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神秘來客   
  
神秘來客

如此美麗的一位姑娘.而她便是這水家寨的寨主——孟喬!

而此時,看著眼前站著門口的一串娘子軍,孟喬不禁反射性的抽動了下眼角

"大清早的,大家都挺閑是不是?"

孟喬聲音沒帶著幾分好氣兒,而一聽這話,一眾娘子軍的如花嫂子不禁嘿嘿笑了一聲,然後應聲道

"不閑,不閑,就是順便路過而已……"

如花嫂子在寨子里是有名的大嘴巴,最是憋不住話.而此時一聽如花嫂子開口了,隨後旁邊的一眾娘子軍頓時紛紛附和,而眼看著這些娘子軍要趁勢而起.孟喬頓時大眼一瞪

"呀!你們這些個婆娘,想漢子想瘋了是不?再廢話,信不信老娘把你們都踢出去?!"

孟喬一聲獅子吼.瞬間嚇得一眾娘子軍花容失色,隨即也不敢多廢話,便紛紛飛也似的跑了!

轉眼的功夫,院子里便清淨了下來.而一見那幫子娘們走了,孟喬這才不禁翻了一個白眼,然後邁步上前來到門口

"連子,那家伙咋樣了?還沒醒?"

孟喬長得明媚皓齒,美麗動人.但一話卻霸氣十足.而此時一聽孟喬在問自己話,連笙頓時臉上微,然後應聲道

"還沒呢!"

"啊?!怎麼還沒有啊?!這都多少天了?真是的……"

著,孟喬忍不住皺起眉,同時腦海中不禁想起好些天前的形

……

話,作為泰蓮山區第一大寨的寨主,孟喬自然風光的很.周圍方圓百里內的土匪草寇自然沒人敢惹.但就在近一個月前,原來還在寨子中悠閑的孟喬卻忽然收到一個消息,是這些天泰蓮山區忽然出現了很多來曆不凡的人.

這些人各個武功高強,並且行動詭異.而對此,孟喬原本沒怎麼注意,可誰想到,就在之後沒兩天,孟喬卻聽,隔壁很多山寨竟然被人洗劫了.

水家寨是泰蓮山的老大,平日里周圍的幫派自然都是依著水家寨馬首是瞻.所以那些被洗劫了的山寨老大便紛紛跑到水家寨,向孟喬哭訴.而一問之下,孟喬才知道,原來洗劫了周圍那些山寨的人,竟然就是那些忽然出現在泰蓮山的神秘高手!

而孟喬雖然年輕,但卻是個講義氣的.所以一聽這事兒,頓時也火了.可孟喬也是個有腦子的人.因此,在驚聞這件事兒後,孟喬便心知這些人定然來者不善,而在這些事的背後,定然還隱藏著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所以,在微微沉思了片刻後,孟喬便先將那些僥幸逃脫出來的臨近山寨的老大和手下,暫時安置在自己的水家寨里,同時派人打探消息.而孟喬自己也親自出去調查況!

可一調查之下,孟喬卻大吃一驚.因為她怎麼也沒想到,那些神秘高手的數量竟然有百人之多!並且每個人的功夫都非常厲害,而這樣的一群人,竟然齊齊的聚集在泰蓮山,顯然在他們背後的勢力,非同尋常.

所以了解到這些後,孟喬心里便大致有了些數.隨即並沒有輕舉妄動的原地返回.可就在孟喬在穿越一片秘境路的時候,卻隱隱覺得有些古怪!

當然,這樣的古怪在別人看來,想必根本不會發現.但孟喬對泰蓮山比任何人都了解.所以隨即便警覺了起來,然後便順著那細微的幾不可見的痕跡,一路追蹤,最後找到了一個非常隱蔽,甚至連孟喬都從來沒有發現的洞穴!而走進去一看,孟喬卻頓時一愣,原來就在那個洞穴中,竟然躺著一個年輕男人!

而就在看到那個男人的瞬間,孟喬卻不禁愣住了……因為那男人實在是太俊美了!那精致卻又不失男性魅力的容貌,簡直可以是鬼斧神工!即便是此時臉色蒼白,薄唇緊抿,但卻依舊讓人心馳神往!

但孟喬畢竟不是一般的女子.從見慣了一眾帥叔叔,然後又是和一幫子帥到無法無天的堂兄弟們混在一起,所以對眼前的陌生男人雖然很是驚豔,但還隨後便馬上回過神來,然後便徑自扛著他一路跑回到山寨!同時讓人去找靳大夫.

