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清秋明月   
  
清秋明月

房間里的一切貴重卻不俗氣,現在布置這個房間的人,定然也是品味非凡!並且,除此之外,細心的聶瑾萱更加發現,這房間里的所有東西,除了那梳妝台上的珠寶飾品外,其余的竟然完全合乎自己的喜好和習慣!

比如放在擺放在房間角落的書架,桌子上明亮而簡約,但做工卻不失精致的燈具……

所以,待注意到這點後,聶瑾萱頓時皺起了眉頭

她記得自己之前隨著邱聘婷去了一個叫尋賢齋的地方,然後聽到了對面邱聘婷的叫喊,所以便讓水云過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兒……而就在水云離開房間後,一個中年人便走了進來,然後上前和自己了幾句話,可就在這時,有人卻從後面瞬間捂住了她的口鼻,接著……

接著她就不記得了!

可這又是怎麼回事兒?那個從後面捂住自己口鼻的人是誰?!對了,一定是那個原本便在房間角落倒茶的年輕人.可聶瑾萱記得,那個年輕人是尋賢齋的人,而如果是這樣的話……難不成,從碰到邱聘婷到去尋賢齋這一系列安排,都是為了綁架她聶瑾萱所設的局?!

聶瑾萱是精明人,腦子一轉,便立刻明白了過來.但同樣,聶瑾萱也更迷惑了,畢竟她真的想不出,有誰會廢了這麼多心機綁架自己!

對方的目的是什麼?!難不成是要拿她威脅殷鳳湛?!可如果是這樣的話,眼前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兒?畢竟眼前這一切,很明顯是為了自己而可以安排的……所以,一時間,即便聰明如聶瑾萱,也有些懵住了!

聶瑾萱想不出結果,所以片刻之後不由得伸手捂了下頭,但隨後聶瑾萱卻是猛的一驚,然手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如今的聶瑾萱已經懷孕四個多月了!步入了安定期,腹也越漸明顯起來.所以當聶瑾萱的手,撫上自己腹的瞬間,感受到那自然的隆起,聶瑾萱這才不禁呼了口氣

還好沒事兒!

心里想著,接著聶瑾萱便徑自坐起身子……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坐起來的瞬間,便只聽推門的聲音響起,接著便只見兩個丫鬟從外面走了進來

兩個丫鬟年紀都不大,一身翠綠的衣裙,映著那白希中透著暈的臉兒,越發顯得青春逼人.而此時,一進房間,看著聶瑾萱竟然坐起來了,兩個丫鬟頓時一驚,隨即最先進來的那個丫鬟趕忙快步上前,一把將聶瑾萱扶住

"哎呀,郡主您醒了?怎麼還起來了呢?"

丫鬟的聲音很悅耳,杏眼櫻唇,卻是一副可愛而乖巧的模樣.而就在這丫鬟話的功夫,後面的那個丫鬟也快步走了過來,然後上前緩聲道

"郡主是覺得身子哪里不舒服嗎?還是口渴了?"

和之前那丫鬟相比,後話的這個丫鬟明顯更溫柔一些.細眉妙目,無形中透著一股子秀雅的感覺.而此時,看著眼前忽然出現的丫鬟,聶瑾萱卻沒有馬上話,只是靜靜的看了兩人一眼,隨即待片刻後,才忽而低聲問道

"你們是誰?"

聶瑾萱的聲音平靜,美麗的臉上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而一聽這話,兩個丫鬟先是一愣,但隨後卻是不禁抿嘴一笑

"奴婢清秋……"

"奴婢明月,見過安國郡主!"

兩個丫鬟先是自報名字,然後齊聲聲對著聶瑾萱鞠躬行禮.可這時,聶瑾萱卻更加疑惑了,眼角隨即微微動了一下

"清秋,明月……倒是好名字!不過請問兩位姑娘,我為何會在此處?而你們的主子又是誰?"

聶瑾萱不想和眼前這兩個丫頭繞圈子,畢竟精明如聶瑾萱,已然看出了這件事兒本身有著很大的問題.所以她必須先了解狀況,然後伺機逃出去……即便現在,對方待自己沒有敵意,可聶瑾萱依舊不想逆來順受,坐以待斃!

