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誰是黃雀   
  
誰是黃雀

緊閉的雙眼,腦袋無力的歪向一邊,鮮血從他的脖子上流出,凝固在他的胸前,形成刺目的一片鮮.而他的手,也是無力的垂著,右手下邊的地上,散落著一把匕首,犀利的刀鋒夾雜著血的鮮,閃著謠而陰森的光芒……

殷鳳寒死了!就那樣靜靜的……沒有什麼恐怖的慘狀,也沒有觸目驚心的狼藉,但卻不知為何,讓人感到一種不出的壓抑!

而此時,看著眼前的殷鳳寒的尸體,'殷鳳蓮’卻是也不由得抿了下唇,沒人知道此時此刻,他心里在想什麼,卻是只有從那深邃的目光中,隱隱看出了一抹不清的複雜!

房間里瞬間陷入了彌漫出一股詭異的安靜.但隨後,'殷鳳蓮’卻是眸光一斂,然後抬眸看向一直守在房間的云悔

"來的時候就這樣嗎?"

'殷鳳蓮’低聲的開口,聞,一直守著現場的云悔趕忙上前,然後低頭恭敬的道

"是!"

云悔的年紀和廉風差不多,但相比于廉風的清俊,云悔身上去多了一份不出的戾氣!高大的身軀,黝黑的皮膚,左臉上更會有一個明顯的刀疤,猙獰的模樣和那周身隱隱泛出的暴戾,讓人不禁覺得感到有些可怕!

"外面的人問過了嗎?"

"問過了,他們都不知道!是連叫聲也沒聽到!"

云悔依舊低著頭著.而聽到這話,'殷鳳蓮’卻不禁眉頭一動,然後轉眸看向聶瑾萱.這時聶瑾萱微微點了下頭,接著便邁步知道走到殷鳳寒的尸體面前

此時的房間里安靜極了,眾人的目光不禁都落到了聶瑾萱身上.而對于眾人的注視,聶瑾萱卻絲毫不覺,美麗的臉上一反之前的溫和,瞬間變得嚴肅而認真起來,然後靜靜的查看殷鳳寒頸間的傷口

接著片刻之後,聶瑾萱緩緩直起身,然後臉色一沉

"幫我把外面的那幾名看守的侍衛叫進來."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云悔的.聞,云悔先是一怔,但隨後便馬上點頭應聲,直接走了出去.接著轉眼的功夫,便將原本站在外面的幾名侍衛帶了進來.

看守殷鳳寒的侍衛,足足有八人之多,他們一進來,原本還算寬敞的房間里,頓時變得有些狹了起來.而此時,莫名的被云悔叫進來,幾名侍衛無不例外都感到莫名的緊張,不安的樣子透著顯而易見的戰戰兢兢.

見他們如此,聶瑾萱不由得臉色一緩,接著便也不廢話的直接道

"幾位兄弟莫怕,本郡主只是想問眾位幾個問題,大家只管照實便好,不用緊張……而我的問題就是,從昨晚將皇上壓過來開始,再到發現皇上駕崩的這段時間里,眾位兄弟可有聽到房間里有任何響動嗎?"

聶瑾萱一字一句著,語溫和,神平靜.但一雙眼睛卻是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八名侍衛,不放過他們臉上的任何一絲表的變化!

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話,幾名侍衛不禁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其中最右邊的那個侍衛首先開口道

"回郡主的話,開始的時候,房間里是有些響動,皇上在房間里大吵大鬧,屬下幾個開門喊了幾句,便將門鎖上了!之後雖然有傳出一陣聲響,可之後便沒聲了……"

那話的侍衛,臉上帶著緊張和認真,而想來是看著聶瑾萱面色和氣,沒有動怒,所以等著這麼侍衛的話音一落,旁邊一個侍衛也跟著道

"是的郡主!屬下也聽到了,當時鎖門的就是屬下."

隨著這名侍衛的應聲,之後幾名侍衛也紛紛點頭,表示事確實是這樣不假.而聽到這話,房間里的幾人不由得紛紛皺眉,這時一起跟過來的金靜雯確實不由得走到聶瑾萱身邊,聲道

"瑾萱姐姐,這是怎麼回事兒啊?難不成殷鳳寒真的是自殺?但不可能啊,依著殷鳳寒的個性,他並不是那種會自殺的人啊……"

金靜雯雖然年紀不大,但卻非常精明.要不然,當初她也不會在甄曉蓮眼皮子底下,收買了綠荷不,還暗度陳倉,救了聶瑾萱的孩子.只是金靜雯畢竟經驗少,只覺得古怪,但卻不知道古怪在哪里!

