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驚變:六   
  
驚變:六

院子里安靜極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道黑影上.而那道黑影卻是也不急,只是慢慢的走著,最後走到了段太後的身旁!

瞬間,火把的光亮映在他的臉上,可就在大家看清那人的同時,卻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慈祥的眉眼,溫和的樣子……那黑影竟然就是聶瑾萱的父親,聶文浩!

……

出身權臣世家,弱冠之年高中狀元,從此入朝為官近三十載.曆經三朝,廟堂泰斗,群臣楷模……這便是聶文浩!連著殺伐果斷的順承帝,都要禮讓三分的賢臣,可如今……

所以在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聶瑾萱更是早已淚流滿面!

其實,就在當初聶瑾惠死的時候,她就該想到的……聶瑾惠告訴她,不要相信任何人!想必當時聶瑾惠便已經察覺出了異樣,只是她怕傷了她的心,所以才會換了一個法提醒自己!

只是,她始終不願相信.而因為不願相信,而不去多想,不去多想而不去懷疑,可最終依舊改變不了事實!

是啊,秀從就跟著自己,而能做出這樣安排的人,便也只有自己的父親,除此之外,再無他人!

可真的是自己太蠢嗎?還是,對方隱藏的太深,太精明?!

所以在這一刻,聶瑾萱只是用一雙眼睛靜靜看著那站在風姿卓越的段太後的熟悉身影,卻是如何都不出話來!

周圍依舊安靜.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微微平複下來,隨即抬手擦了擦滿是淚痕的臉,然後再次抬頭,便已然恢複了往日冷靜而認真的模樣

"聶相國,今天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嗎?"

……

聶瑾萱不知道殷鳳錦怎麼和殷鳳軒兩個人聯合在一起的,也不知逼宮究竟是他們兩個誰的主意,但單就眼下的形,卻已經很清楚了……

殷鳳錦和殷鳳軒合謀逼宮,而進宮後,兩人先是攻擊身為皇上的殷鳳寒,隨後追殺段太後!只是不管是殷鳳錦還是殷鳳軒,兩人都太過草率,所以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的行動早已經暴露,進而使得他們在去德陽宮後,一無所獲.

之後,殷鳳軒想到了自己的母妃張貴妃,進而跑到千菏殿尋找.可依著張貴妃的精明,在不明究竟的況下,自然會想辦法躲避.只是誰也沒料到,秀就是潛藏在自己身邊的殲細,並在藏身後,主動引得殷鳳軒的注意,從而使得她們的行蹤暴漏.

這樣一來,不管是殷鳳錦,殷鳳軒,張貴妃以及潛藏在這宮里暗中站在自己這邊的人馬,便都顯現了出來.而就在大家聚齊的時候,段太後適時出現,最終會將他們一網打盡!

但如此驚天大事,自然引來朝野震動!畢竟殷鳳寒即便再如何糟糕,可還是一國君主,而如今就這樣死了,自然會引來朝野不滿!而為了堵住悠悠眾口,段太後這時候就會,是云王殷鳳錦和恭王殷鳳軒聯合逼宮謀反,太後殺伐果斷,及時扭轉乾坤.只是興順帝不幸遇難……

這樣一來,便是段太後接著殷鳳錦和殷鳳軒的魯莽,趁機除掉了心腹大患.而她自己則可以在這個時候,把持朝政,甚至自立為皇!

好一個借刀殺人,外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戲碼!而段太後,雖然有手段,但卻絕沒有這樣的心機,所以能設計出這麼一套連環計的人,便只有一個人,也就是她聶瑾萱的父親——聶文浩!

所以,聶瑾萱平靜的問著,波瀾不驚的臉上,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但卻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時此刻,她的心里有多憤怒,有多傷心,有多苦澀,有多難受……

但表面上,聶瑾萱依舊是那個理智的聶瑾萱.所以一聽這話,對上她那清透的仿佛看穿了一切的眼,聶文浩卻只是不慌不忙的微微一笑

"瑾萱,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嗎?又何須再問?"

