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暗潮湧一   
  
暗潮湧一

段如飛的斬釘截鐵.而一聽這話,段太後才抿了下唇道

"行了,哀家當然知道你……算了,那看來是哀家誤會了!哀家還以為,你也被聶瑾萱那丫頭給迷住了!不是就好!"

段太後總算松了口氣,隨後徑自將身子靠向後面,但接著卻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過,哀家倒是奇怪,那聶瑾萱好好的,怎麼會受襲擊?究竟是誰要害她?!皇後受重傷,皇上也是沒時間考慮別的事,又不是我們……那這宮里還有誰要害她?!"

段太後喃喃自語,然後抬眸看向段如飛,而一聽這話,段如飛也是不禁皺起了眉頭

"姑母的是,可昨晚上,侄兒是看到了那個刺客,可因為當時比較暗,所以沒看到那人的臉……對了,姑母,那人是個女的!"

"女的?!"

"是!侄兒記得清楚,那人確實是個女人.而且看樣子應該是個宮女……當然,是真的宮女,還是假冒進宮的,侄兒就不清楚了."

知道這些事瞞不住,段如飛便也如實的出了況.聞,段太後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可就在這時,一旁始終沒話的香怡卻是上前一步,然後俯身在段太後耳邊道

"娘娘,這今天中午的時候,禦花園的荷花池里發現了一具尸體,聽是也是個宮女……所以娘娘您,會不會和安國郡主昨晚遇襲的事……"

之後的話,香怡沒有.但意思卻已經很明顯了.而此時一聽到香怡的話,段太後果然眸光一閃,然後瞬間抬眸看向香怡

"……你是,死了的那個,就是襲擊聶瑾萱的那個人?"

"這個不好……但這事兒也太巧了吧!"

臉色一凝,香怡隨後和段太後對視了一眼.而就在這時,一旁的段如飛卻也眉頭一動,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一般的道

"對了姑母,昨晚上您讓侄兒請聶瑾萱幫忙,侄兒記得當時聶瑾萱到了鳳羽宮看了一下況後,便推斷,凶手是堂而皇之的走出去的,進而判斷當時那凶手應該穿著宮女太監一般的打扮……所以,姑母您看這事兒……"

段如飛的辭,仿佛讓事豁然開朗.所以隨後段太後也徑自點了點頭

"嗯,聶瑾萱那個丫頭,雖然哀家挺討厭她,不過要就事論事,她應該不會瞎.而如果禦花園發現的那具尸體就是昨晚刺殺皇後的人,那之後為什麼又要去襲擊聶瑾萱?!難道是怕聶瑾萱查出什麼?!"

"姑母,侄兒覺得有這個可能.畢竟那凶手假扮成宮女混進宮里,先是刺殺皇後,但看樣子應該並沒有馬上離開,所以保不准當聶瑾萱過來的時候,那凶手也在場,所以在聽到了聶瑾萱的一番推理後,覺得聶瑾萱太過危險,如果再查下去就會查到自己,因此才會狠下殺手!要不然如果是一個正常人,怎麼會在已經刺殺了皇後後,不馬上離開,而且再次行凶呢?"

段如飛的推斷確實也算是合理,只是他不知道,那韓落雪已經瘋了,自然是和正常人不一樣,而也正是因為這樣,之前聶瑾萱才會疏于防范.

但不管怎麼,在聽了段如飛的這番推斷後,段太後和香怡不禁同時點了下頭

"嗯,那應該就是這樣了……不過如飛啊,還有件事兒不對啊.千菏殿那邊的人,那聶瑾萱身上沒有傷……可哀家怎麼聽,昨晚上有人看著你將聶瑾萱抱回去的?!這又是咋回事兒啊?!難不成那聶瑾萱是被嚇暈的?!但依著哀家對聶瑾萱的了解,那丫頭膽子大著呢,怎麼會忽然暈了呢?"

段太後不知道,昨晚上,聶瑾萱是因為和韓落雪糾纏時,動了胎氣,進而才暈倒的!所以一時間,段太後便又對這個細節,產生了好奇.隨即不禁看向段如飛

而此時,被段太後這麼一問,段如飛不禁一怔,但隨後剛要開口,卻不知為何猛的頓住了

段如飛不話了.一時間,偌大的房間里頓時安靜了下來.而看著段如飛忽而如此安靜,卻又像是如有所思一般,段太後不禁疑惑的皺起眉頭

"如飛,你怎麼?怎麼忽然不話了?"

段太後低聲的問著,可聲落,段如飛卻依舊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仿佛是沒有聽見一般.見此形,段太後更加疑惑了,隨後轉眸和旁邊的香怡無聲的對視了一眼,接著便又要開口……但就在這時,段如飛卻猛的回過神來,隨即抬頭,接著便對上了段太後那疑惑的眼

頓時,段如飛微微一驚,然後趕忙解釋道

"呃……不是的,姑母,侄兒剛剛只是……只是在回想昨晚上的事,看有沒有忘掉的,沒別的……"

"哦,那剛剛哀家和你話呢,你聽見沒有?那聶瑾萱怎麼回事兒?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暈倒的?"

