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她是誰二   
  
她是誰二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壓低了嗓音,凌一刀的聲音忽然變得很.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已然下手的殷鳳湛,猛的一驚,隨即已然落下的手,頓時停在了半空!

殷鳳湛就那樣頓住了,一雙深邃而冷然的眼,更是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凌一刀,眼底瞬間浮起一抹驚訝……

聶瑾萱出身一品相國府.其父是前三朝老臣聶文浩,聶老相國.當初先皇順承帝指婚,將其指給宸王殷鳳湛為妻,可聶瑾萱生性潑辣,囂張跋扈,今兒使得入府半年有余,宸王殷鳳湛卻沒有進其房間一步!

這是眾所周知的事,而當初的聶瑾萱確實如此.可之後,不知是何原因,聶瑾萱竟然性大變,從原來的潑辣變得冷靜;囂張變得有禮;大字不識幾個,變得理智而聰慧……甚至一手驗尸之術,更是比東陵第一仵作的孟顯,還要神乎其技!

這還是聶瑾萱嗎?!想來不明真相的人只覺得聶瑾萱變了,可殷鳳湛心里清楚,這絕非只是變化那麼簡單,而是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即便她知道之前的所有事,擁有著之前的所有記憶,甚至連臉上那細微的紋絡,耳邊那的黑痣,都一模一樣……但殷鳳湛知道,她絕對不是當初那個聶瑾萱!

畢竟,一個人可以通過讀書,增長學識,通過研習,矯正禮儀,通過修身,規整性格……但唯獨有一樣改變不了,那就是一個人氣韻!

因為氣韻這個東西,是從一個人出生開始,到之後一系列的成長過程中,各種的環境影響,出身影響,進而在骨子里形成的風度.所以,如非經過特別的經曆,一個人的氣韻,是很難改變的!

而之前的聶瑾萱呢?高傲有余,但骨子里卻驕縱而蠻橫.頭腦簡單的絕非簡單讀兩天書,就能糾正過來的!可之後的聶瑾萱,卻是自信冷靜,理智善良,頭腦精明卻又處變不驚……更重要的是,骨子里透著一股從來沒有的貴氣.而這是之前的她,從來沒有過的!

因此,殷鳳湛可以肯定,這絕不是聶瑾萱!而對于這件事兒,當初他也質疑過,甚至不惜多次逼問過,但卻依舊一無所獲!

所以,眼下凌一刀竟然忽然提起聶瑾萱的事兒,殷鳳湛怎能不為之驚訝!

……

一時間,偌大的金鑾殿前,再次安靜了下來.而眼看著殷鳳湛要動手了,卻又忽然停了下來,在場的殷鳳蓮和孟喬等人不由得也是一愣

而此時,眼看著殷鳳湛因為自己的話,竟然如此反應,凌一刀越發的笑了起來,然後更是將身子前傾,接著靠近殷鳳湛的耳邊道

"呵呵……怎麼?殷鳳湛,你果真不知道她是誰吧……呵呵……可我知道!怎樣?!用不用我告訴你呢?"

凌一刀的聲音透著詭異的*,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果然微微側眸,隨即看了凌一刀一眼

殷鳳湛依舊面無表,俊美無儔的臉上更是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但即便如此,凌一刀還是微微笑著,然後抬起沒有被廢的左手,接著徑自推開殷鳳湛那抓著他衣領的大手

而待殷鳳湛剛一將手放下,凌一刀隨即擦了下口中漫出的鮮血,斂眸看了一眼,接著伸出猩的舌頭舔了舔

即便此時身受重傷,狼狽不堪,但凌一刀的一番舉動,卻依舊讓人感到一股不出的危險.而等著將臉上的血擦淨,凌一刀這才抬眸看向眼前的殷鳳湛,接著又是一笑

"殷鳳湛你很好奇吧……呵呵……不過這要是起來,,你還要好好感謝我才是!要知道,當初如果不是我,那個女人可還到不了這里……"

凌一刀的話,越漸讓人感到匪夷所思.可就在這時,就在凌一刀還要些什麼的時候,卻見一直神不動的殷鳳湛,卻是性感的薄唇一抿

"她是誰不重要,她從哪里來也不重要,本王只知道,她是本王的女人,今生今世都是!"

殷鳳湛擲地有聲,不動如山的樣子,更是不容任何辯駁.聞,凌一刀先是一怔,但隨後卻瞬間仰頭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凌一刀的笑聲古怪而肆意.見此形,站在後面的廉風,云悔等人頓時皺起了眉頭.而這時凌一刀卻頓時笑聲一斂,然後徑自看向殷鳳湛

"真沒想到,宸王殿下竟然還是一個癡種……呵呵……不過,殿下確定你能守住那個女人一輩子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呵呵……宸王殿下是聰明人,凌某的意思,宸王殿下應該明白吧……"

到這里,凌一刀故意微微頓了一下,然後瞬間眯了下那本就狹長的雙眼

"畢竟,宸王殿下不要忘了,你連她怎麼來的都不知道,所以她要是忽然走了……你又能如何呢?"

