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幕後是誰   
  
幕後是誰

士農工商,在古代,商人排在最末席.而裴耀光出身商賈,可如今年紀輕輕便成了當朝三品大員,負責東陵京畿重地的首席大員,如此的青云直上,憑借的可不是他的狂妄和背後聶家的數以萬計的家財,而是他本人的能力!

所以,面對著蠻橫,卻又絲毫不肯開口的疑犯,裴耀光並沒有上來便耀武揚威的大刑侍候,而是一一將證據羅列了出來.顯然裴耀光在審案子上,並非看起來那麼不著調!

而此時,聽到裴耀光的話,那男人果然抬眸瞥了裴耀光一眼,但卻並沒有做出合作的架勢.見此形,裴耀光隨即對著旁邊的衙差使了一個眼色,瞬間便只見旁邊的兩名衙差立刻上前,然後一個押著嫌犯,一個伸手便將那男人的右手扯了過來,然後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結果果然,那男人的右手指和平常人不同,而是中間活生生斷了一截!

見此形,裴耀光不由得勾唇一笑,然後看向那男人道

"怎麼?事到如今,還是不是不是……趙大福!你當真以為你不,本官就沒法定你的罪了是不是?告訴你,就算你不,本官也知道你姓甚名誰!而如今,人證物證俱在,這可是鐵證如山啊!所以本官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你到底還是不?"

裴耀光語調不動,但語中卻瞬間透出了一股銳利.可聞,那男人……也便是趙大福,卻又是冷哼了一聲,擺明了嘴硬到底.

當官這麼多年,見過嘴硬的,沒見過這麼嘴硬的!所以見那趙大福如此,裴耀光反倒又笑了,轉眸看了眼旁邊不動聲色的聶瑾萱和墨玉玨,然後便又將視線落在了趙大福身上

"還不是不是?不要緊,反正現在這案子鐵證如山,你不都不重要了!反正照著寫一份卷宗送上去,你就死定了……呵呵,不過,你讓本官廢了這麼多口舌,這筆賬本官可是要算的~!來人,拉下去……打!"

……

裴耀光這個人,就一個字,狂!而有人敢在他面前耍橫,他絕對當場給對方點顏色.

所以眼下雖然那趙大福一聲不吭,但就像裴耀光的那樣,案子已經很明顯了.所以已然板上釘釘的事,給對方一點兒教訓,也是應該的!

因此,等著裴耀光的話音一落,幾個衙差隨即拖起趙大福便往外走,隨後不到片刻的功夫,便聽到打板子的聲音.

而那趙大福開始還能咬牙堅持,但人都是肉長的,所以等打了十幾下後,便開始叫了起來……接著直到一刻鍾後,趙大福才又被拖回來.而此時,卻只見,趙大福雖然被打的臉色蒼白,但還是狠狠的瞪了裴耀光一眼,沒有任何的怯懦之色!

顯然,這趙大福並非簡單的角色.見此形,裴耀光不禁抿了抿眼睛,隨即冷哼了一聲

"倒是挺有骨氣!不過可惜了,用錯了地方……來人,把文書拿給他畫押!"

裴耀光的神一如既往的狂妄而傲氣.斂眸看著堂下嘴硬的趙大福,就仿佛看著一只蛆蟲.

很明顯,裴耀光也不想和對方廢話了!所以一聽這話,一直在旁邊記錄的周海,趕忙整理一下所寫的卷宗文書,然後起身擺到趙大福面前

可這時,趙大福卻是低頭看了眼那文書,然後抬頭看了眼眼前的周海,接著就在眾人都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卻忽而'呸’的一聲,將口水吐到了周海的臉上!

頓時,即便是向來性好的周海,也立刻臉色沉了下來.而此時,坐在案子後的裴耀光也是瞬間眼角一抽,接著想也不想的道

"再打!"

"是!"

聲落,幾個衙差再次上前,然後再一次將趙大福拖了出去!