可聞,那兩個丫鬟卻是笑了,隨後那最開始話……也便是自稱清秋的丫鬟,隨即抿嘴笑著道

"郡主,奴婢知道您現在心里有很多疑惑,不過具體事,奴婢也不是很清楚.至于郡主您問奴婢的主子是誰,這個奴婢也不便開口,所以如果之後有機會,還請郡主您直接問奴婢的主子好了……"

"是啊郡主!不過郡主放心,郡主有任何事,都可以和奴婢們,奴婢的主子已經吩咐過了,一定要竭盡所能照顧郡主您,所以郡主您千萬別和奴婢們客氣!"

兩個丫鬟的好聽,但卻並沒有給聶瑾萱一個滿意的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方對自己果然沒有敵意,甚至透著顯而易見的討好……所以,等著兩個丫鬟的話音一落,聶瑾萱隨即道

"好,既然你們兩個都這麼了,那我也不再追問了……不過,你們總得告訴我,這里是哪里吧?"

"呵呵~,這是一個好地方."

"是啊,而且誰也找不到!"

兩個丫鬟一唱一和,應答的倒是很有默契.見此形,聶瑾萱反倒是笑了

"這麼,這里也是秘密咯?"

"郡主真聰明~!"

"那我再最後問一個問題……我要被關多久?"

"這個奴婢就不知道了……不過應該不會很久~!"

"是的,應該不會很久的~!"

兩個丫鬟倒是非常有默契,可一聽這話,聶瑾萱表面上雖然波瀾不驚,但心里卻瞬間咯噔一下

不會多久是什麼意思?難道之後沒幾天,對方便會將自己放了?!

但如果是這樣,也不對啊!要知道,如果她猜的不錯的話,那天從聘婷在街上抱打不平,到之後去尋賢齋,都是對方一手策劃的伎倆.而這些事看著簡單,卻著實會費很多心思的!所以,對方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放了自己?!

並且,如今聶家倒了,她聶瑾萱最大的資本,也便是鳳湛……等等,剛剛這兩個丫鬟不會多久,難不成對方是想拿自己,進而要挾鳳湛?!要知道,如今距離之前五皇叔和眾人所定的十日之約,已然快到了.所以難不成對方的最大目的,是為了皇位?!

而當初五皇叔提議的新皇人選,除了鳳湛之外,剩下的兩人便是云王殷鳳錦,還有瑞王殷鳳翔.可這兩個人中,殷鳳錦雖然頭腦靈活,可卻只有聰明,沒有大智慧!所以,他根本設計不了這樣的詭計來!那麼也就是,這次的事,是殷鳳翔……

想到這里,聶瑾萱心頭頓時忍不住一驚,畢竟,在聶瑾萱的心里,殷鳳翔是可以信賴的伙伴!對誰都溫和,對誰都以禮相待,甚至看到他,讓人不禁想到了高山流水,怎麼會……

不!不會的!他不是那麼有野心的人!……可不是他,又會是誰?!

一時間,聶瑾萱疑惑了.但隨後一看到房間里的擺設,聶瑾萱的心卻越發沉重起來.所以在暗自做了幾個深呼吸後,聶瑾萱隨即眸光一挑,然後看向眼前的兩個丫鬟

"你們的主子是殷鳳翔?"

……

聶瑾萱忽然的開口,其實目的無非是想殺眼前兩個丫鬟一個措手不及.進而來證明,自己的想法,究竟對還是不對!

而此時,等著捏緊張的話音一落,果然只見眼前這兩個丫鬟臉上不由得一愣,然後兀自浮起一抹隱隱的震驚!

見此形,聶瑾萱直覺的心里莫名的難受起來,然後不禁抿了抿唇

"是殷鳳翔對吧!讓他來見我!"

此時此刻,聶瑾萱的心已然無法用語來形容.與其是心痛,更多的則是一種心酸的背叛感!

畢竟,她是真的把殷鳳翔當成朋友,甚至當成哥哥一般的愛戴的!她尊敬他,相信他,甚至看到他身為皇子,卻因為身體不好,坐著輪椅,卻依舊不屈不撓,云淡風輕而羨慕他!可就是這樣的他,怎麼會……

想到這里,聶瑾萱越加覺得難過,而此時,一聽聶瑾萱如此,兩個丫鬟頓時有些慌了,隨即先是悄悄的互看了一眼,接著便紛紛上前,打算和聶瑾萱好相勸……可就在這時,還不等她們兩個話,卻只聽一道男聲忽然搶先開口,打斷了她們兩人

"呵呵~,既然客人都知道謎底了,再掩飾可就難看了~!"

