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扒皮喂狗   
  
扒皮喂狗

眼前的一切,慘不忍睹!

瞬間,聶瑾萱直覺的鼻子一酸,眼淚一下子便流了出來!

因為,聶瑾萱已然直接的感到,眼前這具尸體,就是自己的大姐聶瑾瀾!

聶瑾萱不是愛哭的女人,但此時此刻,卻是如何都止不住眼淚往下流,最後她也只能強忍著聲音,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但那無法抑制的嗚咽聲,還是讓人感到,不出的傷心!

所以見此形,一旁的水云也不由得眼圈泛,隨即上前扶住聶瑾萱的胳膊,而墨玉玨和裴耀光,則靜靜的看著聶瑾萱,臉上同時泛起了凝重和擔心!

就這樣,狹窄的巷里,瞬間彌漫出傷感而悲慟的氣息.外面的人看不到,但已然感受到這樣的凝重,隨即不由得開始議論起來……見此形,原本心就不好的裴耀光,頓時火了,隨即轉頭罵道

"都給本大爺閉嘴!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告訴你們,再多一句,本大爺都把你們一個個抓起來!"

裴耀光在京城里,那是天不怕地不怕,別是平民百姓,就算是皇親國戚,煩到他手里,依舊沒有好果子吃!所以此時被裴耀光這麼一吼,眾看熱鬧的百姓,立刻老實的閉上嘴,不敢多一句.

頓時,周圍又安靜了下來.而許是聽到裴耀光的喊聲,一直沉浸在傷心中,不住流淚的聶瑾萱,這才回過神來,隨即從旁邊的水云手中拿過絲帕擦了擦臉,接著在平靜了片刻後,抬頭對著墨玉玨點了點頭

聶瑾萱沒話,但墨玉玨卻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隨即墨玉玨也俯下高大的身子,蹲到聶瑾萱旁邊

"確定?"

"沒有詳細驗尸,但我我覺得是!"

雖然聶瑾萱沒有一如既往的,百分百的肯定,但聽她這麼,墨玉玨還是選擇相信她的話.而就在兩人話的功夫,裴耀光也不禁推開礙事兒的水云,湊了上來

"那死因是什麼?刺死的?還有,之前我看死者同樣被毀了容,所以是不是和之前的案子有什麼聯系啊?"

對于聶瑾瀾,裴耀光可沒什麼感,要不是因為聶瑾萱的關系,裴耀光甚至根本不會多看一眼.而此時聽到裴耀光的話,聶瑾萱卻是微微沉思了下,然後低聲道

"衣服被脫光,渾身*,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證明死者身份的東西.用綠礬油毀容……就如今看到的形來看,應該和之前的案子有些聯系,但也有不同之處!"

"你是,這次凶手並非拋尸城外?"

"這只是其中之一!"

雖然此時此刻,聶瑾萱心里難過,但起案子,聶瑾萱還是強自冷靜起來,盡量撇開個人緒

"之前的兩起案子,凶手都是將死者拖到城外,然後拋尸到一些非常隱蔽的地方,甚至將死者的尸體埋起來.可這一次,凶手非但將死者的尸體沒有弄到城外,更沒有將尸體埋起來……所以,如果今天的這起案子和之前的兩起是同一個凶手的話,那麼很明顯,凶手已經更加猖狂了!而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兒!"

"而如今雖然沒有驗尸,但就眼下死者身體的毀損程度來看,應該是同一個凶手沒有錯……或者,即便不是同一個凶手所為,但絕對和之前的兩個案子,有非常大的關系!"

到這里,聶瑾萱的神越漸冷然了起來.而一聽這話,旁邊的裴耀光和墨玉玨反射性的對視了一眼,隨即墨玉玨不禁低聲道

"瑾萱的意思是……是團伙作案?"

"有可能!其實我之前就懷疑過,畢竟能將尸體運出城外,並且埋在隱蔽之處……這樣的事兒,如果是單單一個人做,顯然是有些困難的!所以,凶手要麼是一個非常強壯的男人,要麼就是至少兩人以上的團伙作案!"

聶瑾萱將自己的推測了出來.聞,一旁的裴耀光卻是點了點頭

"嗯,有道理!那除了這些,還有嗎?"

"不好,總之還是先驗尸,等著驗尸結果出來後,再吧!"

"嗯,也是!"

再次贊同聶瑾萱的法,隨後裴耀光徑自起身,然後對著旁邊的幾個衙差吩咐了一聲,接著眾人便一起去了京兆府.

……

接下來,在又是一番忙碌後,尸體終于被送到了京兆府.隨即聶瑾萱開始驗尸,而驗尸的結果,卻讓聶瑾萱瞬間臉色變得慘白如紙

而此時,一直站在旁邊等待著結果的裴耀光和墨玉玨,見聶瑾萱如此,不由得也是一愣,隨即裴耀光不禁上前一步,然後動了動眉問道

"你怎麼了?"

