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以命相逼   
  
以命相逼

轉眼間,房間里頓時安靜了下來.甚至瞬間安靜的讓人感到有些不出的詭異……所以就在那杯參茶將要遞到嘴邊的刹那,聶瑾萱卻是不禁感到有些古怪的停了下來,然後抬眸看向眼前的清秋和明月.

聶瑾萱的動作有些突然,而這時便只見眼前的清秋和明月竟然都靜靜的看著自己,瞬也不瞬的目光,甚至透著某種不出的異樣!

見此形,聶瑾萱瞬間好像明白了什麼,而這時,看著聶瑾萱忽然停了下來,兩個丫鬟不由得也是一愣,隨即清秋趕忙道

"呃……怎麼了郡主?覺得參茶有些燙嗎?"

"嗯,是有些燙……"

順著對方的話,聶瑾萱淡淡的開口,話落,便看似隨意的將手中的參茶放到了旁邊的方桌上.而眼看著聶瑾萱將參茶放下了,清秋和明月兩人瞬間飛快的對視了一眼,接著明月便上前一步,來到聶瑾萱面前

"郡主,這參茶雖然是熱了些,不過這里面放了不少的藥材,是特意為郡主您准備的,所以還是趁熱喝著好~!"

"是啊,郡主~!如今郡主懷著孩子,身子也是虛弱,所以還是趁熱喝了吧,就算郡主您不為自己著想,也得多想想孩子不是?"

應著明月的話,清秋也兀自勸了起來,而此時,聽到兩人如此,聶瑾萱便越發的感到那杯參茶有問題,但眼下又不能直,所以隨後聽到兩人的話後,聶瑾萱只是一笑,但接著卻兀自緩聲道

"對了,清秋,明月,這都醒了有一會兒了,雖然你們都這里是秘密,不能,可總也得告訴我,這外面都有什麼吧?畢竟,你們也不能總把我關在房間里的,你們是吧~!"

此時的聶瑾萱,與其是故意岔開話題,倒不如是想了解眼下的況.而一聽聶瑾萱這麼,兩個丫鬟雖然還想勸聶瑾萱把參茶喝了,但還是不禁應聲道

"郡主,不是奴婢不告訴郡主,是這外面真的沒什麼……"

"沒什麼?難不成這里面就住著我自己嗎?"

"呃……那倒不是……"

"那就是,還有別人……對了,那天在我被帶來後,隨後被抓來的姑娘也在這里嗎?"

"呃……郡主,您……您這的是什麼話呀?什麼姑娘?奴婢不知道啊……"

清秋雖然回答的很好,但在那一刹那怔忪的反應,卻還是讓聶瑾萱看在了眼里.而此時,也驚覺自己剛剛有些反應的不自然,隨即清秋頓時悄悄的瞄了聶瑾萱一眼,而之後看著聶瑾萱臉上並沒有多大反應,這才微微呼了口氣

"哎呀,好了郡主,這一會兒參茶也涼了,您還是快些喝了吧,喝了之後便再睡一會兒~"

清秋稍稍放心,便又將話題轉到了參茶上,聲落,更是親手端起參茶,然後拿到了聶瑾萱面前,而此時,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的點頭,接著一邊伸手拿過茶杯,一邊緩聲道

"哎,鳳翔還是老樣子,我雖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但卻對我關愛有加……"

斂著眸子,聶瑾萱的輕輕開口.而一聽這話,清秋和明月頓時臉上一喜,隨即不禁紛紛接口道

"哎呀,郡主您這話就對了~!咱們主子不管如何,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郡主您受半分委屈,那擔心的勁兒,就算是奴婢看著都感動~!"

"就是啊郡主~!真心不是奴婢兩個為咱們主子話,可別的不,但單單是主子對郡主您的這份心意,絕對是天地可鑒的~!"

