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又見血案   
  
又見血案

所以,這邊話音一落,聶瑾萱隨後便直接站起身,可就在這時,水云卻是上前攔住了她

"郡主,您現在不能出去啊……"

因為有墨玉玨和裴耀光在場,所以水云沒有,是殷鳳湛下令不讓出去,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由得看了水云一眼,然後唇一抿

"沒事兒的,反正就是出一趟城,去去就回.再,我這天天在這院子里待著,如果再不出去走走,身上都快長青苔了,難道有機會出去,我可不能再留在這里……所以你這丫頭就別了,我今天必須出去."

聶瑾萱是鐵了心一定要出宮.見此形,水云也不敢應攔著,最後無奈下,便只好多帶了些人,和聶瑾萱一起出宮.

就這樣,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聶瑾萱和裴耀光,墨玉玨等人,浩浩蕩蕩的離開的皇宮.而一出皇宮,眾人便直接去了城外發現尸體的地方.

……

發現尸體的地方,距離京城有些遠.所以之後待出城後,又是顛簸了一個多時辰,一行人才到達目的地!接著水云心的將聶瑾萱從馬車里扶下來.而等著一下馬車,聶瑾萱便不禁首先四處看了下

原來只見,此處是距京城足有二十余里的一處密林之中.周圍樹叢雜草叢生,放眼望去,更是人跡罕至,顯然平日里是鮮少有人來的地方.

而此時,因為發現了尸體,所以周圍已經被衙差看守住了.所以在查看了四周後,聶瑾萱隨即邁步上前,這時看著聶瑾萱來了,眾人趕忙讓出一條路,接著聶瑾萱直接走了過去……可還等走了幾步,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兒,卻頓時讓聶瑾萱有些不適的抬手用絲帕捂住了口鼻.

聶瑾萱是個法醫,如果平日里,這種事自然不在話下.可眼下她有孕在身,所以身子顯然會比之以往要更加敏感一些.而此時看著聶瑾萱有些不適,水云趕忙緊張的上前,墨玉玨也及時停下腳步,然後低聲問道

"沒事兒吧?"

皺緊了眉頭,此時的墨玉玨臉上透著不出的關心,而這時,就在墨玉玨話的功夫,走在聶瑾萱另一邊的裴耀光卻是轉眸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伸手摸了摸鼻子,接著直接對著旁邊的一個衙差命令道

"你,給本大爺弄點兒熏香過來!"

昂著下巴,裴耀光完全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可聽到這話,那衙差先是一愣,但隨後不禁皺起苦瓜臉道

"爺,這……這荒郊野外的,的,的到哪兒弄熏香啊?"

"他娘的,老子管你去哪兒弄?讓你去就去,怎麼就這麼多廢話?!"

著,裴耀光抬腿照著那個衙差的屁股就是一腳.可隨後就在那衙差無限苦逼的轉身向著要到如何找熏香的時候,已然安穩下來的聶瑾萱卻是及時開口道

"點了熏香,會破壞一些線索,所以還是不用了!再,我也沒事兒,不用特意麻煩了~!"

罷,聶瑾萱轉眸看了裴耀光一眼,而聽到這話,裴耀光卻只是撇了下嘴,然後什麼也沒的便將腦袋轉到了別處!

見他如此,聶瑾萱也不再理會他,隨後直接上前來到那發現尸體的地方,可隨後就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後,聶瑾萱不禁皺了下眉

原來只見,就在那一簇茂密的足有一人來高的草叢間,竟然陳放著一具高度腐爛的尸體!

尸體上沒有衣服,伏在地上看不到臉面.而高度**的尸體,已然讓人分辨不出那竟還是個人的模樣!而尸體的右半只腳在泥土里,可左臂去已然不知為何,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此時,**的氣息,源源不斷的從那尸體上傳了出來,讓人在感到毛骨悚然的瞬間,更是泛起不出的惡心.見此形,別是周圍的衙差,就連站在聶瑾萱身邊,向來殺人不眨眼的水云,竟然也忍不住的皺起眉頭.

