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驚變:一   
  
驚變:一

水云一臉冷凝,秀美的臉上此時更是滿是寒霜.可誰後,等過了好一會兒,周圍卻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

見此形,坐在*榻上的聶瑾萱也不禁皺起眉,這時水云警覺的眯了下眼睛,然後一個閃身來到門口,伸手輕輕的支開*房門,接著便順著細微的門縫向外看去……可就在這時,果然看到一道黑影飛快的從院子中跑過!

頓時,水云眼底精光乍現,隨即瞬間身形一動,便直接沖了出去,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將抓住了那院子中的黑影,然後一把將其抓到了房間里!

之前有過被調虎離山的經曆,所以如今的水云做事越發的謹慎.而隨後等將那黑影抓進房間,水云同時一把抽出藏在腰間的軟劍,然後瞬間一閃便將劍抵在了那黑影的脖子上

"你是誰?"

水云的聲音,凜冽如冰.而直到這個時候,借著房間里昏暗的光線,才看清,那黑影竟然只是一個太監!

而此時,被水云手里的軟劍抵著脖子,那太監明顯被嚇壞了!慘白的臉色,驚恐的瞪著雙眼,卻是被嚇得一句話也不出來!而看著他不話,水云瞬間眯了下眼睛,然後手上微微用力,隨即一道血痕頓時從那太監的脖頸間蔓延了出來

水云是殷鳳湛從培養的死士,殺人不眨眼,自然不會手下留.而此時,脖子上瞬間的疼痛,讓那原本嚇呆了的太監頓時回過神來,然後不禁應聲道

"奴……奴才……奴才是乾……乾坤殿的……"

太監被嚇得不行,話的同時,渾身更是不住的顫抖.如果不是被水云用劍抵住脖子,想必眼下那太監已然攤到在了地上!

而一聽是乾坤殿的人,水云不禁眉頭一動,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這時,聶瑾萱卻是眸光一閃,然後對著那太監問道

"這位公公,既然你你是乾坤殿的人,那為何深更半夜來到這千荷殿來?!"

"奴……奴才是……奴才是……"

"你是來找太妃娘娘的?"

看著那太監神有些古怪,聶瑾萱隨即替她道.而一聽這話,那太監不由得渾身一顫,但隨後便咬了咬牙,接著飛快的道

"安國郡主,您也不是外人,那奴才就直了……今天奴才深夜過來,其實是因為發現宮門外有動靜!"

"有動靜?什麼意思?"

此時此刻,聶瑾萱雖然表面上波瀾不驚,但心里卻猛地一震!

畢竟,乾坤殿是入宮後的第一個宮殿,離宮門自然也是最近.而眼下深更半夜,乾坤殿聽到宮外有動靜,難不成……

瞬間,一股不好的預感在聶瑾萱心中升起.而這時,便只見那太監也越發的緊張起來,然後也顧不上那抵在自己脖子上的軟劍,便馬上道

"是的,郡主!具體什麼況,奴才也不是很清楚,但看樣子不太妙!之前太妃娘娘將奴才安排在乾坤殿,目的就是讓奴才注意那邊的動靜,有事兒馬上過來通知太妃娘娘!"

太監的話,的比較隱晦,但聶瑾萱卻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隨即聶瑾萱也顧不上其他,便立刻道

"好,我知道了!公公現在馬上去通知太妃娘娘,我一會兒馬上過去!水云,送公公出去!"

"是!"

恭敬應聲,隨後水云便拉起那太監,將他送了出去.隨後等送走了那太監,水云便立刻沖回到聶瑾萱身邊,然後一臉凝重的道

"郡主,難不成是……"

"嗯!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有人逼宮!"

"逼宮?!那……那不就是造反?!"

即便是水云,此時也被嚇了一跳.而聞,聶瑾萱卻是點了點頭

"不錯!不錯就是造反!只是現在我不知道,這造反的人是誰!"

如今在這宮里,身為皇帝的殷鳳寒和段太後勢同水火,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而段太後大權在握,在後宮可以是只手遮天,甚至因為殷鳳湛出使南疆,權勢已然有向朝堂蔓延的趨勢,而這是殷鳳寒完全不能接受的事兒!

