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驚變:五   
  
驚變:五

秀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那可憐的樣子,不禁讓人看了心頭發軟.

而此時,隨著云王殷鳳錦一同過來的陳燕兒,卻是不禁看了眼瓊華郡主,然後又看了看秀和聶瑾萱,然後忍不住伸手扯了扯旁邊的殷鳳錦

"鳳錦,怎麼回事兒?"

陳燕兒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壓低了嗓音,然後又看了那瓊華郡主一眼,可聞,殷鳳錦卻只是眉頭一動,然後低聲應了句

"別話,看著."

殷鳳錦自然也看出了眼前的勢古怪!但卻精明的選擇默不作聲.而一聽這話,陳燕兒頓時皺起眉頭,但還是聽話的什麼也沒.

一時間,在場眾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瓊華郡主,秀以及聶瑾萱三人的身上.而此時,看著眼前秀那滿是淚痕的臉,聶瑾萱卻沒有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樣直接對著瓊華郡主解釋,而是只靜靜的看著秀,然後忽然道

"當初我奉旨調查京城連環血案,隨即發現這件事兒的背後牽扯三年前金啟金大人一案,之後我和宸王以及刑部尚書左大人等人聯手,一起追查此案,最後找出了當年金大人一案中所涉及關于買官賣官的賬冊……"

"而關于這本賬冊,想必在場的大家都知曉.當初為了阻止我進宮將賬冊交給皇上,有人不惜高價買我的命.甚至還有人請了冥王令,目的就是阻止那本賬冊落到皇上的手里……只是,最終我還是將賬冊交給了皇上,只是想必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實當初的那本賬冊,不過是有人從真正的賬冊上,踏寫下來了一部分而已!"

"當然,這事兒當初我也不知道,可事後我無意中找到了那本真正的賬冊.之後因為勢危急,為了防止賬冊不會遺失,所以前些天我便讓水云特意出宮將賬冊拿過來,然後藏到了我房間的長榻之下的暗格里!可誰想到,就在剛才,宮中事變,我和張貴妃一起離開之時,讓水云去找,可結果卻發現,那本賬冊竟然莫名其妙的丟了!"

眾人不解,為什麼在這個關頭,聶瑾萱忽然提起賬冊的事兒,可即便如此,眾人還是被聶瑾萱出的事震住了!所以聽到這話,殷鳳軒卻是不禁皺了皺眉頭,然後徑自插話道

"丟了?不可能吧!怎麼會丟呢……聶瑾萱,難道你是想,我母妃偷了你的賬冊不成?"

這些日子,聶瑾萱一直住在千菏殿,所以現在賬冊沒了,確實有讓人這麼想的嫌疑.可聞,聶瑾萱卻是連看都沒看殷鳳軒一眼,便直接眸光一轉,瞥了眼瓊華郡主,然後再又將視線落在了秀的身上

"賬冊的存在,是一個秘密.所以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而當初我為了防止有人偷盜賬冊,所以私下里親自在那賬冊上塗上了熒粉.而那熒粉表面上看清透無色,一般很難注意,但只要在黑暗中,就會發出淡藍色的光芒……"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一下,然後雙眸一冷,而此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殷鳳錦隨即當機立斷的道

"拿火把的都往後撤!"

如今宮里大亂,所以殷鳳錦不能讓所有人熄滅火把,所以只能讓拿火把的侍衛向後走.聞,院中的眾侍衛隨即應聲,然後便開始轉身往後走……

火把的光亮,漸漸從人群中變弱,最後變得越發昏暗起來……而這時,在場的眾人也開始查看自己身邊的人,看看到底誰的身上有淡藍色的光芒……

空氣中透著讓人緊張的詭異.而就在這時,卻只聽站在張貴妃旁邊的玉珠忍不住瞪大了雙眼,然後指著秀那垂落在兩步的子叫道

"子!她的子!"

原來,不知在何時,原本雙手擰在一起的秀,卻已然將手放了下來,但她雖然用衣隱藏住了雙手,但衣上卻已然在不知下,染上了熒粉!

而此時,那衣邊緣淡淡的,零星的淡藍色光芒,則徹底將一切暴漏了出來!

瞬間,因為玉珠的叫喊,所有人都怔住了.一雙雙眼睛隨即看向秀……看著她的子,然後漸漸的紛紛後退了一步!

沒有人會想到,跟隨了聶瑾萱這麼長時間的秀,竟然真的是那個背叛者.而此時,同樣看到那淡淡藍光的聶瑾萱,卻是沒有絲毫的驚訝,隨即目光上移,落到了秀的臉上

而此時的秀,臉上依舊淚光閃閃,但在那份楚楚可憐中,卻忽而透出了一抹讓人不易察覺的精光!

見此形,聶瑾萱卻只是微微一歎,然後轉眸越過秀看向瓊華郡主.這時,瓊華郡主微微秀眉一頓,然後徑自將手里的收回,並也跟著後退了一步!

一時間,秀的周圍,頓時空了出來.而這時,斂眸看著周圍人的舉動,秀瞬間臉色一沉,接著抬眸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你一點兒也不驚訝?"