一時間,周圍安靜極了.卻是只有聶瑾萱在徑自仔細查看了下尸體的四周後,隨即從懷中拿出一個特制的棉布口罩,戴在臉上,接著邁步來到那尸體的面前

這時,一旁的裴耀光趕忙一邊捂著鼻子,一邊對著旁邊的衙差比了一個手勢,頓時便只見那衙差立刻將一套驗尸工具拿到了聶瑾萱身旁

顯然,裴耀光都已經讓人准備好了.隨後聶瑾萱也不客氣,直接戴上手套,接著便開始檢查起來

而待將尸體後面大概查看了一邊後,聶瑾萱便頭也不抬的對著身邊的水云吩咐道

"水云,幫我將尸體翻過來."

"是!"

跟在聶瑾萱身邊這麼久,水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事.聲落,隨後便也戴上手套,接著不待聶瑾萱伸手,便直接將已然腐爛的尸體翻了過來,可就在翻過來的瞬間,水云卻頓時皺起眉頭

"郡主,您看這是……"

原來,之前那尸體一直都是伏在地上的,所以沒有看到那尸體的臉面.而依著尸體腐爛的程度,本來以為尸體的臉同樣腐爛不堪,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那尸體的臉上非但沒有腐爛,反倒是已然露出了森森白骨!

所以見此形,即便是不明白驗尸的人,也知道這里面是有問題的.因此,待聽到水云的話後,聶瑾萱隨即抿了抿唇,但隨後便又二話不,開始查驗尸體

……

尸體高度腐爛,並破損嚴重,所以聶瑾萱好了近乎一個時辰的功夫,才大概將尸體檢查完.接著聶瑾萱脫下手套,交給旁邊的衙差,這時墨玉玨和裴耀光不禁同時上前來到聶瑾萱身邊

"瑾萱怎麼樣?有什麼線索嗎?"

先開口的是墨玉玨,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由得呼了口氣,然後伸手將臉上的口罩拿了下來

"死者為男性,年齡在十五到二十五歲之間!而因為尸體高度**,所以死亡瞬間很難確切推定,但大概應該是死于一個多月前!而從尸體臉部已然化作白骨一點上看,顯然在死者死後,凶手對死者的臉部,進行了某種處理,並且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被潑了硫酸……也就是綠礬油!"

起硫酸,墨玉玨和裴耀光不知道,但起綠礬油,兩人頓時一驚!

"什麼?綠礬油?!那不是……"

而看著兩人同樣驚訝的樣子,聶瑾萱隨即點了點頭

"是的!所以,凶手是在殺完人後,直接用綠礬油潑在死者的臉上,銷毀了死者的容貌!並且依著死者身上沒有衣服,右腳埋在土里可以看出,想必當初凶手在行凶後,直接將死者弄到這里,然後用土將死者埋了起來……只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尸體埋的不是很深,之後意外裸露了出來!所以,先行露出來的左臂,便不幸被山野中的一些野獸啃食叼走了."

聶瑾萱一臉平靜的著,而此時聽到這話,一旁的裴耀光不由得眼睛一亮

"哦,本大爺想起來了……前兩天城外忽然下了場暴雨,當時雨很大很急,連著把城外的幾座橋都沖毀了!想必就是因為這個,所以這尸體才會被沖出來的!"

聽裴耀光這麼一,聶瑾萱也點了點頭

"嗯,想必是如此了……而且,依著死者被脫光衣服,毀去容貌,然後掩埋在這城郊如此人煙稀少的地方,事做得如此徹底,顯然凶手的目的是有意隱瞞死者身份的!至于死者具體的死亡原因,因為尸體現在已然高度腐爛,所以只能先抬回去,詳細解剖,看看能不能找到死亡原因!"

