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誰的局九   
  
誰的局九

今天的殷鳳翔,完全是有備而來.

先是一番挑唆,暗中揭示宸王殷鳳湛是假的.進而讓眾人懷疑殷鳳湛,這樣一來,便能順理成章的讓五皇叔和一眾皇族,大臣推舉自己成為東陵名正順的正統繼承人!

接著,等事一定下來,他便順手將之前的種種懷疑,全部嫁禍到殷鳳湛的身上,這樣一來,殷鳳湛就算能力出眾,勢力龐大,卻依舊只能成為階下囚!

而一旦除去了殷鳳湛,整個東陵便再沒有任何人有能力和他對抗.

這是殷鳳翔心中最完美的劇本.

但即便如此,有一件事卻是出乎殷鳳翔的意料之外.那就是原本已然被關在天牢中的殷鳳蓮,應該是殷鳳湛喬裝的,但卻沒想到,在關鍵時刻站出來的,竟然會是真的殷鳳蓮.

所以在一開始殷鳳蓮出現之後,殷鳳翔心中也驚訝不已.因為精明如殷鳳翔清楚,當初回來的人,確實是殷鳳湛沒錯,可如今出來的是殷鳳湛,便只能明一件事兒,那就是殷鳳湛應該已經有所行動了!

但隨後殷鳳翔卻敏銳的發現,雖然殷鳳蓮是真的,但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殷鳳湛確實假的.所以知道了這一點後,殷鳳翔立刻暗中用眼神示意在場早已被他捏在手中的大臣,而這個人就是鎮國將軍墨源城!

因此,之後的一系列發展,再次回到了殷鳳翔原本的設計.可就在事將要大功告成的時候,殷鳳翔如何也想不出,會被另外一個人,徹底粉碎!而這個人,就是大內總管高才庸!

而對于高才庸這個人,殷鳳翔確實了解的不多.並且,更關鍵的是,在他讓凌一刀殺了先皇後,高才庸便閉口不,之後又順從了段太後,接著又銷聲匿跡了……所以,在經過這一系列的事之後,殷鳳翔便將這個人忘了!

只是,殷鳳翔如何也沒想到,自己唯一的疏漏,卻成了最致命的弱點!甚至于,到了最後高才庸更是用自己的一條命,將他的全盤皆輸,徹底粉碎!

他忽略了高才庸這個人,更是低估了他對先皇的忠心.

不可饒恕!

所以,即便高才庸死了,他也不會放過他.甚至用他的尸體,告訴了所有人一個事實!

而事發展到這一步後,接下來殷鳳翔要做的就是快刀斬亂麻,並且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強勢奪位!因為他不能預料,已然逃出天牢的殷鳳湛,究竟什麼時候會回來.而這也是殷鳳翔今天會做出兩手准備的根本原因!

這是一局棋,勝負就在今天,而他絕不能輸!

所以此時看著眼前忽然出現的黃衣少女,殷鳳翔先是一愣,隨後卻不禁撇了眼那少女手中的黃金鞭子,接著暗自抿了抿唇

殷鳳翔不認識孟喬,但卻直覺的事有變.而此時,看著眼前的孟喬,秦王殷鳳蓮卻是不禁眨了眨眼睛,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叫道

"喂,你怎麼來了?"

在場的所有人中,殷鳳蓮是唯一一個認識孟喬的.而殷鳳蓮記得,當初孟喬確實一路從南疆跟著自己回到東陵,可就在暗中和殷鳳湛會合後,這丫頭便忽然不見影子了,而之後他也和殷鳳湛換回了身份,進了天牢……可即便如此,殷鳳蓮卻怎麼也沒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忽然出現在這里!

而此時,聽到殷鳳蓮的驚叫聲,孟喬卻身子一轉,然後揚眉看了殷鳳蓮一眼,可就在看到他那已然染血的左肩時,孟喬頓時眉頭一皺,接著一個閃身便來到了殷鳳蓮身旁

"你肩膀怎麼了?"

著,孟喬也不管旁邊有沒有人,便直接伸手一把扯下了他左肩上被劃破的衣服

可孟喬沒注意,殷鳳蓮卻注意到了,所以隨即伸手一巴掌拍掉她的手,同時忍不住聲喝道

"你干什麼?"

"什麼干什麼?當然是看你會不會死啊?"

"放心,死不了!"

"那我也要看!"

"嘖……都了沒事兒!看什麼看?!"

"我就看!你又怎樣?"

"你……"

孟喬和殷鳳蓮靠在一起,就這樣你一眼我一語的聲拌起嘴來.而最後,殷鳳蓮還是架不住孟喬的強悍,還是勉強讓她看了一眼,而隨後一看殷鳳蓮的傷口果真只是皮肉傷,孟喬這才撇了撇嘴

"哼,早讓我看一下,不就得了!還男人呢,氣吧啦的!"