男人的聲音輕緩中透著一抹不出詭異.聞聲,清秋和明月兩個丫鬟頓時一愣,然後立刻轉頭,這時,聶瑾萱也不由得抬起眸子,然後順著聲音看去

這時便只見,不知在何時,門口的房門已然敞開,一個身著黑灰相間衣服的男人,正雙臂環胸靠在門上,皮膚白希,細眼薄唇,倒是一派悠然的樣子!

原來這男人便是剛剛和邱聘婷在西側石室中,話的神秘男人!而眼下聶瑾萱住的院落,正是東側的石室!

而此時,那神秘男人就那樣倚門站著,但卻不知道為何,聶瑾萱卻在看到那男人瞬間,隱隱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兒和不出的戾氣!

頓時,聶瑾萱反射性的皺了下眉,但一雙眼睛,卻始終盯著那男人的臉,仿佛在看著什麼……而此時,看著那神秘男人忽然出現,清秋和明月卻是不禁臉色一沉,然後有些不悅的道

"你來做什麼?"

"主人過,這里不許閑雜人等進來!"

顯然,清秋和明月很是討厭眼前的神秘男人.但同時卻又有些忌憚!而此時,聽到這話,那神秘男人卻只是微微一笑,然後竟將環著胸的雙手一放,同時將身子轉過來一些

見此形,兩個丫鬟頓時臉色一變,可隨後還不等她們兩個話,便只聽那神秘男人才又道

"女孩子,還是聽話一些的好……那樣才可愛~!"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你……你出去!"

"如果我不呢?"

"你……"

兩個丫鬟被那神秘男人氣的不行,但顯然她們兩個都不敢來硬的.而這時,看著她們臉色漲的模樣,那神秘男人不由得揚了揚眉

"好了,現在我有事兒要和這個女人,所以……你們出去~!"

神秘男人的聲音依舊輕緩.可聞,卻讓人不禁心底生寒.可即便如此,那兩個丫鬟卻還是咬了咬牙,同時櫻唇一抿

"不行!要出去的是你!"

"呵呵~,是麼?你們不想出去啊……如果是這樣,我倒是不妨用別的方法,讓你們出去~!"

神秘男人的語氣,越發透著危險.而一聽這話,兩個丫鬟雖然還想堅持,但一對上神秘男人的眼,最後還是氣憤的跺了跺腳,接著便嘟著嘴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

兩個丫鬟離開了.但兩人卻沒有走多遠,而是只退到了院子里,然後死死的盯著那神秘男人,深怕他對聶瑾萱有什麼不利的舉動.而此時,見她們如此,那神秘男人卻沒有再什麼,微微一笑,接著便眸光一轉,直接看向坐在*榻上的聶瑾萱

"聶瑾萱,堪比東陵第一仵作孟顯都望塵莫及的驗尸之術……呵呵~,傳中的女人,在下仰慕多時了~!"

嘴里著仰慕,但那神秘男人卻絲毫沒有一絲仰慕的樣子,話落更是揚眉上前,然後一直來到了聶瑾萱的面前

而此時,對上那神秘男人的眼,聶瑾萱卻是微微眯了下眸子,接著唇一抿

"你是凌一刀?"

其實凌一刀的容貌,當初聶瑾萱曾在夜晨洛帶來的那副畫像上看過的.所以在第一眼看到這神秘男人的時候,聶瑾萱便認出來了!只是,讓聶瑾萱驚訝的是,聶瑾萱當初記得清楚,夜晨洛曾過,凌一刀當初因為被武林正義之士追殺,之後生死不明!

但不管怎麼,凌一刀始終是江湖人,身上有江湖氣也正常的.可眼前這個男人,卻讓人感到很危險,而那種危險,不是那種平常人以為的江湖氣,而是一種不出的血腥戾氣,甚至比身為死士的水云等人更甚……而有這種氣息的人,聶瑾萱知道一種,那就是殺手!

上篇:他的目的    下篇:他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