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狂妄至極   
  
狂妄至極

聶瑾萱邊收拾東西,邊著.可此時一聽這話,原本剛剛心好些的殷鳳湛,臉色頓時又沉下來

"怎麼又是他?"

"什麼又是他啊?!人家是京兆尹,這城里有事兒,當然是人家出面嗎!"

"哼!那又如何?京兆府難道就沒有仵作了嗎?那我養他們那一幫子人,都干什麼吃的?而如果每件事兒都來找你,那我還要他這個京兆尹做什麼?"

之前在宸王府的時候,裴耀光過來,那是因為殷鳳湛不知道.可如今不一樣了,聶瑾萱就在宮里,所以殷鳳湛自然在知道後,自然就不高興了!

當然,殷鳳湛之所以不高興,並不是因為裴耀光找人幫忙,而是生氣他總是找聶瑾萱幫忙.

而此時,眼看著殷鳳湛的臉色越漸難看,旁邊的春子,水云等人頓時低頭斂眸不敢吭聲.可別人不知道殷鳳湛的心思,聶瑾萱又豈會不知?!所以一聽殷鳳湛這麼,聶瑾萱頓時手上動作一頓,接著轉身走到了殷鳳湛旁邊

"怎麼?不高興了?"

"……"

殷鳳湛不吭聲,但隨後卻將腦袋轉到一旁.見他如此,聶瑾萱隨即伸手扶住殷鳳湛的頭,然後強自將他的腦袋轉了過來

"瞧你這熊樣兒,跟個孩兒似得.人家也是為了公事,你生氣個什麼勁兒啊?!再,正好我也趁機會出去走走,要不然總待在宮里,豈不是待傻了?!"

著,聶瑾萱對著殷鳳湛微微一笑,然後也不等殷鳳湛什麼,便叫上水云一起走了出去.而看著聶瑾萱那離開的背影,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卻還是陰沉的臉,接著等聶瑾萱走出了暖閣,才低聲喚道

"廉風,火融!"

"是!"

"跟上去瞧著!"

"是!"

……

如今的聶瑾萱,雖然沒有正式立後,但宮里的人,卻已然依著皇後的規矩在侍奉著.所以照理出宮,自然也是前呼後擁,可聶瑾萱卻是個不喜歡排場的,再這次出宮,也是為了辦事兒,所以便只叫上水云還有蓮喜,以及之後被殷鳳湛吩咐過來的廉風和火融幾人.

廉風火融等人本就不太話,所以一路出來,倒也是安靜,只有太監蓮喜不時的上兩句,倒也不會太沉悶.可就在走出永樂宮沒多久,聶瑾萱便碰到正巧進宮來找聶瑾萱玩的瓊華郡主金靜雯和天承三皇子夜玉書,隨後兩人一聽聶瑾萱正要出宮辦案,便一同跟著去了.

就這樣,一行人一同出了皇宮.而此時,京兆府的人已經在宮外等待多時了,所以見面後,聶瑾萱也沒多什麼,簡單的幾句話,然後一行人便直接去了案發現場.

這次的案發現在是在城東臨街的一間客棧里.客棧名叫天緣客棧,是京城的老字號,而當聶瑾萱等人坐著馬車到達現場的時候,卻見客棧已經被京兆府的人圍起來了,同時在客棧的門口,已然圍了很多聞訊而來,看熱鬧的群眾.

見此形,聶瑾萱心知這次的案子應該不,心里頓時有了譜.而京兆府的人對于聶瑾萱也並不陌生,所以一看聶瑾萱來了,立刻恭敬的讓出一條路來,然後請聶瑾萱一行人進去.

因為發生了案子,暫住在客棧里的人都出來了.而出事的地點是在客棧的後院兒.所以等聶瑾萱來到了後院後,便只見裴耀光站在院子當中,濃眉緊鎖,一臉陰沉的模樣.

"況如何?"

聶瑾萱走過去直接開口.而此時一聽到聶瑾萱的聲音,裴耀光這才轉過頭,可剛要話,卻看到金靜雯竟然也來了,隨即不由得輕嗤了一聲!

