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不許碰!   
  
不許碰!

'殷鳳蓮’越越火大,向來寡的他,第一次在眾人面前了如此這麼一長串的話.甚至連良好的自制力,也在這一刻土崩瓦解

而到這里,'殷鳳蓮’隨即雙眸一眯,然後轉頭看向殷鳳錦

"還有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問你,當初是不是你唆使鳳軒的?!要不然,他哪有那個膽子做這事兒?"

'殷鳳蓮’氣勢逼人.直將殷鳳軒和殷鳳錦的啞口無.但眼看著自家男人被'殷鳳蓮’罵的狗血淋頭,陳燕兒雖然心里也發虛,可還是忍不住替殷鳳錦辯解道

"你……你什麼意思啊?殷鳳蓮,你可得把話清楚,這事兒雖然和鳳錦有關系,可也不能全怪鳳錦吧!要知道,當初是因為那個明妃……"

"什麼明妃?!你是什麼明妃?!不過是一個下賤的舞姬,你們還真拿她當成寶了?!你們也不想想,宮里是什麼地方,依著那女人的身份,竟然成了二品皇妃,這難道就沒有問題嗎?如果不是段太後和聶文浩在背後假意做出樣子給你們看,但實際上卻順水推舟,那個舞姬能進永樂宮?告訴你,如果不是聶文浩事先設計好的,她連這皇宮的大門都進不來!"

"還有那個張禦史……你們以為他如何要幫你們將那個舞姬送進宮?!告訴你,張禦史當初不過是一個書生,窮困潦倒,是聶文浩看他才學了得,才舉薦他參加科舉,之後他能平步青云,都是聶文浩在背後一手促成的!要不然,你們以為憑他一個沒有背景,沒有家室的書生,能走到今天禦史這個位置嗎?!你們竟然還找他來當幫手……你們腦袋究竟在想什麼?!究竟在想什麼?"

'殷鳳蓮’氣的臉都青了.並且,事實上更讓他生氣的是,他們即便找張禦史,都不找平日那些和他走的近的官員!這不是明擺著要瞞著他嗎?!結果最終弄成了引狼入室,正好中了聶文浩的算計!

所以,想到這里,'殷鳳蓮’火氣上湧,接著伸手便又要揍殷鳳軒……可就在這時,坐在角落的聶瑾萱卻是微微歎了口氣,然後緩聲道

"行了,別打了,事都已經發生了,你打死他又能如何?"

聶瑾萱語氣輕緩,話落,卻是抬眸看了'殷鳳蓮’一眼,而聽到這話,正在氣頭兒上的'殷鳳蓮’頓時眼睛一瞪,然後想也不想的吼道

"你別管!"

'殷鳳蓮’也是急了!火氣怎麼壓都壓不住!而被他這麼一吼,房間里的殷鳳軒和殷鳳錦等人頓時又嚇了一跳,卻是只有聶瑾萱,瞬間也跟著眼睛一瞪,然後直接吼了回去

"那你想怎樣?沒完沒了了是吧!"

聶瑾萱氣勢絲毫不亞于'殷鳳蓮’,而眼看著聶瑾萱生氣了,'殷鳳蓮’這才回過神來,然後強自呼了口氣,壓下心口這口火兒,接著一個旋身坐到了旁邊的位置上!

'殷鳳蓮’終于不話了.瞬間,殷鳳錦和殷鳳軒兩人近乎同時松了口氣.可這時,一直沒話的張貴妃卻是雙唇一抿,然後低聲道

"瑾萱,你就不該勸!打死這個混蛋,也是活該!"

著,張貴妃毫不客氣的瞪了殷鳳軒一眼,隨後不等他反駁,便又道

"你還想解釋什麼?現在鬧得好不夠亂嗎?這回要不是你四……哦,不對,要不是秦王及時趕回來,救了我們,現在我們娘幾個都一起見閻王了!你還,什麼?連著本宮你都瞞著,你還真是翅膀硬了!"

