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真正目的   
  
真正目的

聶瑾萱的很有道理,畢竟從先皇的寢宮到段太後的德陽宮.即便是普通人,來回半個時辰也是足夠的了.而對于一個能飛簷走壁,進皇宮如入無人之境的武林高手來,則不過是眨眼功夫的事兒!

所以,這中間間隔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顯然是大有因由!

"而這也正好能解釋,為什麼在得知先皇駕崩的消息後,段太後馬上做出雖然很魯莽,但也是最為簡單的辦法,那就是封鎖城門!因為在段太後那到那封信的時候,她就慌了!因為她已然知道先皇已然知道當年害死甯貴妃的人,究竟是誰了!而段太後害怕先皇的報複,所以才會在來不及找聶文浩的同時,立刻做出了那麼簡單的部署!"

"因此這件事兒的背後,都是那個神秘人指派那個凶手做的!可是不管是凶手還是那個神秘人,都忘了一個東西,那就是當初在凶手殺死先皇後,雖然看到了那封信,但卻沒有注意另外一個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這個紫檀木盒……"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一下,然後轉眸看向放在旁邊的紫檀木盒

"而當時凶手行凶的時候,是在深夜.為了不驚動任何人,那凶手行事也是心的.因此在一片黑暗中,那凶手也許能很明顯的看到那封信,但卻忽略了這個盒子,畢竟在一片黑暗中,紫檀木的顏色並不突出,這個盒子本身又並不華麗,再加上對方是江湖人,所以自然不會對這個盒子感興趣!只是,當時凶手忘記了這個東西,可之後有人卻注意到了這個盒子,而這個人,就是高才庸!"

"因為高才庸自己也過,先皇駕崩,他是第一個發現的!也就是,他是除了那個凶手外,第一個在先皇駕崩後,走進現場的人!而那個凶手沒有注意這個盒子,但高才庸注意到了……不,或者,高才庸早就知道先皇寫了廢太子的詔書,然後將詔書放到了這個盒子里,所以在當時事不明的況下,高才庸便在所有人都不知的時候,暗自將這個盒子藏了起來!"

"畢竟,就像鳳湛你剛剛的,如果在當時那個況下,將這份詔書曝光,那麼想必不會幫你,相反的還會讓所有人認為,這份詔書是假的,甚至于讓人懷疑,是你殺了先皇,目的就是在殺了先皇後,拿著廢太子的詔書,然後自己登上皇位!並且,在一眾皇子中,當時除了太子,最可能登基的就是你!所以懷疑你是凶手,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當初的事仿佛也越發的明朗起來.而隨後,在沉默了片刻後,聶瑾萱隨即伸手安撫般的拉著殷鳳湛的手

"所以,即便現在這份詔書沒有用了,但它依舊能證明,先皇對你的感.而我想,這就是高才庸真正的目的……"

對于先皇順承帝,殷鳳湛心里其實一直都處于一個非常混沌的狀態!他尊敬他,但同時也恨他,畢竟如果不是他,甯貴妃不會死,而自己也不會無端被仇視,質疑了這麼多年!可當一切揭開的時候,順承帝的瘋狂,也讓殷鳳湛感同身受.

這是一種矛盾的心.而對于順承帝來,對于殷鳳湛這個兒子,他是欣賞的,心疼的,但同樣也是愧疚的!所以他想不惜任何代價補償,或者,他想盡一個身為父親的責任,給他自己所有能給他的東西……可惜,事與願違,老天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只是,有一個人知道順承帝的心意.而這個人就是高才庸!所以如今高才庸才在這個時候,把詔書拿出來!

"所以鳳湛,依著這回的事看,我想高才庸一定有著自己的打算……只是,究竟是什麼,就無從得知了!"

高才庸在宮里生活了一輩子,而從一個太監,一步一步走到大內總管的位置,聶瑾萱相信,高才庸擁有的,絕非不只是對先皇的忠心,更重要的則是,他有著最精明的頭腦和手腕!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在段太後的手下,留住了一條命!

