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她是誰一   
  
她是誰一

雖然殷鳳翔的准備時間很短,但他召集起來的卻並非烏合之眾!即便是一群江湖敗類,可至少在能力上,還是不容覷的.

而在這些人當中,有一個人卻是特別的,而這個人,就是凌一刀!

所以廉風等人先行將一眾灰衣人和藍峰等人斬殺後,便默契的將凌一刀團團圍住,不給對方任何可乘之機.

廉風和云悔等人是死士.而對于一名死士來,完成任務將目標殺死,遠比什麼江湖規矩重要得多!可此時,等著廉風等人已然欺身而來,依靠在角落的凌一刀才懶懶的抬起眸,狹長的雙眼隨即徑自瞥了眼廉風等人

凌一刀的動作慢慢的,渾然透著一絲漫不經心.但凌一刀的目光,卻並沒有在廉風等人身上停留太久,一掃而過後,他更是不禁挑眉將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殷鳳湛身上

凌一刀神不動,但隨後卻忽而笑了起來,狹長的雙眼,頓時眯成了一條細細的線

"久聞宸王殿下大名,今日初見,凌某有禮了~!"

揚眉輕挑著唇,凌一刀神悠然的開口,只不過不知為什麼,聽著他的話,卻總讓人感到一絲不出得古怪.

只不過此時,相對于他的話,大家更驚訝于他的態度,可聞,殷鳳湛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俊美無儔的臉上沒有一絲波動

殷鳳湛不話,一時間周圍再次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而這時,凌一刀卻是輕笑了一聲,然後徑自放下環在胸前的手……可就在這時,就在隨後凌一刀還要什麼的瞬間,廉風和云悔等人不禁飛快的交換了一個眼色,接著便齊齊的向凌一刀撲去!

盡管當初設計殺死先皇,殺死殷鳳寒的人是瑞王殷鳳翔不假,但實際的行動者,卻是凌一刀!所以殷鳳湛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而對此,廉風和云悔等人也心里明白,所以下手更是招招狠絕,毫不留!

可凌一刀也不是軟柿子.當初能神不知鬼不覺潛入皇宮,殺死先皇順承帝,身手自然並非一般人可比.所以等著廉風和云悔等人這邊一動手,原本神悠然慵懶的凌一刀,卻只是揚了下眉,接著順手抽出隨身兵器,迎了上去!

金鑾殿前再次刀光劍影.殷鳳湛手下四大死士廉風,云悔,水云,火融齊齊攻向凌一刀,而凌一刀則憑借著出色的身手,徑自迎戰,一時間竟然打成了平手!

見此形,站在一旁的秦王殷鳳蓮卻是不禁挑了挑眉,隨即雙臂環胸的走到了殷鳳湛身旁,同時看著廉風等人道

"哼~,還真是功夫不錯,可惜今天他是插翅難逃了!"

凌一刀是真正動手殺死先皇順承帝的人.所以在場的眾人,沒人會覺得廉風等人四打一有什麼不公平的問題.可此時,聽到殷鳳蓮的話,殷鳳湛倒是沒什麼,可一旁的孟喬卻是蹦了過來

"那是當然!這就叫惡有惡報!不過,我怎麼感覺他的招式有些怪呢……"

著,向來活潑豪爽的孟喬不禁微微皺起眉,接著伸手兀自摸了摸自己拿精巧卻不失圓潤的下巴,便徑自沉思了起來……而此時聽到這話,原本盯著打斗的殷鳳蓮卻是頓時一愣,接著眨了眨眼睛

"招式有些怪?!我怎麼沒看出來?"

"那是你笨!"

"死丫頭,你誰笨?!"

"你!"

"喂,你……"

被孟喬氣的差點兒一口氣噎住,殷鳳蓮隨即轉頭瞪向身邊的女人.可此時,孟喬卻是看都沒看殷鳳蓮一眼,一雙有神的大眼直直的盯著不遠處和廉風等人纏斗在一起的凌一刀,隨即一邊沉思,一邊聲叨咕道

"是有些怪啊……你看那招式,放眼江湖,好像沒幾個門派用這樣的功夫的……"

孟喬可是純正的江湖人,雖然年紀不大,可知道的事卻絕對不少!再加上冥夜宮頂級的報網,所以對于整個江湖上各個派別的武功路數,孟喬可是如數家珍!

