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各自下場   
  
各自下場

白美蘭很自然的開口.聲落,便又看了秦玉霞一眼,接著便邁步往前走.但秦玉霞可不是好脾氣的,所以一聽白美蘭這麼,臉上頓時陰沉了下來,接著上前隨後扯了白美蘭一把

"白美蘭,你給我站住!什麼叫況變了?!你究竟什麼意思?!"

秦玉霞想問個究竟,但白美蘭卻明顯不想多什麼.見她如此,瞬間原本還火大的秦玉霞,頓時笑了起來,然後不由得抬起下巴,臉上帶笑,十足得意而傲然的道

"不過算了,你不想,我也懶得再問了……反正,等著明天,我就進宮了.到時候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咱們後會無期!哼~!"

這話的時候,秦玉霞神氣的不得了.那高傲的姿態,仿佛如今的她,已然身處宮廷,榮耀加身,高貴無比的娘娘一般.而話落,秦玉霞更是連看都不看白美蘭一眼,接著便轉身先行離開……而此時,將秦玉霞的神態看在眼里,白美蘭非但不生氣,反倒笑了起來

"呵呵……"

白美蘭笑的很輕,卻又透著一絲不出的嘲諷.所以,此時一聽到那笑聲,原本已然走出了幾步的秦玉霞瞬間腳下一頓,接著猛的轉過身子

"白美蘭,你笑什麼?"

秦玉霞面露不悅.而對上她的眼,白美蘭卻依舊笑意不見.同時,就在秦玉霞為此要些是那麼的時候,白美蘭卻兀自邁步走了過去,然後直接來到了秦玉霞的面前

"呵呵~,我笑什麼?你我笑什麼?"

開口便是直接堵了秦玉霞一句,接著不等秦玉霞話,白美蘭便又冷笑了一聲,然後道

"秦玉霞,你要進宮了,你高興吧!可你真的以為,進宮很好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白美蘭,你少給我打啞謎!哼,我知道了,你現在是後悔了是不是?不過晚了,你既然已經了離開,太妃娘娘是不會再同意你進宮的!"

"後悔?!我後什麼悔?!我看該後悔的是你才對吧!至于那個太妃娘娘……"

到這里,白美蘭故意頓了一下,然後再次向前邁了一步,然後直直的來到秦玉霞面前

"秦玉霞,你真以為那太妃娘娘就那麼喜歡你,然後把你叫到宮里學規矩?!"

直視著眼前的秦玉霞,白美蘭一字一句的著,同時眼底閃過一抹輕蔑

"秦玉霞,你知道那個剛剛和你話的人是誰嗎?那時當年的張貴妃,現在的太妃娘娘,如今後宮里最尊貴的女人!而宮里是什麼地方?那可是吃人不吐骨頭,今天你還能趾高氣揚,明天就可能死無全尸,甚至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的地方!而你知道那太妃娘娘在宮里待了多久了?!要知道,當年不可一世的段太後那麼囂張,也沒把太妃娘娘怎樣,所以你真以為她就那麼簡單?!那麼慈祥?慈祥到讓你我一個妾,進宮學規矩?!"

"哼!秦玉霞,別做夢了!實話告訴你,不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如今在皇上眼里,還有太妃娘娘眼里,能進宮的人,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聶瑾萱!而你我,不過是一個連下人都不如的妾!甚至于別是你我,就算是當初的韓落雪還活著,我告訴你,她也免得不得和你我一樣!而如果你不相信,那你好好想想,你何曾聽過一個皇族長輩跑到自家外甥府里的,只為了陪外甥媳婦兒聊天解悶?!"

一字一句,白美蘭的話的越發凌厲.而一聽這話,原本還很囂張的秦玉霞,頓時愣住了.但隨後還是忍不住回嘴道

"那……那又能怎樣?!反正太妃娘娘剛剛是當眾讓我進宮學規矩的,她總不能光不做吧!"