"你……死丫頭,你給我閉嘴,現在不是和你這個的時候!"

著,殷鳳蓮眸光一挑,徑自看向眼前的殷鳳翔.而感受到殷鳳蓮瞬間緒的轉變,孟喬不由得一愣,然後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接著便對上了一雙迷人的眼!

孟喬不認識殷鳳翔,但之前卻從殷鳳蓮口中聽過這個人.而此時看著眼前一身月牙色錦服,身形略顯單薄,卻美麗出塵的讓女人都羨慕的男人,孟喬卻沒有任何一絲驚豔之色

反倒是片刻之後,忽然微微皺了下眉,然後徑自扭著腦袋靠近一旁的殷鳳蓮低聲道

"喂,你確定他一會兒不會被風吹跑?"

孟喬自在冥夜宮長大,所以在孟喬的世界里,男人長成什麼德行不重要,關鍵是要有能力!而這種能力,在孟喬看來,就是武力!

武力值高的男人,自然是有魅力的.而武力值低的男人,自然就是無能之輩!

所以此時此刻,雖然孟喬不否認殷鳳翔確實長得不錯,但身形單薄,雙目有光卻無習武之人的銳利,渾然一副剛剛被人從*榻上拉起來的癆病鬼模樣……而這樣的男人,在孟喬看來,別什麼無能了,整個就是個土鱉!

甚至孟喬都懷疑,一會兒忽然下雨的話,直接會將殷鳳翔拍死!

孟喬並不是開玩笑,而是認真的在考慮這個問題.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還一臉冷凝的殷鳳蓮,頓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但笑過之後,殷鳳蓮卻是神一斂,然後轉眸再次看向殷鳳翔

"是啊,他倒是真的弱不禁風!可惜啊,在這個世上,最狠毒的不是外表,而是人心!"

"哦∼!這麼,他就是蛇蠍心腸咯∼?!"

"比蛇蠍毒百倍!"

"哦∼!是麼,那我還真得好好瞧瞧!"

殷鳳蓮和孟喬一唱一和的低語.而此時,將兩人的舉動看在眼里,一直沒話的殷鳳翔卻是眉頭一動,然後二話不,便直接再次揮了下手

殷鳳翔不想在拖延下去,直接打算速戰速決.而等著他這邊手才一落,便只見一眾士兵頓時向著殷鳳蓮和孟喬等人撲去!

這是一場血戰!

畢竟士兵的人數眾多,可殷鳳蓮這邊,能稱為高手的,便只有殷鳳蓮和孟喬以及火融三人.所以在一番打斗後,雖然三人越戰越勇,可其余幾人卻已然顯出了頹勢,之後站出來的恭王殷鳳軒,更是不幸掛了彩!

見此形,五皇叔等人更是心急如焚,而與此同時,眼看著單憑殷鳳蓮和孟喬以及火融三人,便抵抗住了如此多的人馬,越漸心急的殷鳳蓮頓時臉色一沉,接著轉眸瞥了眼藍峰

頓時,藍峰馬上會意了過來,抬手比劃了幾下,隨即便只見一眾灰影忽然從天而降,然後直接向著殷鳳蓮和孟喬等人撲去!

顯然,這些人並非普通的士兵.而是各個身懷絕技的武功高手.所以見此形,殷鳳蓮不由得暗自咬牙,而知曉江湖事的孟喬卻在這時身形一頓,然後抬起明媚的大眼,揚聲道

"怪不得最近聽,江湖上消失了不少敗類,本來我還想著是不是某位嫉惡如仇的大俠,將他們殺光了呢!原來竟然都被你這個病秧子收買了呀!"

孟喬聲音響亮,卻是沒有半絲害怕的意思.而聽到孟喬這麼,殷鳳翔卻是瞬間扯動了一下嘴角,但隨後卻直接低聲了一個字

"殺!"

最是簡單的一個字,殷鳳翔的極為輕緩,卻沒有絲毫的猶豫.聲落,便只見那群身著統一灰色衣衫的江湖高手,便頓時拿出各自的武器,直接向著殷鳳蓮等人攻去!

殷鳳蓮,孟喬以及火融三人是高手,但雙拳難敵四手,再加上對方各個實力不凡,所以不過轉眼的功夫,幾名灰衣人便將各自將三人困住了.

接著漸漸的,原本還搓搓有余的殷鳳蓮等人,竟同時露出了頹勢!可就在這時,就在殷鳳蓮和孟喬還有火融有些支撐不住,旁邊的五皇叔等人心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忽然之間,只見數道黑影瞬間從天而降,隨即不過轉眼的功夫,便斬殺了數位灰衣人!