聶文浩的聲音依舊溫和,臉上依舊帶著一如既往那般慈祥的笑.但如今,在看聶瑾萱眼里,卻陰森刺骨的讓她渾身發抖!

"是啊,女兒是該知道!只是不願相信而已……所以,現在認真想想,事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

"我,大姐,二姐,姐妹三人……大姐嫁入了墨家,我嫁入了宸王府.墨家長子身體文弱,世人皆知,可你依舊讓大姐下嫁,那是因為墨家是武將世家,有兵權在手!而我嫁入宸王府,是因為宸王是先皇最愛的女人的兒子,將來定然大有益處,所以當初不管我和鳳湛如何吵鬧,你依舊一心讓我回宸王府,表面上看,你將自己偽裝成一個擔心女兒的慈父模樣,但實際上,卻是為了你自己的多年計劃!"

"所以,歸根到底,不管是我,大姐,二姐,我們姐妹三人,不過是父親你拉攏自己勢力的工具!墨家手握兵權,宸王府有皇族勢力,而當年的金府,因為金啟金大人為官清廉,所以不管在朝在野,都很有威望,尤其備受文人推崇!所以,只要聯合這三股勢力在手,那麼將來大事自然可成!"

"可是,計劃是完美的,但父親你依舊不放心!因為在這其中,宸王太過精明,並且戒心很重,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你讓從便安插在我身邊的秀監視著宸王府的動向.但與此同時,就在你做好了完全准備的時候,竟然還是出現了意外,而這個意外,就是金大人發現了你買官賣官的事實!"

"而這事兒如果是別人發現的,那麼你大可以大行拉攏!但你心里清楚,金大人一生為官清廉,性也最是剛正.所以不管你費什麼功夫,都是白費.所以你一不做二不休,便直接將事嫁禍到金大人的頭上.可這個時候,二姐已經和金家長子金靖遠定親了,所以為了保住自己不被牽連,你暗中指使黃大人和王大人讓自己的兒子以游學為借口,將金靖遠約出去.進而在途中將其殺死!"

"這樣一來,只要金靖遠一死.親事自然取消!之後你更是趁著金家人哀痛之余,暗中將所有事部署周詳,而先皇一時怒極,再加上對你的信任,便處死了金大人!可事至此,你本以為一切都結束了.但你算錯了二姐對金家公子的感.而在二姐一再的追查下,終于找到了那本記載著你買官賣官的賬冊!"

"所以三年後,舊事重提!這個時候你眼看著事再也包不住了,便直接棄車保帥,讓秀殺了二姐滅口,同時推出了一個附庸你的大臣當替死鬼!而先皇雖然心知金大人一案定有內,但為了顧全大局,和朝野安甯,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這正是你所期望的,或者,這正是你已然料到的,因為你太了解先皇了!"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一下,然後深深呼了口氣,接著才又徑自道

"當然,除了二姐之外,還有我!開始你算計的很好,讓我拉攏宸王,可惜事與願違,並且在知曉我和鳳湛聯手追查當年金大人一案的時候,你便知道,我不會再為你所用,所以從那時起,你便不再指望我了!而對于不能指望的人,自然會被你無的舍棄!"

"所以之後我進宮也好,下天牢也罷,你便佯裝臥病在*.畢竟,如果要是讓人知道你身體很好,但又知道我有難而不出現的話,那麼自然會引來別人的懷疑!所以,為了維持你那慈愛父親的假面具,你便一直沒有出現.而你讓秀給我下避孕的藥物,則是為了挑撥我和鳳湛的感,好讓鳳湛懷疑我.甚至最好一怒之下,和我分開!"

"當然除了這些,你還做了很多事!比如幫著段太後出謀劃策,打擊張貴妃,挑撥先皇對鳳湛的懷疑,所以這麼算來,想必當初那個叫霍青的道士,也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吧!因為你太了解先皇了,你知道先皇的軟肋在哪里……甚至現在想來,二十多年前,甯貴妃的死,想必也出自你的手!"

當年,甯貴妃死于劇毒'桃花霜’之下.而根據龍神醫母親的回信中,可以知道,當年從她手中得到桃花霜的是兩個人.而其中一人,龍神醫母親稱其為蠢蛋,所以依著龍神醫的毒舌程度算來,他的母親也應該是此類怪傑,所以一形來看,當年那個龍神醫母親成為蠢蛋的人,應該就是段太後!