……

這次趙大福算是真的把裴耀光惹火了.而等著一刻鍾後,再次被拖回來的時候,身後已然是血肉模糊了!

但即便如此,趙大福還是一臉的強橫,見他如此,裴耀光冷冷的眯起了眼睛,然後對著旁邊的人道

"讓他畫押!"

"是!"

因為有了上一次周海的教訓,所以此時在應聲後,幾個衙差立刻一起上去,然後兩個押著趙大福,剩下的一個則強行扯著他的手,讓他畫押……

可此時,即便有傷在身,但趙大福還是用力的掙紮,再加上趙大福本身體格高大強壯,一時間,即便有兩個衙差押著他,卻依舊不能如願以償!

見此形,裴耀光臉色越發難看起來,隨即對著旁邊的衙差使了眼色,頓時又有幾個衙差沖了過去,然後一起將趙大福按住

可就在眼看著眾衙差押著趙大福,即將畫押的瞬間,一直坐在大堂旁邊,沒有話的聶瑾萱卻是眯了下眼睛,然後忽然道

"等一下."

聶瑾萱的聲音不大,但坐在案子後的裴耀光卻是聽到了.隨即,只見裴耀光抬手一擺,讓一眾衙差暫停,接著轉眸看向聶瑾萱

"怎麼了?"

顯然,裴耀光雖然狂妄,但還是很尊重聶瑾萱的.聞,聶瑾萱卻是沒有馬上吭聲,而是先行看了眼被一眾衙差按在地上的趙大福,接著才又轉眸看向裴耀光

"裴大人,安國覺得,如此強壓著這趙大福畫押,有些不妥!畢竟,雖然裴大人如今證據確鑿,但卻沒有讓對方心服口服,因此,這要是傳出去,雖然我等知曉裴大人辦事公允,但保不准別人會怎麼想,這要是有人居心叵測,妄議大人,可就得不償失了!"

其實此時此刻,不管是在場的聶瑾萱還是墨玉玨,都心里明白,裴耀光沒有抓錯人!但即便如此,裴耀光對趙大福動刑卻是事實.而本來這件案子背後,就是有幕後人在操控,因此,萬一對方以此為借口,對裴耀光不利,可就不妙了!

再加上,敵暗我明,對方又是心機格外深沉狡詐之輩,因此聶瑾萱不得不防!

可此時,聽到這話,裴耀光先是不屑的揚了下眉,見他如此,聶瑾萱不由得眸光一斂,接不等裴耀光開口,便又道

"所以,如果大人應許,可否讓安國和這嫌犯幾句話?"

聶瑾萱雖然是個女人,但她有什麼能耐,裴耀光還是心里清楚的.所以,聽到這話,裴耀光只是微微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便點了點頭

裴耀光答應了.但隨後,聶瑾萱卻沒有馬上問話,而是靜靜的看了趙大福一眼,接著緩聲道

"大家都下去吧!"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大堂里的衙差以及周海等人著.而一聽這話,在場的眾人卻都愣了.隨即不解的看向裴耀光.而此時,裴耀光心里其實也不明白,但看著聶瑾萱那平靜的神,裴耀光隨即二話沒,抬手一擺

"都出去把門關上,沒有本大爺的吩咐,不許進來!然後老周,讓人給本大爺守著,在本大爺沒發話前,不許任何人靠近大堂一步!"

裴耀光果然是個聰明的.聞,周海雖然不懂,但還是聽話的點頭,接著便按著裴耀光的吩咐,帶著眾衙差出去,同時將大堂的門關上!

轉眼的功夫,大堂里便只剩下了裴耀光,墨玉玨,聶瑾萱,水云,以及趙大福五個人.

瞬間大堂里因為關上的房門,所以光線不禁暗了不少.周圍鴉雀無聲,卻讓人不禁感到不出的緊張而詭異.

而這時,聶瑾萱才眸光一轉,然後將目光落在了趙大福的身上

"你叫趙大福是吧."

"……"

"家里還有什麼人?"