靳大夫是老靳大夫的孫子,而當年的事孟喬是不知道,但聽老靳大夫曾經是天承國皇宮里的太醫院首座,之後碰上了紫煙姨母後,便各種耍無賴的粘著紫煙姨母學習醫術.而他自己學還不打緊.之後更是要死要活的將自己的孫子塞給紫煙姨母學習醫術!就這樣,靳大夫便成了紫煙姨母的關門……二弟子!

因為大弟子是紫煙姨母的兒子,也就是名'土豆’,大名龍景云的景云哥哥!

而靳大夫雖然沒有景云哥哥天賦高,但總歸是紫煙姨母教出來了,所以醫術自然也是非常出眾.可等著靳大夫一看才知道,原來那個在泰蓮山隱蔽洞穴中發現的神秘男人,竟然中了一種叫'鬼見愁’的奇毒!

'鬼見愁’產自南疆,是由南疆十種劇毒混合而成,見血封喉的劇毒.但實際上,所謂的見血封喉,也是毒素在一定量的基礎上,才會讓人死亡.所以一旦中毒者是一個武功高手,那麼在傷口極其微的況下,中毒者又馬上點穴,制止血脈經過,從而將毒素吸出,或是中毒者直接將受傷部分砍下的話,那麼中毒者將不會死亡.

可'鬼見愁’卻不同,因為即便是中毒者的傷口極其微,並且及時處理之後,中毒者卻還是會被'鬼見愁’的毒素所傷.而'鬼見愁’的解藥也十分複雜,因為必須要找到融合成'鬼見愁’本身的十味劇毒,並且正確的判斷其融合順序,然後反其道而行,才會制出解藥!而從中毒者中毒,到服下解藥的時間,只有七天!

可即便是在七天內得到了解藥,也並非吃下去了便會立刻痊愈.而是要再連續服用七天,並修養七天,中毒者才會痊愈!而正是因為這毒如此棘手而麻煩,才會得名'鬼見愁’!

因此可見,那下毒之人,是何等的陰損.並且可以是鐵了心要將對方置之死地!

所以,回想到這些,孟喬不由得抿了下櫻的嘴

"還真是麻煩……不過算了,連子一會兒你把靳叫過來再給他看看!"

孟喬從不做有頭無尾的事兒,當初既然將那個男人給扛回來,就必須讓他活過來.而此時,一聽這話,連笙趕忙聲道

"老大,靳大夫看過了,是房里那位公子中毒有些深,所以醒來的時間也要稍微晚一些,估摸著怎麼的也得到今天夜里才會醒!"

"我呸!靳那混球還好意思人家中毒深?!那還不是他一天磨磨蹭蹭的,直到最後一天才把解藥做出來,要不然怎麼會這樣的?!這要是景云哥哥,早就完事兒了!就他墨跡,還廢話一堆!"

對著連笙一頓咆哮,隨後孟喬眼睛一翻

"行了,我知道了!我晚上再過來,你子給我好好看著他,有事兒馬上通知我!"

著,孟喬轉身便要走,但剛走了兩步,便又停了下來,然後轉頭瞪著連笙道

"對了,你子記住了,不許讓那幫子娘們進房間一步,否則我就把你扔到隔壁的桃花寨去!"

桃花寨是緊鄰著水家寨的一個山寨.也是這次被那些神秘人少有沒有被洗劫的山寨之一.而桃花寨之所以叫桃花寨,是因為寨子里除了老大桃妖妖是男人外,其他都是女人.因此,可以是真正的女兒國山寨!

而能落草為寇的女人,自然不會像一般城里的女子那邊靦腆羞怯,那可都是各個如狼似虎,並且是在各個方面上的……所以此時一聽孟喬這麼,連笙頓時嚇得渾身發抖,隨即點頭如搗蒜

"是!的一定能守住!一定!"

連笙是真的被嚇到了.而見他如此,孟喬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才徑自離開!

********************************************

孟喬出必行.當天晚上便直接來到後院兒的廂房.當天,同時被孟喬拉來的還有靳大夫.

靳大夫今天不過二十出頭,長得白白淨淨,一身儒衫,渾然一副書生模樣.平日里對人也是特別和氣,不管是誰,都未語先笑,所以水家寨里的男女老少,都很喜歡他!

可此時此刻,靳大夫卻是少見的神緊張,因為就在不遠處,正有一雙凌厲的大眼睛,正死死的盯著他.而那種壓迫似的窒息感,更是讓靳大夫覺得,自己成了被毒蛇看中的青蛙,隨時有玩完的感覺!

所以,不由得靳大夫忍不住咽了口唾液,然後心翼翼的抬起頭,隨即扯動了下嘴角,聲道

"呃……呵呵……喬妹妹,你……你看我干什麼啊?"