因此,當年和段太後在一起的人,自然就是自己的父親聶文浩!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轉眸看了眼旁邊的段太後,然後又將目光轉回到聶相國的臉上.

……

院子里依舊一片寂靜.唯有噼噼啪啪火把細碎的燃燒聲,和聶瑾萱那輕緩而平靜的嗓音,在空氣中徘徊!

而這時,當所有人的事都完了,聶瑾萱不由得抿了抿唇,接著便又平靜的道

"對吧,聶相國,安國的沒錯吧!"

聶瑾萱一連變換著自己和對聶文浩的稱謂,仿佛從那其中,隱隱發泄著她的怒意和苦澀一般.而聞,聶文浩卻是又笑了,然後揚了揚眉

"瑾萱啊,為父一直都知道你是為父幾個女兒中,最聰明的一個!不枉為父動用了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冥王令,只是可惜了,即便是冥王令,也沒有殺得了你……"

著,聶文浩更是不禁輕輕歎息了一聲.見此形,聶瑾萱雖然表面冷靜,但心里還是狠狠的一震,一時間直覺的眼前又有些發黑,隨即又有些站不住了!

一時間,冷靜如聶瑾萱,也不出話來了,堵在胸口的這股氣,更是憋得她差點兒暈過去.而就在這時,雖然不是很清楚怎麼回事兒,但聽到聶文浩這麼,旁邊的恭王殷鳳軒卻是不由得眼睛一瞪,隨即直指著聶文浩罵道

"聶文浩,你這個心狠手辣的偽君子!有你這麼當父親的嗎?竟然對你自己的女兒下手,你究竟還是不是人?"

殷鳳軒不喜歡聶瑾萱,但他更看不慣聶文浩的冷血無!一如他雖然愛慕韓落雪,卻不忍背叛自己的四哥殷鳳湛,因為韓落雪是殷鳳湛的女人.甚至不惜為了殷鳳湛的安危,鋌而走險,最終走上了逼宮的道路!

所以在殷鳳軒的心里,親是至關重要的.就像他從就討厭殷鳳寒,但到了最後,當看著殷鳳錦要殺他的時候,他還是攔住了他!因為在殷鳳軒心里,即便殷鳳寒惡毒如鬼,但卻還是和他有著血緣的兄弟!

這便是殷鳳軒,他可以幼稚,可以無知,可以魯莽,但終有他的純良!

殷鳳軒被氣的不行.而此時,等著殷鳳軒的話音一落,旁邊的云王殷鳳錦,卻是冷笑了一聲,然後抬眼看向聶文浩

"哼,一個偽裝了幾十年,騙過天下所有人的偽君子,老六,你還當他是人嗎?"

殷鳳錦話可要比殷鳳軒凌厲的多,可面對著殷鳳錦和殷鳳軒的辭譏諷,段太後頓時眉頭一皺,臉上隨即泛起了一絲怒意,但聶文浩卻依舊波瀾不驚,溫和的臉上隨即又是笑了一下

"人也好,鬼也罷!但是兩位殿下不要忘了,在這個世上,曆史都是勝者書寫的!所以老夫將來是偽君子,還是聖賢人,那也要等著以後才知道……"

著,聶文浩帶笑的眼,微微一轉,然後徑自轉眸看了眼眼前的眾人

"不過,這個以後,很快就會來的!"

話落,聶文浩徑自抬起了右手,隨即便只見身後瞬間湧現出一眾禁衛,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將整個院子包圍的里三層,外三層!

他們一個個手持長槍,氣勢逼人,顯然早已做出了准備.而當那人物眾多的禁衛准備妥當後,便只見禁衛統領段如飛也徑自走了出來!

所有人都到齊了.而這時,聶文浩轉眸看了眼身邊的段太後,可就在聶文浩再要開口的時候,聶瑾萱卻適時的搶先叫道

"等等!"

上篇:驚變:五    下篇:驚變: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