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新的篇章   
  
新的篇章

迫于眾人的逼問,和自家老娘強烈的威懾力,龍景云終于出了事.

而提起這件事兒,一切的源頭,卻要從冥王令起!

想當初,聶瑾萱奉旨調查京城連環血案,進而發現血案之事和三年前吏部尚書金啟金大人一案有諸多牽扯.而在一番調查後,聶瑾萱等人更是發現,三年前金啟一案,有可能實為冤案!

所以,之後聶瑾萱對于三年前的案子進行了重新調查.可就在這時,江湖上卻傳出消息,是有神秘人發重金買聶瑾萱的命.一時間,整個江湖為之撼動,可在殷鳳湛的周密保護下,聶瑾萱依舊毫發無損!而這樣的結果,也使得刺殺聶瑾萱的賞金不斷提高,最後甚至動用了冥王令!

冥王令是江湖上頂級追殺令.實為江湖上最神秘的冥夜宮玉宮堂堂下直管殺手團暗影團的令牌.當然,暗影團中普通的追殺令並不是冥王令,所以能堪稱'冥王’的,只有玉宮堂堂主冷天放!

所以,冥王令的意思,就是指由買家指定玉宮堂堂主冷天放親自動手的追殺令!

冷天放在二十多年前,便是讓整個江湖聞風喪膽的頂尖殺手,性冷漠,下手無.因此,照理有冷天放出手,聶瑾萱自然性命不保!而結果也一如所料,當日在聶瑾萱拿賬冊入宮途中,殷鳳湛等人雖然將先行的一眾江湖人斬殺,但之後冷天放出手,立刻重挫眾人!

當時的況非常危機,甚至連殷鳳湛都不是冷天放的對手.可隨後就在冷天放即將得手的時候,卻忽然停了下來,接著留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後,便直接走了.

聶瑾萱為此逃過一劫.而冷天放在離開後,卻並沒有立刻離開東陵.而是私下去了瑞王府找龍景云.畢竟龍景云也是冥夜宮的人,而冷天放這次出來,也是受其母聖紫煙所托,將龍景云帶回去.可之後在了解了東陵這邊的況後,冷天放卻並沒有強行將龍景云帶走.而就在冷天放和龍景云碰面的時候,龍景云卻好奇的偷看了冷天放手中的冥王令!

冥王令分正反兩面.正面刻有'冥’字,而背面則刻有買家的名字.所以在看過冥王令後,龍景云便知道了真正要聶瑾萱性命的神秘人的身份.

但知道是知道了,可這事兒卻是絕對不能的秘密.雖然龍景云和聶瑾萱等人的關系也非同一般,可這是冥夜宮的規矩,所以即便是龍景云,也不敢枉自將這等事兒出來.

畢竟,這可是關系到整個冥夜宮和暗影團的信譽問題!

龍景云心里明白.但他雖然發誓打死不,可之後的一次意外,卻讓龍景云糊里糊塗,還是把秘密了出來……因為,龍景云喝醉了!

而當時和龍景云在一起的,就是瑞王殷鳳翔!

……

磨磨唧唧了半天,龍景云終于將事實的真相了出來.而等著他一完,房間里頓時鴉雀無聲,而所有人的目光,卻依舊凝在龍景云身上,瞬也不瞬!

而此時,被眾人看著有些毛了,龍景云不由得再次咽了口水,然後強自叫道

"你……你們看什麼?我當時真的沒想的!那是我喝多了,所以才一時嘴滑……"

原本還有點兒氣勢,但越龍景云越泄氣,聲音也越漸了起來……可這時,還不等他把話完,金靜雯最先瞪大了眼睛

"什麼叫喝多了?喝多了就能胡嗎?要不是你告訴了那個瑞王,之後也不會弄出這麼多事兒!瑾萱姐姐也不會被抓,我……"

金靜雯氣的揚聲大叫,更是恨不得立刻撲過去,直接咬龍景云兩口!而聞,龍景云頓時氣不過的反駁道

"這……這也不能怪我啊!誰知道他……"

"你閉嘴!就是你!你還……"

金靜雯真的被氣得不行.要知道這陣子一來,雖然金靜雯沒辦法幫忙,但卻一直為聶瑾萱的事兒擔心著.之後更是在聽到聶瑾萱失蹤後,*之間,嘴上就燒了兩個大水泡!而隨後直到聶瑾萱安然回來,一切都風平浪靜,金靜雯才去了火氣.