不得不,在大*師傅聖紫煙十多年的荼毒下,靳有著非常強大的心神力量.要不然,眼下要是換成了別人,早已被孟喬那雙足以殺人的眼神,射死一百遍了!可此時,一聽這話,孟喬卻不禁抽動了下眼角

"看你干什麼……你我看你干什麼?!"

孟喬咬牙切齒的著,隨即上前兩步,然後一把便揪住了靳的脖領子,同時瞬間化作母夜叉般的大吼道

"你個混球靳,敢騙你姑奶奶是不?!你不是他今晚會醒嗎?怎麼到現在還沒醒?!"

此時的孟喬非常生氣,而被她這麼一吼,靳頓時反射性的渾身一哆嗦,但隨後卻是扯著嘴,強自笑著應聲道

"呃……呵呵……息怒,喬妹妹息怒!不過喬妹妹是不是聽錯了?!我……我沒他今晚會醒啊?我是,我是他'最快’今晚'才’會醒~!"

靳忍不住將'最快’兩個字加重了些.可一聽這話,孟喬先是一愣,但隨後卻更火了!

"臭豆腐!你耍我是不是?!"

'臭豆腐’是靳大夫的綽號,是當年時候,聖紫煙給他取的.而和向來毒舌的聖紫煙和龍景云他們母子不同,孟喬卻是很少這麼叫他.除非真的生氣了,孟喬才會如此!

所以眼下一聽孟喬連著自己的綽號都叫出來了,靳也不禁有些肝顫兒!可隨後就在靳想要好漢不吃眼前虧,作勢求饒的時候,孟喬卻瞬間眸光一閃,然後一把松開靳,接著便一個縱身,閃了出去!

孟喬動作快若閃電,刹那間便一來到院子里.隨即晶亮的大眼不禁四處一轉,接著不由得微微眯了下眼睛

"哼~!好大的夠膽!連老娘的地盤也敢闖,看來是活得不耐煩了!"

孟喬揚聲著,話落便瞬間化作一道驚鴻,然後猛的向著院子東南邊一個廂房上的角落飛馳而去……而就在這時,便只見原本黑暗的角落中,果然竄出一道身影,然後便和孟喬動起手來!

顯然,來人的武功並不弱.黑暗中,孟喬和那人你來我往,轉眼的功夫,便過了十余招!而眼看著來人只身前來,並且身手如此了得,孟喬不禁又是冷笑了一聲

"哼~!倒是沒看出來,倒是有兩下子!可惜,今天非讓你有去無回不可!"

話落,孟喬瞬間動作加快,手上的力道同時又加重了幾分!

孟喬加重了兩成功力!而此時,看著孟喬瞬間功力增加,那來人卻也跟著笑了一下,然後揚聲道

"呵呵~,姑娘倒是好大的口氣!但就看姑娘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著,那來人隨即身形一閃,錯過孟喬氣勢驚人的一擊,然後伸手抽出了腰間的寶劍,便又向著孟喬刺去!

對方是想速戰速決.見此形,孟喬也分毫不讓,用著同樣的招式一晃身,接著伸手從腰間抽出了一條長鞭!

那長鞭純金打造,樣式簡單,但一看便知是非凡之物.而此時,黑暗中那長鞭一出,頓時耀出一道耀眼的金光!

隨即轉眼間,兩人便又纏斗在了一起.而顯然,孟喬的武功要更勝一籌.所以一個錯身之後,孟喬瞬間一個轉身,同時手腕一轉,接著瞬間將對方手里的長劍纏住了!而此時,那來人也毫不示弱,接著便順勢往前一沖!

刹那間,兩人短兵相接.黑暗中隨即四目相對.而直到這個時候,孟喬才看清了,對方竟然是一個年輕的男人!

那男人容貌俊朗,五官迷人,渾然透著一股不羈的味道,但同時卻又透著一絲江湖人所沒有的貴氣!

非常出眾的一個男人.但此時待看到對方後,孟喬卻是不禁愣住了.當然,孟喬不是沉迷于他的外形出眾,而是孟喬直覺的感到眼前這個男人有些不出的眼熟!

"你是誰?"

想到便問,這便是孟喬的作風.而此時,相對于孟喬,對方卻也在同時看到了孟喬,隨即也不由得微微一愣.但緊接著一聽到問話,那年輕男人隨即輕輕勾唇一笑

"姑娘是問我嗎?那請問姑娘又是誰?"

那男人的一笑,*不羈.而此時被他這麼一堵,孟喬頓時氣的火冒三丈,隨即抬腿便直接踢了他一腳!

可那男人並非軟柿子,隨即一個錯身閃過.接著手腕一轉,便將手里的劍抽了回來……但此時已然在氣頭兒上的孟喬怎麼可能放過他?!隨即手里鞭子一甩,便又纏了上去!