而此時,看著孟喬少見認真的模樣,殷鳳蓮也不禁愣了下,然後也轉眸重新看向凌一刀,但看了片刻後,也微微皺了下眉

"嗯,你這麼一,好像是有些怪……"

殷鳳蓮也看出了凌一刀武功的詭異之處.可就在這時,一直站在旁邊,卻始終沒話的殷鳳湛,卻是忽然冷冷的低聲道

"他的來曆本就成迷.武功獨樹一幟,所以當年初入江湖,便掀起不的波瀾.所以看招數奇怪,也不足為奇!"

殷鳳湛的聲音平靜,顯然沒有將凌一刀放在眼里.而一聽這話,殷鳳蓮贊同的點了點頭,可一旁的孟喬也是搖了搖頭

"不,大木頭誤會了.我的奇怪不是因為他的武功獨樹一幟,而是感覺……我總覺得他的招式,讓我覺得有些熟悉,可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

孟喬沿承了其母水嬌嬌和其父孟允的好基因,天生就是練武奇才.甚至于見過一遍的招式,便立刻會記在腦子里.所以,此時她越看凌一刀,越覺得凌一刀的招式是自己見過的,可一時間,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見她如此,一旁的殷鳳蓮卻是微微皺起眉,可隨後就在殷鳳蓮要些什麼的時候,卻見孟喬猛的眼睛一亮,然後忍不住叫道

"哎呀,我想起來了!我知道為什麼他的武功那麼奇怪了,因為他的招式,有些地方和宮主姨母的招式好像!"

孟喬終于想起來了.怪不得她覺得眼熟,因為宮主姨母很少動手,在她的記憶里,只有時候無意中見過一次,但即便只有一次,卻依然讓她印象深刻.只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因此才會一時間沒想起來.

而想起宮主姨母,孟喬不禁有些興奮起來.可這時,一旁的殷鳳蓮卻是不解的追問道

"宮主姨母?!誰啊?"

"什麼誰啊?!宮主姨母是我們宮里最漂亮,也是最厲害的人!也就是洛哥哥的娘!"

當*辰洛來東陵幫殷鳳湛的時候,殷鳳蓮還在泰蓮山,所以他並沒有見過夜辰洛,自然也沒有聽過他.所以此時一聽孟喬竟然如此提及另外一個男人,並且還稱呼的如此親密,殷鳳蓮不禁一愣,隨即瞪大了眼睛看向身邊的孟喬

"洛……洛哥哥?!誰啊?"

"洛哥哥當然就是洛哥哥咯!"

"廢話,我問你他是誰?"

"你叫什麼?是誰和你又沒有關系!"

"你……"

殷鳳蓮心里發起無名火.而此時,就是他們兩個冤家吵鬧不休的時候,一旁的殷鳳湛卻是始終雙眼看著戰局,接著忽然冷冷的了一句

"不管他的招式如何,今天他必死無疑!"

殷鳳湛的話果斷而堅決.聞,原本吵成一團的殷鳳蓮和孟喬不禁同時一愣,然後轉頭看向殷鳳湛.而這時卻只見殷鳳湛眸光一沉,接著直接邁步走了過去!

殷鳳湛要親自動手.聞,殷鳳蓮和孟喬同時一愣,隨即不禁看了過去……而此時,看到殷鳳湛走過來,廉風和云悔等人同時默契的身形一晃,接著各自縱身後退一步.

刀光劍影在殷鳳湛的出現後,戛然而止.而此時,看著走過來的殷鳳湛,凌一刀卻是不禁眯了眯眼睛,接著揚眉一笑

"呵呵~,怎麼?!宸王殿下這是要親自動手嗎?"

