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

話的人是廉風.聞,站在門里面的殷鳳湛不由得眸光一動,隨即後退一步

"進來."

"是!"

殷鳳湛如今拿掉了面具,所以做事自然要分外心.而聞,這時廉風才徑自推門,然後悄然走了進來,接著伸手將東西遞給殷鳳湛

頓時,殷鳳湛定睛一看,卻見原來竟是一個紫檀木的木盒!

那木盒不大,但卻有些長,樣式很普通,但細看之下,卻發現做工極為精致!

見此形,殷鳳湛不由得皺了下眉,然後伸手將那木盒打開……可就在打開木盒的瞬間,看清里面的東西,殷鳳湛卻瞬間臉色一怔

而此時,不只是殷鳳湛,連著廉風都愣住了!因為放在那紫檀木盒子中的東西,竟然是一道聖旨!

金黃的顏色,精致的繡金盤龍……一時間,饒是見多識廣的廉風也嚇得不出話來.而這時,在短暫的怔忪後,殷鳳湛卻是微微薄唇一抿,接著伸手便將那聖旨從紫檀木盒子中拿出來,然後直接打開看了一眼

房間里安靜極了.而此時,看著看著站在門口的殷鳳湛和廉風臉色凝重,坐在*榻上的聶瑾萱也跟著皺起眉頭,而隨後,便只見殷鳳湛在看過聖旨後,瞬間將手里的聖旨一合,然後抬頭看向眼前的廉風

"誰送來的?"

"高才庸!"

廉風回答的利落.而一聽送東西來的人是高才庸,殷鳳湛瞬間眸光一動,隨即薄唇一抿

"跟著他!"

"是!"

聲落,廉風立刻閃身出了房間.而殷鳳湛則回到*榻前,然後重新側身坐回到聶瑾萱的旁邊.而看到殷鳳湛手里拿著的紫檀木盒子和聖旨,聶瑾萱也是一愣,而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殷鳳湛便直接將手里的聖旨遞給了她

殷鳳湛沒話,見此形,聶瑾萱直接拿過聖旨,可就在打開聖旨看到上面的內容的同時,聶瑾萱也忍不住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接著不禁猛的抬頭看向身邊的殷鳳湛

"這……這是……先皇廢太子的詔書?"

聶瑾萱從沒想過,先皇順承帝竟然有廢太子的念頭,甚至連詔書都寫好了!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不禁微微點了點頭

"字跡我確認過了,是父皇親筆寫的,絕對沒錯!"

"那……這是誰送來的?"

"高才庸!"

"什麼?!怎麼是他?!"

殷鳳湛的回答,讓人聶瑾萱驚訝不已.但聶瑾萱終究是一個精明的女人,所以在兀自冷靜了一片刻後,隨即低聲道

"鳳湛,那你這是怎麼回事兒?先皇被殺的時候,高才庸一直表現奇怪,之後進了天牢,也是一句話也不,可之後沒多久,卻歸順了段太後,甚至不惜跑到殷鳳寒身邊當眼線……"

"哦對了,鳳湛,我想起一件事兒,我記得之前有一次,我去永樂宮找殷鳳寒!當時高才庸就在房外,本來因為先皇的事,我一直都很懷疑他,可沒想到那次高才庸卻很心的提醒了我一句,再加上這次……鳳湛,你高才庸這麼做,是不是有什麼目的呢?"

想起上次的事,聶瑾萱不禁陷入了沉思,而這時,殷鳳湛卻是眸光一眯

"這麼,你的意思是,高才庸是在暗中幫我們?"

"難道不是嗎?"

想也不想的回了殷鳳湛一句,隨後聶瑾萱便又打開手中的聖旨看了一下,接著眸光一斂

"可是有件事兒,我就想不清楚了……鳳湛你,如果高才庸是想幫我們,那麼為什麼直到現在他才把這個廢太子的詔書拿出去?!要是當初在先皇被害之後,馬上拿出來,那麼殷鳳寒也不會登基不是嗎?所以這事兒你看……"

對于高才庸,聶瑾萱其實一直都是相信他的.但自打順承帝死後,高才庸的行為確實讓人感到匪夷所思,所以一時間,反倒讓聶瑾萱有些疑惑了.

而此時,相對于聶瑾萱的疑惑,殷鳳湛卻瞬間眼底精光一閃

"因為就算當時他把詔書拿出來,也沒有用!"

著,殷鳳湛抬眸看向不遠處躍動的燭火,然後徑自解釋道

"當初父皇忽然被害,凶手身份不明.但依著當時的況,如果拿出詔書,那麼段太後定然會死不承認,更甚者把段太後逼急了,還會先下手為強!所以,如果在當時拿出詔書,對我們沒有好處,反而會激怒段太後,惹來殺身之禍!"