而此時,聽到聶瑾萱這麼,殷鳳湛也微微點了點頭

"嗯,你的有道理!放心好了,我已經讓去去跟著他了."

所謂的跟著,一方面是監視,但另一方面,也是保護.所以聽到這話,聶瑾萱隨即點了點頭

*******************************************************

宮中發生巨變,皇帝駕崩,消息一傳出來,整個東陵再次動蕩了起來!

可適逢這個時候,在朝中最有威勢的宸王出使南疆,所以一時間,所有的事便又落到了皇族現在唯一的長輩,五皇叔殷焱琩迨W!

而五皇叔殷焱琤輕N是個懶散的性子,要不然這麼多年也不會當個閑散王爺,不問朝政.並且之前因為先皇順承帝駕崩的事剛剛處理了沒多久,現在又發生這事兒,一時間,頓時讓五皇叔殷焱痤J頭爛額,連著頭發都白了不少!

但不管怎麼,事已然發生了,他身為長輩,自然沒有推諉的道理.而眼下已然確定興順帝殷鳳寒是死于自殺,所以第一時間,便是處理殷鳳寒的喪事,同時另一方面,則是要及時推選出下任的國君人選!

一國國君駕崩,喪事自然繁瑣.但不管怎麼,下面有人辦事兒,所以處理起來,還算是可以!可國不可一日無君,並且,在沒有遺詔,殷鳳寒又沒有子嗣的況下,推舉國君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並且如今,段太後身後的段家勢力,還有聶文浩背後的勢力已經在云王殷鳳錦的及時動作下,鏟除了所剩無幾.而另一方面宸王殷鳳湛不在京城,但他背後的勢力卻依舊龐大,所以一時間,宸王殷鳳湛的呼聲,最為高漲!

而對于殷鳳湛,五皇叔殷焱盚翵靾椄O很看中的!可不管如何,如今他不在京城,所以這樣一來,無形中便缺失了一些資格!

可除了宸王殷鳳湛之外,剩下了幾位皇子中,七皇子殷鳳陽太,母妃身份又低,所以不在考慮之內,而剩下的便只有二皇子瑞王殷鳳翔,三皇子云王殷鳳錦,五皇子秦王殷鳳蓮,以及六皇子恭王殷鳳軒!

而在這四人中,出身最高的就是六皇子恭王殷鳳軒,其母張貴妃身份僅在段太後之下,可殷鳳軒從到大,都是一個紈绔的性子,雖然這次進宮退敵有功,可終究謀略膽識較其他皇子略遜一籌!而五皇子秦王殷鳳蓮,出身倒是可以,膽略智謀也不錯,但江湖性子太重,做賢王可以,但要是做君王,顯然是不太合適的!

因此,這一來二去,便只剩下了二皇子瑞王殷鳳翔,以及三皇子云王殷鳳錦!可二皇子殷鳳翔自體弱多病,這麼多年又是深居簡出,甚至連路都走不了,所有這樣一算,在如今這個況下,便只有三皇子云王殷鳳錦,最為合適了!

所以,在得到了這個結論後,五皇叔殷焱痦臚@時間將朝中重臣,和皇族中比較有威望的皇親國戚找了過來,然後將自己的意思了出來.可讓五皇叔殷焱琩S想到的是,他的建議一出口,便被齊國公邱慕白否定了!而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依著邱慕白的意思:云王殷鳳錦當初是太子*黨,如今雖然是進宮退敵有功,可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當初云王是怎麼知道宮里出事兒的?

齊國公邱慕白是武將出身,一生戎馬,為人也極為正直,所以在朝中很有威望.當初先皇在世時,太子殷鳳寒和宸王殷鳳湛明爭暗斗,但邱慕白卻始終不偏不倚,非常中立.再加上邱慕白提出的問題,確實值得人深思,所以等著他這話一落,頓時引來好幾位大臣的贊同!

可這樣一來,事又亂套了!大臣們和一些皇族也各自有推舉的人選,但卻如何也爭論不出,究竟讓誰登上這個皇位!