凌一刀的聲音依舊悠然,但細聽之下,卻已然透出了幾絲輕喘!而聞,已然走過來的殷鳳湛卻只是冷冷的看著他,隨即微微抬手一擺

頓時,廉風等人馬上會意的恭敬點頭,然後齊齊各自退後.而待廉風和云悔等人離開,殷鳳湛卻是微微薄唇一抿,刹那間一股駭人的戾氣和強悍的讓人無法逼視的氣勢,頓時讓周遭的眾人,為之一驚!

殷鳳湛顯然動了殺機.見此形,原本神悠然的凌一刀,也不由得暗自眸光一閃,同時反射性的將手中的兵器,更加握緊了些

"呵呵~,看來宸王殿下是要動真格的了……嗯,不過也是,能和宸王殿下對戰,也是凌某的榮幸!"

不管到什麼時候,凌一刀嘴上始終輕松的很.可這時,等著凌一刀的話語剛落,一直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的殷鳳湛,卻是忽然手中軟劍一甩,接著竟瞬間將軟劍放回到腰間!

殷鳳湛的動作讓在場的眾人為之一驚.而凌一刀更是瞬間微微睜大了狹長的眼睛,但隨後卻大笑了起來

"哈哈~,怎麼?宸王殿下這麼自信,不用兵器,就能殺了凌某?!這會不會有些太冒險了些?"

不知是被輕視的憤怒,還是對殷鳳湛自不量力的嘲笑,凌一刀越發的興奮起來,隨即更是忍不住眯起狹長的雙眼,同時伸出舌頭輕舔了下有些薄的雙唇……

刹那間,一股不出的殺機和血腥之氣,頓時從凌一刀身上蔓延了出來.但此時他的臉上,卻依舊透著悠然的笑

"不過,既然宸王殿下想如此的話,那麼凌某也甘願奉陪……要知道,凌某最喜歡的事,就是聽到匕首刺入人身體的聲音!呵呵~,那可是無上的喜悅啊!尤其是看著那鮮的顏色,噴湧出來的樣子,更是讓人心曠神怡……"

眯著眼,勾著唇,凌一刀一字一句的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話.可隨後沒等凌一刀把話完,殷鳳湛卻是瞬間臉色一沉,同時直接出聲打斷了他

"放心,到時候本王一定會讓你聽個夠本!"

罷,殷鳳湛也不等凌一刀再要什麼,便瞬間身形一晃,化作一抹驚鴻,直接向著凌一刀攻去!

……

衡量一個人的武功有多高,其實是一件即可以是簡單,但同時也可以是複雜的事.因為,當對方的武功沒有你高時,那麼衡量起來就簡單.可一旦對方的武功比你高,那麼衡量起來就複雜!並且差距越大,複雜程度也越大!

而對于宸王殷鳳湛來,雖然從前殷鳳湛從來不動手,但大家都知道他會武功,只是不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而此時,大家同樣不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但卻知道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殷鳳湛的武功已然高到了他們難以企及的程度!

當然,凌一刀也是高手.要知道能在廉風,云悔等四大死士圍攻下,而堅持下來的人,放眼江湖可是屈指可數!但即便如此,當他真正面對殷鳳湛時,心中的驚駭,還是讓向來冷靜自持的凌一刀,為之一震!

殷鳳湛的武功遠比之前斬殺那些灰衣人的時候,還要厲害.即便赤手空拳,卻招招讓凌一刀倍感心驚.可凌越是如此,凌一刀卻反倒興奮起來!

血液在身體中沸騰,每躲過對方的襲擊,險象環生中卻越發的讓凌一刀感到了危險卻又致命的興奮和刺激,所以,在又一次險險的躲過後,凌一刀忍不住興奮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妙!妙極了!沒想到除了那個女人,竟然還有人會讓我感到這樣的塊感……哈哈……好!極好!"