那些黑影來的突然.瞬間的沖擊,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而這時,殷鳳蓮等人卻是最先回過神來,隨即火融更是第一時間臉上閃過了一抹驚喜

原來只見,來人正是一眾身著黑色勁裝的武功高手.他們一個個面色冷凝,不喜不怒,分列一排,卻是嚴謹非常.而為首的三人,正是宸王殷鳳湛手下四大死士中的廉風,云悔,以及水云!

**********************************************

宸王殷鳳湛的死士終于到了!

見此形,殷鳳蓮等人頓時臉色一喜,可隨後還沒等他們高興起來,便只聽殷鳳翔再次開口喝道

"殺!"

殷鳳翔第二次開口,聲音中卻已然透出了一抹陰沉.因為殷鳳翔心里清楚,如今這些死士的忽然出現,意味著殷鳳湛也將會在不久之後回來,而到那個時候,自己的勝算便會大打折扣!

殷鳳翔可以忽視高才庸,但絕不會低估殷鳳湛,哪怕是一絲一毫!

殷鳳翔的心思轉的非常快.但他再快,還是慢了一步.所以等著這邊殷鳳翔的話音才剛一落,一道影子便瞬間凌空閃了過來!

對方的速度非常快,甚至連地獄的鬼魅都要望而卻步.而隨後還不等眾人看清是怎麼回事兒,便只見一道高大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一身玄紫色的錦服,上秀金絲盤龍,頭戴同色紫玉冠,在陽光下透著迷離又神秘的光芒!而此時,他背對著眾人,但只是那一個背影,就讓人無形中感到一股不出的氣勢,直逼的讓人不敢出聲!

這才是真正的宸王殷鳳湛!

殷鳳湛終于出現了!

殷鳳蓮等人頓時大喜,而五皇叔和眾皇族和大臣則是好半晌沒回過神來,卻只能怔怔的看著,連呼吸都屏住了.

一時間,殷鳳湛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而此時,面對著眾人的注視,殷鳳湛卻一臉冷凝,隨即高大的身子一轉,徑自看了被嚇壞了的五皇叔,接著眸光一轉,依次看向張貴妃,恭王殷鳳軒,云王殷鳳錦,秦王殷鳳蓮等人……而等著最後的最後,當殷鳳湛的目光掃過眾人後,隨即冷凝而深邃的眸光一轉,便斂眸看向不遠處已然七零八落的尸體!

那是之前被五馬分尸的高才庸和東順的.見此形,一旁的火融立刻上前,然後聲的在殷鳳湛耳邊耳語了一番.

火融的聲音很,而至始至終,殷鳳湛則一直冷凝的臉,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而隨後等著火融完了,殷鳳湛這才又看了那血腥而破碎的讓人看不出樣子的尸體一眼,隨即默不作聲的抬手示意了一下

頓時,一旁的廉風趕忙無聲點頭,接著親自帶著幾個黑衣死士便直接上前,將那已然血肉模糊的尸體,一個個撿起來,然後放在一起,之後讓人拿下去收好!

廉風的動作迅速,卻絲毫不將周圍的眾人看在眼里.但此時此刻,仿佛是畏懼于殷鳳湛的存在,竟然沒人敢站出來一句.

之後,等著廉風處理好了高才庸和東順的尸體,然後便又走回殷鳳湛的身後站好.而直到這時,殷鳳湛才又挑了下眉,接著直直的看向眼前的殷鳳翔

……

偌大的金鑾殿前,站滿了人!

有皇族,有大臣,有侍衛,有死士,更有一眾如海的闖宮士兵!

但此時此刻,所有人都閉上了嘴,沒有人話,周圍靜的甚至連原本輕緩的風聲,也在這一刻,躲得無影無蹤!

太陽已經升至了正中,午時了,火辣的陽光映在每個人的臉上,卻透出不一樣的神色!

有的凝重,有的緊張,有的慶幸,有的眉頭緊皺……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卻都落在了兩個人的身上——瑞王殷鳳翔,和宸王殷鳳湛!

而此時,陽光下,殷鳳翔一身月牙色錦服,容貌除塵,風華無雙.而殷鳳湛則一身玄紫色錦服,俊美無儔,目光深邃,神色冷凝!

都是極出色的兩個男人.但此時此刻,站在陽光下,站在眾人的中央,相比于殷鳳翔的除塵美麗,宸王殷鳳湛更是多了一份氣勢萬千的駭人氣勢.強大的氣場,更是讓人不敢直視!

那是君臨天下的王者,才有的氣勢.是天生的帝王霸氣!

所以見此形,原本有些犯懵的五皇叔等人,也回過神來,暗自心驚.而就在眾人不著痕跡的打量兩人的同時,殷鳳湛則只是直直的看著眼前的殷鳳翔,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忽然薄唇一抿

"你就這麼想要皇位?"

殷鳳湛終于開口了.深秋的烈日當空,但此時也因為他那一句低沉的話語,而讓人瞬間從心底感到不出的膽顫.