這次的事,張貴妃也著實受了不的驚嚇.但即便心里再氣,張貴妃還是很精明的及時改口,畢竟如今的殷鳳湛應該在南疆,而不是在京城,要不然,這事兒可就不好辦了!所以想到這里,張貴妃不禁擔心的看了眼'殷鳳蓮’

一時間,房間里又安靜了下來.而此時,'殷鳳蓮’也兀自冷靜了下來,而看著他臉色好了,一旁的殷鳳錦不由得抿了抿唇,然後低聲道

"不過,現在聶文浩和老妖婆跑了,想必之後定然是禍患,所以依你看,這事兒是……"

從來都不知道'殷鳳蓮’生氣的時候,竟然會這麼恐怖,一時間,即便是和他針鋒相對多年的殷鳳錦,此時也不禁心里泛起了怯意,甚至連著話,都分外心了起來

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蓮’卻是雙眸一眯

"聶文浩這麼多年處心積慮,目的只有一個!而依著他的性格,如今功歸一簣,他定然很不甘心!再,當初他買官賣官,實際上就是在聚攏錢財,所以這次他跑了,定然還有後招!"

"額……不會吧!那如果是這樣,當初為什麼他只讓段如飛帶著禁衛來?而沒有別的部署?"

"那是因為聶文浩根本沒把你們兩個看在眼里!"

'殷鳳蓮’這話的毫不留!一時間,頓時將殷鳳錦和殷鳳軒兩人的臉色通!但不可否認,'殷鳳蓮’的並沒有錯!

並且,'殷鳳蓮’沒有的是,聶文浩的勢力自然不止于此,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被截殺在泰蓮山!要知道,那些截殺他的武功高手,可絲毫不比他的那些暗衛死士差!

所以,這次聶文浩功敗垂成,到底,一方面是太過輕敵,對自己太過自信.而另一方面則是,將所有的暗中勢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進而使得京城中無人!可聶文浩不知道的是,就在那些人還在泰蓮山找他的時候,他已然戴上了老五殷鳳蓮的面具,直接快速回京!

成與敗,有果定然有因.但聶文浩是個聰明人,或者是一個非常聰明的讓他都感到棘手的人,所以一旦聶文浩逃脫,然後再次整合力量,同時動用他這麼多年儲備的錢財,人馬,想必之後又是一場惡戰!

而那時,他們在明,聶文浩在暗,事將大大的不妙!並且,在這件事中,除了聶文浩,還有另外一股勢力,所以到時候……

想到這里,'殷鳳蓮’不由得雙唇一抿

"聶文浩的事兒,我會處理!"

著,'殷鳳蓮’隨即抬頭看向殷鳳錦和殷鳳軒

"殷鳳寒呢?"

"額……被我們抓起來了!"

"沒殺他?"

看著殷鳳錦,'殷鳳蓮’想不出他能有那份善心.而一聽這話,殷鳳錦不由得扯了下嘴角,然後轉眸看向旁邊的殷鳳軒

瞬間,不用他話,'殷鳳蓮’便明白了過來,隨即低聲道

"殷鳳寒是關鍵人物!絕不能讓他落入別人的手里!"

著,'殷鳳蓮’隨即臉色一凜

"廉風,云悔!"

'殷鳳蓮’低聲輕喚,瞬間便只見兩道黑影悄無聲息的閃了進來

"把殷鳳寒帶走,送到秘密的地方保護好!"

"是!"

兩人恭敬應聲,隨即廉風和云悔便又是身形一閃,便如同來時一樣,瞬間消失了蹤影!

廉風云悔來去如風.頓時,便將房間里的幾人驚得瞪大了眼睛,而還不等他們幾個回過神來,'殷鳳蓮’便又道

"如今皇宮大亂,想必不多時,五皇叔等皇族還有朝中大臣便會進宮質詢!可這其中有不少聶文浩的黨羽,所以為今之計,我們要先下手為強!"

到這里,'殷鳳蓮’瞬間眸光一閃

"火融!"

"在!"