一改往日的膽懦弱,此時的秀一片冷然.而她雖然是在詢問,但出的話,卻透著十足的肯定.所以等著這話一落,聶瑾萱隨即點了點頭

"是!"

"什麼時候發現的?"

"在我知道有人對我下避孕藥的時候!"

和秀一樣,聶瑾萱的聲音也十分平靜,美麗的臉上更是帶著看透一切的沉穩!

"我和鳳湛在一起這麼久,但一直都沒有孩子,當初我也懷疑過,但直到龍神醫無意中幫我診查,才發現原來我是被下了避孕的藥物!可這事兒就怪了.因為之前我曾經中毒過,所以為了避免有人再次下毒害我,鳳湛便特意安排人嚴加看管.甚至連我平時喝的水,都是如此,所以能下手的人,便只能是我身邊的人……"

"那又如何?你身邊的人不止我一個!"

"對,你的不錯!有嫌疑的人,確實不只是你,水云也有嫌疑……所以,當時我也不清楚,究竟是誰.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自己懷孕了.而算著時間上看,應該是鳳湛從天牢出來,然後和我一起住在甯心閣的那個時候懷的!而那個時候,水云在我身邊,而你不在!"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聞,秀瞬間雙眸一閃,接著不由得輕笑了出來

"呵呵~,是麼~!怪不得我發現,自打那次進宮後,你便對我生疏了起來,以前什麼事都讓我做,可那之後你卻一直都讓水云做!原來你從那個時候就開始懷疑我了……聶瑾萱,你果然聰明!"

秀的笑聲有些古怪,無形中透出一抹不出的戾氣,頓時讓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這時站在旁邊一直用劍抵著秀的瓊華郡主不禁眉頭一動,隨即便要手腕用力向下壓幾分……見此形,聶瑾萱頓時一驚,隨即想也不想的叫道

"躲開!她會武功!"

聶瑾萱直覺的大喊!畢竟單從剛剛秀的樣子來看,那邊狠絕的戾氣,並非一般人所能比的.只是聶瑾萱即便反應的再快,可還是遲了一步!瞬間便秀勾唇一笑,接著一個反手順勢蜿蜒而上,同時伸手便對著瓊華郡主的胸口就是一掌!

電光火石的刹那,瓊華郡主躲閃不及,可就在這時,幸好早有准備的水云卻是飛身而上,隨即一把將瓊華郡主往後拉了一步!

但終究,水云還是晚了!秀忽然的一掌,瞬間打中了瓊華郡主的胸口!頓時,瓊華郡主直覺的胸口一痛,隨即手里寶劍'咣當’一聲掉落在地,一口鮮血隨即從口中噴了出來!

見此形,水云趕忙手腕一帶,接著飛快的在瓊華郡主胸口點了幾下,這才緩緩壓住了胸口翻湧的血氣!

而此時,看著水云那飛快的動作,一招之下便沒有再出手的秀卻是笑了一下

"哼~!算你手快!"

秀臉上的笑,透著顯而易見的輕蔑.聞,聶瑾萱瞬間雙眸一眯,隨即低聲道

"原來,當初殺死王福的也是你!"

……

雖然遠處依舊火光沖天,喊殺聲不斷.但此時太廟偌大的院子里,卻是安靜已然!

所有人都看著秀,看著聶瑾萱,眼底透出了顯而易見的震驚和難以置信!

而直直的看著秀,看著她臉上那抹笑,聶瑾萱隨後便又搖了搖頭

"不,不對!不只是王福!還有茹,還要吳嬸……你殺王福,是因為王福無疑中知曉了你並非普通的丫鬟,所以你才下手殺了他!只是你沒想到,這一幕被茹看到了!所以之後當茹被抓後,想要當場出這個秘密的時候,你急了,所以你便冒險在大庭廣眾之下,用繡花針殺了茹!"

"而之後同樣死在繡花針下的,還有吳嬸!當時我和鳳湛追查當年甯貴妃之死一事,而知曉當年事的,便只有吳嬸.可就在我和鳳湛回府後,卻發現吳嬸死了……吳嬸的死,太過突然!很明顯是有人不想讓人知道當年的事兒.而了解案動向的人,便也只有少數的幾個人,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曾經的謎團,如今一個個解開!而此時,到這里,聶瑾萱又是忍不住點了點頭

"對,這樣一來,所有的一切,就都能通了!是你,就是你!其實當初就應該想到的,只是誰也不會想到,跟在我身邊最久的你,竟然是那個凶手……秀,你還真是騙過了所有人!"

到最後,聶瑾萱心口頓時泛起一抹難的憤怒.那感覺像背叛,卻又夾雜著痛苦,瞬間讓聶瑾萱身子抖了一下.

而將聶瑾萱的反應看在眼里,一直臉上帶著冷笑的秀,卻是不由得抿了下唇,但隨後卻又恢複了之前的樣子,然後又笑了起來

"不錯,你的很好!可惜,你還忘了一件事兒~!"