"呃……這個,侄兒覺得應該是磕到了頭吧.侄兒記得,昨晚上侄兒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個聶瑾萱正在和那個凶手纏斗,之後腦袋好像撞了一下牆,接著便暈過去了."

……

終究,段如飛也沒有將聶瑾萱並未流產的事兒出來.而為什麼沒有,其實段如飛自己都不清楚.

而此時一聽段如飛如此解釋,段太後先是一愣,但之後也沒再追問,然後姑侄兩人又了些話後,段如飛便走了.

可等著這邊段如飛一走,段太後卻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看著已然走出房外,越漸消失在黑夜中的段如飛,段太後卻是微微皺了下眉

"香怡,哀家怎麼覺得……如飛這孩子今天有點兒反常呢?"

"哎……估計是這幾天累的吧∼!"

聽著段太後的話,香怡隨即應了一聲,同時轉身幫著段太後倒了杯清茶,然後遞了過來

"畢竟娘娘您也知道,自打皇後出事兒後,皇上便想著法子要對付少爺,這回要不是娘娘您給出的注意,讓少爺找安國郡主出面,想來少爺如今還不知道怎麼樣呢!要知道,奴婢可是聽了,是昨晚上在鳳羽宮那邊,皇上開始的時候都已經發話了,是要將少爺重責三十大板,然後打入天牢……所以娘娘您想,這少爺心里能不緊張嘛!"

話落,香怡不禁無奈的歎了口氣.而此時一聽這話,段太後瞬間臉色一沉

"嗯,倒也是這麼回事兒……哼,不過現在皇上還真是長本事了!這回皇後的事兒,看來皇上這是想要和哀家撕破臉了!可他也不看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

段太後的話,透著不出的冷意.瞬間,香怡微微神一凜,而這時便只見段太後微微眯起了眸子,同時低聲狀似自語的道

"不過罷了,既然如此,那哀家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哀家倒是要讓他看看,哀家當初能給他什麼,現在同樣也能拿走什麼!"

罷,段太後隨即將手里的茶杯'砰’的一聲放到旁邊的桌上,然後便徑自站起身走了出去

"走,香怡!隨哀家出宮!哀家要親自找他談談!"

********************************************

夜色中,段太後悄然的離開了皇宮,可與此同時,在夜幕的籠罩下,云王府後院的廂房里,云王妃陳燕兒卻一個人在房間里,徑自來回踱著步子.

陳燕兒明顯有些坐立不安.美麗的臉上更是透出一抹不得緊張.而隨後不過片刻的功夫,房外忽然響起腳步,頓時,陳燕兒腳下一頓,然後趕忙快步跑到了門口,伸手將門打開……隨即,頓時將剛剛從外面回來的云王殷鳳錦嚇了一跳

"……怎麼了燕兒?"

看出了陳燕兒的緊張,云王殷鳳錦低聲的開口.可隨後,這邊殷鳳錦的話音剛落,陳燕兒卻二話不,直接伸手一把將殷鳳錦扯進了房間,接著趕忙將房門關上

陳燕兒的舉動讓人感覺有些古怪.更是讓瞬間被扯進房間的殷鳳錦頓時疑惑的皺起了眉頭,可隨後還不等他話,陳燕兒便拉著殷鳳錦坐到桌旁,然後低聲問道

"鳳錦,我問你,我聽昨晚甄曉蓮遇刺了,是不是真的?"

甄曉蓮遇刺雖然是大事兒,但畢竟不是好事兒,並且在凶手沒有找到的況下,自然不會對外公開.所以自打昨晚出事兒後,便封鎖了消息.因此即便是身為云王妃的陳燕兒,也不知道具體況,卻只知道是甄曉蓮深夜被襲擊了.

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錦先是一愣,但隨後還是點了下頭

"嗯,是真的."

"死了嗎?"

"沒死!不過要我,還不如死了痛快呢!"

隨後殷鳳錦便將自己今天進宮得到了消息,全部和陳燕兒了一遍.而待聽完了殷鳳錦的話,陳燕兒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這麼,那甄曉蓮命是保住了,但毀容了?"

"呵∼,豈止是毀容,別毀容還慘!我今天因為這事兒,還特意去了趟太醫院,結果聽那個王太醫,甄曉蓮不但臉毀了,整半個身子,都被刺的血肉模糊,沒死真的是她命大!並且,右手的手筋也被刺斷了……所以你,是不是比死還難受?!"

著,殷鳳錦挑眉看了陳燕兒一眼,然後伸手拿過桌上的清茶抿了一口.而就在殷鳳錦喝茶的功夫,陳燕兒卻是不禁眼睛一轉

"那凶手找到了嗎?"

"哼,找?!上哪兒找?"