"而之後高才庸閉口不,想必是有自己的算計,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他雖然表面上歸順了段太後,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要不然昨晚的宮亂,也不會連他的影子都看不見!只是,我有一點想不通,既然當初他沒有將這份詔書拿出來,那麼現在將這份詔書交給我,又有何用?!畢竟,殷鳳寒已經死了!"

著,殷鳳湛眼底不由得泛起一抹疑惑.而這時,聶瑾萱卻靈機一動,然後抬眸看向殷鳳湛

"鳳湛,我知道了!高才庸現在將詔書拿出來,其實是想告訴你,先皇是想著你的!"

"想著我?!這話是什麼意思?"

"哎呀,你怎麼這麼笨呢?你想想,先皇之前一直懷疑你的身世,因此對甯貴妃也是又愛又恨,可當一切大白之後,對你自己深有愧疚!所以在得知真相後,先皇便寫下了廢太子的詔書,因為先皇要將皇位傳給你!"

"傳給我?!哼,我不稀罕!"

"你……"

看著殷鳳湛又犯倔,聶瑾萱抬手想也不想直接拍了他一下,但就在這時,聶瑾萱卻是微微一怔,隨即一把拉住殷鳳湛的手

"鳳湛,我想起來了!我知道那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兒了!"

著,聶瑾萱不由得一凜,臉色隨即無比認真了起來

"鳳湛,你還記得先皇被害的那天晚上吧!你我得到龍神醫母親的回信,然後進宮將那封信交給了先皇,之後先皇將你留下來下棋,可第二天一早,就發現先皇被害了……可是鳳湛你想想,之後你我還有五皇叔等人來到先皇寢宮的時候,卻沒有發現當初你我帶給先皇那封信!"

"想來也是事太突然,所以當時把這件事兒忘了!可現在想想,這明顯是有問題的!而當初我們將信交給先皇的時候,先皇雖然沒什麼反應,但先皇過,這事兒他會處理!所以鳳湛你想,先皇之所以這麼做,是不是因為,當時先皇已經知道了當初從龍神醫母親手里得到桃花霜的人,到底是誰了呢?!"

"所以,當時先皇表面沒反應,但心里卻下定了某種決心.而這個決心就是廢太子!因為先皇知道當初害死甯貴妃的人,就是聶文浩和段太後.而依著先皇對甯貴妃的感,在知曉了真相後,定然要切斷段太後的後路,那就是廢了殷鳳寒!"

"所以在當天晚上,你我離開皇宮後,先皇離開寫下了廢太子的詔書,然後將其放到了這個紫檀木盒中!想著之後公之于眾!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天晚上,當先皇安排好一切,高才庸也離開的時候,那個神秘凶手卻來了!"

"凶手武功高超,所以神不知鬼不覺便將先皇殺害了!可在害死先皇後,那凶手應該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看到了一個東西……"

"你是,那封信?!"

殷鳳湛適時的打斷聶瑾萱的話,聞,聶瑾萱徑自點了點頭

"對!那凶手看到了那封信,然後拿走了那封信!因為那封信就放在桌上,很顯然!只是凶手不知道里面的內容是什麼意思,所以凶手將信帶走,並交給了他的主人!接著那凶手的主人,判斷那信里提到的人,其中有一個是段太後,所以他便又讓那個凶手,連夜將那封信悄悄的送給了段太後!而這也就證明了,為什麼段太後會比我們所有人都更早的知道先皇駕崩,進而封鎖城門的事!"

"等等!你怎麼知道,那凶手是在將那封信交給他的主人後,再又進宮給段太後的?!畢竟,那凶手也可以自己判斷內容,然後將信交給段太後,不是嗎?"

聶瑾萱的很有道理,可這時,殷鳳湛卻又皺了眉,然後打斷了她.可這邊殷鳳湛的話音剛落,聶瑾萱便直接搖了搖頭

"那不可能!雖然當時我沒有仔細查看先皇的尸體,但大概的死亡時間,還是可以肯定的!所以,我能肯定先皇的死亡時間,應該是在子時過後的丑時左右.可段太後得到消息的時間,卻應該是寅時之後!畢竟鳳湛你想,段太後並不是什麼城府深沉之人,而這些年她所算計的所有事,應該都是出自聶文浩之手!"

"可當天在先皇被害的那天早上,段太後卻下令封鎖宮門!實話,這並不是一個好的布局.因此,單從這一點上來看,在先皇駕崩這件事兒上,段太後並沒有找聶文浩,可這麼大的事兒,她為什麼沒有找他?!因為段太後根本沒有時間去找聶文浩!所以,可以肯定,段太後收到消息的時候,一定是已經快早上了!"

"而這樣一來,從先皇被殺,到段太後知道消息,這其中可是空白了一個時辰還要多的時間!那麼鳳湛你,如果是凶手在殺完先皇後,直接將那封信送給段太後,怎麼會用一個時辰的時間?"

上篇:平息風波    下篇:真正目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