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短暫安甯   
  
短暫安甯

東陵出兵的事,受到了全東陵百姓的支持.參軍踴躍,軍餉糧草更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准備齊全.所以原本是定在半個月出兵北上,結果最後不過十天的時間,齊國公邱慕白便統合十萬兵馬,離京出發了!

而當日出發那日,興甯帝殷鳳湛親臨校場,率百官親自檢閱.接著十萬士兵繞皇城一周,受到了全城百姓的熱烈支持,然後才浩浩蕩蕩的離開.

對西狄的戰事算是就此拉開了序幕.而百姓們看著士兵們各個雄赳赳氣昂昂,也是對這場戰事充滿了信心.而待隊伍離京後,京城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畢竟不管如果,對于百姓來,日子還是一樣要過,再馬上就要年關了,所以各家各戶便又忙碌了起來.

百姓安穩了,而另一方面,沉積了半年的國事,也在殷鳳湛日以繼夜的努力下,終于徹底處理乾淨了.而經此一事,滿朝文武,更是對殷鳳湛傾佩不已.可對于朝臣們的贊揚,殷鳳湛卻是絲毫不以為意.

東陵政局終于步入了正軌,殷鳳湛也不再向從前那麼忙碌,只是這麼大一個國家,就算處理了沉積的國事,每天還是有不少事發生,所以殷鳳湛依舊沒有真正的清閑下來.

所以為了能多陪陪聶瑾萱,殷鳳湛干脆將事都拿到永樂宮處理.而這事兒要是放在以往,定然一大批朝臣站出來反對,可這回換成了殷鳳湛,朝臣們反倒沒有一個表示質疑的.

人就是這樣,如果你只比別人強一點,那麼別人就會嫉妒你,質疑你,排擠你.可當年到達了別人難以企及的高度,那麼別人就是仰視你,膜拜你,你做的任何事,都會覺得是理所當然!

當然,這其中除了殷鳳湛的原因之外,也有聶瑾萱的原因.所以滿朝文武,便也都很有默契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權當不知道.

日子仿佛又平靜了下來.只是,平靜的也不過是表面而已,畢竟,這次東陵出兵,西狄那邊的動向還不明確,聶文浩和段太後究竟在這其中要掀起什麼風.以及還有其他的一些事……所以,這樣的平靜,也不過是暴風雨前的短暫安甯而已.

……

午後,永樂宮的暖閣里

聶瑾萱正靠在軟榻上看書,一旁的水云在侍候著,而不遠處的方桌前,殷鳳湛正翻閱著今天朝臣們剛剛遞交上來的奏折,而在他的旁邊,則站著太監春子.

春子今年還不到二十歲,從和哥哥一起進宮,之後一次偶然的機會,讓高才庸見到了,然後高才庸便他們兄弟二人留在身旁.而春子的兄弟,就是當初在瑞王殷鳳翔宮變時,死去的太監東順!

而東順當初雖然死的慘,是被殷鳳翔下令直接活生生五馬分尸的.可當初東順是自告奮勇隨高才庸去的,所以春子並沒有為自己哥哥死,懷有什麼怨恨,甚至于以自己的哥哥為榮,畢竟即便當初他哥哥沒去,春子自己也想去的.

因為在春子看來,他和他哥哥的命,都是高公公救的.如果當初不是高公公,那麼他們兄弟二人,早在進宮之後不久,便被人打死了.所以,能為高公公死,甚至還為此揭露了瑞王殷鳳翔的罪行,這是無上光榮的事!

所以,在登基後,知曉了春子的事之後,殷鳳湛便將他留在了身邊.而春子雖然年紀不大,但腦子卻極為聰明,並且總歸是由高才庸親自*的,所以年紀,便很是懂得規矩,更是知道什麼時候該話,什麼時候該閉嘴,什麼時候該上茶,什麼時候該當沒看見.

就是這幾個人,各自有著自己的事,冬日的陽光灑進暖閣,更是透出分外的安靜.可就在這時,就在這一片安靜之中,原本正專心看著奏折的殷鳳湛,卻是忽然將手里的奏折往旁邊一摔

'啪!’