此時的秦玉霞,雖然嘴上還這麼,但心里已經泛起了懷疑.而她的話,卻再次引來了白美蘭的冷笑

"做!人家當然會做,甚至會迫不及待的將你帶進宮!可之後是不是學規矩,就兩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我怎麼聽不懂?"

"不懂?!不懂那就好好動動腦子!不過,你要是實在想不出來,我不妨提醒你一句……這宮里面,表面上看著光鮮,但實際上可是掉片葉子,都能砸死人的地方!而聶瑾萱心善,她不舍得動手,但太妃娘娘可不一樣!人家可是在宮里生活了一輩子的女人,如今是讓你學規矩,可進了宮,那就是人家的地盤,到時候要想做什麼事兒,那可是比捏死只螞蟻還要簡單不過了……"

白美蘭刻意壓低了嗓音,聲落,抬眸似笑非笑的瞄了秦玉霞一眼,然後唇一抿

"其實實在的,當初我也幻想過皇宮里的生活,就算沒有皇上的*愛,但終究是一個主子,哪天皇上恩澤,保不准還能榮耀加身,做個妃子當當,到時候也讓那些從前輕視我的家人瞧瞧!可惜啊,雖然我倒是很像看看那些人,到時候仰望我的模樣,但關鍵是,和這份榮耀比起來,我更關心我是否能活著堅持到那個時候……所以秦玉霞,你就自求多福吧!希望你以後能榮光無限~!"

笑著完最後一句,接著白美蘭抬眼再次看了眼秦玉霞那已然目瞪口呆的臉,然後便笑吟吟的走了……

*********************************************

雖然出身商賈,但白美蘭絕對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而她雖然不知道什麼是自足,但卻絕對會審時度勢!而一如白美蘭所想的那樣,第二天一大早,張貴妃那邊便派人來了.

來人是一個太監,年紀不大,但架子卻不.一見面太監便也不廢話,便直接將張貴妃的賞賜了出來

黃金一千兩,白銀五千兩,賜城外二進二出院子一座,良田百畝,除此之外還有仆役兩人,護院兩人,丫鬟兩人!

張貴妃的賞賜著實夠大方.而白美蘭雖然知道張貴妃會賞賜自己,但卻沒想到賞賜了這麼多.不但有錢,還有地有下人,別別的,單單是這些東西,白美蘭下半生什麼也不做,也絕對夠了!

所以,在一時的震驚後,白美蘭馬上喜出望外的磕頭謝恩.而這時那太監卻直接一揮手,接著便只見幾個宮人端著金銀以及房子和良田的房契地契走了過來,同時後面還跟著幾個年輕的下人,看樣子顯然就是剛剛的那幾個賜給她的下人.

白美蘭大喜過望,而等著將這邊的事辦好了,那太監便讓人卻找秦玉霞,可找了一大圈,甚至將整個別院都找遍了,也沒有秦玉霞的身影!

……

冬日午後,祥甯殿內

今天的午膳用的有些遲,所以此時的張貴妃正慵懶的靠坐在軟榻上休息.

而自打殷鳳湛登基後,張貴妃便不再住千菏殿了,而是搬到了祥甯殿!祥甯殿雖然也是在後宮偏後的位置,但周圍卻十分安靜,環境也好,旁邊還有一個園子,別是之前的千菏殿,就算是宮里一般的地方,都是比不上的!

當然,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兒.畢竟如今宸王殷鳳湛登基,張貴妃又是他的姨母,這些年來,實際上確實像母親一樣照顧他,所以殷鳳湛登基後,自然不會虧待她!而宮里的人,自然都是有眼睛的,所以越加對張貴妃心侍候的.

所謂的子憑母貴,其實也就是這個道理!

而此時張貴妃更是悠閑的不能再悠閑.可就在這時,一個太監卻是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在玉珠耳邊耳語了兩人,接著便又退下了.而等著那太監一走,玉珠這才上前來到張貴妃身旁

"娘娘,德子回來了,事都處理好了!"