清秋明月一唱一和,那高興的神采,更是顯而易見.聞,聶瑾萱也是一笑

"是麼,這麼,如果我要是出了什麼事兒,你們也得受連累了呢~!"

"哎呀,何止是受連累啊,郡主您是不知道,咱們主子有多寶貝您,這別是您出什麼事兒,就算是掉了跟頭發,奴婢兩個也就別活了~!"

清秋向來要比明月嘴快一些,性子也更為爽朗.而眼下她那話活靈活現的樣子,頓時又是引得聶瑾萱笑了起來……可就在這時,就在話的功夫,卻只見原本還笑呵呵的聶瑾萱,猛的神一斂,接著一把將已然拿到嘴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咣當——’

瞬間,茶杯落地的聲響讓清秋和明月猛的一驚,可隨後還不等兩個丫鬟回過神來,便只見坐在*榻上聶瑾萱一把抽出別在頭上的發簪,然後一下子抵在了自己喉間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的刹那.

而此時,待回過神來,看著聶瑾萱竟然拿著發簪抵著喉嚨,兩個丫鬟頓時便嚇懵了.而這時,便只見聶瑾萱緩緩的從*榻上起身落地,同時低聲道

"清秋明月,我不想難為你們!可如今我不得不這麼做……告訴我,聘婷在哪里?"

***********************************************

見過邱聘婷的人,都覺得她是個單純的姑娘.但聶瑾萱心里清楚,聘婷是單純,但絕不是傻瓜!並且習自邱家的武將血統,邱聘婷更是比一般姑娘多了分強韌和勇氣.所以在知曉自己出事後,她一定不會坐以待斃!

並且之前凌一刀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可聶瑾萱已然知道了,那被抓來的姑娘就是聘婷.而也正是因為這樣,剛剛聶瑾萱才會故意試探眼前的兩個丫鬟,進而想要了解,聘婷究竟是不是也被關在了這里.

而剛剛清秋雖然掩飾的很好,卻依舊露出了馬腳,所以眼下聶瑾萱已然肯定,聘婷應該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

所以此時此刻,聶瑾萱神冷凝的看著眼前的清秋和明月,只等著對方出實話.而看著聶瑾萱竟然忽然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兩個丫頭頓時傻了,隨後過了好一會兒,才忍不住驚叫出聲

"哎呀郡主,您這是……您這是要做什麼啊?"

"是啊郡主,有話好好,別傷到自己呀!再,您肚子里還有孩子,您……您快把發簪放下吧!"

清秋和明月有些慌了.而此時,許是聽到這邊的叫聲,隨即幾個灰衣人頓時一窩蜂的湧了進來,可一看到聶瑾萱,卻都愣住了

要知道,眼前的聶瑾萱,可是自家主子最看重的人!甚至曾經自家主子曾過,但凡讓聶瑾萱受一絲傷害,那麼結果便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所以一時間,所有人都怕聶瑾萱真的傷害自己,那麼到時候自家主子絕對會不問青皂白,拿他們陪葬!

所有人都不敢動了.而將他們的反應看在眼里,聶瑾萱越發的篤定起來,隨即又是挺著肚子上前了兩步

"告訴我,聘婷在哪里?"

"呃……郡主,您先把東西放下……"

"!"

聶瑾萱是打定了要將邱聘婷救出去.而此時,被聶瑾萱的氣勢嚇得一驚,眾人不由得一怔,但卻沒人敢多一個字

見此形,聶瑾萱隨即一邊盯著眼前的眾人,同時緩步向著房門走去……而深怕聶瑾萱傷害自己,眾人隨即順著她前進的方向,不住的往後面退

轉眼的功夫,聶瑾萱便走出了房門.而這時,聶瑾萱卻發現,原來她竟然是被關在一個石室里!

石室嗎?那就是底下的暗道……呵,怪不得那兩個丫鬟,這里很隱蔽,原來是這樣!

