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余波:二   
  
余波:二

"哈哈哈……你來啊,你來啊,你抓不到我了吧~!"

那聲音悅耳而響亮.而就在聲落的同時,那道身影便瞬間撞向了剛剛要邁步走過來的聶瑾萱!

見此形,一直跟著聶瑾萱身後的水云猛的眸光一閃,接著一個縱身便直接將抓住了對方的胳膊!

水云雖然是個女子.但力量卻絕非一般人可比.所以這一下子下去,那原本撞向聶瑾萱的女子,頓時尖叫出聲

"哎呀!好疼,好疼啊!"

笑聲變成了叫喊聲.在場的聶瑾萱等人也是一怔.而隨後直到聶瑾萱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那忽然撞過來的人,竟然就是邱娉婷!

聶瑾萱終于看到了邱娉婷.而此時,邱娉婷一直胳膊被水云抓著,美麗的臉上不禁透出了痛苦……仿佛下一刻,眼淚就要流下來了一般!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一愣.畢竟在聶瑾萱眼里,邱娉婷雖然是豪門千金,但卻從不像一般女子那般嬌弱,更不會只因為疼痛,而掉下淚來!

所以一時間,聶瑾萱心里頓時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同時,不只是聶瑾萱,連著水云也神一怔.而就在這時,被抓著的邱娉婷忽然發現了齊國公夫人,隨即頓時語帶哭腔的叫道

"娘,我好疼!快救我!娘!快把她趕走!"

邱娉婷邊著,邊不住的掙紮,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就有些愣神的聶瑾萱和水云,頓時目瞪口呆!

而眼看著邱娉婷哭鬧不已,齊國公夫人頓時抿了抿唇,然後親自上前將邱娉婷撫過來,接著一邊安撫著邱娉婷,同時對著旁邊目瞪口呆的聶瑾萱道

"郡主,你不要見怪……婷婷她……婷婷她……"

齊國公夫人也是個堅強的女人.但此時此刻,卻不禁哽咽了起來,風韻猶存的臉上隨即浮起了一抹傷心……

見此形,聶瑾萱震驚的有些不出話來,但隨後還是強自深吸了口氣,同時對著齊國公夫人微微一笑

"好了夫人,咱們進屋吧!"

聶瑾萱緩聲著,齊國公夫人聞點頭,接著幾人便走進了院子,來到了邱娉婷的房間.

……

進房各自落座,而至始至終,邱娉婷都扯著齊國公夫人,然後一臉警惕的看著聶瑾萱和水云……而將邱娉婷的反映看在眼里,聶瑾萱只覺得心里難受極了

"夫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為何娉婷她……"

聶瑾萱知道,邱娉婷會如此,全都是因為喝了'忘憂’的關系.但卻如何也想不到,後果竟然會是這樣.

而此時聽到這話,齊國公夫人不由得也歎了口氣,然後一邊用手輕輕的安撫身邊依舊有些害怕的邱娉婷,同時眼中含淚的道

"婷婷自打那天被宸王殿下救回來後,沒多久就醒了.本來這是件高興的事兒,可真的沒想到,婷婷自打醒了之後,竟然誰都不認識了……"

"誰都不認識?可我看著她好像對夫人您……"

"哎,那是郡主您有所不知,開始婷婷真的誰也不認識,更是連從前的所有事都不記得了,就像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孩兒一般……而如今她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這幾天,我和老爺一直和她話,和她講之前的事,這才……"

想起邱娉婷剛剛清醒時的樣子,齊國公夫人如今還是心有余悸.而此時聽到這些,聶瑾萱頓時心里有了數,接著不禁有些愧疚的斂眸道

"夫人,其實娉婷會如此,都是因為我……"

之後,聶瑾萱便將事的來龍去脈,大概了一遍.而聽著聶瑾萱的話,途中齊國公夫人雖然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但之後還是在兀自歎了口氣後,徑自搖了搖頭

"哎,郡主,你也不要再自責了.這件事兒和郡主沒有關系,要起來,都是……哎,命啊,這都是命啊!不過這樣也好,婷婷喝了那個什麼'忘憂’,徹底忘了那人也好!要不然,如今也是徒留痛苦罷了……"

齊國公夫人總歸還是開明的.而這時,一旁的邱娉婷見聶瑾萱神和善,之前很凶的默不作聲,便不禁稍微放下心來,然後悄悄的身手碰了碰齊國公夫人,低聲問道

"娘,她是誰啊?"

