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平息風波   
  
平息風波

這是一天之中,聶瑾萱第二次拿出賬冊.只是,這一次她拿出來的卻是真真實實,當初聶瑾惠留給她的那本賬冊!

當然,這個時候聶瑾萱站出來,並不是她和殷鳳湛不相信張貴妃,但眼下殷鳳寒的死,讓事越發變得撲所迷離,保不准那隱藏在暗處的神秘人又會出來煽風點火,動手腳.所以之後殷鳳湛便親自讓廉風和火融兩人一同將聶瑾萱藏在宮外的賬冊拿了回來!

再,如今金啟一案的真相已然大白,所以賬冊理應在這個時候展現給世人看了!

而此時,看著聶瑾萱手里拿出的賬冊,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愣,隨即為首的五皇叔忍不住皺起眉頭,然後看向聶瑾萱

"安國,你的證據就是這個……這……這是……"

"賬冊!當年金大人一案中,記載所有買官賣官記錄和金額的賬冊!"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當初這本賬冊,不是已經交給先皇……"

當初金啟一案再審,最後因為這本賬冊鬧得沸沸揚揚,即便五皇叔殷焱琱ㄡz朝政,但也聽過一些,所以眼下一聽聶瑾萱竟然又拿出一本賬冊,頓時驚訝狐疑不已.

而五皇叔的心思,聶瑾萱自然心里清楚,隨即不等對方追問,便直接解釋道

"五皇叔,您的意思安國清楚.當初安國查案找到賬冊,安國以為是真的,便交給了皇上.只是那個時候安國也不知道,那本賬冊,其實不過是一個副本,甚至里面的內容,也不過是其中的一少部分而已!而之後,等著先皇將金大人一案查清,金大人一家平反昭雪,之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安國才在無意中找到了真正的賬冊!只是後來,還不等安國向先皇稟明,先皇便……"

提起順承帝,聶瑾萱心里其實有些不是滋味兒!一代帝王,為苦了一生,最終待真相大白時,卻忽然被人所害!所以,皇權無上又如何,君臨天下又怎樣,最終心郁一生,才是最大的悲傷!

而此時,一聽著聶瑾萱的解釋,五皇叔殷焱琠M眾人這才明白了過來,而這時,聶瑾萱更是直接上前,將手里的賬冊交到了五皇叔手上

"五皇叔,眾位大人,忽然發生這樣的事兒,眾位心里難以置信,安國都知道.甚至于,安國也和眾位長輩,大人一樣,也不想相信這是真的!畢竟安國是聶家人,聶文浩是安國的父親,所以但凡有一絲疑惑,安國都不相信自己的父親會做出這樣的事!可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因為就在昨晚,安國和張太妃等人被段太後等人逼入太廟面子里的時候,清楚的看到了所有真相……"

起昨晚的事兒,聶瑾萱心里越發有些難過.當然,她並沒有和眾人,聶文浩曾過,她不是他聶文浩的女兒.所以,此時看著聶瑾萱竟然也站出來這麼,並且還拿出了賬冊,五皇叔殷焱琤H及在場的眾人頓時連心里最後的那一絲質疑,也去掉了!

眾人相信了張貴妃和聶瑾萱的話.一時間,院子里便又安靜了下來.但隨後過了片刻後,五皇叔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抬眼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那既然如此,現在況怎麼樣了?"

"現在宮里大概已經安穩了.只是在亂戰中,聶文浩和段太後逃走了.同時現在云王殿下已經帶兵前去查抄段太後等人的黨羽,想必不多時,便會回來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

知道一切都安穩了,五皇叔也算是松了口氣,但隨後卻瞬間神一怔,接著再次抬眸

"對了,那皇上呢?皇上現在如何?"

……

想當初在殷鳳寒做太子的時候,皇族眾人和大臣們,對他的印象還算可以.可讓人沒想到的是,自打先皇駕崩,殷鳳寒登基稱帝之後,便一番當初的和善,反倒是性多變,一意孤行起來,尤其是之前宸王出使南疆的事,更是讓大家都覺得他這是在報複,再加上之後有消息傳回來,宸王遇襲生死不明,以至于眾人對殷鳳寒的印象急轉之間,私下都頗有微詞!

所以,突聞宮變,大家到時一時間將他給忘了,直到這時候五皇叔提起,大家才想起來

而此時,面對五皇叔和眾人詢問的目光,聶瑾萱才是不由得抿了抿唇,然後低聲道

"皇上……駕崩了!"

"什麼?"

即便再如何對殷鳳寒有微詞,但殷鳳寒總歸是東陵名正順的國君.而眼下,竟然就這麼死了……所以,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頓時嚇得瞪大了眼睛,同時驚訝的還有張貴妃.