玉珠緩聲開口.聞,靠坐在軟榻上的張貴妃卻是微微一笑,然後依舊閉著眼睛慵懶的道

"呵~,那個姓白的丫頭,倒是個聰明的!不過罷了,畢竟從前也算是湛兒的人,既然她夠聰明,哀家自然不會虧待她……哦對了,那另外一個呢?帶進來了嗎?"

張貴妃口中的另外一個,自然指的是秦玉霞.可聞,玉珠卻是搖了搖頭

"沒有,是那個秦玉霞,竟然跑了……"

"……跑了?!"

顯然,張貴妃也沒想到事會這樣,所以等著一聽玉珠的話,頓時也是一愣,然後徑自睜開了眼睛.而這時,玉珠也是抿了抿唇,接著才緩聲解釋道

"是的娘娘,奴婢聽德子,他都把那別院都找遍了,也沒找到那個姓秦的丫頭,後來抓來府里的下人,才打聽出來,是昨晚半夜的時候,悄悄走的.當時別院的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也沒好攔著……"

皺著眉,玉珠也覺得這秦玉霞實在是不成體統,但如今這事兒不是她跑了,就可以完事兒的.並且玉珠跟在張貴妃身邊這麼久,張貴妃什麼心思,玉珠自然也是清楚.所以等著這邊話音一落,玉珠隨即低聲道

"所以娘娘,您看這事兒……"

雖然心里清楚,但玉珠也不好私自做主.而此時,一直沒吭聲的張貴妃卻是眸光一挑,然後兀自輕笑了一下

"跑了啊……估計是那個姓白的丫頭,私下和她了什麼,要不然依著她那個愚蠢的腦袋,可是想不明白!不過這件事兒更關鍵的是,那個姓秦的丫頭太蠢太笨,可她卻跟過湛兒,這樣的話,將來保不准會鬧出什麼事兒來!所以……"

到這里,張貴妃不禁頓了一下,然後抬眸瞥了玉珠一眼.隨即玉珠立刻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是,奴婢清楚了.奴婢馬上處理!"

"嗯,記住了,辦乾淨點兒……對了,最好弄到外地去辦,別在京城,要不然要是讓瑾宣那丫頭知道了,倒時候保不准又得埋怨哀家!哎,哀家現在可是怕哦~!呵呵~"

著,張貴妃竟然還笑了起來.接著玉珠也跟著抿嘴笑道

"是,放心吧娘娘,奴婢知道怎麼做!"

"那就好!行了,在宮里待著也無趣,一會兒收拾收拾東西,哀家還是去瑾宣那里吧,這回啊,哀家得住幾天,要不然這來回折騰,真是麻煩~!哦,對了,順便也叫上景瀾宮的那個也叫上吧,省的把她一個留在宮里也無聊……"

張貴妃提起云王殷鳳錦的母妃麗妃.其實自打殷鳳湛登基後,麗妃也換了寢宮.從原來的景秀宮,搬到了環境更好更寬敞的景瀾宮.

而對于麗妃來,想當初她依附了皇後段月嬋幾十年,整日提心吊膽,心奉承的,但最終段太後也沒給她什麼好處.可眼下,殷鳳湛一登基,就主動給她換了寢宮,這不得不讓麗妃心頭歡喜.

當然,殷鳳湛這麼做,也並不是單純的心善.而也是一種拉攏的手段.只是目標不是麗妃,而是云王殷鳳錦.

但不管怎麼,是殷鳳湛心善也好,手段也罷,如今不管是麗妃和張貴妃這邊,還是云王殷鳳錦這邊,都和殷鳳湛親近不少,所以總的來,結果還是好的.

可此時,話剛到一般,張貴妃卻又搖了搖頭,然後搖了搖頭

"哎,還是算了,不叫她了!這云王妃都進門幾年了,肚子也沒有什麼動靜.這時候叫上她,估計她看著瑾萱,心里也憋火!所以還是哀家自己去吧~!"