聶瑾萱詳細的將自己剛剛檢查出來的結果了一遍.聞,墨玉玨和裴耀光不禁點了點頭,可隨後沒等墨玉玨話,裴耀光便已然命人將尸體抬回京兆府!

顯然,這樁案子裴耀光是接下了,並且不打算交給刑部!所以見此形,墨玉玨瞬間臉色一沉,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是適時的緩聲道

"墨大哥,既然裴大人有心破案,那就這樣算了!反正不管是墨大哥也好,還是裴大人也罷,目的總歸都是相同的,所以又何必太過計較呢?"

裴耀光是什麼性子聶瑾萱清楚,而墨玉玨的個性,聶瑾萱也明白.同樣都是辦實事兒的人,所以聶瑾萱也不想讓他們兩個鬧得不愉快.並且相比于裴耀光不時的抽風外加孩子氣,墨玉玨自然要成熟一些,所以聶瑾萱才會在這個時候對墨玉玨開口

而此時聽到這話,本想什麼的墨玉玨,便也不好多,隨即對著聶瑾萱點了點頭,但之後還是忍不住看了對面得意洋洋的裴耀光道

"那在下希望裴大人能今早破案!"

"哼~!放心,本大爺的事兒,用不著你操心!"

裴耀光是半點兒都不讓份兒的主.隨口甩了墨玉玨一句話後,接著便轉身走了.見他如此,墨玉玨自然氣的也沒什麼好臉色,但即便如此,墨玉玨還是轉頭對著聶瑾萱了幾句話,然後隨著聶瑾萱一同離開.

……

案子雖然被裴耀光搶走了.但既然碰上了,所以之後墨玉玨便隨著聶瑾萱一同去了京兆府驗尸.而驗尸的結果卻讓聶瑾萱等人大吃一驚,因為那在郊外發現的死者,竟然是被毒殺的!

之後,為了保險起見,聶瑾萱隨即派人將之前被殷鳳湛強行拽到宮里暫住的神醫龍景云拉了過來,而經龍景云一檢查,竟發現死者竟然死于鶴頂!

鶴頂是見血封喉的劇毒,但尋常人家是極少能得到的.因為鶴頂可是皇家專用的一種劇毒,所以別是普通百姓,即便是達官顯貴,能弄到鶴頂的人,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兒!

所以,在從龍景云口中得知那死者竟然是中了鶴頂而死的瞬間,在場的幾人頓時都愣住了,而聶瑾萱更是在第一時間,想到之前駕崩的順承帝!

是啊,先皇也是中了鶴頂,進而毒發身亡的!而眼前這具尸體竟然也是……難不成,這其中有什麼相應的關聯?!

一時間,千百個想法在聶瑾萱腦海里閃過,但隨後,卻沒有抓到一絲線索!

……

當天晚上聶瑾萱回到宮中,將事告訴了殷鳳湛.而聽到這個消息,殷鳳湛也有些驚訝,但卻沒有什麼,只是別讓聶瑾萱再有事兒沒事兒往宮外跑!

顯然,如今不管是什麼事兒,殷鳳湛都不希望聶瑾萱插手!而他的心意,聶瑾萱雖然明白,但還是忍不住抱怨

"我只是懷孕,又不是病入膏肓.再,這適當的活動,對身體是有好處的,所以我……"

聶瑾萱本想,自己有事兒沒事兒可以出去走走.可還不等她把話完,坐在一旁徑自看著東西的殷鳳湛,卻是頭也不抬的直接打斷了她

"嗯,所以就在院子里走走就行了."

"院子里?!你怎麼沒讓我在屋子里?!"

"嗯,如果你願意,更好!"

"你……"

聶瑾萱被殷鳳湛氣的瞪圓了眼睛,隨後更是忍不住搶過殷鳳湛手里的書,然後一把扔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殷鳳湛,你當我的豬啊!"

聶瑾萱有些火了.而看著聶瑾萱真的動氣了,殷鳳湛隨即薄唇一抿,不吭聲了.