秀的話,意有所指.話落,更是抬手拍了下胸口!見此形,聶瑾萱先是一愣,隨即瞬間瞪大了雙眼,然後終于忍不住渾身顫抖了起來

"你……二姐也是你……"

聶瑾惠的死,是一個秘密!所以,如果有可能,聶瑾萱絕不會在別人面前,提起聶瑾惠一個字!可就在剛開,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刹那,聶瑾萱終于忍不住了,隨即不禁顫抖的抬手指向秀,眼底的憤怒,更是仿佛將她徹底燃燒了一般!

是的,是她!竟然還是她!

她能偷賬冊,目的就是為了不讓那份賬冊公之于眾!而當初聶瑾惠費勁心機找到了賬冊,那麼她自然不會讓她活著!

怪不得當初二姐在交代了所有一切後,然後提到凶手,因為二姐認識秀,所以才想告訴她,可是……

想到這里,聶瑾萱心頭不禁義憤難平!而看著聶瑾萱那激動的樣子,秀倒是云淡風輕的眼角一動

"是我!不過這事兒要怪也只能怪你,怪你太容易相信人!如果你像殷鳳湛那樣,想必我的身份早就暴露了……而當初殷鳳湛就是懷疑我,所以將我關了起來!可一個牢房怎麼能關的住我?!"

之後的話,秀沒有.而此時,聶瑾萱直覺的腦袋嗡了一聲,眼前瞬間一片黑暗,接著便要瞬間暈倒在了地上……好在這時聶瑾萱身邊的張貴妃手疾眼快,然後一把扶住她

"瑾萱啊,你怎麼了?沒事兒吧?"

張貴妃以為聶瑾萱是被秀氣的,隨即臉上不禁透出了一抹擔心.但只有聶瑾萱自己知道,這陣子她確實總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搖了搖頭

"沒事兒!一會兒就好了!"

著,聶瑾萱抬手撫了下額頭,然後閉上眼睛平靜了一下,接著才又將視線落在了秀臉上

四目相對,最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終于再次問道

"那好,既然你都承認了,那我就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的主子是誰?"

……

所有的謎團,仿佛在這一切都解開了.

王福,茹,吳嬸,以及聶瑾惠……這些都是秀殺的!但即便如此,聶瑾萱心里清楚,修不過是一個棋子,一個被安排在自己身邊的棋子!而她的背後一定還有人!

而這個人……又是誰?!

而周圍的眾人,雖然太十分了解事的來龍去脈.但從聶瑾萱和秀的對話中,依舊能找到一些問題的關鍵……所以,一時間眾人便又將目光落在了秀的身上,靜等著她出最後的答案!

可此時,面對所有人的注視,秀卻只是看著聶瑾萱,接著片刻之後,抬手將臉上所剩不多的淚痕擦去,然後眸光一閃的再次看向聶瑾萱

"問我做什麼?你心里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秀的聲音很輕,也很淡,看著聶瑾萱,仿佛在看著一個笑話.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頓時仿佛近乎窒息的一般,卻是如何也不出話來!

聶瑾萱無法語.這時,秀卻是眸光一轉,靜靜的看了眼周圍的眾人……而見秀如此猖狂,眾人頓時嚴加警戒起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話聲忽然從太廟的門口傳了過來

"看來,這人還真是都聚齊了呀∼!"

那是一道女聲,聲音中透著那熟悉的傲慢和狂妄.而此時一聽到那聲音,院子里的眾人頓時一驚,隨即轉頭,這時便只見段太後已然大步從太廟門口走了過來!

一身華服,頭戴鳳冠,妝容精致……此時的段太後,容光煥發,嘴角帶笑,那完美的模樣,絲毫不像是半夜驚聞宮變而慌忙起身之人,反倒像是從一開始便已然做好了完全准備,靜等著獵物上鉤的獵人!

所以見此形,反應快的張貴妃和聶瑾萱,瞬間臉色一變,而這時,殷鳳軒則一個閃身將張貴妃擋在身後,同時警戒的端起手中的長劍!

一瞬間,院子里的氣氛頓時冷凝而緊張了起來.而就在眾人盯著忽然出現的段太後的時候,卻只見秀瞬間眸光一動,接著一個縱身,便離開眾人的包圍,來到了段太後的身旁!

見此形,在場的眾人瞬間一怔,這時,向來心知最快的云王妃陳燕兒卻是忍不住氣的發抖,隨即揚聲喊道

"果然!你背後的主子,就是這個老妖婆!"

陳燕兒不一定十分喜歡聶瑾萱,但眼下看著秀那得意的模樣,段太後那胸有成竹的氣勢,陳燕兒還是將心口憋的這口氣了出來!

只是,聽到這話,段太後和秀卻是同時一笑,然後轉眸看向陳燕兒,而對上她們那輕蔑的目光,陳燕兒頓時愣住了,可隨後就在陳燕兒想要再些什麼的時候,聶瑾萱卻是開口打斷了她

"不,云王妃,你錯了!她的主子不是太後……"

著,聶瑾萱緩緩的抬頭,然後雙眼含淚的看向了段太後和秀一眼,但隨後卻眸光一轉的看向段太後的身後……而這時,果然只見一道黑影,慢慢的從段太後身後走了出來……

上篇:驚變:四    下篇:驚變: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