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神秘男人   
  
神秘男人

齊國公邱慕白走了,雖然沒什麼話,但意思卻已然很明顯了.

可等著這邊邱慕白一走,一道身影便立刻走進後堂,然後來到殷鳳翔的身旁

"爺真要去娶那姓邱的女兒?"

來人正是藍平.而此時,聽到這話,坐在輪椅上的殷鳳翔卻是薄唇一抿,然後抬眸透過房門,看向外面的院子,接著忽而笑了起來

"呵呵~怎麼可能?"

殷鳳翔一句話,頓時表明了立場.而此時聽到這話,藍平頓時有些愣住了

"呃……爺的意思是……"

"呵呵~本王的意思嗎?本王的意思不是很明顯了嗎……本王娶她,但也要看她能回來才行!"

著,殷鳳翔瞬間眸光一閃,同時眼底不由得劃過一抹冰冷

"讓人傳話過去,殺了邱聘婷!然後……"

到這里,殷鳳翔微微頓了下,然後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個瓶子……見此形,藍平趕忙伸手接過來,這時便只聽殷鳳翔接著道

"把這個給她服下!"

殷鳳翔的她,自然是指聶瑾萱.而此時一聽這話,藍平隨即點了點頭,然後悄然走了出去……

*********************************************

京城里風起云湧.而此時此刻,遠在城外的京城之外的青檀寺,卻是另外一番形.

深秋了,天氣有些涼,掉落的葉子將院子染上了一片金黃.幾個沙彌正拿著掃帚掃著,不時傳出幾句笑或是打鬧聲.

到處一片祥和的形……可就在這時,卻忽然傳出一陣細微的哭喊聲.

那哭喊聲是從後院兒的某處傳出來的.雖然聲音很,卻依舊讓院子里原本正笑的沙彌不由得一愣,隨即紛紛閉上嘴,接著老實的低頭掃地,不敢在多一句.

這時,周圍便又安靜了下來.隨後等著片刻之後,院子掃乾淨了,幾個沙彌隨即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便快速的低頭匆匆走了.

轉眼的功夫,原本祥和的院子,頓時變得有些空蕩蕩起來,而就在這時,卻只見兩個身穿灰衣的男人,快步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徑自走到最角落的一個房間門口.

推門而入,房間里的擺設簡單而富有禪意.可此時,那走進來的兩個男人,卻是看都不看周圍一眼,便直接來到書架前,接著其中一個灰衣人伸手在那書架中摸索了一下,隨即便只聽一聲細微的聲響,然後房間最角落的牆壁,頓時轉開,一個暗道立刻現了出來

晦暗的暗道,透著不出的詭異,隱隱的哭聲隨即從暗道的那頭傳了過來.這時,兩個灰衣人走進了暗道,接著又是一陣些微聲響起,隨後周圍再次恢複了平靜.

房間依舊靜謐,院子依舊安靜.一切仿佛從來都沒有變動過一般,沉靜的依然.

而此時此刻,走進暗道中的兩名灰衣人卻是神嚴肅.接著直到走了好一會兒,才徑自停下腳步,然後伸手推開擋在眼前的石門……

瞬間,就在石門打開的瞬間,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

但只見,眼前的是一片安靜而寬闊的空地,就像之前聶瑾惠的暗道一樣,但卻比之大了不止三倍有余.而在空地的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則各有一個通口,而每個通口後面,則又是各有乾坤!

而此時,在從暗道中走出來後,兩個灰衣人隨即看了眼四周,接著便直接向著南面的通口走去!

接著又是走過一道石門,然後兩個灰衣人便直接來到一個院子里.

……

這是一個極為簡單的院子.院子的四周,有幾間簡陋的石室.而此時,就在兩個灰衣人走進來的瞬間,便只聽一道女人震耳的叫喊聲,忽然從院子中間的那個石室中傳了出來

"放了我!你們這群混蛋!我讓你們放了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女人不住的喊著,聲音中帶著哭腔,和顯而易見的沙啞!顯然,這女人已然哭喊不是一會兒半會兒了.而此時,聽到那聲音,兩個灰衣人隨即皺了下眉,然後其中一人上前打開石室上的鐵鎖,接著率先走了進去

"閉嘴!臭娘們喊什麼喊?吵死了!"

灰衣人不客氣的吼了一句,原本面無表的臉上,頓時猙獰了起來.可見此形,那石室中的女人先是一愣,但隨後卻越發叫嚷起來

"不!我不!我要回家!嗚嗚……我要回家,放我回去……嗚嗚……爹,娘,大哥,萱姐姐……"

……

原來,那石室中的女人竟然就是早前被殷鳳翔抓走的邱聘婷.而此時,但只見邱聘婷一身凌亂,頭發也散了,滿是淚痕的臉,連著那原本明亮而活潑的眸子,此時卻腫的猶如桃子一般,看了讓人不禁心疼不已.