心里徑自想著,但表面上聶瑾萱卻絲毫沒有一絲的松懈.而此時的清秋明月等人,雖然心急如焚,但也不敢多一句

一時間,氣氛頓時冷凝了下來.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發現,就在人群的後面,竟站著一道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竟然是之前離開的凌一刀!

而此時,對上聶瑾萱的眼,兀自依靠在人群最外層的牆壁上的凌一刀,卻是揚眉一笑,接著似有若無的瞥了眼旁邊的石門!

頓時,聶瑾萱離開會意了過來,然後眸光一轉的再次落在了清秋明月等人身上,同時邁步向著石門的方向走去……

……

就這樣,在聶瑾萱一進,眾人一退中,聶瑾萱終于走出了自己暫時被軟禁的石室,走出石門,然後便來到了空曠的廣場上!

而在這其中,雖然有灰衣人想要趁機從後面偷襲,但終究被聶瑾萱機敏的發現,隨即聶瑾萱一咬牙,將自己的脖子刺破了一個口子,頓時猩的血液流了出來,而這立刻讓所有人不再敢輕舉妄動!

來到廣場之後,聶瑾萱先是四下打量了一下,但之後卻又迷惑了……因為,除了自己剛剛出來的東面出口外,又另有南面,北面,西面三個石門.而如果和自己剛剛出來的東面出口一樣的話,每個石門後應該都有一個空間,可她卻不知道邱聘婷究竟被關在哪個石門之後!

聶瑾萱有些心急了.而就在這時,穿過人群,聶瑾萱卻發現凌一刀也從那石門中走了出來,然後先是對著聶瑾萱似有若無的一笑,接著眸光一挑,撇了下西面的石門!

**********************************************

聶瑾萱不知道凌一刀為什麼要幫助自己.或者,聶瑾萱也不能肯定這是不是另外一個陷阱,但眼下聶瑾萱已然沒有了別的選擇!

所以,在收到凌一刀的暗示後,聶瑾萱隨即眸光一轉,同時揚聲吼道

"!聘婷究竟在哪兒?"

聶瑾萱故意又吼了一遍,可清秋明月等人還是不吭聲,只是無比糾結又緊張的看著自己,見此形,聶瑾萱朱唇一抿,接著便向著西面的石門走去……

就這樣,慢慢的聶瑾萱終于來到了西面石門的門口,推開門,然後走了進去……可就在走進石門的瞬間,便只聽里面傳來一道刺耳的尖叫聲

"不要,不要,走開!嗚嗚……"

那是聘婷的聲音.

頓時,聶瑾萱猛的一驚,然後趕忙加快腳步向著那院子中簡陋的石室,同時一腳將那石門踹開,這時便只見兩個灰衣人正一個掐著邱聘婷的身子,一個騎在邱聘婷身上撕扯著邱聘婷的衣服……

原來,之前因為凌一刀的關系,那兩個灰衣人已然走了.可之後聽到上面傳下來的消息,是要將邱聘婷處死,所以這兩個灰衣人便又回來了,同時動了邪念,想著既然都要死了,也不放讓他們樂呵一下

只是,他們沒想到,事剛進行了一半,便又被人打斷了好事兒!

所以,一看著石門被踹開,兩個灰衣人頓時一愣,隨即轉頭便要開罵……可這時,一看著石室中的形,聶瑾萱頓時雙眼爆睜,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上前,同時伸手一把抽出其中一名灰衣人掛在腰間的佩刀,抬手便給了兩個一刀!

聶瑾萱不會武功,這一下子也不過是一時的沖勁兒.可聶瑾萱終究是一個女人,再加上有孕在身,所以力量自然不行.可即便是這樣,那銳利的刀鋒依舊讓兩個灰衣人皮開肉綻,一時間,哀叫不已!