畢竟在這個世上,沒人想當傀儡.而殷鳳寒本身也不是一個善茬兒,最近性越發古怪不,脾氣也越發暴躁,再加上前兩天明妃忽然被段太後打死,這無疑是不給殷鳳寒面,所以在這個關頭,殷鳳寒狗急跳牆也不是不可能!

但在殷鳳寒想除掉段太後的同時,段太後同樣也有出掉殷鳳寒的心思!聶瑾萱不知道這對母子如何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但不能否認的是,自打先皇駕崩後,段太後從一直居住在德陽殿,再到後來控制殷鳳寒,這些顯然都透出了她的野心!再加上段太後並不是一個能忍讓的人,所以如今趁著宸王殷鳳湛不在京城,秦王殷鳳蓮也不在的節骨眼兒上,段太後同樣可以趁機將殷鳳寒除去!

並且,除了段太後和殷鳳寒,會不會還有其他人也是問題!比如當初害死先皇的神秘人……所以,一時間即便是頭腦精明如聶瑾萱,也不知如何是好!

聶瑾萱陷入了沉思,但轉眼的瞬間,聶瑾萱便又回過神來,畢竟眼下已經沒時間想東想西了.所以隨後聶瑾萱一把抓過旁邊的衣服飛快的穿上,然後對著水云道

"不管如何,如今宮里不安全了!走!先找娘娘去!"

是的!既然張貴妃能事先將人安排到乾坤殿,那想必之前便已然想到了這點.而眼下,不管是造反的人,不管是殷鳳寒,還是段太後,甚至是那神秘人,都不會對自己客氣,所以她必須先找到張貴妃商量對策,然後最好一起逃出去!

並且,如今殷鳳湛不在,萬一對方占領了皇宮後,宸王府估計也會出事兒,所以現在她必須做好一切的准備,盡最大的努力護宸王府周全!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越發心里堅定了起來.話落,便直接帶著水云往外走……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就在打開*房門的瞬間,聶瑾萱便聽到從遠處傳來陣陣的嘈雜叫喊聲,抬頭一看,皇宮的中已然火光漫天!

天啊!這麼快!

聶瑾萱心頭大驚,接著便立刻轉身往張貴妃的房間跑,而隨後一到張貴妃的房間門口,便只見張貴妃已然帶著玉珠跑了出來

"娘娘!"

"瑾宣,你也出來了呀!"

並不驚訝于看到聶瑾萱,話的同時張貴妃隨即抬眼看向後宮的方向,接著一把拉住聶瑾萱道

"瑾宣,如今況緊急,到底怎麼回事兒還不清楚,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們要先躲起來,之後再!"

此時的張貴妃眉頭緊皺,但臉上卻冷靜異常.而一聽這話,聶瑾萱立刻贊同的點了點頭,但就在這時,聶瑾萱卻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隨即馬上對著旁邊的水云道

"水云,剛剛出來把賬冊忘了,你趕快將賬冊拿過來!"

"是!"

即便況如何緊急,但那賬冊是聶瑾惠留下的,所以聶瑾萱必須將賬冊帶走.而此時,一聽聶瑾萱提到賬冊,張貴妃卻頓時一愣,然後不禁問道

"賬冊?什麼賬冊?"

"當初金大人一案中,記載買官賣官的賬冊!"

"額……那賬冊不是已經交給先皇了嗎?"

"是交給皇上了,但我手里還有一份!"

對于賬冊的問題,聶瑾萱很是心.即便眼前的人是張貴妃,但聶瑾萱還是沒有實話實!畢竟,一旦讓人知道當初交給先皇的賬冊是假的,那聶瑾萱便犯了欺君之罪,所以直到最後關頭,聶瑾萱都不能將實話出來!

而眼下一聽聶瑾萱這麼,張貴妃倒也沒多想,便徑自點了點頭,隨即便跟著聶瑾萱一起等……

千荷殿位于皇宮的後面,緊鄰著太廟,所以正好能將看到前面的整個皇宮.而眼看著皇宮中火勢越漸大了起來,叫喊聲越漸逼近,可水云卻始終沒有回來,所以之後張貴妃也急了起來

"不行啊瑾宣,快走吧!再不走可能就來不及了!"

"可是娘娘,水云……"

"哎呀,你這孩子!水云會武功,沒事兒!"

著,張貴妃一把拉著聶瑾萱便要往外走,可就在這時,水云卻剛巧跑了回來!而此時,一看著水云回來了,聶瑾萱離開問道

"賬冊呢?"