著張貴妃抬眸看了玉珠一眼,隨即玉珠馬上笑著點頭

"是~!奴婢馬上安排~!"

……

其實對于張貴妃的心思,聶瑾萱是第一個察覺到的.而她心里雖然對張貴妃的做法並不贊同,可聶瑾萱終究沒有話.所以之後的事,也就沒有再問.

事也就這樣過去了.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就在秦玉霞和白美蘭來府的當天傍晚,一直在宮中不分晝夜忙碌的殷鳳湛,竟然回來了!

原來,就在秦玉霞和白美蘭離開之後,有人便將消息送進了宮里.而當時的殷鳳湛正和一眾大臣商議國事,但即便如此,在第一時間聽到消息後,殷鳳湛還是立刻起身,然後直接回府.

而眼看著殷鳳湛就這麼走了,當場的眾大臣頓時嚇得不輕.要知道,這些日子以來,眾大臣雖然都因為殷鳳湛的不分晝夜忙碌國事,而弄得苦不堪.有些個上年紀的,更是快累趴下了,但與此同時,殷鳳湛在國政上的能力,卻讓所有人心悅誠服!甚至于是拋開了殷鳳湛那身為皇帝的身份,對其馬首是瞻!

所以,眼看著原本嚴肅的殷鳳湛,竟然就這麼走了,所有人頓時覺得是出了什麼驚天的大事,可隨後卻知,殷鳳湛竟然回府了,眾大臣頓時目瞪口呆.

好在殷鳳湛的性子,眾臣都心里清楚,心想著這一定是那位內定的皇後娘娘那邊有事兒了,皇上才會這樣.所以在短暫的驚訝後,倒也是平靜了.而考慮到回府後,免不了要花些時間,殷鳳湛更是干脆在臨走前,放了那些大臣半天的假,而一聽到這個消息,頓時讓眾臣心花怒放!

要知道,這些大臣已經在宮里隨著殷鳳湛處理國事好些天了!而在這些天的時間里,眾大臣吃在宮里,住在宮里,睜開眼睛就是工作,所以如今放假怎能不歡喜?!

眾大臣高興了,撒丫子便出宮往家跑,殷鳳湛則直接出宮回了王府.而對于聶瑾萱來,雖然她不清楚這其中的細節,但多少能想到個大概.所以眼看著殷鳳湛回來了,聶瑾萱頓時又是感動,又是心疼.

而見面之後,殷鳳湛和聶瑾萱一番親密是必然的.但之後殷鳳湛便詢問了聶瑾萱關于秦玉霞和白美蘭的事兒,聶瑾萱一五一十作答,而此時一聽張貴妃出手了,殷鳳湛這才按下心來.

"嗯,這事兒姨母出面,確實比較好."

殷鳳湛也是精明絕頂之人,所以一聽聶瑾萱張貴妃要將兩人弄進宮,頓時便明白了過來.當然,殷鳳湛也知道聶瑾萱心軟,所以便將話題一轉,起了別的事兒.

這*,殷鳳湛留在了宸王府.而好些日子沒有見面,兩人自然有很多話要.甚至于殷鳳湛還和聶瑾萱提起了一些在政事上遇到的難題,對此聶瑾萱也幫著出謀劃策,想了不少注意,而聽著聶瑾萱的建議,不免讓殷鳳湛茅塞頓開!

就這樣,兩人聊了好久,最後考慮到聶瑾萱如今懷有身孕,才*安寢.而第二天一早,殷鳳湛也難得睡個懶覺和聶瑾萱一起起*,可兩人剛剛收拾好,鍾離卻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上前低聲道

"啟稟皇上,剛剛收到消息,西狄國國內移動,正集結兵力向我東陵邊境而來."

上篇:意外選擇    下篇:風云再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