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風云再起   
  
風云再起

西狄國位于東陵的西北方.經濟文化上,並不如更偏重中原文化的東陵,天承等國.但因其是一個由游牧民族組成的國家,所以在西狄不管男女老少都會騎馬射箭,因此在武力上,卻是獨占鼇頭!

尤其是西狄國的騎兵,更是驍勇善戰,即便是向來兵力強勁的棲鳳國,也不敢覷!

只是前些年,西狄老國主忽然病逝後,因為皇位的原因,西狄陷入了內亂.所以這些年來,西狄自己都自顧不暇,自然不會和周邊的鄰國太過來往,但此時此刻,卻忽然屯兵東陵邊境,這不得不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所以,此時聽到鍾離的稟告,殷鳳湛頓時神一怔,而聶瑾萱雖然不太清楚西狄國是怎麼回事兒,但一聽鄰國屯兵邊境,也不由得一驚.

但殷鳳湛終究是冷靜的.所以在短暫的愣神後,殷鳳湛隨即便恢複了過來,然後一個轉身拉著聶瑾萱坐到了旁邊的位置上,同時低聲對著鍾離問道

"西狄這些年不是一直內亂嗎?怎麼會忽然屯兵邊境?"

"回稟皇上,這個具體還不是很清楚.不過據前方回報,是之前西狄確實是內亂不假,但一個月前,西狄二皇子和西狄四皇子一個因病暴斃,一個外出時意外墜馬而亡.而這兩位皇子這些年來,一直因為皇位的事兒,爭得你死我活,但如今都相繼死了,所以皇位便落到了原本在皇位爭奪上,占下風的三皇子身上.而半個月前,西狄的三皇子已經登基了."

其實西狄國的事,並不是什麼秘密.只是殷鳳湛這陣子一直在忙著國事,倒是沒時間注意這些.所以此時一聽鍾離這麼,殷鳳湛頓時就明白了.

畢竟,對于西狄國的事,當初殷鳳湛也是多少知道一些的.當初西狄老國主病逝,雖然之前有立大皇子為太子.可是在西狄國,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因其母家世強大,所以一等老國主駕崩後,三位皇子便連同殺死了身為太子的大皇子.

而本來三人事前是商量好要平分西狄的,可大皇子一死,二皇子首先改變了主意,便想要獨吞整個西狄,可他是這麼想的,另外兩個皇子也是這麼想的,所以西狄內戰由此徹底的爆發了出來!並且,一爆發就是好幾年的時間!

只是,爆發了幾年的內戰,竟然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里,徹底平息了.而原因竟然是,兩位皇子先後死亡,這難免讓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所以等著這邊鍾離的話語一落,殷鳳湛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時,一旁的聶瑾萱也冷靜了下來,然後忍不住插話道

"鳳湛,我看這事兒有些古怪啊!那西狄國究竟是什麼況,我是不清楚.可一個月的時間……不,如果去除掉西狄三皇子登基後的半個月時間不算,那就是在半個月的時間.可就在這半個月的時間里,西狄連續死了兩個皇子.並且兩人都是皇位的有力競爭者,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嗯,確實如此.不過據我所知,那西狄三皇子並不是什麼心機深沉之人.否則西狄也不會持續內戰這麼長時間.而如今忽然在短短的半個月,那三皇子便登基稱帝,這里顯然大有問題!"

"鳳湛,那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後幫他?"

"嗯,應該是如此!並且這個幫三皇子的人,定然是一個使用心計高手!畢竟,就算是及時除掉二皇子和四皇子,可那些依附他們的勢力,可不會立刻妥協.這樣的話,三皇子就算是登基,也沒有用.可如今三皇子登基了,並且還屯兵邊境……想來一定是那個神秘人在背後做了很大的手腳!"

