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誰的局十   
  
誰的局十

邱慕白的臉上帶著笑,而此時,對上他的眼,站在原地的殷鳳翔卻不禁愣在了當場!

邱慕白是什麼意思?!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是要投靠殷鳳湛嗎?還是,打從一開始,一切都只是設計自己的一個局?!

一時間,即便是殷鳳翔,也有片刻的措手不及.但殷鳳翔終究尤其過人之處,所以在短暫的怔忪後,立刻神一斂,看了眼邱慕白,然後又看了眼依舊神冷凝的殷鳳湛,接著眸光一轉,再次將目光落回到邱慕白的身上

"……國公大人這是要反悔了嗎?"

微眯著眼睛,殷鳳翔的眼底透著精光.而聽到這話,騎在馬上的邱慕白卻只是呵呵一笑,然後揚眉道

"反悔?!邱某可不記得承諾過瑞王殿下什麼!"

不錯,他邱慕白確實沒有明確的承諾過殷鳳翔什麼.只是在當初殷鳳翔提議娶邱聘婷的時候,默默的點了點頭.

但這又能證明什麼?!看來是他低估了他,以為以聯姻的方式,就能讓邱慕白轉變立場,看來現在……

殷鳳翔心里暗自想著,但隨後卻不禁腦子里靈光一閃,接著抬眼看向邱慕白,隨即冷冷的扯了下嘴角

"呵……原來如此!原來打從一開始,你們就設計好了,是吧!"

其實對于邱慕白這個人,殷鳳翔一開始並沒有想到要如何利用他!畢竟在他眼里,邱慕白是一個極為聰明的人.雖然是個帶兵的武將,卻八面玲瓏.既能保持自己的中間派立場,又能處理好同僚的關系,更是能得到先皇的重視.甚至在段家極力的打擊下,依然讓齊國公府屹立不倒!

這是一種才能.而且是一種非常厲害的才能.所以照理,殷鳳翔應該會極力拉攏他的,但事實上,殷鳳翔卻沒有.即便有邱聘婷這層關系,殷鳳翔依舊沒有想要拉攏邱慕白.因為,在殷鳳翔看來,邱慕白這個人骨子里很傲氣,同時也很正氣,所以要想拉攏他,並非容易的事兒,甚至于一旦處理不好,反倒暴露了自己!

所以當初為了保險起見,殷鳳翔沒有動心思拉攏他!可之後發生的一件事兒,卻讓邱慕白改變了想法,那就是邱慕白竟然為了邱聘婷,動用了丹書鐵劵!

要知道,齊國公邱家的祖上曾經和殷氏先祖一起打的天下,之後殷氏先祖登基後,怕邱家功高震主,便用一塊丹書鐵劵換了邱家的兵權!可這件事兒對于殷氏皇族來,可並不是一件光彩事兒,所以東陵建國近百年,邱家風雨飄搖,也經曆了不少大風大浪,但從始至終,邱家的曆代當家,卻從未拿出丹書鐵劵來當救命符!

因為邱家人知道,這丹書鐵劵看似功用無窮,但事實上,一旦拿出丹書鐵劵,就是在提醒當朝君主,你東陵的殷氏一族,正因為有邱家,才會有今天的萬里江山!而這是對皇族最大的屈侮辱.

所以,與其這丹書鐵劵是一塊保命符,但事實上,它也會成了催命符.就像是一把雙刃劍,能救邱家一時,但之後卻可以讓整個邱家萬劫不複!

因為皇族的顏面,絕不容忍任何的質疑.

這個道理誰都明白.而邱慕白如此精明,又怎能不懂?!可就在邱聘婷被劫走後,邱慕白竟然還是拿出了丹書鐵劵闖宮……!

當然,當初邱慕白會拿出丹書鐵劵,也是因為當時東陵連續兩位皇帝駕崩,朝中無主,所以他才敢如此大膽!但不管什麼理由,他能拿出丹書鐵劵,只能證明一點,那就是對于邱慕白來,邱聘婷這個女兒很重要,重要到可以那整個邱家的命運做賭注!