聲落一道黑影瞬間閃進房間,這時'殷鳳蓮’抬頭看向殷鳳錦,同時沉聲道

"三皇兄,你現在馬上帶人出宮,將聶文浩在朝中的一眾黨羽全部關起來!天牢是你的地盤,想必不用我,你也知道怎麼做!我會讓火融隨你一起去,反抗者殺無赦!"

罷,'殷鳳蓮’轉眸看向張貴妃

"另外宮里這邊,到時候少不了要給皇族族人一個法,姨母,這邊就交給您了!"

張貴妃在宮里這麼多年,沒有背景沒有家世,憑借的就是手腕和心計!以至于和段太後明爭暗斗這麼多年,都依舊活了下來,所以'殷鳳蓮’絕對相信她的能力!

而'殷鳳蓮’的意思,張貴妃自然也是心里清楚,隨即點了點頭

"放心,本宮會安排好的!"

"謝謝姨母."

對于張貴妃,'殷鳳蓮’還是很尊重的!而此時,看著殷鳳錦和張貴妃都被安排了事做,沒被點到名字的殷鳳軒卻是不禁左看看右看看,然後抬頭心的低聲道

"額……四……不對!五皇兄,那我呢?我干什麼?"

如今事這麼多,別人都忙著,就自己閑著,這讓殷鳳軒感到很不自在!可聞,還不等'殷鳳蓮’話,張貴妃便直接站了起來,然後瞪著他道

"你去帶人打掃皇宮!"

罷,張貴妃便直接走了!而一聽這話,一旁的殷鳳錦和陳燕兒不由得悶笑了一下,然後也默默的和火融一起出去辦正事兒了.而一看著大家都走了,殷鳳軒頓時氣的跳腳,可轉頭一看,卻發現此時的房間里,便只剩下了'殷鳳蓮’,聶瑾萱,還有他自己了!

殷鳳軒就算是再白癡,但也清楚此時自己不能再廢話礙眼了!隨即嘟著一張嘴,便也有些郁悶的出去了!

……

轉眼的功夫,房間里便只剩下'殷鳳蓮’和聶瑾萱兩人.而這時,卻見'殷鳳蓮’徑自站起身,然後緩步走到了聶瑾萱的面前

'殷鳳蓮’不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坐在眼前的聶瑾萱.而此時,聶瑾萱抬頭,隨即對上了那雙深邃而梳洗的眼

四目相對,便又是一陣沉默.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殷鳳蓮’終于動了一下,然後伸手撫上聶瑾萱的臉

一下,一下

'殷鳳蓮’輕輕的撫著,隨後不禁俯身將她抱在懷里

"讓你受苦了."

將頭窩在聶瑾萱的頸窩處,'殷鳳蓮’呢喃的開口.沒有甜蜜語,但只是這一句話,卻瞬間讓聶瑾萱忍不住鼻子一酸,隨後眼淚止不住又流了下來!

接著,聶瑾萱更是抬手狠狠的打了他好幾下,同時忍不住哽咽的罵道

"你這個混蛋,你還知道呀!"

心里的委屈,這些天在宮里所受的險象環生,聶瑾萱一時間泣不成聲.而聽著她的話,'殷鳳蓮’卻只能緊緊的抱著她,將她狠狠的揉進自己懷中!

'殷鳳蓮’不話,但卻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他的心.而聶瑾萱也不是愛抱怨的女人,所以在哭過,罵過,發泄過後,聶瑾萱隨即伸手抱住他,然後輕輕的推開他

"真是的,你都不問問我好不好?"

"我看到了!"

"那你就不問問我們的孩子好不好?"

"你好就行!"

聶瑾萱本想著質問眼前的男人兩句,但如何都沒想到,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答案!一時間,聶瑾萱不禁愣住了,隨即想大罵他,可終究還是抵不過心里的甜蜜!

他在乎她,勝過自己的骨肉!雖然聽上去有些殘忍,但有什麼比這更讓一個女人動容的?!聶瑾萱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是感動的!