一個人的本性是不會變的.而那西狄三皇子本就有勇無謀,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計策來,所以一定是有神秘人暗中相助.可這個神秘人又會是誰呢?為什麼一定要屯兵東陵……

一時間,不管是殷鳳湛和聶瑾萱都陷入了沉思,但片刻之後,兩人便不禁對視了一眼,接著殷鳳湛轉眸看向鍾離吩咐道

"繼續打探,如有異動,立刻向朕回報!"

"是!"

恭敬應聲,隨後鍾離便一臉嚴肅的離開.而等著鍾離一走,殷鳳湛便也站起身,然後低聲道

"如今事已至此,你也要多想了!不過這王府,你就不要再待了,待會兒和我一起回宮吧!"

著,殷鳳湛便叫來水云和聶洪,讓兩人下去准備,而眼看著殷鳳湛那凝重的神,聶瑾萱卻只能微微的歎了口氣.

當然,聶瑾萱之所以歎氣,不是因為要進宮了.而是因為,關于幫助西狄三皇子的神秘人,聶瑾萱和殷鳳湛都同時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聶瑾萱的父親,聶文浩!

*********************************************

聶瑾萱隨著殷鳳湛回了宮,並被暫時安排到了離禦書房最近的永樂宮.

永樂宮當初是殷鳳湛母妃甯貴妃的寢宮,是當年的先皇順承帝特意為甯貴妃修建的.之後殷鳳寒繼位後,將其賜給了明妃,但之後明妃被段太後處死,所以這永樂宮便空了下來.

而這次殷鳳湛帶聶瑾萱進宮,本來就非常突然.因此永樂宮並沒有特別修整,好在聶瑾萱也不是挑剔的人,便直接住了進來.而親自安頓了聶瑾萱,殷鳳湛便直接回到了禦書房,同時將一眾大臣重新招到禦書房,然後將其收到了消息了出來.

要知道,這些年來東陵和相鄰各國和平共處,雖然時有摩擦,但也都是事兒.卻是從來沒有在邊境忽然加大屯兵的事發生.所以此時一聽西狄竟然忽然有此行動,眾臣自然感到驚恐不已.

但眼前的這些大臣,畢竟都是在朝堂摸爬滾打幾十年的老臣,所以在短暫的或是驚訝,或是慌張之後,眾大臣一看殷鳳湛依舊不動如山,頓時眾大臣便有了主心骨,心思也冷靜了下來.接著便有大臣紛紛站出來出自己的觀點

"皇上,微臣認為,西狄如此顯然是別有用心.只是如今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何用意,所以微臣建議,不妨先派使臣送國書遞交西狄國主,然後看對方如何答複,再作打算也不遲!切不可輕舉妄動啊!"

"非也!皇上,微臣認為剛剛王大人所差矣.西狄國向來不是什麼安分守己的主兒,如今新皇剛剛登基,便如此囂張,所以微臣認為,應該迎頭痛擊,打消對方的狼子野心!"

"哼!張大人話的輕松.迎頭痛擊?!那倒是痛快了,可要知道,我東陵現在剛剛安甯,皇上登基也是不久,百廢待興,這時候出兵討伐西狄,豈不是傷人一千,自損八百?!"

"哼!那要如何?難不成就這麼忍著嗎?!而若是真的如此,那長此以往,我東陵國威何在?!又如何立足于中原大地?!"

"你……"

就這樣,因為是否出兵的事,一群大臣頓時吵了起來.偌大的禦書房也頓時變成了菜市場.

而此時,坐在龍案後的殷鳳湛冷眼看著眼前的一眾大臣吵得不可開交,倒是沒有馬上話,而只是靜靜的看著,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眼看著眼前去這幫大臣快要急的動手了的時候,殷鳳湛才忽然抬手往龍案上一拍

'啪!’

瞬間,不大不的響聲頓時傳了出來.聞聲,眾大臣先是一愣,接著一看是殷鳳湛,頓時馬上閉上嘴,站回到自己的位置,低頭不語.

