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不會是他   
  
不會是他

原來,自打驚聞殷鳳湛出事後,殷鳳蓮便馬上從京城出發,一路追尋,然後確定傳回京城的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

當然,在離開京城之前,殷鳳蓮心里也清楚,這次殷鳳湛出使南疆,定然凶險萬分.但真正一路順著殷鳳湛行走的足跡追蹤而來,殷鳳蓮還是被自己打聽到了消息嚇了一跳——因為,自從那天殷鳳湛出京的第三天開始,便不斷的有人在沿途截殺!

對方手段之凶狠,做法之猖狂,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但讓殷鳳蓮欣慰的是,即便如此,殷鳳湛卻依舊有驚無險.可是,直到來到和南疆邊界的時候,殷鳳蓮卻忽然找不到任何關于殷鳳湛,甚至和殷鳳湛隨行的東陵使團的任何線索了!

要知道,當初殷鳳湛出京,帶的使團足有百人.並且殷鳳湛自己也帶了一部分暗衛!但即便如此,殷鳳蓮卻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上百人的隊伍,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沿途一路詢問,殷鳳蓮打聽了所有人,卻沒有人知道他們來過!而殷鳳湛和使團一行人忽然消失的地方,便是泰蓮山!

所以,這些天以來,殷鳳蓮一直想方設法的調查有關泰蓮山的一切.但隨後在得知了不到一個月前,泰蓮山很多山寨被人莫名洗劫後,殷鳳蓮越發感到事遠比他想象的嚴重的多!因此,早在三天前,殷鳳蓮便已然悄然進山,然後白天休息,而一到了晚上,便開始趁著夜色,潛進各個山寨,暗中調查!

可這一調查,殷鳳蓮更是暗自心驚.原來,凡是之前被洗劫的山寨中,如今都被一群武功高手占領著.而從這些人的行為舉止來看,顯然不是什麼普通的土匪強盜,並且他們的行動也十分詭異,警覺性非常高,而這些明顯是經過統一訓練過的!

並且,更關鍵的是,他們每每都會派很多人出去,而出去的這些人去並非打家劫舍,而是肆意的在山里油走,仿佛像是在尋找著什麼一樣……因此,想到了這點,殷鳳蓮越發的不安了起來!

而今天晚上,殷鳳蓮本來想著要繼續跟蹤那些神秘人的,但隨後卻轉念一想,然後劍走偏鋒的跑到了這里,只是讓殷鳳蓮沒想到的是,他才剛剛進來,便被人發現,進而和對方纏斗了起來!當然,更讓殷鳳蓮沒想到的是,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更加鬼使神差的找到了殷鳳湛!

可眼下看著殷鳳湛躺在*榻的樣子,顯然是受傷了!並且剛剛在外面聽著那孟喬和靳大夫的對話,殷鳳蓮便知道眼前的兩人並非敵人,所以殷鳳蓮才會將自己和殷鳳湛的真實身份全都了出來!

而此時,聽著殷鳳蓮如此干脆的自我介紹,孟喬卻是不禁挑了下眉,然後上前兩步來到殷鳳蓮的面前,接著不由得從上到下,再從下到上的將殷鳳蓮打量了一遍

"你?!皇子?!呵……沒看出來!"

……

孟喬顯然是故意的.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蓮不由得一愣,但隨後卻也眉頭一動,然後笑了出來

"呵呵~,是麼~!不過我倒是覺得姑娘倒是挺像的~!"

"挺像?!像什麼?"

看著殷鳳蓮轉眼間原本微斂的神,忽而笑了起來,孟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而這時,一旁的靳大夫卻是爬了起來,然後上前在孟喬耳邊聲的道

"像土匪!"

靳大夫好心的提醒.可他這邊話音剛落,孟喬頓時大眼一瞪,接著頭也不轉的胳膊一抬,便一拳將靳大夫瞬間打倒在地,同時瞪向眼前的殷鳳蓮

"好啊,你還真有膽子!竟然老娘是土匪……"

孟喬氣的咬牙切齒,可她越是生氣,殷鳳蓮越是心頭愉悅,接著更是笑的眯起了眼睛

"呵呵~,怎麼?難道姑娘不是土匪嗎?難道這水家寨的寨主,不是姑娘你嗎?那我姑娘像土匪,又有什麼問題呢?"