所以,一想到前陣子自己受的罪,金靜雯如何也不能平複心.而這時,一旁沒話的聶瑾萱,卻是兀自歎了口氣,然後伸手握住了旁邊金靜雯的手

"行了靜雯,你也就別責怪龍神醫了,畢竟龍神醫也是無心的……再,就算是龍神醫當初沒有泄露秘密,只要對方有了心思,還是會出手的!只是方式不一樣而已.所以這件事兒如今知道了就好,卻是沒有再的必要了!"

聶瑾萱看得透徹.畢竟她了解殷鳳翔,殷鳳翔當初已然動了心思,所以即便沒有龍景云,那麼之後依著他的精明和手段,依舊會出手的!所以這件事兒到底,在殷鳳翔身上,而龍景云只是碰巧在那個時候,給了殷鳳翔一個絕佳的機會罷了!

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這麼了,金靜雯雖然心里的火氣還沒有發泄夠,但也不再多什麼,只是憤憤的瞪了龍景云兩眼.而此時的龍景云一聽聶瑾萱為自己話,頓時雙眼放光,並不住的點頭贊成!

到底,龍景云也是童心未泯.可就在這時,一旁的夜玉書卻是甩開折扇,然後不緊不慢而待道

"嗯,郡主的有道理,事確實如此!不過,景云兄私自透露冥王令買家,這事兒可不太好吧!這要是讓冷叔他們知道了……哦,對了,前兩天我收到皇兄飛鴿傳書,是皇叔和皇嬸已經動身啟程來東陵了,到時候……"

顯然,夜玉書才是真正腹黑的主兒.而天承國主夜無焱,如今只有一個兄弟,那就是玄王爺夜無玄.所以他口中的皇叔皇嬸,自然的是玄王爺夜無玄和玄王妃夏未央!

因此,此時一聽這話,原本還因為有聶瑾萱的話,而放心下來的龍景云,頓時嚇得跳了起來,接著六神無主的在房間里急的活蹦亂跳.因為玄王妃可是他老娘的偶像,而玄王妃去的地方,定然有他老娘跟著!而一旦他老娘知道,當初是他泄的密,並且出去的冥王令的事兒,到時候他就是不死也絕壁脫層皮!

龍景云真心怕了,而在急了半天之後,龍景云最終選擇了三十六計的最後一計——走為上!

所以在叫了半天後,龍景云便如旋風般的逃跑了!而看著他那狼狽的樣子,房間里的幾人,頓時引得房間里的眾人大笑不已.

***********************************************

鬧騰了一個下午,隨後等著龍景云走後,金靜雯又和聶瑾萱了好些話,然後才和天承三皇子夜玉書離開.

房間里終于安靜了下來.可隨後消停了沒多久,外面卻又傳來了嘈鬧聲,接著便只見五皇叔殷焱琱a自闖了進來.

而一進門,五皇叔看著殷鳳湛和聶瑾萱都在,便也不在乎,隨即直接當面追問殷鳳湛繼承皇位的事兒!

五皇叔是真的急了.要知道,如今東陵皇位一直空懸,政局不安,滿朝文武和皇族都希望殷鳳湛能馬上登基,可眾人卻都畏懼于殷鳳湛的氣勢,便都不敢啃聲,所以無奈之下,便只能催五皇叔殷焱!

因此,可想而知,這陣子以來五皇叔一天十二個時辰,就沒有一刻安生過,一會兒這個大臣來了,一會兒那個皇族來訪,而目的只有一個——五皇叔,您老想想辦法啊,趕快讓宸王殿下登基吧,要不然我東陵時運休矣!

所以,到底五皇叔也是被逼急了.可面對著五皇叔,殷鳳湛卻一如既往的冷然如斯,但聞,聶瑾萱卻不由得一愣.

要知道,自打被殷鳳湛救回來後,聶瑾萱一直處于昏迷之中,之後好不容易好了,便去了齊國公府,接著又去了天牢,所以來來回回的折騰,聶瑾萱到真是把這件事兒給忘了.所以眼下五皇叔找上門來了,聶瑾萱才想起來,繼承皇位的事兒.