況緊急,聶瑾萱不想追究水云原因,卻只想知道賬冊在哪兒.可聞,水云卻皺緊了眉頭,然後搖了搖頭

"賬冊不見了!"

……

聶瑾萱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藏好的賬冊,竟然會忽然不見了!而眼下看著水云那眉頭緊皺的模樣,聶瑾萱心知她也很是自責,隨即不由得抿了抿唇

"好了水云,你先冷靜下!我問你,你確定都找過了?!是不是當時放的太里面了,所以沒有找到?"

"不是的郡主!奴婢都找過了,確實沒有!"

"真的沒有?"

"沒有!"

水云很肯定的點了點頭,見此形,聶瑾萱頓時神糾結了起來.而此時站在一旁的張貴妃,也聽到她們的對話,但還是拉著聶瑾萱道

"行了瑾宣,既然找不到賬冊,那就之後再吧!我們先離開這里!走!"

著,張貴妃便拉著聶瑾萱往外走,而這時,卻正好聽到院子里傳來了哭聲……回頭一看,竟然是秀!

原來,這些天晚上一直都是水云值夜,秀則在隔壁的房間休息.而今晚上的事兒事出突然,所以急之下的聶瑾萱,倒是把秀給忘了.所以,此時看著膽的秀在門口哭,聶瑾萱隨即高喊了一聲

"秀!"

聶瑾萱的聲音很大,聞聲,秀不禁抬頭,然後一看是聶瑾萱,秀趕忙飛也似的跑了過來

而此時,聶瑾萱已然沒時間和秀解釋太多,隨即便帶著水云和秀便跟著張貴妃一起出了千荷殿.

********************************************

聶瑾萱這邊隨著張貴妃離開千荷殿避難.而另一方面,同樣在夜里驚聞有人闖宮的殷鳳寒,卻是瞬間從龍榻上跳了起來,然後一把抓過衣服,接著提著寶劍便跑了出去!

而此時的宮殿里,太監宮女已然亂作一團,殷鳳寒手提寶劍隨即一手一個,將擋住他路的宮人砍殺,然後直接沖到了院子里!可就在殷鳳寒來到院子的瞬間,卻頓時愣住了!

原來只見,偌大的院子里,如今已然橫七豎八躺著一地尸體!火把照亮了夜空,驅散了黑暗的同時,也讓滿地的猩,一地的血腥,直接的顯現了出來!

瞬間,殷鳳寒不由得瞳孔緊縮,隨即猛地抬頭……可這時便只見整個院子已然被一眾士兵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為自己這邊,卻只有為數可憐的幾個盡忠職守的禁衛,手提著武器嚴陣以待!

見此形,一股滔天的怒意瞬間在殷鳳寒的胸口炸了出來.接著殷鳳寒上前一步,同時高喊道

"逼宮造反!難道你們就不怕被朕誅滅九族嗎?!"

火把的光亮,映在了殷鳳寒那憤怒至極的臉上.可此時,周圍的士兵卻只是看著他,沒有任何人回應他!

四周一片寂靜,唯有燃燒的火把,發現細微噼噼啪啪的響聲.而看著沒人回應著自己,殷鳳寒的怒火更加沸騰了起來,但隨後殷鳳寒卻是四周看了下,接著忽然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都虎毒不食子,但卻沒想到,如今……母後,你真是兒臣的好母後!"

有人逼宮,可眼下身為禁衛統領的段如飛卻不在.保護自己的這些侍衛,都只是自己當初從太子府帶出來的心腹.所以一時間,殷鳳寒便馬上想到了問題的所在!

殷鳳寒的聲音透著憤怒和隱隱的蒼涼!可就在這時,這邊殷鳳寒的話音剛落,便只聽人群之外,竟然也響起了笑聲

"呵呵……皇上何必如此心寒!這話要是讓太後聽到了,可是要傷心的!"

"就是!而且是非常的傷心!"

兩道話聲響起,隨後便只見兩道人影緩緩的從人群後走了出來,而此時,聽到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話聲,殷鳳寒頓時渾身一震,隨後看向那走出來的兩人,可就在看清一切的同時,殷鳳寒卻頓時呆若木雞!

"怎……怎麼是你?!"

上篇:山雨將來    下篇:驚變: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