"……"

"你為什麼要殺人?"

"……"

聶瑾萱聲音淡淡的,波瀾不驚的臉上透著捉摸不透的神采.而一連問了幾個看似直接,但卻又無關痛癢的問題,趙大福都沒有吭聲,只是半趴在地上,冷冷的看著聶瑾萱,申請依舊狂傲無比!

大堂里依舊安靜.而看著趙大福不吭聲,聶瑾萱隨後便也停了下來,接著聶瑾萱不禁呼了口氣,眸光也斂了下來,但也就在這時,卻忽然低聲了一句

"趙大福你,你覺得最後你會死在誰的手里?"

聶瑾萱的聲音依舊很淡,不急不緩的樣子,讓人看不出端倪.可聞,一直神狂傲的趙大福卻不由得一愣,但接著卻又冷靜了下來

"哼,臭娘們,你在什麼鬼話?!老子懶得聽,也聽不懂!"

"聽不懂嗎?如果你聽不懂,就會和剛剛一樣,一不發了.但如今你話了,因此,這明你不但聽了,並且還聽懂了……非常懂!"

著,聶瑾萱瞬間眸光一挑,然後直直的看向趙大福

"趙大福,你是個聰明人.所以咱們明人面前不暗話……其實本郡主知道,你之所以殺人,其實並非是因為你很那些死者,而是因為有人在背後指使你,所以你才做的……不,或者,是讓你不得不做!"

聶瑾萱終于話了.而她一開口,便讓在場的幾人同時一愣.畢竟,在此之前,聶瑾萱並沒有告訴裴耀光和墨玉玨關于神秘人的事,更沒有告訴他們,凶手有兩個的事.因此,此時一聽聶瑾萱到什麼背後指使者,墨玉玨和裴耀光心里不禁一驚,隨後轉頭默契了互看了一眼,但卻誰也沒話,接著便又轉眸看向聶瑾萱

而此時的趙大福,也好不到哪去.瞬間瞪大了眼睛,但隨後卻眨了眨眼睛,然後轉頭看向別處

"哼~!臭娘們,你在的什麼亂碼七糟的?!告訴你,事就是老子干的,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別廢話!

"這麼,你承認,之前城外發現的兩名死者,還有城里昨天和今天發現的兩名死者,都是被你殺的?"

"是!就是老子殺的!"

想也不想的應聲,隨後趙大福轉頭狠狠的瞪了聶瑾萱一眼.而對上他的眼,聶瑾萱卻是不由得笑了一下

"趙大福,你以為你這麼,本郡主就信嗎?那好,本郡主問你……你這四樁都是你做的,那麼請問,第一名死者,你是在什麼時候殺的?"

"在……在半個月前!"

"好,那本郡主再問你,昨天死去的那個女人,她是誰?"

"大戶人家的姐!"

"哪一戶?"

"我他娘的怎麼知道?老子想殺就殺,誰管她是誰?"

趙大福被聶瑾萱問的惱羞成怒,話落,隨即作勢站起身對聶瑾萱不利,見此形,一旁的水云立刻一個閃身,然後抬腿一腳踩在趙大福的肩膀上,瞬間,只聽趙大福痛苦的悶聲一聲,隨即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水云下手毫不留,清秀的臉上更是瞬間浮起一抹駭人的戾氣.而這時,一旁的聶瑾萱卻是伸手拍了下水云的肩,隨即水云頓時神一斂,然後收回腳,退到了一旁

而見水云退下了,聶瑾萱便又將視線落在了趙大福身上

"趙大福,本郡主告訴你,第一名死者,並非死于半月之前,而是死于一個月之前!而昨天晚上死去女人,她如今也不是大戶人家的姐,而是當朝高官府邸的少夫人!"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而到這里,卻是不禁臉色一沉

"所以趙大福,剛剛本郡主一共便問了你兩個問題,可你都打錯了,你知道這明什麼嗎?因為,第一具在城外發現的尸體,根本就不是你殺的,所以你不知道那個人是什麼時候死的!而昨天晚上死去的那個女人,雖然是你處理的尸體,但當你看到她的時候,人已經死了,所以你根本沒有機會去知道她是誰.而你剛剛之所以猜對方是大戶人家的姐,是因為你在看到死者的時候,死者的穿著和打扮!"