即便動作越漸狼狽,但凌一刀還是興奮的大叫出聲.而那詭異的話,不禁讓一旁觀戰的孟喬和殷鳳蓮等人微微一愣,可這時,殷鳳湛卻是神一冷,接著瞬間身形加快,同時就在和凌一刀身形交錯的瞬間,化掌為爪,一把抓住凌一刀手上那似劍非劍,似匕首非匕首的兵刃,然後用力一震

刹那間,凌一刀只覺得自己那握著兵刃的右手手臂,頓時一麻,虎口隨之冒出了血來!

腥甜的血腥味兒,一時間在空氣中彌漫了出來.這時,凌一刀也猛的一驚,隨即反射性的松開手,同時縱身向後……可惜,就在這時,還不等他向後用力,卻只見一只黑影瞬間迎面抓了過來!

那是殷鳳湛的手!見此形,凌一刀頓時瞪大了雙眼,可隨後還不等凌一刀回過神來,便只覺得右手臂猛的傳來鑽心的疼痛,接著胸口同時被狠狠的擊了一掌!

所有的事只發生在一刹那.快的幾乎讓人無所察覺.而片刻後待眾人回過神來,卻不禁再次被驚的目瞪口呆!

原來只見,此時此刻,在空曠空地上,滿朝文武和一眾士兵的眼前,殷鳳湛竟單手狠狠的提著凌一刀的衣領.而凌一刀卻是嘴角流著鮮的血跡,手中的兵器被丟在不遠的地上,整個右手無力的垂著……

凌一刀的右手廢了!嘴里不斷冒出的鮮血,更是預示著他中了很重的內傷!

但他還活著.

或者,殷鳳湛是故意讓他活著!

所以此時,即便臉色早已蒼白如紙,但對視著眼前的殷鳳湛,凌一刀卻還是不禁咧開滿是鮮血的嘴,然後呵呵的笑了起來

"呵呵……怎麼?想殺我了?!那就動手啊!呵呵……"

此時的凌一刀就像一個瘋子.而一聽這話,殷鳳湛猛的眯了下雙眼,接著抬腿利落的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把匕首,然後凌空抓起,接著瞬間刺入凌一刀的左肩上!

很明顯,殷鳳湛並不想一招置其死地,而是要生生的折磨他,從而發泄心底的憤怒.

是的,就是憤怒!

畢竟,不管之前所有的事,是不是他設計的.但最終動手的人,卻是他!所以殷鳳湛怎能不恨?!

而此時,感受到左肩上那火辣辣的柔體上的疼痛,凌一刀不禁輕嘶了一聲,但隨後卻越發笑的大聲,同時就在殷鳳湛要再次開口的瞬間,凌一刀更是猛的眯了下眼睛,接著刹那間靠近殷鳳湛低聲道

"怎麼?動手啊?!你很恨我吧!因為是我殺死了你的父皇……呵呵……不過你要感謝我!要知道當時殺你父皇的時候,下手可是很痛快的!痛快的讓我自己都感到有些不自在……"

"嘖嘖……真是遺憾!我就那麼一刺,他就倒下了!實話,那感覺真的不好!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那樣做……至少要向你那個大皇兄一樣,讓他睜著眼睛,看著我下手,呵呵~你知道嗎?當時他的表美極了……"

凌一刀傷的很重,渾身的疼痛更是讓人無法想象.但此時此刻,對于凌一刀來,相比如柔體上的痛苦,心靈上的刺激,卻讓他興奮不已.甚至于隨著他每一句話,殷鳳湛那越見難看的臉色,更是讓凌一刀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悅!

而殷鳳湛雖然不想讓他死的太痛快,但凌一刀還是成功挑起了殷鳳湛最後的一絲理智,瞬間殷鳳湛猛的眼底浮起一抹殺機,接著抬手便向著凌一刀的天靈蓋打去……可就在這時,就在殷鳳湛抬手的瞬間,凌一刀卻不禁微微一笑,然後忽然低聲道

"對了,殷鳳湛你覺得那個姓聶的女人怎樣?!你好像挺喜歡她的……呵呵……可你知道她的來曆嗎?"

上篇:誰的局十    下篇:她是誰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