殷鳳湛不話了,而眼看著他把自己氣個夠嗆,自己卻無動于衷,甚至連話都不一句,聶瑾萱更是恨不得直接抬腿踢他兩腳

但最終聶瑾萱還是忍不住,隨後在瞪了眼前的殷鳳湛好半晌後,接著便一個轉身走到*榻前

"不話是吧?!行!那今天你就自己找地方睡吧!"

著,聶瑾萱伸手拿起*榻上的錦被,便直接扔到了殷鳳湛的頭上!

……

都是懷孕的女人,性會變得起伏不定!原本殷鳳湛還不信,可這次殷鳳湛終于相信了!

所以,在短暫的怔忪後,殷鳳湛不禁伸手將罩在自己頭上的錦被拿下來,然後抬眼看向坐在*榻邊上,正氣的如同青蛙般的聶瑾萱

一時間,殷鳳湛只覺得有些頭疼,想要開口,卻又不知道些什麼!隨後直到憋了不知道多久,才不禁站起身,然後走到了聶瑾萱的面前

而此時,看著殷鳳湛走過來了,聶瑾萱心里這才順點了些氣兒.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著他要些什麼的時候,卻見殷鳳湛只是動了動唇,然後什麼也沒的伸手摸了摸聶瑾萱的頭

這下子,剛剛才心好一些的聶瑾萱,心里頭頓時蹭蹭開始冒火,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伸掉他的手

"殷鳳湛,你句話能死啊!"

聶瑾萱氣死了.而被聶瑾萱這麼一吼,殷鳳湛卻是眨了眨眼睛

"不能!"

"你……"

聶瑾萱感覺自己不行了,隨後終于忍不住抬腿給了他一腳!但聶瑾萱那胳膊腿兒,別是踢殷鳳湛一腳,就算是十腳,都跟撓癢癢一樣,所以等著聶瑾萱踢完了,殷鳳湛隨即抿了抿唇,然後坐到了她的身邊

"你想讓我什麼啊?"

"你……行了!你給我閉嘴!不許話!"

"呃……"

"閉嘴!"

不是不話嗎?!行!那以後也別了!

聶瑾萱心里賭氣,隨後更是狠狠的瞪了旁邊的大木頭一眼,而一聽這話,殷鳳湛不禁眼角一動,然後側身坐到了聶瑾萱身邊

房間里一片安靜,讓殷鳳湛不話,他果然就不話了.但強大的存在感,卻讓人想忽視都忽視不掉,甚至仿佛時刻提醒著聶瑾萱,她身邊還有一個人在!

見此形,聶瑾萱更覺得火大,然後直接轉眸瞪了他一眼,接著直接翻身*,而這時,一直坐在旁邊沒話的殷鳳湛卻又眼角一動,然後也跟著躺了過去……

……

聶瑾萱忽然覺得,殷鳳湛這厮絕對有把人逼瘋的本事!尤其是死悶死悶的時候,真恨不得踢死他!

但不管怎麼,聶瑾萱也清楚,殷鳳湛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他好.所以氣歸氣,也不過是嘴上鬧騰,所以之後便也就過去了!

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這邊殷鳳湛剛剛走,裴耀光和墨玉玨竟然又來了!

只不過這一次,兩人是一起來的!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一愣,隨後一見兩人都是臉色凝重的樣子,聶瑾萱立刻神一斂

"裴大人,墨大哥……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聶瑾萱心里有不好的預感.而此時,聽到這話,率先走過來的裴耀光卻是首先道

"是出事兒了!"

此時的裴耀光,臉上已然少了往日鼻孔朝天的神采,倒是多了分認真的神.而等著他這邊話音一落,之後跟著進來的墨玉玨隨即應聲道

"昨天城外發現尸體,所以之後我便派人將城外三十里又搜查了下,結果就在今天凌晨的時候,在城外十里坡附近的樹叢里,竟又發現了一句尸體!"

上篇:一張畫像    下篇:你高興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