可聞,一直神陰沉的殷鳳翔,卻是笑了

"呵呵~,四皇弟覺得呢?"

"別再和本王'四皇弟’三個字!"

"呵呵~,好~!那請問宸王,你覺得本王在乎的真的那個皇位嗎?"

"本王希望你是!"

殷鳳湛的話,透著一股深意.畢竟如果殷鳳翔當初殺死先皇順承帝,然後又殺死殷鳳寒,只是為了皇位,那麼即便罪大惡極,總還是讓人知道這是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可如果不是的話,那麼這里面的事可就大了……

要知道,不管如何,先皇都是殷鳳翔的父親,而殷鳳寒則是他的大哥!所以如果不是因為那人人夢寐以求的皇位,而是因為其他的事,那殷鳳翔也不過是一個滿手血腥的惡魔!

而殷鳳翔是何等精明之人.所以一聽這話,殷鳳翔先是一怔,但隨後卻忽然大笑了起來.但笑過之後,殷鳳翔卻又看向殷鳳湛,同時臉上依舊帶著殘留著笑容道

"希望我是?!呵呵……我也如此希望!可惜,我要讓宸王失望了!"

皇位?!

那是什麼東西?!他殷鳳翔要的從來都不是皇位!

"不過,換個方式想一想,其實你也沒錯.畢竟我確實也在乎那個皇位!因為只有坐上了那張龍椅,才能得到我想得到的東西!"

殷鳳翔一字一句的著,可一聽這話,原本神不動的殷鳳湛瞬間眸光一閃,接著想也不想的道

"就算是給你那張龍椅,你也休想得到!"

殷鳳湛的聲音透著果斷和堅決.銳利而深邃的眼,更是讓人望而生畏.可見他如此,殷鳳翔卻只是無聲的扯動了下唇角,接著瞬間後退一步,同時揚聲道

"得不到嗎?那可未必吧……"

著,殷鳳翔抬手一揮,瞬間那些身穿灰衣的武林高手,便齊齊的向著殷鳳湛撲去.見此形,一旁的廉風,云悔,水云以及火融同時帶著一眾死士飛身迎上,眨眼間頓時刀光劍影漫天!

可就在這時,雙方不過才對陣十余招,殷鳳湛卻瞬間大喝一聲,頓時廉風等人立刻同時手上一收,接著齊齊的縱身回到之前的位置.

打斗忽然停止,在場的眾人不禁一怔.而這時,殷鳳湛卻是徑自環視了一下四周的灰衣人,然後抬手往腰間一探,接著便徑自抽出一柄七尺軟劍!

那劍身雪白,上刻暗金色龍紋,軟若錦帶,但瞬間只見殷鳳湛隨手一揮,頓時在場所有人只聽一道嗡鳴聲響起,這時再看,便只見原本還軟綿垂落的軟劍,竟爭鳴作響,筆直如鋒,周身透著莫名的寒氣!

見此形,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驚,而那些灰衣人更是不禁相互看了一眼,接著便瞬間齊齊的向著殷鳳湛撲去!

刀光劍影再次彌漫,可這一次,殷鳳湛卻沒有給那些灰衣人機會.所以就在那些灰衣人動作的同時,殷鳳湛也身形一晃,接著竟化作驚鴻一般,銀光閃過處,血光瞬間沖破天際!

這不是一場血戰,而是一場屠戮.隨後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只見一眾灰衣人便已然被斬殺殆盡.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而此時,將在最後一個灰衣人倒下後,殷鳳湛瞬間手中軟劍一甩,猩的血液隨之四散飛舞.接著猛的轉身,徑自看向殷鳳翔

殷鳳湛沒有話,但此時此刻,沒有話的殷鳳湛,卻已然讓所有人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恐懼!

同時也讓所有人知道了一個道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脆弱的不堪一擊!

所以,見此形,即便是殷鳳翔,也忍不住臉色一變,但隨後卻瞬間冷靜了下來

"呵呵~,倒是真沒想到,宸王功夫竟然如此了得……不過你以為如今以你一人之力,便能力挽狂瀾嗎?"

話的功夫,殷鳳翔又是退後兩步,接著再次揚聲道

"殷鳳湛,我知道你實力了得.但不要忘了,如今齊國公已然站到了我的這一邊,所以即便你能斬殺幾個江湖高手又能如何?最後依舊是雙拳難敵四手!"

著,殷鳳翔抬手示意齊國公邱慕白,但等著這邊殷鳳翔的手已然落下了,卻沒有聽到,看到任何的動靜!

頓時,殷鳳翔心里反射性的升起一抹不祥的預感.隨即猛的轉頭,這時只見騎在馬上的齊國公卻是對他一笑,同時揚聲道

"瑞王殿下過的不是嗎?!識時務者為俊傑!"

上篇:誰的局八    下篇:誰的局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