瞬間,輕微的脆響在甯靜的暖閣中響起,而此時一聽到這聲音,靠在軟榻上的聶瑾萱不禁轉眸看了殷鳳湛一眼,然後微微一笑

"怎麼了?"

聶瑾萱輕聲的問,可聞,臉色有些陰沉的殷鳳湛卻沒吭聲.顯然,此時的殷鳳湛心很不好.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挑了下眉,然後瞥了眼站在旁邊的春子

而此時察覺到聶瑾萱在看向自己,春子先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下自家主子,然後才隔著距離,對著聶瑾萱聲道

"郡主,您別在意,又是拍馬屁的!"

春子的表有些滑稽,而他的話更滑稽.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笑了

"呵呵~,什麼拍馬屁的?"

"哎,郡主您是不知道,還不就是周大人……嘛……"

話的同時,瞄到殷鳳湛看了自己一眼,春子瞬間立刻閉上嘴.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眸光一轉,看向殷鳳湛,然後笑著道

"周大人?就是那個禮部侍郎?"

自打殷鳳湛登基之後,對朝堂上的官員,做了很大的調整.而這些日子不時的聽殷鳳湛,所以聶瑾萱對于如今朝堂上的事,多少也了解一些.所以一聽春子是周大人,聶瑾萱便想到了他.

而此時,殷鳳湛的臉色依舊有些難看,而聽著聶瑾萱的話,殷鳳湛這才微微抿了抿唇,然後低聲道

"就是他!"

"他怎麼了?又奉承你了?"

朝臣奉承皇上,照理也是很常見的事兒.畢竟要想混得好,討好上司,自己才能有好果子吃.可殷鳳湛登基後,卻不一樣了.因為殷鳳湛本身就是非常認真的人,再加上每天看的奏折太多,處理的國事也太多,所以可想而知,在本就繁多的國事中,非有人有事兒沒事兒歌頌一下你的功德,長篇大論了一堆,卻沒有一句實用的,這也是讓人有些惱火的!

只不過,這要是在禦書房或是其他地方,殷鳳湛一般都不吭聲.可如今在永樂宮,在聶瑾萱面前,殷鳳湛便不再憋著了,直接將火氣發泄了出來.

"奉承也就罷了,兩句就算了,可他足足寫了三大章,結果一句正事兒沒有……哼,如果不是看他還有些才能,我真想將他直接踢出京城!"

殷鳳湛周瑾有才能,倒也著實不假.這周瑾今年還不到四十歲,就外表來,也算是比較出眾的人物.尤其是寫的一手好文章.可如果單單是這些,都不足以讓殷鳳湛注意他,關鍵是這個周瑾特別的會話,而在會話的同時,還能讓對方慢慢的跟著他的路子走!

所以,如果只是見人人話,見鬼鬼話,那不算是高手.真正的高手則是,見人人話的同時,讓這個人跟著你這個鬼走.而見鬼鬼話的時候,還能讓你這個鬼,跟著他這個人走!

周瑾就是後者的傑出代表!只不過周瑾的出身很低,沒錢沒根基,所以這些年來,一直被一些氏族打壓著,直到殷鳳湛登基後,才把他提上來.可這下好了,周瑾每每有空,就給殷鳳湛寫兩個漂亮到百花齊放的奏折,然後送上來,卻是直把殷鳳湛煩的要死!

而對于周瑾這個人,聶瑾萱也多少有些了解的.所以一聽殷鳳湛這麼,聶瑾萱頓時越發覺得好笑,隨即將手中的書一合

"行了,周大人其實也不是故意的.畢竟你也知道的,當初那周大人雖然有才干,卻一直被壓制,如今你提攜了他,他心里感動,多寫了幾句話抒發一下感,也是再所難免的!大不了你下次直接告訴他不就得了,看把你氣的,何必呢?"

放眼天下,如今敢和殷鳳湛如此話的,想來也只有聶瑾萱一人了.所以聞,殷鳳湛雖然沒吭聲,但臉色已然和緩了不少

見他如此,聶瑾萱也是搖了搖頭,然後才又道

"不過要我,這周大人雖然如今給你寫了幾個折子,但本質上卻也不是愛拍馬屁的人.要不然,依著他的口才和能力,要是當初依附段家,又至入朝多年,卻一直沒有出頭呢?所以你也別在意了~!"