張貴妃是事先出來的,所以並沒有聽殷鳳寒已經死了的事.但張貴妃畢竟有城府,即便心里驚訝,但臉面上卻依舊沒有表現出來

而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里,聶瑾萱這時不禁歎了口氣,然後道

"昨夜,段太後等人逼宮,先行將皇上帶到宮中一處隱蔽的角落監禁了起來,後來云王等人進宮平亂,而等著事結束了,才開始找皇上,可等著找到皇上的時候,皇上已經駕崩了……而皇上的致命傷,是在脖頸之處,旁邊有匕首一把,並且據那些關押看守皇上的侍衛所,在從關押皇上到找到皇上的這段時間里,並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響,所以基本可以判斷皇上是自殺而死的!"

"自殺?"

"是的,是自殺!想必皇上是受不了段太後逼宮所受的恥辱,以及事後不知如何的命運,才自殺的吧……"

聶瑾萱很少謊,但眼下她卻不得不這麼!而一聽這話,五皇叔等人不禁皺起眉,但卻沒再什麼……

******************************************

在聶瑾萱的解釋下,以五皇叔殷焱甯鬼漯熔酗H,終于接受了這個事實!隨後當天下午,云王殷鳳錦便將所有聶文浩和段太後的黨羽全部押入大牢!

當然,在這其中由以輔國公府,也就是段家最為勢大,遇到了不的抵抗,但好在有之前殷鳳湛派來的人幫忙,倒是沒有段家人跑掉!

就這樣,事終于暫時告于段落,而從昨晚便折騰了*的聶瑾萱,也在最後一切都結束後,終于忍不住暈了過來.

……

聶瑾萱忽然暈倒,再次嚇壞了眾人.而當聶瑾萱醒來的時候,已然是深夜了.

聶瑾萱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可一睜眼,便對上了一雙深邃而熟悉的眼

"……鳳湛……"

此時的殷鳳湛,已然退下了一直戴在臉上的面具,露出了本來面目.而看著聶瑾萱醒了,一直守在旁邊的殷鳳湛立刻眼底閃過一抹壓抑不住的喜色,隨即一把抓住了聶瑾萱的手

"醒了?"

"嗯."

"喝水嗎?"

"嗯."

輕輕點頭,隨後殷鳳湛起身倒了杯水,然後將聶瑾萱扶了起來

殷鳳湛的動作不上溫柔,但卻很輕.而待喝過了水,潤過了喉嚨,聶瑾萱這才微微緩過神來,然後不禁抬眸看了眼四周

"這是哪里?"

聶瑾萱只記得自己在下午的時候知道段太後的一眾黨羽被抓後,直覺的眼前一黑,接著便什麼也不知道了.而看著眼下房間里的擺設,既不像宸王府,也不像之前住的千菏殿,反倒是有點兒像……

聶瑾萱心里有些狐疑.而這時,便只聽殷鳳湛低聲回答道

"甯馨閣."

甯馨閣是當初先皇關押聶瑾萱和殷鳳湛的地方.怪不得剛剛聶瑾萱覺得有些眼熟,所以一聽殷鳳湛這麼一,頓時眼底浮起一抹了然

而將聶瑾萱的反應看在眼里,殷鳳湛隨即伸手摸了下她的臉

"如今宮里事太多,與其和姨母住在一起,不如分散著住比較好!"

"嗯,我知道.對了現在況怎麼樣?段家人都被關起來了,那有沒有找到我爹……呃,有沒有找到聶文浩和段太後他們?"

聶瑾萱習慣性的開口,但隨後卻忽然想起之前的事兒,接著不禁連聲改口,但臉上還是浮起了一抹不出的複雜

而看出聶瑾萱心里有些難受,殷鳳湛隨即側身坐到她旁邊,然後伸手稍微用力將她抱在懷里

"還沒有呢.不過我想,應該很快就能找到的……"

對于殷鳳湛的能力,聶瑾萱從來都沒有質疑.而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要多問殷鳳湛一些關于以後的事的時候,卻見殷鳳湛瞬間眸光一身,一股不出的冷然,頓時從身上漫了出來

不由得,聶瑾萱微微一愣,剛要詢問,這時殷鳳湛卻輕輕伸手抵住了她的唇,接著一個閃身來到房門口

"怎麼回事兒?"

如今的皇宮里,到處都安插了殷鳳湛的暗衛死士,所以但凡有一點兒動靜,都會被發現!只不過為了不打草驚蛇,這些人都很隱蔽,除非必要關頭,否則都不會出現.

而此時等殷鳳湛的話音一落,隨即便只聽外面有人低聲回話

"回爺的話,剛剛有人來了,送來了一個東西."

上篇:同一個人    下篇:那天晚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