在進山之前,殷鳳蓮便已經將這泰蓮山方圓百里的況摸透了.而眼前的孟喬,殷鳳蓮雖然不認識,但從她的武功,以及那條黃金長鞭,殷鳳蓮便已然知曉了她的身份!

只是,唯一讓殷鳳蓮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是一位花季少女,並且還是一位十分美麗的花季少女!美中不足,就是太嗆了!

而這樣的嗆姑娘,並且身懷絕頂武功,還真是世所罕見.而這也不禁勾起了殷鳳蓮的興趣,讓他忍不住想逗弄她!

光是耍嘴皮子,孟喬顯然不是殷鳳蓮的對手,頓時便被氣的臉通.最後孟喬氣的忍不住便又要動起手來……可就在這時,還不等孟喬動手,房間中卻忽而傳來一道輕吟聲

那聲音極輕極緩,但聞聲,卻讓原本逗弄著殷鳳蓮臉色不由得一凜,然後趕忙轉頭看向*榻,接著快步走了過去

"四皇兄!"

殷鳳蓮忍不住低聲喚了一聲.而這時,孟喬也收起拳頭,然後大步走了上來……但上前一看躺在*榻上的殷鳳湛還是沒有睜開眼睛,接著便一把將靳大夫扯了過來

"靳,少裝死!給我快看看,怎麼回事兒?"

孟喬是急性子.而此時一聽這話,被硬扯過來的靳大夫不由得眨了眨眼睛.但隨後卻神一整,並徑自上前摸了摸殷鳳湛的脈搏

此時此刻,房間里安靜極了.而隨後不一會兒,便只聽靳大夫低聲道

"嗯,這位公子在服用解藥前,曾用內力逼過毒!但這'鬼見愁’並非一般的劇毒,所以他越是逼毒,毒素流轉的也是越快,所以如今昏迷的時間才會這麼久……"

著,靳大夫便松開手,然後徑自從懷中拿出一個瓶,接著將瓶上面的色塞子拿下來,隨即放在殷鳳湛的鼻子前晃了晃……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只見殷鳳湛忽而咳了一聲,然後竟真的睜開了眼睛!

……

殷鳳湛終于醒了!

瞬間,殷鳳蓮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而此時,在睜開雙眼後,殷鳳湛卻是有片刻的愣神,但隨後便對上了殷鳳蓮那專注而擔心的眼!

"……老五?"

昏迷了這麼久,殷鳳湛一時半刻有些弄不清況.但殷鳳蓮的出現還是讓殷鳳湛感到有些驚訝.而此時看著殷鳳湛終于醒了,還話了,殷鳳蓮這才呼了口氣

"嗯,是我!"

應聲的同時,殷鳳蓮上前一把將殷鳳湛扶了起來.而這時,殷鳳湛卻是在看了他一眼後,然後轉眸看向周圍,最後不由得落到了旁邊的靳大夫和孟喬的身上.

昏睡中的殷鳳湛俊美不凡.但此時他醒了,渾然的冷然和懾人的氣勢卻不由得散發了出來.所以此時一對上殷鳳湛那深邃而冷然的眼,靳大夫不禁反射性的打了一個激靈,而孟喬也是不由得一怔,但隨後卻一把將靳大夫扯到了後面,然後上前來到殷鳳湛的面前

"你終于醒了?我叫孟喬,這里是水家寨,是我救了你!"

孟喬果然並非尋常姑娘.即便面對著氣勢逼人的殷鳳湛,卻依舊不改渾然一身的坦蕩和霸氣.但此時,看著眼前的孟喬,殷鳳湛卻是不禁皺了下眉,隨即眼底精光一閃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不過,剛剛姑娘自稱姓孟,那請問天承彙記的孟先生,是姑娘什麼人?"

"啊?你認識我爹?"

孟喬有些驚訝.而一聽這話,殷鳳湛卻是點了點頭

"本王和家父有一面之緣."

天承的彙記,是輻射天承,棲鳳,南疆,東陵幾個國家的大商家,旗下產業眾多.而彙記的東家,則是一個名叫孟允的人.

這孟允據非常精明,並且八面玲瓏.甚至身後有天承皇族支持,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真正的孟允,則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人物!而彙記在東陵也有很多產業,並且是唯一一個被東陵朝廷承認的皇商,所以當初殷鳳湛出使天承的時候,便特意拜會過孟允.