所以,在知道了這個消息後,殷鳳翔便動了心里.只是向來謹慎的殷鳳翔,卻並沒有輕舉妄動,直到知道了假扮成殷鳳蓮的殷鳳湛將其趕出皇宮,殷鳳翔才下定決心,不妨試探對方一下!

而當初殷鳳翔之所以會相信殷鳳湛會將邱慕白趕出去,也是因為殷鳳翔心里清楚,聶瑾萱對于殷鳳湛的重要性.所以在聶瑾萱失蹤後,這個時候邱慕白竟然找上門自己女兒的事兒,那麼殷鳳湛自然不會給對方好臉色.

可如今看來,他殷鳳翔顯然還是低估了殷鳳湛,因為他沒想到,就算是在因為找不到聶瑾萱,而身處盛怒之中,殷鳳湛依舊不忘順水推舟,反過來算計了自己一把!

這是何等的心機和心計?!即便是他殷鳳翔,也自歎弗如!

一切都只是殷鳳湛和邱慕白兩人演的一出戲.而他們是戲子,觀眾則是自己!

所以想到這里,殷鳳翔不禁自嘲的輕笑了下來,但隨後卻神一斂,似笑非笑的看著邱慕白道

"真是沒想到,國公大人也會在這種嘴皮子上的事兒上作文章!呵呵……不過算了,就算是承諾了又怎樣?依國公大人所,兵不厭詐,即便是承諾之事,也可以反悔,所以到底,也只是我太過相信國公大人罷了!"

雖然文弱不堪,但殷鳳翔絕對稱得上'梟雄’二字.甚至于此時此刻,明知道自己手中最大的王牌,不過是做戲給自己看,但殷鳳翔依舊冷靜自持,全然沒有一絲慌亂和瘋狂!

甚至于在這邊話音一落後,殷鳳翔更是眸光一挑

"只是,國公大人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殷鳳翔是在提醒邱慕白,聞,邱慕白果然臉上的笑容一僵,可就在這時,還不等邱慕白話,一旁始終沒話的殷鳳湛卻在這時沉聲道

"邱聘婷已經救出來了!"

殷鳳湛話向來簡潔.而此時,他的話音一落,頓時讓向來沉著的殷鳳翔猛的一驚

當然,殷鳳翔之所以震驚,並不是因為沒有了邱聘婷,進而無法威脅齊國公邱慕白.而是因為,邱聘婷是和聶瑾萱待在一起的,而如今邱聘婷被救出來了,那不就是……

所以想到這里,殷鳳翔第一次臉上浮起了一抹慌張,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轉頭瞪向殷鳳湛吼道

"你什麼?!不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

"你……瑾萱呢?!告訴我,瑾萱人呢?"

此時此刻,殷鳳翔絲毫不顧及的大聲吼了起來,本就白希的臉上更是蒼白的幾乎透明,一雙如星般的眸子卻在這一刻,難以控制的瞪大,現出顯而易見的瘋狂!

是的,殷鳳翔真的慌了,也真的瘋了.

可見此形,殷鳳湛卻臉色一沉,隨即深邃而冷然的雙眸一沉

"瑾萱不是你該叫的!而她是本王的女人,本王沒有義務告訴你,她在哪里!"

……

其實,在知曉聶瑾萱是被殷鳳翔抓走的同時,殷鳳湛在短暫的憤怒後.立刻便看穿了他的伎倆!

所以,就在那天晚上,殷鳳湛臨時起意,便立刻做了一出戲給殷鳳翔看.接著在暗中串通齊國公邱慕白的同時,殷鳳湛也在積極部署.並且計劃營救聶瑾萱.

可是殷鳳湛明白,殷鳳翔心思縝密,做事滴水不漏.但即便如此,殷鳳翔卻有一個非常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准備的時間太短,人手不足!

畢竟,雖然殷鳳翔會變成今天這般瘋狂,殷鳳湛雖然不甚清楚原因,但多少都和聶瑾萱有關.而聶瑾萱第一和殷鳳翔相遇,是今天春天在醉霞山莊參加祭春的時候,所以單從這個細節,便可以推測出,殷鳳翔最早動心思,也不過那個時候罷了!