而此時,聽著金靜雯這麼,一旁的夜晨洛卻是不禁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又看了眼波瀾不驚的'殷鳳蓮’,隨後手中折扇一甩,徑自搖了了起來……

……

房間里依舊安靜.而對于金靜雯的話,聶瑾萱卻並沒有吭聲,雙眸微眯,然後再次打量了眼前八名侍衛一眼,隨後聶瑾萱才又接著問道

"那請問幾位兄弟,在廉風和云悔兩人來之前,有誰進過這間房間嗎?"

"沒有."

"也就是,當廉風和云悔來了之後,各位也才發現皇上出事兒的對吧!"

"是的!"

"那請問在廉風和云悔兩人來之前的半個時辰里,各位有誰聽到響聲嗎?"

"沒有."

聶瑾萱一連著幾個問題,八名侍衛雖然不上異口同聲,但回答機會都是一樣的,卻是沒有一絲異樣.可這時,等著八名侍衛回答了最後一個侍衛,聶瑾萱瞬間眸光一閃,然後不由得上前一步

"各位兄弟想好了,在廉風和云悔來之前的半個時辰里,各位真的連一點兒聲音都沒聽到嗎?"

聶瑾萱特意將'一點兒’這個詞的重一些.聞,幾名侍衛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但還是皺了皺眉,然後搖了搖頭,然後最開始話的那名侍衛便又站出來道

"回郡主的話,屬下們真的沒有聽到!如果之前的話,宮里那時候還有吵聲,所以也許房間里有細微的聲響,屬下們可能沒注意.可後來宮里安靜了,所以屬下們絕對不會弄錯的,真的是一點兒聲都沒有."

那話的侍衛,國字臉皮膚黝黑,眼睛不大,但看人很是直接,顯然是個直性子的人.而聽到這話,聶瑾萱隨即對他微微一笑

"這位兄弟不用緊張,本郡主只是確定一下而已……好了,事我都了解了,各位可以出去了!"

"是!"

知道問完事了,八名侍衛隨即不禁松了口氣,然後走了出去.而等著他們一走,聶瑾萱瞬間轉頭,然後對著'殷鳳蓮’以及夜晨洛等人道

"可以肯定,殷鳳寒是被人殺死的!"

……

聶瑾萱辭肯定.話落,不等眾人追問,便接著道

"一般人自殺的時候,右手握刀,橫在頸間,而在這個世上,但凡是人,都有痛感,而在刀刃切開肌膚的刹那,一般人的手都會抖動!並且,在這種況下,傷口的狀態都是從死者的左側開始,延伸到右側!同時傷口也會隨著向右的延伸,而越加深……"

著,聶瑾萱幾步來到殷鳳寒的尸體旁邊,然後伸手指向尸體的脖間傷口處

"可大家看殷鳳寒的傷口!殷鳳寒的傷口極為工整,絲毫沒有抖動的現象不,傷口兩側都很淺,但中間卻極深!這明,給殷鳳寒致命一擊的,絕不是他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並且能造成這樣的傷口的,只有一種況!"

到這里,聶瑾萱頓了一下,隨即伸手拿過旁邊廉風腰間的佩劍,然後伸手一指指向此時正好站在她對面的夜晨洛,接著橫向隔空對著夜晨洛脖間的位置劃了一下……

聶瑾萱沒有話,但無聲的動作,卻已然做出了最好的明.隨後聶瑾萱將劍交還給有些目瞪口呆的廉風,然後才又接著道

"並且,根據尸體的狀況判斷,殷鳳寒的死亡時間,絕不出半個時辰!可剛剛那幾名侍衛卻,在這段時間里,沒有聽到任何一點響聲……可如果是這樣的話,不是很奇怪嗎?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把匕首是如何到地面上的?"

"畢竟大家也應該注意到了,殷鳳寒坐在這里,他的手自然垂落,依著況看,應該是殷鳳寒在自殺後,身體到椅子上,然後手中的匕首滑落到地上……可這樣的話,定然會發出響聲!可剛剛那幾名侍衛卻什麼都沒有聽見!並且是在周圍一片安靜的況下!"

"所以,綜合之前的幾點放在一起,結論就是,殷鳳寒是被人殺死的,而且應該是一位武功相當高的高手!至少這個人能無聲無息的來到這里,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殷鳳寒!最後逃之夭夭!至于凶器,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凶手自己的,而絕非地上的這把匕首!"

……

聶瑾萱冷靜的將自己的分析了出來.話落,房間中再次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但隨後,聶瑾萱卻是不禁從壞賬拿出一塊絲帕,然後上前輕輕的放在了殷鳳寒那已然開始僵硬的臉上,接著轉頭看向'殷鳳蓮’

"看來真正的黃雀,不是聶文浩,而是另有其人!"

上篇:狐朋狗友    下篇:同一個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