凌一刀一字一句的著,而一聽這話,原本不動聲色的殷鳳湛,果然神再難平靜的微微一怔,而就在殷鳳湛愣神的瞬間,凌一刀看准機會,接著刹那間一個縱身,便向著宮外閃去……

凌一刀的舉動非常快,顯然是之前便已然設計好的!見此形,在場的殷鳳蓮等人頓時一驚,而站在不遠處的廉風,云悔等人更是瞬間沖了過來,接著縱身便要將凌一刀截殺回來!

可就在這時,殷鳳湛卻是抬手一擺,同時冷冷的道

"罷了!"

"額……是!"

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但此時殷鳳湛這麼了,廉風也只能恭敬應聲,而待廉風等人退下,殷鳳湛這才抬眼看向凌一刀離去的方向,接著深邃的雙眸深處,同時浮起一抹沉思……

**********************************************

所有的事,都在這一天真相大白!

只是最終的結果,卻是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畢竟沒有人會想到,那個向來深居簡出,溫和仁厚的瑞王殷鳳翔,竟然會是這一系列事的最終指使者!

可這件事兒是清楚了,但有些細節,卻依舊讓人摸不著頭腦!比如,之前宸王殷鳳湛讓手下火融喬裝成自己的模樣,然後自己帶人親自營救聶瑾萱……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可以間接證明,早前回京的秦王殷鳳蓮,其實真的就是宸王殷鳳湛呢?!

那當初回來的是宸王殷鳳湛,那之後斷太後和聶文浩謀反一事,究竟是不是還有一些大家所不知道的秘密,而沒有揭露呢?!還是,當初那場宮變,本身就有問題?!

這又是一道謎題.可此時此刻,在見過了殷鳳湛的絕對強勢和驚人武功後,別是滿朝文武,就算是身為皇族長輩的五皇叔殷焱,也不敢多問一句.

這是一種無聲的震懾.當然,除了這些之外,不管是五皇叔,還是在場的所有人也都相信,即便當初斷太後和聶文浩謀反一事,真的另有蹊蹺,但背後的指使者,卻絕不會是殷鳳湛.

並且,如今東陵接連駕崩兩位君主,不出兩個月,宮變發動了兩次,而在這兩次的動蕩中,朝中很多位高權重的大臣,都被卷了進來,而這也使得當初在順承帝統治時期的盛世繁華,頓時變得風雨飄搖了起來!

政局不穩,局勢動蕩,所以在這樣的節骨眼兒上,東陵時刻需要著一位強勢而有能力,果斷而有威望的人,來主持大局.這樣一來,才能使東陵重新走回正軌……而符合這一切條件的人,放眼整個東陵,除了宸王殷鳳湛,便沒有第二個人更加符合條件的了!

再加上,宸王殷鳳湛本就是先皇順承帝安排好的正統繼承人.所以待金鑾殿前的事稍作平息,五皇叔等人別是質問殷鳳湛當初段太後謀反的事了,更是趕不及的拉上一堆人,推舉殷鳳湛做東陵的新任君主!

可此時,聽到這話,面對著五皇叔等人殷切的目光,殷鳳湛卻只是波瀾不驚的看了眾人一眼,但隨後卻薄唇微抿,沒有吭聲

殷鳳湛不話,一時間周圍便又安靜了下來,而隨後等著過了好一會兒,眼看著殷鳳湛始終不表態,五皇叔等人不禁有些急了,可在殷鳳湛面前,眾人又不敢吭聲,所以只得暗中捅咕五皇叔殷焱,讓上前去問

可眾人膽怯于殷鳳湛的一身氣勢,難道他就不肝顫嗎?!可轉念一想,如今東陵江山風雨飄搖,這些年來,他雖為皇族,卻一直過著逍遙日子.而如今皇兄順承帝不在了,那麼在這個時候,他自己有責任承擔一切!

所以想到這里,雖然五皇叔心里一百個不願,但還是深吸了口氣,然後站了出來……可就在這時,還不等五皇叔殷焱痗}口,卻只見一直沒話的殷鳳湛,忽而低聲道

"給我些時間!"

"額……時間?"

殷鳳湛忽然開口,聞,五皇叔頓時愣了.當然不止五皇叔,在場的眾人,也不禁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需要時間考慮一下!"

"額……考慮?!"

"是!"

"那……"

其實五皇叔想,如果你考慮不通,那怎麼辦?!可隨後沒等五皇叔把話完,殷鳳湛卻是眸光一凜

"我需要時間考慮,還請五皇叔和眾位見諒!"

話落,殷鳳湛有禮的對著五皇叔點了點頭,接著便直接轉身離開……

……

殷鳳湛就這麼走了.留下了五皇叔等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而隨後直到殷鳳湛走的不見人影了,回過神來的眾人才徑自來到五皇叔身邊,然後七嘴八舌的道

"額……這……這宸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啊?"

"是啊,五皇叔!而且五皇叔您,這要是過幾天宸王殿下想好了,然後直接拒絕了……"

"哎呀,那怎麼成?!先皇遺詔在此,宸王殿下怎好推脫?"

"哼!這可未必!宸王殿下的心思,豈是你我可以猜測的?"