而此時,聶瑾萱也懶得和他們廢話,兩刀下去後,接著抬腿便又對著那騎在邱聘婷身上的灰衣人就是一腳,然後伸手將縮在地上的邱聘婷扯了起來

……

一連串的動作,讓聶瑾萱有些氣喘籲籲.而此時,看著眼前血光四起,然後自己被人扯起來,邱聘婷直覺的想要掙紮,可這時卻對上了聶瑾萱的眼,頓時邱聘婷立刻嚎啕大哭起來

"嗚嗚嗚……萱姐姐……"

邱聘婷畢竟年紀,剛剛那一幕,已然將她嚇壞了.所以如今看著聶瑾萱來了,自然一下子便宣泄了出來.可邱聘婷能如此,但聶瑾萱卻不能,因為聶瑾萱知道,如今找到邱聘婷只是第一步,而之後,能不能逃出去,才是重點!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也顧不上身體上的勞累,一方面安撫邱聘婷,但另一方面卻要緊緊的盯著眼前清秋明月以及一眾灰衣人!同時還不忘將手里的長刀抬起架在脖子上

而此時,看著聶瑾萱找到了邱聘婷,並砍傷了兩個灰衣人,清秋明月等人也是一驚,隨即兩人暗自互看了一眼,接著清秋便首先上前安撫道

"郡主,您先聽奴婢……您如今懷有身孕,可不能這樣折騰啊,您看看您,都喘成什麼樣子了?還是先放下刀,咱們有話好好嘛……"

"就是啊郡主,再如今您也找到邱姑娘了,剛才那兩個混賬,郡主您也懲罰他們了,所以您還是先放下刀吧,可千萬別傷了自己啊~!"

清秋和明月依舊沒有放棄.而此時,聽到她們的話,原本縮在聶瑾萱身旁的邱聘婷這才回過神來,然後抬眼看向身邊的聶瑾萱,隨即果然便看到脖子上依舊流血的傷口……

見此形,邱聘婷一反剛剛的懦弱,瞬間咬牙,隨後也眸光一轉,便彎腰撿起剛剛那被砍傷的灰衣人留下的佩刀,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一把拉住了她

如果對方沒有動手,其實並非不能動手,而聶瑾萱依仗的便是殷鳳翔下達的命令.可邱聘婷不一樣,因為就剛剛的形,聶瑾萱已然猜到了,殷鳳翔已然要對邱聘婷滅口了.所以,即便邱聘婷是好心,可一旦將對方逼急了,殺了她也是大有可能的!

或者,到時候對方趁機反將邱聘婷抓走要挾自己,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所以,聶瑾萱心里做好了盤算,將邱聘婷護在身旁,而此時本想些什麼,可一對上聶瑾萱那堅決的不容任何人反抗的眼,邱聘婷立刻老實的不敢再妄動!

而看著邱聘婷老實了,聶瑾萱這才將心思落在眼前的眾人身上,同時揚聲道

"清秋,明月,我不想難為你們!可你們也要明白我的心思.今天不管如何,就算是死,我也要帶著聘婷走出去!所以你們最好做好心理准備,是放了我們,還是硬上逼死我們,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聶瑾萱放下狠話,然後一手拿刀放在頸間,一手扯著邱聘婷緩緩的向前走,而一看聶瑾萱如此堅決,清秋明月等人也一時間沒了辦法,便也只能順著聶瑾萱的前進,不住的後退……

就這樣,眾人再次退到了石室外的廣場.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努力的一邊警惕,一邊暗自找尋出口的時候,卻只聽一道聲音,忽然從人群後面傳了過來

"瑾萱,你要去哪兒?"

那聲音悅耳而熟悉.聞,聶瑾萱不由得一驚,瞬間抬頭,接著便對上了一雙出塵而明亮的眼!

是殷鳳翔!

殷鳳翔竟然來了!

而此時,同樣驚覺的清秋明月等人也是一驚,然後趕忙後退,並齊齊跪倒在地.而這時便只見藍平推著殷鳳翔,徑自從人群後,緩緩走了過來……

上篇:他是誰?    下篇:對峙: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