可從那個時候,到現在甚至還不到一年的時間.而在此之前,殷鳳翔一直深居簡出,所以,要想在短時間內,蓄積人手和力量,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別的不講,單就死士來,都是要從開始培養的.所以即便殷鳳翔心機深沉,但終究不能在短時間內,蓄積深厚並且可靠的力量!

而今天的十日之約,殷鳳翔又必須勢在必得.所以殷鳳翔只得在這一天將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皇宮,可這樣一來,聶瑾萱那邊的防守便大大的減弱了.而殷鳳湛就是算准了這個時機,直接親自帶身下四大死士的三名,以及絕大多數力量卻營救聶瑾萱!

因為對殷鳳湛來,誰去繼承東陵的萬里江山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聶瑾萱一人!

所以也正是因為這樣,在一開始的時候,殷鳳湛才遲遲沒有出現,而如今他回來了,便預示著事已經解決了!

而聶瑾萱回來了,他也就安心了.可此時,聽著殷鳳湛如此,殷鳳翔頓時難以相信的瞪大雙眼,但片刻之後,還是強壓著心中瘋狂和騷動,然後徑自抿了抿唇

"殷鳳湛,你以為這樣你就贏了嗎?告訴你,事沒那麼簡單!"

著,殷鳳翔轉頭看向人群中的鎮國將軍墨源城,同時冷冷一笑,可就在這時,看出了殷鳳翔的心思,殷鳳湛不等他開口,便直接打斷了他

"墨玉玨也已經回來了!"

原來,早在一開始的時候,邱慕白確實是按著殷鳳翔的吩咐,暗中抓了出城的墨玉玨,之後用墨玉玨的安危去威脅鎮國將軍墨源城!

但即便如此,殷鳳翔在某種程度上,卻並非全然信任邱慕白.所以在邱慕白抓走墨玉玨後,殷鳳翔便讓藍峰將墨玉玨從邱慕白手上帶走關了起來!以防止邱慕白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同時將把柄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里,進而使得墨源城不敢妄動.

所以,在知道了邱慕白背叛後,殷鳳翔並沒有立刻投降,因為他手里還有墨玉玨.而墨玉玨如今是墨源城唯一的兒子,所以墨源城不得不屈服于自己……只是沒想到,眼下連墨玉玨也……

因此,一時間殷鳳翔有些難以接受.但殷鳳翔知道,殷鳳湛絕不是妄之人,所以在片刻之後,殷鳳翔忽然仰頭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

如果所有的一切,是一局棋,那麼曾經的殷鳳翔一直都覺得,自己是那個下棋的人.可如今他卻發現,真正執子之人,卻是別人.

所以此時殷鳳翔笑的豪氣,甚至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笑的這麼肆意而猖狂.但笑著笑著,直到笑夠了,殷鳳翔才又緩緩的停了下來,接著抬眸看向眼前的殷鳳湛

敗局已定,所有的一切都成了過往云煙.一瞬間,生也好,死也罷,殷鳳翔已經不看在眼里了.但即便如此,片刻之後殷鳳翔還是徑自道

"我要見瑾萱!"

此時的殷鳳翔,意外的平靜,美麗的臉上已然沒有了之前的慌亂,緊張,驚訝……卻像是忽然恢複了原本的樣子,那麼溫和而出塵.

可聞,殷鳳湛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你沒有那個資格!"

"呵呵……是麼?可就算是我沒有資格,但我也想聽瑾萱親口和我!"

"本王不會讓你見他!"

殷鳳湛絲毫不給殷鳳翔任何機會.甚至于如果不是聶瑾萱事先過,不要妄開殺戒,殷鳳湛都恨不得立刻將眼前的殷鳳翔千刀萬剮,所以又怎麼可能讓他見聶瑾萱?!

不行!

不可能!

門都沒有!

殷鳳湛一臉堅決.可殷鳳翔也不是容易退縮的人,所以即便殷鳳湛如此,殷鳳翔卻只是笑,隨即再次開口道

"不讓我見嗎……呵呵,殷鳳湛,難不成你這是在害怕?!害怕瑾萱和我見面?"