轉瞬間,兩人又是激戰幾十招!而隨後,就在再次短兵相接的同時,那男人卻是挑眉一笑

"姑娘何必如此生氣?你要告訴我名字,不就好了?"

可誰想到,他不問還好,一問孟喬立刻想也不想的罵道

"放屁!想知道老娘的名字?!下地獄去問閻王吧!"

著,孟喬隨即便又將功力提升了三成,手里的黃金長鞭,更是快若閃電般的向著那男人招呼了過去!

這下子,面對著孟喬的十成功力.那年輕男人顯然便有些承受不住了,隨即十幾招過後,便露出了破綻!瞬間,孟喬眼底精光一閃,然後趁勢便手中長鞭一甩,便又向著對方的破綻擊去!

可就在這時,就在這電光火石的刹那,卻只聽房間里忽然傳來了靳大夫的喊聲

"哎呀,喬,喬,他醒了!"

靳一驚一乍的大叫.而此時,一聽到這話,已然甩出了長鞭的孟喬卻是瞬間手腕一帶,便將長鞭收了回來,然後一個閃身上前照著對方的胸口便是一腳,接著還不等對方回過神來,便快若閃電的沖進了屋子!

……

靳大夫的一聲大叫,讓院子里的打斗瞬間停了下來.而此時,待沖進了房間,孟喬便直接來到*榻前,可這時卻見躺在*榻上的男人,竟然還閉著眼睛,紋絲不動!

見此形,孟喬不由得一愣,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一把將旁邊正企圖逃跑的靳大夫拽了過來

"臭豆腐!丫的你在和老娘逗著玩兒是不是?!不是醒了嗎?!怎麼還這樣?你是不是也想著去隔壁桃花寨,陪桃妖妖話去啊?!嗯啊?!"

凶悍起來的孟喬,完全媲美母夜叉!而此時被她這麼一吼,靳大夫不由得渾身一抖,但隨後卻馬上解釋道

"沒,沒有!絕對沒有!喬,你聽我,剛剛他真的醒了,手也動了,眼睛也動了,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你,你一過來,他……他就不動了……"

"放屁!那你的意思是,我是掃把星不成?!什麼叫我一來,他就不動了?!"

揚聲大吼,然後孟喬便扯著靳大夫一頓大晃,直把靳大夫晃得頭暈眼花,差點兒吐了出來.可孟喬是不會讓他吐的,隨即手上一個用力,衣領子一揪,當下便要將靳大夫甩出去……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聲音忽然從門口傳了過來

"四皇兄!"

……

原來,就在孟喬在聽到靳大夫的大叫,然後沖回房間的同時.當即被孟喬踢了一腳的年輕男人,卻是不禁呼了口氣.可本來要走的他,卻是聽到孟喬在房間里河東獅一般的大吼後,卻不禁腳下一頓,然後竟也大膽的走了進來.

只是,讓那年輕男人沒想到的是,原本只想看熱鬧的他,卻在看到*榻上的男人的瞬間,頓時渾身一震,接著忍不住驚叫出聲!

而此時,聽到那年輕男人的叫聲,孟喬不由得愣住了,然後轉頭看向那年輕男人,同時問道

"你……你剛剛什麼?!四皇兄?!你認識他?"

孟喬有些難以相信,但隨後腦子里卻不禁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總覺得他有些眼熟,因為他和房間里這個男人竟然在眉宇和輪廓竟然有些許相似.

而此時,對于孟喬的質疑,那年輕男人卻絲毫沒有理會.隨即幾個大步上前,然後便來到*榻前,然後在仔細看了下躺在*榻上的男人後,那年輕男人隨即轉頭看向孟喬問道

"他怎麼了?為什麼一直昏睡不醒?"

相比于之前,年輕男人的神顯然要凝重了幾分.而一聽這話,孟喬卻是瞬間雙手一松,任由依舊頭暈眼花的靳大夫晃晃悠悠的跌坐在地上,然後對著那年輕男人下巴一挑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前提你,你要告訴我你是誰!"

孟喬並不傻!雖然現在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年輕男人和中毒的男人應該是兄弟沒錯,但誰也不能保證,他的到來是福是禍!所以她必須先將事弄清楚!否則,廢了這麼多功夫救回來的人,如果再死了,那當初她就不救了!

而此時,一聽這話,那年輕男人才不由得反應過來,然後瞬間臉上神一緩,接著低聲道

"我是東陵五皇子,秦王殷鳳蓮!而這位是我的四皇兄,東陵四皇子,宸王殷鳳湛!"

上篇:暗潮湧二    下篇:不會是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