邱娉婷聲的開口,話的同時,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更是不住的盯著聶瑾萱,眼底帶著不出的好奇.而一聽這話,齊國公夫人立刻微微一笑,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這時聶瑾萱也是神一整,然後越發溫柔的看著邱娉婷道

"娉婷,我是你萱姐姐呀~!怎麼?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

放緩聲音,聶瑾萱輕柔的著,而對上那雙溫柔的眼,邱娉婷卻是眨了眨眼睛,然後搖了搖頭

"我娘,我生病了,所以忘了之前的事……"

"呵呵~,是啊,但我相信,娉婷一定會慢慢想起來的!"

"嗯!我也這麼覺得!"

從陌生到熟悉,其實不過是片刻之間.之後聶瑾萱和邱娉婷了很多話,最後直到中午吃過了午飯,聶瑾萱才和殷鳳湛立刻齊國公府.而經過這一半天的接觸,邱娉婷也對聶瑾萱親密了很多,甚至到聶瑾萱離開的時候,邱娉婷已然戀戀不舍了起來.

對此,聶瑾萱也很高興,並且承諾之後還會再來,這才讓邱娉婷笑逐顏開.

邱娉婷終究是活潑的姑娘.所以即便是忘了從前,但骨子里的爽朗和明媚,卻依舊沒有改變.而一想到這里,聶瑾萱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就這樣,聶瑾萱和殷鳳湛離開了齊國公府,一路上,聶瑾萱和殷鳳湛了邱娉婷的事,而對此殷鳳湛顯然不太感興趣,甚至之後一聽聶瑾萱之後還要去齊國公府,殷鳳湛頓時臉色一沉

"不行!"

"為什麼?"

"你現在不方便!"

"有什麼不方便的,我覺得挺方便的!"

"我不行就不行!"

到底,殷鳳湛就是不像讓聶瑾萱來回折騰.而此時,看著殷鳳湛那霸道的樣子,聶瑾萱不禁感到有些火大,但轉念一想,卻又忍不住心頭一暖,隨即抿嘴道

"如果我一定要去呢!"

聶瑾萱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而本來臉色難看的殷鳳湛,一見聶瑾萱如此,隨即便將腦袋轉到了一旁,接著薄唇一抿,便不再道

殷鳳湛又不話了.一時間,本就不太寬敞的馬車里,頓時安靜了下來.而殷鳳湛不話,聶瑾萱也不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好像等待著什麼一般!

兩人就這樣耗上了!

最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一直沒吭聲的殷鳳湛在又動了下眉

"想要見那丫頭,也未必一定要天天去邱家吧!讓她直接過來不就好了?!"

話的時候,殷鳳湛面無表.低沉的嗓音更是透著讓人不出的畏懼.可此時一聽這話,一直盯著他的聶瑾萱,卻是瞬間笑了起來,然後傾身靠在了他的懷里

"這麼,你答應了?"

"……嗯……"

"那讓娉婷在府里住下呢?"

"別得寸進尺!"

"呵呵~"

……

就這樣,在聶瑾萱的堅持下,事終于圓滿的解決了.對此,聶瑾萱當然很滿意,可就在片刻之後,聶瑾萱卻微微的斂住笑,然後神也越見平靜了下來

聶瑾萱忽然沉默了.而這不禁讓殷鳳湛微微一怔,隨即斂眸看了懷中的聶瑾萱一眼

"……怎麼了?"

殷鳳湛不明所以.而此時,聶瑾萱確實抿了抿唇,然後抬頭看向殷鳳湛

"鳳湛,我想去去一趟天牢……"

*********************************************

天牢,讓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牆邊的火把驅走了黑暗,但卻依舊晦暗不明.空氣中透著濃重的**和莫名的味道,無形中讓人感到壓抑和恐慌.

而此時,在天牢中最里間的一個牢房中,一個容貌美麗的男人,正靜靜的坐著那里.

他的背影有些清瘦,一身月牙色的錦袍依舊一塵不染.安安靜靜的坐著那里,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那是殷鳳翔,已經被關在這里好些天了.只是晦暗的天牢中,看不到太陽,所以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幾天了.但殷鳳翔還是心里清楚,他已經被關了五天了……而之所以知道,是從每天送飯的次數計算出來的!

但知道了又如何?!

想到這里,殷鳳翔不禁扯動了下唇角……而就在這時,只聽外面忽然隱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只聽一道聲音徑自從牢房外傳了過來

"二皇兄,這幾天過的怎麼樣?還不錯吧!"

那聲音有些熟悉,同時又有些顯而易見的嘲諷.聞聲,坐著牢房角落中的殷鳳翔不由得緩緩抬頭,接著便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是云王殷鳳錦.

而此時,跟著殷鳳錦一起來了,還有秦王殷鳳蓮.

上篇:余波:一    下篇:質問: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