"哎……是啊,宸王殿下和先皇真的很像!如果宸王殿下能夠登基,想我東陵定然會再繁榮昌盛……"

"是啊,如果真是那樣就好了……"

一眾老臣圍著五皇叔紛紛著,而此時,聽著他們你一我一語的糾結,五皇叔頓時感到亞曆山大!要知道,他這個皇族長輩可是比他們這些人還急好不好?!可殷鳳湛的心思,他真的搞不清楚,所以一想到這里,向來逍遙日子過慣了的五皇叔頓時將眉頭皺成了'川’字

可就在這時,就在一群人圍著五皇叔嘰嘰喳喳的時候,卻只聽一道聲音,忽然開口打斷了他們

"我各位大人,你們現在與其有時間商量如何讓四皇兄答應登基,是不是先把剩下的事處理完了再?!"

那聲音悠然而隨意,聞,五皇叔等人不由得轉頭,這時卻只見秦王殷鳳蓮正雙臂環胸,姿態隨意的靠在一個立柱旁,斜眼瞟著他們.

見此形,眾人不由得一愣,可隨後順著殷鳳蓮的目光看過去,眾人卻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早前在瑞王殷鳳翔撕開真面目後,當場有不少朝臣站到了對方那邊!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當時看著勢在必得的瑞王,卻在最後關頭功敗垂成.所以如今事解決了,那些當初站錯隊的大臣,便想著如此趁機逃走……可好在齊國公邱慕白已然做了准備,所以這個時候,正命人將那一眾叛變的大臣,都抓了起來!

所以見此形,五皇叔等人頓時便明白了過來.畢竟齊國公邱慕白雖然位高權重,但終究不是皇族.所以待抓住了那些要逃走的大臣後,也不知將他們怎麼辦!因此,待這邊被殷鳳蓮一提醒後,五皇叔隨即神一斂,接著大步走到了那些被一個個捆成了粽子似的大臣面前

……

此時的五皇叔心里很生氣.要知道,就在之前那般緊急的時刻,就在眼前這些人,竟然助紂為虐,這和賣主求榮有什麼區別?!

所以,等著這邊腳下一頓,五皇叔隨即眸光一轉,瞥了那些人一眼.而此時一對上五皇叔那憤怒的眼,那些大臣頓時紛紛下跪求饒……可他們不還好,一五皇叔更火了.隨即想也不想的便直接大吼一聲

"住口!你們這些個不知廉政的叛徒!如今竟然還好意思和本王求?!告訴你們就是把你們一個個吵架滅族,都絕不為過!"

五皇叔氣的渾身發抖.話落,也不給他們任何機會,便直接揚聲道

"來人,將這些亂臣賊子的無恥之徒,全部打入天牢,待新帝登基後,再做論處!"

***********************************************

五皇叔一怒之下,將所有當初別有二心的人,都打入了天牢.當然,五皇叔也不糊塗,畢竟這些人都是當朝大臣,如果他隨意處決,雖然別人也不會什麼,但總歸是不好的!

所以,五皇叔竟這個事留給了新任皇帝……白了,就是留給了殷鳳湛.這樣的話,一來可以讓殷鳳湛在登基後立威,二來如果殷鳳湛處理得當,也會得到朝野更大的支持!

同時也會將因為之前種種事件,而越漸消弱的皇權,更加集中起來!

就這樣,所有的事,都高于段落了.之後就等著宸王殷鳳湛的答複.而有些心急的大臣和皇族,更是不禁親自登門,來到宸王府,想要勸服殷鳳湛,盡快答應繼承皇位的事兒,當然也可以順便表示一下衷心.

可惜,讓人沒想到的是,不管是誰去宸王府,竟然都被打發了回來,甚至連得到消息的五皇叔殷焱,也親自走了一趟,但卻依舊沒有看到殷鳳湛!

而之後,為了防止再有人來打擾,宸王府更是大門緊閉,不許任何人進府一步!

殷鳳湛的行為,讓人感到不解.只是沒有人會想到,殷鳳湛之所以這麼做,並非是因為思考要不要登基的事兒,而只是為了聶瑾萱!

其實,自打那天在城外的青檀寺地下石室中,將聶瑾萱救出來後,聶瑾萱在最開始的喜悅後,便暈了過去.

見此形,殷鳳湛自然心急如焚,隨即將聶瑾萱帶回到宸王府.可當時事緊急,宮里的事還沒有解決,所以在暫時將聶瑾萱安頓在宸王府後,殷鳳湛才去的皇宮.

而眼下,瑞王殷鳳翔已然被擒,殷鳳湛自然將心思都落在了聶瑾萱身上.可是轉眼三天過去了,聶瑾萱竟然還是暈睡不醒!

……

夜,深沉

黑暗籠罩著一切,整個京城沉浸在一片安靜之中.

而此時的宸王府後院的廂房里,卻是燭火閃動,殷鳳湛獨自坐在內室的*榻前,靜靜的看著躺在*榻上的聶瑾萱,默默不語……

**************************

作者有話:最近阿映父親住院,家里沒人,只有阿映陪護,更新不穩定,大家諒解.

上篇:她是誰一    下篇:是個傻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