裴耀光有些不明所以.俊秀的臉上不由得浮起一抹擔憂.可聞,聶瑾萱卻是微微眨了下眼睛,然後搖了搖頭

"我沒事兒."

著,聶瑾萱兀自冷靜了一下,然後便將驗尸的結果了出來

"死者的死亡時間,是在昨晚的子時左右.死因是被利器刺中心髒而死!但值得注意的是,凶手在第一下便已然將死者刺死了,而之後那些凌亂的傷痕,雖然看著可怕,但卻都是死後造成的……"

聶瑾萱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一些.而此時,一聽這話,裴耀光和墨玉玨不由得同時一怔,隨即墨玉玨不禁低聲道

"瑾萱的意思是……凶手之後的將死者的尸體弄得血肉模糊,都是障眼法?"

"可以這麼!畢竟,致命傷的傷口很深,並且非常准確!可其他的傷口,卻是錯亂不堪!所以應該是凶手故意弄的障眼法!"

點頭肯定了墨玉玨的推算,而等著話落,聶瑾萱卻是微微抿了抿唇,然後一邊將手上的羊皮手套脫下來,同時一邊低聲道

"然後再有就是,死者的身份可以肯定……是我大姐沒錯!因為我大姐的左手臂上,有一個梅花胎記!"

聶瑾萱面無表的將最後一句話完,然後便直接走出了房間!而此時,看著聶瑾萱離去的背影,站在房間里的裴耀光和墨玉玨不由得皺起眉頭,但卻是誰也沒一句話.

……

不算大的房間里,鴉雀無聲!

隨後等著聶瑾萱走了好一會兒後,站在一旁的裴耀光卻是不禁伸手摸了摸鼻子,然後頭也不轉的對著旁邊的墨玉玨道

"喂,我姓墨的,我怎麼總覺得今天這丫頭有點兒怪怪的……好像有什麼事瞞著咱們一樣……"

著,裴耀光不禁眯了下眼睛,腦子同時不由的想起之前聶瑾萱在驗尸之後,臉上瞬間變得非常難看的形……

而此時,聽到這話,一旁的墨玉玨卻只是雙眼看著房門的方向,然後雙唇一抿

"她不,自然有不的道理!也許在她看來,那是我們沒必要知道的!"

相比于裴耀光的疑惑,墨玉玨的語氣顯然更加平靜一些.而一聽這話,裴耀光不由得轉眸看了他一眼

"嗯……你的沒錯~!"

最近宮里的局勢變幻莫測,而聶瑾瀾雖然如今是墨家的媳婦,但她也是聶文浩的女兒!再加上,這其中錯綜複雜的勢力關系,所以裴耀光也直覺的認為,這事兒應該真的是自己不該知道的才是!

想到這里,裴耀光不禁呼了口氣,但隨後卻瞬間再次轉眸,看向旁邊的墨玉玨

"切~!你倒是挺了解那丫頭的……不過我還是那句話,那丫頭再好,如今也有主了!而且,姓墨的別我沒提醒你,那丫頭家的那口子,可不是吃素的,所以你最好老實點兒~!"

殷鳳湛是什麼人,同在一個朝堂上,裴耀光自然心里清楚.所以,此時不禁再次提醒墨玉玨.可聞,墨玉玨卻是冷冷的撇了裴耀光一眼

"我還用不著你提醒,管好你自己吧!"

著,墨玉玨轉頭看了眼旁邊台子上,聶瑾瀾的尸體,然後便又冷冷的道

"尸體一會兒我會派人拿走!"

話落,墨玉玨便直接大步走了出去.而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裴耀光不禁冷哼了一下,但隨後卻是神一斂,同時揚聲叫道

"老周!"

周海原本是裴家的管家,後來裴耀光高中入仕後,裴家老爺子便將周海安排到裴耀光身邊.而此時,一聽到裴耀光在叫自己,一直守在外面不讓人靠近驗尸房的周海趕忙跑了進去

"在,的在,不知少爺有和吩咐?"

"嘖……都過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少爺!要叫大人,懂不?!真是的……"

"是是是,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切~,行了,懶得和你廢話……老周,記著,這具尸體看到沒?一會兒有人會拿走!另外,都給本大爺記住了,不管任何人問起來這次死的是誰,你們就是一個從別的地方到京城尋親的外鄉女人……記住了,都給本大爺這麼!要是你們有誰敢多一個字,或是漏了一個字,然後讓本大爺聽到街面上有些不該聽到的東西,本大爺就直接把你們全部扒了皮扔到城外喂狗!聽到了沒有?!"

上篇:非去不可    下篇:兩個凶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