所有人都老實了.而此時,殷鳳湛卻並沒有責怪眾人,卻只是深邃的眸光一轉,徑自看了眼眾大臣,最後便將目光落到了站在角落,卻是始終沒有怎麼話的齊國公邱慕白身上

"邱愛卿,如今西狄之事,你可有什麼看法?"

如今這個場面,殷鳳湛點名齊國公邱慕白,也是有特殊意義的.畢竟和在場的一眾文官不同,邱慕白雖然是一品國公,但卻是武將出身.多年來戰守邊疆,更是積累了不少經驗.再加上邱慕白本身非常精明,所以這個時候邱慕白的意見,很是重要.

而此時,聽到殷鳳湛的詢問,齊國公邱慕白隨即上前幾步,然後低聲恭敬的道

"皇上,微臣以為,西狄國屯兵邊境,必然心懷不軌.並且忽然如此,定然背後有什麼我等所不知道的況發生,所以微臣認為此事不可覷!"

"那依著國公的意思,到底是打還是不打?"

"要打,但必須做好了准備再打!"

齊國公邱慕白出了一個特別的答案.聞,在場的眾人頓時一愣,而殷鳳湛則微微抿了抿唇

"下去!"

"是!微臣覺得,剛剛不管是張大人也好,還是王大人也好,其實他們的建議都沒有錯.畢竟如今我東陵確實不益開戰.但即便如此,卻決不能做軟柿子,認人拿捏,否則國威不存!所以,如果西狄真有戰意,那麼這場仗我們必須打!"

"而正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所以,一旦決定要打,就必須先行解決糧草的問題.可如今我東陵剛剛從政局不穩中恢複過來,北方干旱,又撥了不少銀兩賑災,所以如今……"

邱慕白認真的著,而到這里,卻是不禁轉頭看向一旁的戶部尚書李賢.

李賢今年五十多歲,很有才能,但因為其個性太過耿直,當初又得罪了段家,所以一度被貶出京城.是殷鳳湛登基後,才又被提拔了上來,甚至連升數級,委以重用.

而關于財政國庫這塊,本就是戶部的事兒.所以眼下聽著邱慕白提起,因此隨後不等殷鳳湛開口,李賢便站出來如實道

"回稟皇上,先皇順承帝當年駕崩之時,國庫確實十分充盈.可自打接任的先皇興順帝登基後,修繕了幾個園子,國庫庫銀銳減,再加上其他的雜七雜八,所以國庫損耗大半.而剩下的這些庫銀,其中三十萬兩已然被撥往北方賑災,十萬兩撥給工部,修繕在宮變中被毀的太廟和後宮的一些殿宇.所以便只剩下二十萬二萬兩了……而這二十二萬兩,還要留給淮河建堤,否則到了夏季,淮河定然又是洪水泛濫!所以如今……如今真的是沒錢了……"

殷鳳寒繼位短短幾個月,便使國庫損耗大半,這不得不讓人感到震驚.但不管怎麼,如今殷鳳寒已經死了,所以李賢也沒好再多什麼.

只是,不管怎麼,如今的局面是沒有錢.而對于這個局面,想必邱慕白也是心里知道的,而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出兵,可以!但要准備好再出兵!而所謂的准備好,白了就是先把銀子准備好,因為只有有錢,才能准備糧草,有了糧草,才能出兵!

事就是這麼簡單.但給軍隊准備糧草,用的可不是一筆錢!那麼這筆錢從何而來?!

所以一時間,在場的眾大臣也考慮到這個問題,但卻一時間也想不出辦法,因此不過轉眼的功夫,偌大的禦書房中便又安靜了下來.

誰也不話了,因為想不出辦法.而此時,殷鳳湛卻是眸光一斂,然後在片刻後忽然道

"想當年父皇登基之初,西狄趁我東陵國內政局混亂,侵吞了邊境榮晉二城.而父皇當年考慮到大局,再加上那之後西狄並沒有其他的動作,所以我東陵也沒再多什麼.而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如今西狄竟然忽然屯兵邊境……所以,和西狄的這場仗要打!並且還要狠狠打,然後由此將我東陵失去的榮晉二城奪回來!"