所以等著五皇叔話落之後,聶瑾萱不由得看向殷鳳湛,而這時正好殷鳳湛也在看她,但隨後殷鳳湛卻是轉頭看向五皇叔殷焱

"皇叔,容我再考慮一下."

簡單的一句話,殷鳳湛便要將五皇叔打發出去.可這時,五皇叔卻是鐵了心必須讓殷鳳湛給個法,所以在片刻後,殷鳳湛只,明天給他答複!

對于這個結果,五皇叔相當不滿意.但他也知道殷鳳湛的性子,所以雖然不滿意,但也沒辦法,所以在又勸了殷鳳湛好一會兒後,五皇叔殷焱琱~終于轉身離開.

磨人的五皇叔終于走了.而等他一出去,殷鳳湛便轉頭看向聶瑾萱,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湛開口,聶瑾萱卻像是知曉他心思一般,隨即微微一笑

"鳳湛,我知道你心思,不過這事兒你不用考慮我,畢竟你是皇子,東陵的萬里江山和皇族的興衰,是你無可推卸的責任.並且如今皇族能堪此大任者,非鳳湛莫屬,所以你就不要顧慮了!"

聶瑾萱了解殷鳳湛.因為在殷鳳湛眼里,他可以為東陵鞠躬盡瘁,可以為東陵戰死疆場,但對于那高高在上的皇位,卻沒有多大的興趣.

並且,一旦登基稱帝,那麼很多事都將身不由己,可這樣的話,殷鳳湛又放心不下便聶瑾萱……而這就是當初殷鳳湛沒有立刻答複五皇叔等人,並直需要考慮的根本原因!

畢竟,在殷鳳湛心里,聶瑾萱遠比一個皇位更重要.可是出于責任,他又不得不……而聶瑾萱就是看出了殷鳳湛的心思,才會直接出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卻是不禁皺了下眉,而這時,聶瑾萱便又安撫他道

"好了鳳湛,不要猶豫了!這是你的責任,再,就算你登基了又如何?就算將來你有三宮六院,後宮佳麗三千,我也會平安無事."

殷鳳湛不是重色的人,但聶瑾萱還是忍不住逗弄他一下.可她的話語剛落,殷鳳湛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然後一臉認真的道

"我不會讓那種事兒發生的!"

"呵呵,這不就得了~!"

"……"

"好了,既然如此,那就是你答應咯?!那就趕快讓人通知五皇叔吧,別讓人家再等了,你沒看剛剛五皇叔都急的要咬人了嗎?"

抿嘴一笑,接著聶瑾萱也不等殷鳳湛話,便讓鍾離將消息通知五皇叔.而此時,一聽自家主子終于答應了,鍾離也是心中一喜,隨即飛一般的跑出去報信去了!

之後的事,聶瑾萱不得而知.但後來據,在五皇叔得知了殷鳳湛的回複後,頓時高興的差點兒跳起來,接著也顧不上別人,撒丫子便一溜煙兒跑出了宸王府,並當即派人通知滿朝文武和皇族!聞訊,眾人也是各自高興,接著眾人便開始著手准備新皇登基事宜!

當然,這時後話暫且不提.只是,就在五皇叔一溜煙兒跑出宸王府不久,天牢那邊卻是傳來消息,瑞王殷鳳翔在天牢自殺而亡!

而在得知這個消息後,聶瑾萱和殷鳳湛卻都沒什麼驚訝,甚至聶瑾萱更是已然預料到了會是如此一般,只是在之後,房間里只剩下她的殷鳳湛的時候,不禁開口了一句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也許,這是他最好的結局……"

……

東陵順承二十八年秋,瑞王殷鳳翔弑君篡位聚眾謀反,被打入天牢,之後不久于牢中自殺身亡.因其是待罪之身,並且罪大惡極,所以死後未入皇陵,革除一切皇家禮遇,按庶人身份下葬!

而瑞王死後半月余,東陵順城二十八年初冬,宸王殷鳳湛登基繼位,改年號興甯,曆史從此進入新的篇章!

上篇:透露先機    下篇:余波未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