起來,裴耀光和金靜雯兩人本來並不熟悉.可之前因為裴耀光抬著尸體去宸王府,讓金靜雯很是看不慣,所以每每兩人見面,金靜雯都嚴詞以對,而裴耀光也是軟柿子,更不是因為你是女人,我就應該讓著你的紳士,因此這一來二去,兩人就杠上了!

而此時,裴耀光的輕嗤聲雖然不大,但卻讓金靜雯聽到了,頓時金靜雯立刻就來火了.可隨後眼看著兩人又要吵起來,聶瑾萱卻適時的開口道

"好了,別吵了.先辦正事要緊!"

對待案子,聶瑾萱一直都是認真而嚴謹的.而此時聽到聶瑾萱這麼,金靜雯頓時住了口,但還是狠狠的白了裴耀光一眼.

只是,此時的裴耀光卻已然懶得搭理她.隨即便對著聶瑾萱道

"早上的時候,客棧有個孩子在院子里玩兒.然後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掉進這個枯井里了,可之後將這孩子救上來,卻發現孩子手里拿著一個白骨!隨即客棧的人便報了官.我過來後,讓人下去看看,結果發現了一堆骸骨,而且最少兩人!"

著,裴耀光抬手一指旁邊,這時聶瑾萱順著方向一看,果然只見在院子中央的枯井旁邊,擺著一個乾淨的白布,而白不上正擺放著一堆骨頭!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皺起了眉,接著邁步走了過去

"都弄上來了嗎?下面還有沒有?"

"弄乾淨了,不過下面還有一些東西,我想應該是當初隨死者一起掉進井里的,所以還在讓人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

"確實如此!不過看樣子,死者死亡時間已久,就算是掉進去了東西,也已經腐舊了,所以讓大家一定心,不要放過任何線索!"

"嗯,我知道!"

點頭表示明白,但隨後裴耀光還是指揮旁邊的衙差注意點兒,而這時,聶瑾萱則仔細看了看那些骨頭,然後又對著裴耀光道

"看來需要拼骨,不過拼骨很花時間,所以還是現將骸骨搬回到府里,然後再吧!"

一個人的骨骼有兩百多個,而眼下這對骸骨最少有兩人,所以要將這些拼好,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兒,再加上這里是客棧,來來往往也是不方便,因此只能現將骸骨都搬回到京兆府,然後再行拼骨.

"嗯,我知道了!來人,你們幾個,快點!給本大爺把這些骨頭都搬回到府里去!記住了,都給我看好了,搬得時候注意點兒,要是敢給本大爺弄掉了一塊,哪怕是一塊,本大爺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昂著腦袋,裴耀光習慣性的再次擺出一副大爺臉.而一看他如此,頓時引來金靜雯的鄙視.可就在金靜雯要開口些話的時候,看著聶瑾萱已然轉身往外走了,金靜雯這才閉上嘴,沒話的和聶瑾萱一起走了出去.

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外走,一群衙差在後面整理骸骨,而此時眼看著裴耀光等人已然出了門口,天緣客棧的老板娘孫氏趕忙快步走了過來

"額……官老爺,官老爺,請問這案子什麼時候能結啊?"

孫氏今年四十多歲,家里男人十年前病逝後,便只剩下她一個打理客棧.而孫氏本就長得不錯,再加上十分厲害,在城里都算是有名的人物.

而此時被孫氏這麼一問,原本正和聶瑾萱話的裴耀光卻是瞬間轉眸瞪了她一眼

"結案?!那得找到的凶手才能結案!你急什麼?"

"額……官老爺誤會了,不是我……額,不是民婦著急,是這一天不結案,民婦這店就沒法開張啊!也不官老爺您看看,您這人把民婦這店封的個嚴嚴實實,這……這讓民婦怎麼做生意啊!"

"生意?!哼,我你這個婆子,這都什麼時候了?告訴你,那骸骨可是在你後院的井里找到的,沒把你抓起來嚴加審問就算很不錯了,你還和本大爺在這廢話?!"

其實裴耀光的沒錯.如今骸骨是在客棧後院的枯井里找到的,所以按著理來算,客棧的老板就是第一嫌疑人.而裴耀光也是考慮到孫氏是一個*,又沒什麼背景,才暫時沒有拘押她!

所以此時一聽裴耀光這麼,孫氏頓時一驚,想什麼,但之後想了想,卻終究閉上了嘴,接著微微後退了幾步……可正巧在這個時候,卻是一個不心撞到了後面的行人!