可此時進來的兩個灰衣人,顯然是沒有心的.所以看著眼前哭喊著狼狽的邱聘婷,只是冷冷的一哼.而這時,忽然想起聶瑾萱,原本還哭鬧不已的邱聘婷,頓時上前一把抓住離自己最近的那個灰衣人,同時大聲問道

"對了,萱姐姐呢?告訴我,你們把萱姐姐怎麼樣了?啊?啊!你們把萱姐姐怎麼樣了?"

邱聘婷又急又氣,可這時,那灰衣人卻一把毫不留的將邱聘婷甩開,但卻絲毫沒有回答她.見此形,邱聘婷更急了.可就在這時,後進來的那個灰衣人,卻是從懷中拿出了一個饅頭,接著照著邱聘婷便扔了過去

"吃!"

簡單的一個字,像是施舍一般.而從被抓住帶到這個石室到現在,邱聘婷卻是一口水都沒喝過,再加上一直哭喊,也確實是餓了.所以在短暫的愣神後,隨即伸手便拿過那個饅頭……可就在這時,邱聘婷卻發現,那饅頭非但髒的可以,竟然硬的可以和石頭媲美!

頓時,邱聘婷眼淚便又流了下來,接著想也不想的一把將饅頭扔到了站離自己最近的灰衣人頭上

邱聘婷扔的准.頓時一下子砸到了那個灰衣人頭上.這下子,那灰衣人頓時火了,隨即上前便狠狠的甩了邱聘婷一個巴掌

"臭娘們,別給臉不要臉!想活命,就給老子老實點兒!要不然,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

上面有話,是暫時留著這娘們.但卻沒要如何對她.而對他們這些侍衛來講,上面沒,那麼他們自然也不會對她客氣.

而此時,被灰衣人甩了兩個巴掌的邱聘婷,已然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可即便如此,邱聘婷卻依舊好不屈服的抬起頭,然後狠狠的盯著那兩個灰衣人

"誰稀罕你們客氣!我只想知道,萱姐姐怎麼樣了!告訴你們,你們要是敢碰萱姐姐一下,我……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邱聘婷畢竟出身將門,即便此時疼的讓她想哭,但骨子里的倔強,卻不容她有半分退縮.而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外加凌厲的眼神,卻不由得讓兩個灰衣人微微一愣,接著默契的互看了一眼,然後其中一個灰衣人隨即上前一步,隨即附身蹲在了邱聘婷的面前

"行啊,丫頭,到有幾分骨氣~!好,就沖著你這份骨氣,本大爺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些,不過……"

原本聽著那灰衣人的話,邱聘婷心里頓時一喜.可隨後邱聘婷卻發現,對方的神和動作越發詭異起來,接著更是伸手一把抓住了邱聘婷的衣服,隨即一扯

頓時,那上好錦緞蠶絲做的衣裙,便被那灰衣人扯落到了旁邊,而此時的邱聘婷,更是刹那間面無血色,隨即忍不住尖叫出聲

"不!不要!走開!你走開!"

邱聘婷不住的掙紮,不住的高喊,見她如此,那灰衣人越發的興奮起來,而一旁的灰衣人雖然沒動手,但也很是興味的看了起來,並不時的低聲叫好

在兩個孔武有力的灰衣人面前,邱聘婷無處可逃,可就在這時,就在那灰衣人即將扯去邱聘婷身上最後一件衣衫的瞬間,卻只見原本站著旁邊笑嘻嘻看熱鬧的灰衣人不由得渾身一震,隨即不禁瞬間斂住神,接著悄悄的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外面,同時暗自捅了捅身邊的同伴

而正在興頭上的同伴倒是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時一旁的灰衣人立刻心急的抬腿踢了他一腳,這下子那灰衣人頓時不悅的轉頭,接著只見對方神不對,隨即便順著他的目光往外看去……可就在看清外面的瞬間,兩個灰衣人頓時反射性的一驚

原來只見,不知在何時,石室的門口處,竟忽然出現了一個男人!

那男人大概三十左右的年紀,略有些蒼白的臉,細眼薄唇,五官俊秀,高挑卻有些消瘦的身子,罩著一身灰黑相間的衣服,腰間還別著一柄樣子有些詭異的劍!

而此時,那男人輕輕的倚在石室的門口,細長的眼,漫不經心的看著院子,看似隨意甚至沒有看那兩個灰衣人一眼,但卻已然讓那兩人心驚不已!

上篇:誰是戲子    下篇:他的目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