至動手,金靜雯自然是氣的不行,可卻被一旁的夜玉書拉住了.

金靜雯沒有及時上前,而金靜雯如何也沒想到,聶瑾萱竟然那麼輕易的就放過了她!所以一上馬車,金靜雯便馬上提出了質疑

可聞,聶瑾萱卻是看了氣鼓鼓的金靜雯一眼,然後緩聲道

"抓起來又能如何?給她點兒苦頭?那之後呢?"

"額……可是,就這樣也……"

"靜雯,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是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們沒必要將事鬧大!"

聶瑾萱一如既往的心平氣和,當然,聶瑾萱之所以沒有動那個神秘少女,自然還有其他考量,只是如今還不是時候,所以聶瑾萱便也沒有細.

而此時聽到這話,金靜雯自然也明白聶瑾萱的心思,但還是忍不住嘟囔道

"哼,又不是我們鬧事兒,是那個女人沒事兒找事兒,瑾萱姐姐你也不是沒看到她那副嘴臉,連著三品京兆尹她都不放在眼里……所以,那樣的女人,就該受點兒苦頭!"

"好了,你這丫頭,別嘮叨了!再,你不是總是和裴大人對著干嗎?怎麼現在人家看不起裴大人,你倒是心里不是滋味兒了?"

"哎呀,瑾萱姐姐,你什麼呢?誰心里不是滋味兒了?!我只是實話實而已!"

"呵呵,是麼?"

"哎呀,瑾萱姐姐,我是認真的!我就覺得那個女人邪門,估計這事兒沒完……"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已經讓裴大人多多注意她了~!"

金靜雯雖然看似性直爽,大大咧咧的模樣,但實際上卻是個相當精明並且很有手腕的姑娘.要不然,當初怎麼會在甄曉蓮手上,救了聶瑾萱,以及最終親自動手了解了韓落雪?!

所以對于剛剛在街上碰到的那個神秘少女,金靜雯直覺的對方不會這麼輕易就轉了性.而她想到的,聶瑾萱自然也想到了,所以在臨走的時候,私下讓水云通知了裴耀光.

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這麼,金靜雯才終于算是放心了些,隨後便和聶瑾萱一路笑笑,回了宮里.

……

和聶瑾萱回了宮,最後直到折騰到了晚上,才算是離開.而對于今天在街上的事兒,聶瑾萱卻並沒有告訴殷鳳湛,只是,聶瑾萱沒,殷鳳湛卻有些在意,所以當天夜里,殷鳳湛在禦書房處理國事的時候,便將廉風叫了進來

"廉風,今天出去可有什麼事兒發生?"

坐于龍案前,一邊批奏著手里的奏折,殷鳳湛一邊頭也不抬的問著.而聞,廉風便將今天到天緣客棧辦案,然後在客棧門口碰到了神秘少女的事兒,全都一五一十的了出來

而此時,原本聽著廉風起白骨案子,殷鳳湛倒是沒什麼反應.可隨後一聽有人竟然公然在街上如此狂妄,甚至要動聶瑾萱,殷鳳湛頓時愣住了,隨即猛的將手里的奏折往龍案上一摔,同時抬頭看向廉風

"你什麼?竟然動手了?!"

"是的皇上,那少女確實動手要打郡主的,好在及時被水云攔住了!"

"……她是什麼來曆?"

強壓下心里的怒意,殷鳳湛沉聲追問.因為殷鳳湛直覺的感到這神秘少女來曆不一般.可聞,廉風卻是搖了搖頭

"回稟皇上,屬下不知.不過看樣子,對方來曆絕對不簡單!那少女身後跟著幾個隨從,雖然沒有交手,但屬下肯定,對方定然是武功高手!"

高手之間通常都會有莫名的直覺.而廉風是殷鳳湛手下第一高手,所以當時在街上時候,便毅然感到了對方的非同尋常.

"而且,屬下聽到郡主和對方話,聽郡主的意思,那少女應該不是我東陵的人,甚至郡主已經知道對方的來曆了,只是郡主沒有,所以屬下也沒有追問."