殷鳳湛的斬釘截鐵.而一聽這話,在場的眾臣頓時一愣,隨即不禁高興起來,但隨後卻一想起糧草的事兒,卻又躊躇了

"皇上聖明!只是皇上,那糧草之事……"

"糧草的事,朕心里有數,朕會自己想辦法!"

罷,殷鳳湛徑自起身,然後便直接走了出去.

……

當天夜里,當殷鳳湛回到永樂宮的時候,已經過了子時了.而本來殷鳳湛以為聶瑾萱已經睡下了,但卻沒想到,一進永樂宮門口,便看到一個太監正打著燈籠站在一旁.

顯然,這是聶瑾萱派來等他的.見此形,殷鳳湛雖然神不動,但眸光卻在一瞬間柔和了不少.

隨後,殷鳳湛在那太監的帶領下,來到了寢宮.這時殷鳳湛卻發現,聶瑾萱竟然還沒有睡

"怎麼了?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微微皺起眉,殷鳳湛有些疑惑.而聞,聶瑾萱確實微微一笑,然後上去親自幫著殷鳳湛褪去龍袍,龍冠

"白天睡了一天了,所以晚上睡不著唄~!"

"那也不行,你現在要多休息."

"還休息?那不成豬了嗎?"

"……"

被聶瑾萱堵的不出話,殷鳳湛干脆閉上嘴.而眼看著殷鳳湛不話,聶瑾萱頓時笑了,這時水云送上宵夜,聶瑾萱便陪著殷鳳湛一起吃了起來.

而在吃宵夜的時候,殷鳳湛雖然和往日一樣,沒什麼特別的,但聶瑾萱還是敏感的發現,殷鳳湛有點兒反常.所以之後不由得,聶瑾萱放下筷子,然後將房間里侍候的宮人打發下去,接著才看著殷鳳湛問道

"怎麼了?西狄國的事兒是不是遇上麻煩了?"

殷鳳湛並不是一個喜歡話的人,但聶瑾萱卻是不一樣的.而此時見聶瑾萱問了,殷鳳湛也不禁放下筷子,然後便將今天在禦書房的事了出來.

而等著知道了事的原委,聶瑾萱這才恍然大悟,然後兀自點了點頭

"嗯,這確實是個問題.那鳳湛你自己想辦法,不知可否已經想到了?"

"我想把之前我私人的銀兩,先拿出來!不過即便如此,估計還是不夠.畢竟西狄鐵騎名震四國,而我們這次出兵,定然是要做好勝的准備的.所以需要的可不是一筆錢!"

殷鳳湛神憂郁.見他如此,聶瑾萱不禁拉過他的手

"確實不是錢,不過我們可以想辦法!只是,我倒是想知道,除了出兵之外,不知鳳湛是否還有別的打算?"

"有,只是還不確定這樣是否可行……"

殷鳳湛的話的有些神秘,而這不禁引起了聶瑾萱好奇.接著殷鳳湛便俯身靠近聶瑾萱,然後將自己的想法了出去,而等聽完了殷鳳湛的想法,聶瑾萱頓時眼前一亮

"好主意!我覺得可行!"

"當真?"

這世上沒有比自己心愛的人,認真的贊同自己,支持自己更高興的事兒了.所以此時此刻,即便是殷鳳湛,也少見的笑了起來.

隨後,殷鳳湛和聶瑾萱兩人連夜商量事,最後直到東方泛白,才就寢休息.而等著第二天一早,在殷鳳湛上朝去了不久,聶瑾萱也起身了,然後徑自換好衣服

而眼看著聶瑾萱起來的這麼早,甚至還整裝待發的模樣,不禁讓水云疑惑不已,隨即忍不住追問道

"郡主,您這是要去哪里?"

"出宮,去裴府!"

上篇:各自下場    下篇:裴家: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