"哎喲~!"

孫氏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因為被嚇了一下,頓時叫了一聲,而叫過之後,轉身便叫道

"這是誰啊,走路怎麼不看著點兒?!"

孫氏習慣性的亮出了潑辣的本性.可話音剛落,待看清對方的瞬間,孫氏卻頓時愣住了!

原來,孫氏剛剛撞到了是一位姑娘.

那姑娘二八的年輕,容貌豔麗,蜜色的肌膚,透著健康的色澤,尤其是那雙眼睛,更是透著不出的風!而那一身粉色的勁裝,映著那美麗的容顏,更是平添了一抹俏麗和貴氣!

而在那姑娘的身後,還跟著幾個身形高大的男人,一看便知是練家子!

孫氏是個場面人,看人的眼力還是有的.所以此時一看那姑娘如此,便知是自己惹不起的.隨即瞬間收起剛剛的潑辣模樣,然後竟討好的笑了起來

"額……真是不好意思,剛剛婆子我沒注意,沖撞了姐,姐您別生氣啊,都是婆子不好,好不姐您到我店里喝杯茶?歇歇腳,也算是婆子我給您賠不是了~!"

剛剛的事兒本就不大,孫氏看出對方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便向著息事甯人.可此時,聽著孫氏的話,那姑娘卻只是瞥了她一眼,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那被踩到的腳,接著抬手便直接甩了孫氏一個巴掌!

那姑娘顯然也是練過些功夫的.所以這一巴掌下去,孫氏頓時被打了一個趔趄,半邊臉更是瞬間便腫了起來!

刹那間,孫氏被打懵了.可隨後還不等孫氏回過神來,便只見那姑娘瞬間上前一步,然後抬起剛剛那只被踩的腳,往前一邁,同時居高臨下的看著孫氏道

"舔乾淨!"

……

那姑娘的聲音很好聽,但此時她的話,卻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一驚.

甚至連一旁的裴耀光也是瞬間皺起眉,而原本已然作勢上馬車的聶瑾萱,也在這時察覺這邊出事兒了,而轉身過了過來

一時間,眾人將那姑娘和孫氏為了起來.而面對周圍的注視,那姑娘卻渾然不覺,美麗卻又狂傲的臉上,更是透出了對孫氏的極度輕蔑!

所以見此形,裴耀光隨即一把上前一步,然後直接來到那姑娘面前

"好大的膽子,你是什麼人?竟敢如此狂妄?"

裴耀光很是不悅.而此時,聽到這話,那姑娘卻是轉眸瞥了裴耀光一眼,然後冷哼了一聲

"你又是誰?"

"本大爺是京城京兆尹!"

"原來是京兆尹……好!這賤婦踩了本……本姐的鞋,本姐讓她舔乾淨又是如何?"

在古代,一般百姓見官多少都有些懼意的.更不要面對裴耀光這樣的當朝三品大元!可此時,在聽到裴耀光的話後,那姑娘非但沒有懼意,反倒越發的狂妄起來.

見此形,裴耀光頓時神越漸冷然起來.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裴耀光話,那姑娘確實唇一抿,然後頭也不轉的對著身後的幾名隨從道

"把那踐人給本姐抓起來!"

那姑娘冷冷的開口,聞聲,一直站在那姑娘身後的幾名男子立刻邁步上前……而眼看著這些人竟然如此放肆,裴耀光頓時火了

"你敢!"

"哼,京兆府大人,你最好躲開點兒,要不然別怪本姐對你也不客氣!動手!"

顯然,那姑娘絲毫不把裴耀光看在眼里.而此時聽到那姑娘的命令,幾名手下上前便對孫氏以及擋在孫氏身前的裴耀光動手……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是適時由水云扶著走了過來!

"慢著!"

聶瑾萱的聲音不緊不慢.但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個清楚.而一聽到聲音,那姑娘隨即轉眸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傲然的秀眉一揚

"你又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位姑娘你要給老板娘道歉!"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開口,而一聽這話,那姑娘頓時眸光一凜.而將她的反映看在眼里,聶瑾萱隨即作勢上前,可這時水云卻是機警的拉住了聶瑾萱

上篇:短暫安甯    下篇:神秘少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