雖然和聶瑾萱的接觸沒有水云多,但對于聶瑾萱,廉風等人還是相當尊敬的.當然,這種尊敬有一部分是來之殷鳳湛,但絕大部分則是因為聶瑾萱本身.

而此時聽到廉風這麼,殷鳳湛不由得薄唇微抿,接著在片刻後,瞬間眸光一挑

"立刻查清對方來曆!"

"是!"

……

其實聶瑾萱也並不知道那神秘少女的來曆,只知道她不是東陵人.

並且從那神秘少女的穿著打扮以及氣質上看,來曆肯定不.而如今這個節骨眼兒上,有鄰國神秘人士來訪東陵京城,那麼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幾日後皇宮的那場國宴!

而不清楚對方來曆的時候輕舉妄動,總歸是魯莽的.摒棄,如今東陵出兵北上,和西狄的戰事即將燃起,而如果這個時候,再和其他國家發生爭端,那麼吃虧的肯定是東陵.

所以,在考慮到各個方面,以及長遠的角度,聶瑾萱才會息事甯人,甚至沒有告訴殷鳳湛,因為聶瑾萱知道,要是殷鳳湛知道有人當街如此猖狂,什麼還要對自己動手,那麼定然會被氣的不行!

因此,聶瑾萱選擇了閉嘴.接著第二天一早,因為白骨案才剛剛開始,所以聶瑾萱便早早的起身,然後出宮去了京兆府.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到了京兆府才發現,裴耀光竟然不在!

如今的東陵皇城,百姓安居樂業,所以案子並不是很多.因此此時一聽府里的衙差,裴耀光出去了,聶瑾萱頓時一愣,隨即忍不住問道

"出去了?難道又出案子了?"

"是啊郡主!這一大早,就有人過來報案,聽又是死人的案子……但具體怎麼回事兒,的就不知道了~!"

京兆府的人都認識聶瑾萱,所以自然有什麼什麼.而此時一聽又發生了案子,聶瑾萱也是無奈的歎了口氣.可隨後聶瑾萱剛和那京兆府的衙差了幾句話,便只見裴耀光風風火火的從外面大步走進來.

裴耀光的神色有些凝重,見此形,原本還在和衙差話的聶瑾萱也是一愣

而此時,已然大步走進房間的裴耀光卻是伸手抓去放在旁邊的一個茶杯,兀自倒了一杯茶,然後一飲而盡.接著'啪’的一聲將茶杯摔在了桌上

"出事兒!"

裴耀光終于開口了.而聲落的瞬間,隨即抬眼看向聶瑾萱.而一對上他的眼,聶瑾萱不由得心頭一驚

"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裴耀光雖然性子高傲,但卻並不急躁.並且做了這些年官,向來也是得心應手,卻是很少有這般神凝重的時候.而此時能讓裴耀光如此,顯然是出了不的事兒,或者非常詭異的事兒……

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抿了下唇.而看著聶瑾萱也神緊張了,裴耀光便也不賣關子,便直接道

"就在昨晚,天緣客棧的老板娘孫氏被殺了!而且不只是孫氏,天緣客棧里住的八名房客,也都被人殺了!"

"什麼?!"

雖然聶瑾萱心里做好了准備,但裴耀光的話,還是讓聶瑾萱驚得瞪大了眼睛,而旁邊的衙差們,更是一個個目瞪口呆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因為這個忽如其來的消息驚的有些不出話來.而片刻之後,一旁的水云卻是眸光一閃,然後低聲對著聶瑾萱道

"郡主,您看是不是昨天那個女人……"

水云反射性的覺得,事就是昨天那個神秘少女做的.而此時,聶瑾萱卻是眸光一凜,同時徑自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是不是她做的,如今斷還為時尚早!先看看再!裴大人,走吧,去天緣客棧!"

"嗯,走吧!"

著,聶瑾萱便帶著水云和裴耀光一同走出京兆府,直奔天緣客棧而去!

上篇:狂妄至極    下篇:人神共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