所以一時間,剛剛消失的眼淚,便又再一次彌漫了出來.聶瑾萱隨手擦了擦,然後看著眼前的那張近在咫尺的臉,但接著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聶瑾萱忽然覺得有些好笑,要知道眼前的這張臉,可是殷鳳蓮的!而第一次這麼近看這張臉,聶瑾萱不禁心里有了些好奇,隨即伸手便要摸上去

可就在這時,'殷鳳蓮’仿佛已然察覺到她的心思,隨即瞬間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不許碰!"

"干嘛?為什麼不讓碰?"

"不行就是不行!"

雖然他還是他,但一想到聶瑾萱竟然碰自己以外男人的臉,'殷鳳蓮’還是心里有著莫名的不舒服!

即便那只是一張面具!

'殷鳳蓮’很堅決.隨後更是直接直起身,同時將聶瑾萱拉了起來

"走,帶你去見一個人!"

著,'殷鳳蓮’便帶著聶瑾萱走出房間,然後直接來到隔壁的一間偏房里!

……

聶瑾萱知道,'殷鳳蓮’要帶自己去見誰!所以等著片刻之後,來到隔壁的房間,果然看到了那站在太廟宮牆上的年輕男人!而在他的旁邊,坐著的則是天承三皇子夜玉書,以及瓊華郡主!

而此時看著'殷鳳蓮’帶著聶瑾萱過來了,瓊華郡主第一個站了起來,上前一把拉住了聶瑾萱

"瑾宣姐姐,你來啦~!快坐!"

瓊華郡主一反往日和聶瑾萱的針鋒相對,倒是分外的熱起來.而面對著她的熱,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然後便順著她,一起坐到了位置上.

而等著一坐下,瓊華郡主便忍不住開口道

"瑾宣姐姐,實話,你現在知道我是誰嗎?"

"呵呵~,你呢~!"

"哎呀,我就知道是這樣!不過瑾宣姐姐,你告訴我,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之前的瓊華郡主,一如一個驕揚跋扈的千金姐.而此時的她,卻是可愛的猶如一個燕子,話多又好奇的模樣,倒是和邱聘婷有三分相似!

而面對著她的好奇,聶瑾萱不禁也輕笑了出來,然後緩聲道

"第一天看到你的時候!"

仿佛感染了瓊華郡主的熱,聶瑾萱也一掃這些天在宮里的抑郁,心愉快了起來.而此時一聽這話,不等瓊華郡主開口,一旁的夜玉書卻是忍不住劍眉一挑,然後好奇的插話道

"哦?!安國郡主一開始就知道了?那快,安國郡主是如何看出來的?"

不止瓊華郡主,連著夜玉書也被勾起了好奇心.要知道,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在賞花宴上,而當時東陵的文武百官皆在場,所以不管是瓊華郡主還是夜玉書,都想不出,聶瑾萱是怎麼看出來的!

而這時,聶瑾萱也不賣關子,微微雙眸一轉,然後徑自看向瓊華郡主

"那是因為當時瓊華郡主獻上的那副'百花爭豔圖’!"

"額……百花爭豔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百花爭豔’當然沒問題!問題是,當時你曾過,那是你自己繡的!"

著,聶瑾萱抬眸又是對著瓊華郡主一笑,然後接著解釋道

"刺繡這種東西,講究的是慢工出細活!所以一般但凡性子急躁的女子,都對刺繡不太拿手!而那百花爭豔圖,與其是繡工出色,倒不如是考驗著一個人的耐性和意志力!所以如果它是由幾名專業的繡娘繡的,那自然沒有問題.可如果是一個人繡的,那對方定然是一個心思細膩,並且能熬得住性子的人!"

"而反觀你呢?自那日之後,每每遇到我,都針鋒相對,氣勢逼人!而這樣的人,是絕對繡不出百花爭豔圖那樣的東西的!所以這樣一來,便有兩個可能:第一,那百花爭豔圖,不是你繡的!第二,就是你在做戲!"

"可如果不是你繡的,當初在賞花宴上,你本可以直接,但你沒有!畢竟以你一個天承郡主,如果做出了欺瞞我東陵君主的事兒,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兒!所以便只能是第二種,你是在做戲!"

上篇:逆襲:二    下篇:狐朋狗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