事就這樣焦灼起來!可國不可一日無君,所以必須盡快做出結論,因此在想到這點後,向來性子悠閑的五皇叔殷焱琲蔣竣U了鐵命令,不管如何,必須商討出一個結果來,否則誰也不許走!

五皇叔殷焱甯O真的急了.而在場的眾人也都是東陵皇朝的中流砥柱,所以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最終閉門商討了足足三天三夜後,所有人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

東陵的皇位,由實力最強,並且在朝中最有威望的四皇子宸王殷鳳湛接任.但條件是,他必須在十天內趕回京城!

而如果在殷鳳湛敢不回來的況下,皇位順移,便依著長幼順序,由性最為溫和,仁慈的二皇子瑞王殷鳳翔接任!但這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殷鳳翔必須要能站起來,畢竟身為東陵國的臣民,是絕不能接受,本國的君主,是一個坐著輪椅,站不起來的殘疾人的事實!

而如果在以上兩人都達不到條件的況下,便只得由云王殷鳳錦順承接位!以便讓政局盡快穩定下來!

這是各方勢力博弈的結果,同時也算是比較公正的結果.所以在決定了這個規矩後,五皇叔殷焱瓻K直接將這個結果公布了出來!

……

其實平心而論,這個結果對殷鳳湛是有利!因為即便他現在真的在據東陵皇城千里之外的南疆,但只要收到消息後,立刻啟程回京,還是大有機會的!

至少要比從體弱,一直坐輪椅的殷鳳翔要機會大的多!

更不要,現在的殷鳳湛,本身就在京城里!所以,這樣一算,殷鳳湛已然坐穩了皇位了!

所以,等著這個消息一傳出來,之前便站在宸王殷鳳湛這邊的大臣,立刻高興的不得了!可要最為高興的,還要數恭王殷鳳軒以及張貴妃!

可相對于眾人的高興,殷鳳湛本人卻很是淡然,甚至可以沒什麼反應,所以一時間不禁讓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但聶瑾萱明白殷鳳湛的心思,畢竟,在殷鳳湛心里,他在乎的不是皇位,如果可以,他更希望想知道的是那個殺死順承帝的凶手是誰!

……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著,接著一轉眼,又是兩天過去,而這一天,也是之前夜晨洛承諾殷鳳湛要查出那個武林高手是誰的期限,所以這天傍晚,天色一暗,夜晨洛便如約來到了甯馨閣!

夜晨洛還是之前的那身打扮,只不過手里的折扇倒是換了一把!而一間房間,看著殷鳳湛正給聶瑾萱喂東西吃,夜晨洛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隨即一個旋身也跟著坐了下來.

夜晨洛不話,但一臉的壞笑,外加上不時撇著殷鳳湛手上拿著的那個湯匙的眼神,卻無時無刻不泄露著他的心!而看著他那一臉壞笑,聶瑾萱不由得臉色微,而殷鳳湛則直接瞪大了他一眼,同時臉色一沉

"你懷孕了,我也喂你!"

殷鳳湛絕對是不話則以,一話驚人的那種人!而被他這麼一堵,夜晨洛果然臉色一僵,然後手中折扇一擺

"呵呵~,那就算了,想來這輩子我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夜晨洛又恢複了往日的樣子.而這時,殷鳳湛卻是將最後一口蓮子湯喂給聶瑾萱後,然後將手里的湯匙放回到碗里,接著直接眸光一轉

"有消息了?"

殷鳳湛從來不廢話.聞,這時夜晨洛也是臉色笑容一斂,然後徑自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紙,接著徑自將那張紙打開推到了殷鳳湛的面前

"都在這上面了!不過具體是不是他,那就不好了~!畢竟,現在的線索抬手,也只能找到這些!"

著,夜晨洛斂眸看向那張紙,而這時,坐在一旁的聶瑾萱也斂眸看了一眼,接著卻發現,那張紙上果然寫著一個人的名字——凌一刀!

上篇:那天晚上    下篇:一張畫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