殷鳳翔知道,此時此刻,一切都完了.但到了最後一刻,殷鳳翔想到的便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再看聶瑾萱一眼.可殷鳳湛的心思,殷鳳翔也清楚,所以他不禁使用了激將法!

不是什麼好辦法,殷鳳翔知道,但這些都無所謂了,甚至于如果可以讓他再見聶瑾萱一面,更下作的方法,他也會試一試!

所以,等著這邊話音一落,眼看著殷鳳湛依舊神不動,沒有任何的動容,殷鳳翔又是一笑,然後竟上前幾步,來到殷鳳湛面前

"這是我最後的請求……四皇弟,我求……"

殷鳳翔緩聲開口,一字一句,可就在這時,仿佛知道了殷鳳翔要什麼,所以沒等殷鳳翔把話完,殷鳳湛便直接抿唇打斷了他

"瑾萱不想見你!"

殷鳳湛的話,一如既往的簡潔.可聞,原本還臉上帶笑的殷鳳翔卻是瞬間一僵,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不禁搖了搖頭

"不……不可能!你是在謊……你是在謊對不對?瑾萱怎麼能不見我?你一定是在謊……"

"本王從不謊!是瑾萱自己的,她,她不想見你,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

聶瑾萱確實是這麼的.只是一開始殷鳳湛沒打算開口,可如今殷鳳翔竟然如此糾纏,殷鳳湛只得將真相了出來.

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翔不由得愣住了,接著片刻後,終于閉上了嘴,然後默默的轉身,向前走……

殷鳳翔不話,只是靜靜的走著,見此形,一旁的殷鳳軒和殷鳳錦等人頓時有些著急的上前,但隨後卻被殷鳳湛抬手一揮,直接攔下

一時間,偌大的金鑾殿前,再次安靜了下來.而所有人的目光卻都落在了殷鳳翔身上,而此時的殷鳳翔,卻只是靜靜的往前走,接著待片刻後,慢慢的腳下一頓,然後伸手拿起地上掉落的一柄長劍

那是旁邊某位已死的士兵掉落的佩劍.見他如此,在場的殷鳳軒等人不由得一驚,可就在這時,卻只見殷鳳翔竟手上一轉,接著便毫不猶豫的將那長劍向著自己的頸間抹去!

殷鳳翔要自殺!

見此形,原本以為他要別有所圖的眾人,頓時瞪大了眼睛.可就在殷鳳翔手中的長劍,將要割入肌膚的瞬間,一直沒話的殷鳳湛卻是猛的眸光一閃,接著衣下的左手猛的一轉一彈,隨後只聽'咣當’一聲細響,殷鳳翔手中長劍隨即掉落到了地上

"想死?!沒那麼容易!"

在長劍掉落的瞬間,殷鳳湛同時沉聲開口,聲落,一旁的廉風立刻會意,接著縱身來到殷鳳翔身前,然後當眾抬手一掌打在殷鳳翔的後頸處,殷鳳翔隨即癱倒在地

***********************************

一場轟轟烈烈的政變,在殷鳳湛的強勢回歸後,瞬間土崩瓦解!

功敗垂成的殷鳳翔,想要自刎而死,卻被殷鳳湛及時攔住.畢竟,在殷鳳湛看來,對于殷鳳翔來,死亡是一種解脫,所以他不會讓他得逞!至少現在不能!

所以之後,殷鳳湛讓人將殷鳳翔帶下去,隨後殷鳳湛抬手一揮,瞬間廉風,云悔等人便立刻飛身向前,將殷鳳翔剩余的一眾手下全都斬殺殆盡!

灰衣人,追隨殷鳳翔的手下,以及藍峰,都在這次斬殺中,死無全尸.而在短暫的腥風血雨後,在場的眾人不禁松了口氣,而這時,廉風等人卻並沒有收手,而是身形一閃,瞬間將站在不遠處角落的一個人死死圍住!

而那個人,就是凌一刀!

上篇:誰的局九    下篇:她是誰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