那次的相見,殷鳳湛對孟允有著非常深的印象.甚至殷鳳湛可以肯定,孟允絕非一般的商人.而在談間,殷鳳湛得知,孟允的夫人是江湖人,並且來自泰蓮山……所以此時一聽眼前的姑娘自稱姓孟,殷鳳湛便立刻想到了孟允,卻是沒想過,果然讓他猜中了!

而一聽殷鳳湛和自己老爹認識,孟喬頓時露齒一笑

"是嗎?!那還真是緣分啊!看來我果然沒救錯人!"

孟喬很是高興.聞,殷鳳湛也是略表感謝的點了點頭,但隨後卻轉眸看向殷鳳蓮

"你怎麼來了?"

殷鳳湛歸正傳,雖然眼下殷鳳湛剛剛清醒,腦子還有些沉,但殷鳳蓮的到來,還是讓殷鳳湛感到了非同尋常.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蓮便也不廢話,便將京城的事都了出來!

當然,殷鳳蓮出京的時候,甄曉蓮還沒有對韓落雪,聶瑾萱下手,因此知道聶瑾萱在宮里的遭遇.

所以等著將大致的事完,殷鳳蓮隨即抿了下唇,然後有些氣憤的道

"哼~!這殷鳳寒還真是夠狠的!一步一步,顯然都是設想好了!"

以往的時候,殷鳳蓮很少關注朝堂上的事兒,所以對于殷鳳湛和殷鳳寒兩人的爭斗,他向來很少過問.所以不管兩人在朝堂上斗成什麼樣子,每次見面,殷鳳蓮至少還會叫殷鳳寒一聲大皇兄.但眼下,看著自打順承帝死後,殷鳳寒的種種行為,還有這一件接一件的狠毒手段,殷鳳蓮終于也對殷鳳寒扔掉了最後的一分尊重!

殷鳳寒心里生氣.但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是微微搖了搖頭

"不,這次不是他!"

"……什麼?這話什麼意思?"

殷鳳湛的很肯定,聞,殷鳳蓮頓時驚訝的瞪大了雙眼.而這時,便只見殷鳳湛臉色一凜

"其實自打出宮後,便一直有人沿途偷襲.而這些人不論是身手,手段,心計,顯然都很普通,所以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些人才是殷鳳寒的人.並且從這些人的行事作風上來看,也卻是和殷鳳寒很相似!"

"但在泰蓮山截殺我的人,卻很不一樣!他們每個人都訓練有素.兵器統一,並且沾有劇毒.而如果只是這樣,也並不出奇,但關鍵的問題就在于,這些人准備的非常充分,甚至選定了在泰蓮山下手,然後里應外合……"

"里應外合?什麼意思?難不成,使團中有人……"

聽著殷鳳湛的分析,殷鳳蓮卻忍不住打斷了他.而這時,一旁始終沒話的孟喬也眨了眨眼睛,然後也跟著插話道

"嗯,我是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兒啦……不過,你要是他們早有准備,我倒是相信.因為自打我從山洞里將你救出來之前,能有半個月吧,這泰蓮山忽然出現了一些神秘高手,然後他們很詭異的將附近的一些山寨都洗劫了.所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就是那些襲擊你的人!"

孟喬雖然大大咧咧,但腦子多少也繼承了她父親的幾分精明.而一聽這話,殷鳳蓮頓時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這些人其實早就設計好了.他們先是洗劫山寨,然後冒充強盜,接著等使團經由泰蓮山的時候,再和安插在使團中的人,一起行動,里應外合,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嗯,不錯!並且他們選在泰蓮山,是因為這里向來是強盜盤踞所在,泰蓮山又是三國相鄰之處,管理也很是疏松,所以即便上有人來查,也查不出所以然來!而且,那些安插在使團中的人,更是早在出京的時候,便已然安排好的……而他們卻在這一路上,不動聲色,默默潛伏,只為了在泰蓮山一擊將我置于死地!因此,單從這些細節來看,能使出這樣計謀的人,必定是城府極深,老謀深算之輩.絕非殷鳳寒所能比的!"

上篇:神秘來客    下篇:雪兒姑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