"因此,剛剛你才會惱羞成怒,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答案是什麼!再有,除了這兩點之外,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趙大福你告訴本郡主,那綠礬油是哪里來的?"

綠礬油,也就是硫酸,雖然在現代社會中,廣泛用于工業.但在古代,卻是非常稀少的資源.畢竟古代的科學技術有限,所以像這類的東西,一般人根本弄不到!

所以,在聶瑾萱一連著幾個問題的逼問下,趙大福已然臉色鐵青了起來,但隨後還是咬了咬牙,什麼也沒.

一時間,大堂中再次安靜了下來.

而此時,看著眼前的趙大福,聶瑾萱不禁抿了抿唇,然後接著道

"所以趙大福,如今一共的四件血案,雖然手法幾乎相同,但事實上,第一名在城外發現的死者,以及昨晚上死去的那名死者,並非是你所殺!甚至于,關于第一名死者的事,你跟都不知道!因此,在這種況下,便只能明一眾可能,那就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你,並且明確告訴了你,要如何的殺死死者,如何的處理死者的尸體……"

"因此,平心而論,這一切安排的都很完美.但是想必那幕後人也沒想到,趙大福你會貪色誤事,而也正因為你強*暴了今天發現的那名姑娘,以至于無意中將指痕留在了那名姑娘的下顎和脖頸之處,而之後,你更是粗心的沒有在回去那名姑娘的容貌時,將痕跡抹去……"

"不,你不是粗心,你是沒有發現.因為你不知道,人在死後,經過一段時間後,身體上會顯現出死前受到過的一些傷害,而這些傷害,在死者剛剛死的時候,是不會出現的,或者,即便出現了,也不會很明顯.但人死之後,身體中的血液凝固,那些痕跡便會一個不漏的顯露出來!"

"所以,從今天早上的那名死者姑娘的身上,證明凶手是一個手指斷掉一節的人,因此,裴大人才會及時抓住了你!"

看著眼前的趙大福,聶瑾萱依舊平靜的著.而那些話雖然平靜,但卻讓趙大福越漸神不安了起來.見他如此,聶瑾萱隨即又上前一步,同時趁熱打鐵的道

"所以趙大福,本郡主知道,你並非甘願殺人的!你也有家人,你也有自己的生活,而你手指之所以會斷掉一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從前很好賭,但因為某些原因,你發誓戒掉賭癮,所以才會砍斷自己的手指吧!"

"而你為什麼要戒賭?甚至不惜用這麼嚴厲的方式,不就是你想過正常人的生活嗎?你想讓自己的家人不為自己擔心嗎?可如今呢,你卻成了殺人犯!而趙大福你想想,一旦你的案子對外公布了,你一死了之不要緊,可你的家人呢?他們怎麼辦?"

"你的父母會被人指指點點,養了一個惡魔兒子,你的孩子會被人欺負,被人打罵而沒人會站出來一句話,因為什麼?因為你殺了人,而且還用那麼殘酷的手段!所以大家都會打他,欺負他……而趙大福,你覺得你希望看到這樣的事嗎?"

聶瑾萱的聲音越漸輕緩,而一聽到聶瑾萱起自己的家人,原本不吭聲的趙大福彥茜頓時了起來.見此形,聶瑾萱瞬間眼睛一亮,然後接著道

"所以趙大福,你可以好好想想,只要你坦誠一切,告訴我們,那個幕後指使你這麼做的人是誰,我可以保證,一定會向上面求,保你不死不,還會隱瞞你的罪行,倒時候將沒人知道你犯了案子,你的家人也不會被人指指點點!"

上篇:抓到一個    下篇:絕非偶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