聶瑾萱對付殷鳳湛,總是很有一套.而此時一聽聶瑾萱這麼,殷鳳湛這才終于徹底了平靜下來.而看著殷鳳湛心好了,聶瑾萱隨即話鋒一轉

"不過鳳湛,這齊國公都帶兵走了幾天了,也不知道況怎樣了……"

"嗯,今天接到回書了,是一切順利,如果繼續下去,最快十天就能抵達邊境!"

"十天?!那麼快?不是最少要走一個月嗎?"

東陵皇城到西北邊陲,正常行軍,要走三十多天,而如今是冬季,所以最快也得要一個月的時間.可如今齊國公出境也才不過十幾天,那麼這樣算來,從京城到邊境,竟然才用二十多天?!

所以聶瑾萱很是驚訝.可聞,殷鳳湛卻是點了點頭

"出兵貴在神速.而這才西狄本就比我們早一步,所以我們行動更要快!而齊國公知道這個道理,因此在出京之後不久,就先行率領一萬人馬前往邊境.這樣一來,就能提前到達,進而壓制西狄.而等著前方人馬先行落腳後,後面的部隊也會陸續抵達."

"哦,原來如此……看來齊國公果然是個將才!"

"嗯,不過邱家人丁單薄……"

後面的話,殷鳳湛沒,但聶瑾萱卻心里清楚.而且,如今不只是邱家,另外一個武將世家墨家,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而一旦邱家和墨家老一輩出了什麼事兒,那麼東陵將無帶兵之人!

這是擺在殷鳳湛面前的難題,攸關著整個東陵的未來.而眼看著殷鳳湛臉色有些凝重,聶瑾萱不禁再次出安慰

"好了,既然知道問題,後面想辦法就好.再,邱家墨家雖然人丁單薄,但依我看,不管是邱家世子,還是墨家的玉玨大哥,在人品學識武藝等各個方面,都是比較不錯的.總比子嗣一堆,可卻沒一個能成事的好!"

"嗯,是這個道理,所以我決定明年開春祭春之後,恢複武科,然後在民間選拔一些人才!"

"那可算好……哦對了,鳳湛,起這些,你再過幾天的國宴,他們會不會來?"

著著,聶瑾萱想起了這次殷鳳湛將要在十天之後舉行的國宴.而起這次國宴,當初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何殷鳳湛會如何決定,但事實上,殷鳳湛會如此,自然有著自己的目的,而這個目的就是為了引誘聶文浩和段太後!

因為如今依著勢看,聶文浩的段太後很可能就是這才幫助西狄三皇子登基的幕後黑手.只是,聶文浩心思狡猾,如果知道了殷鳳湛設宴,就是為了引誘他前來東陵,那麼他是否會涉險而來?!

聶瑾萱有些擔心.可聞,殷鳳湛卻冷冷一笑

"放心好了,他回來的!"

殷鳳湛的肯定,一聽這話,聶瑾萱心里卻浮起一抹複雜,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要些什麼的時候,卻只見太監蓮喜快步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先行對著殷鳳湛行禮,接著來到聶瑾萱身前道

"主子,宮外傳話過來,是裴大人找您."

皇宮不是隨便想盡就能進的.而如今聶瑾萱住進了永樂宮,所以裴耀光自然不能像之前聶瑾萱住在宸王府的時候,有事兒便把尸體直接抬過來,所以便只好在皇宮外傳話.

而此時一聽裴耀光找自己,聶瑾萱便心知又有案子了,隨即兀自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出去和裴大人一聲,就等我一會兒,我馬上過去."

"是!"

恭敬應聲,接著太監蓮喜便走了.而等著蓮喜一走,聶瑾萱也起身開始收拾,見此形,一旁的殷鳳湛頓時皺起了眉頭

"要出去?"

"嗯."

"干什麼去?"

"裴大人傳話過來了,估計又出案子了."

上篇:精明商人    下篇:狂妄至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