隨口應了一聲,然後殷鳳錦將手里的杯子放回到桌上

"據自打出事兒後,那凶手就跟影子一樣,瞬間不見了.而眼下皇上和太後又是水火不容,而那段如飛更是太後的侄子,所以你想,皇上會輕饒了他嗎?!不過那段如飛也是精明,竟然在出事兒後,把聶瑾萱給找來了,所以之後也不了了之了!"

"這麼,是聶瑾萱把那個段如飛給救了?!"

"嗯,是啊!"

"這……這不對啊!那段如飛向來不給聶瑾萱好臉色,聶瑾萱怎麼可能會救他?!她腦子是不是壞了呀?"

"聶瑾萱的腦子壞沒壞,我是不知道.不過依我看,事沒那麼簡單!再,那聶瑾萱可是個精明的女人,她所以我倒是覺得,她能幫段如飛,定然有自己的打算!"

殷鳳錦畢竟要比陳燕兒想的遠一些.但此時,陳燕兒卻在聽到這些話後,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忽然俯身在殷鳳錦耳邊道

"鳳錦,其實那聶瑾萱怎麼想的,我是不管!但其實,今天自打知道了這事兒之後,我就一直在想……你,那甄曉蓮被刺殺,這事兒會不會是那個姓韓的女人做的?而如果真的是她的話,要是認真查起來,我是擔心會查到你頭上,那到時候……"

雖然當初用金蟬脫殼之計,將韓落雪救出天牢的是殷鳳軒.但畢竟負責天牢的殷鳳錦也是暗中幫了不少忙!要不然,依著殷鳳軒的能力,怎麼能那麼瞬間就把韓落雪救出來?!所以眼下韓落雪要是真的被抓到的話,即便是死的,可當初假死逃出天牢的事還是會曝光的.而到了那時候,可就真的不妙了……而這就是讓陳燕兒如此焦躁不安的真正原因!

而此時,聽著陳燕兒的話,殷鳳錦卻笑了,然後劍眉瞬間一揚

"放心好了.不會有事兒的!因為有人已經把事辦好了!"

隨後,殷鳳錦便將今天中午禦花園荷花池發現宮女尸體的事了出來

"所以,依著我想,那尸體八成就是韓落雪!要不然,怎麼會連臉都被毀了?!這擺明是不想讓人知道那人是誰啊!當然,這事兒是誰干的,我是不知道,可不管怎麼,只要沒人知道她的身份,那麼任誰也差不多我們頭上!所以燕兒,你就放心吧!"

話落,殷鳳錦又是輕笑了下.而一聽這話,陳燕兒果然松了口氣

"是麼,那就好!那就好!"

緊張了大半天的心終于放松了下來,隨後房間里便又陷入短暫的安靜之中.可就在這時,原本臉上帶笑的殷鳳錦,卻是微微眯了下眼睛

"不過,如果事只是這樣,就沒意思了!所以,咱們還得在這把火上澆點兒油才行!"

著,殷鳳錦隨即站起身子,聞,陳燕兒一愣人,然後也跟著站了起來

"鳳錦,你這話什麼意思?!"

"呵呵∼,沒事兒,沒什麼意思,你先休息,我出去一趟,等回來了之後,我再和你!"

話落,殷鳳錦便又對著陳燕兒一笑,然後便大步走了出去.而看著殷鳳錦離開的背影,陳燕兒卻是不禁皺了下眉,同時地上抱怨道

"這大半夜的,還去哪兒啊?真是的!"

……

陳燕兒不知道殷鳳錦究竟干什麼去了.只是陳燕兒如何也想不到,離開云王府的殷鳳錦,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進了恭王府!

而在順承帝的一眾皇子中,就屬恭王殷鳳軒最為*.所以如果是往日這個時候,殷鳳軒早已抱著女人巫山芸雨去了.可眼下,殷鳳軒卻沒有那個閑逸致.大半夜了,竟然還在房間里坐著,原本俊秀的臉上更是透著一抹少見的凝重.

房間里安靜極了.殷鳳軒卻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後不禁倒了杯酒,接著一飲而盡……所以當殷鳳錦趁著夜色悄然而至的時候,便看到了這樣的形,隨即不禁挑了下眉,接著輕笑了一聲

"怎麼?這大半夜的,六皇弟這是在喝悶酒嗎?"

殷鳳錦的聲音隨意,但卻不著痕跡的刻意壓低了一些.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獨自坐在房間里的殷鳳軒猛的一驚

"誰?!"

殷鳳軒嚇了一跳,但就在抬頭的瞬間,一看來人竟然是云王殷鳳錦,殷鳳軒頓時臉色一沉

"殷鳳錦,這大半夜的,你到我這里來做什麼?識趣的最好給我滾出去!"

殷鳳錦和殷鳳寒是穿一條褲子的.所以從時候開始,向來總和殷鳳湛在一起的殷鳳軒便非常討厭他們兩人.所以幾人雖然是親兄弟,但卻是除了一些必要的事外,相互少有來往,更不要是去對方的府邸了!

所以此時看著眼前忽然出現的殷鳳錦,殷鳳軒自然沒什麼好臉色.可聞,殷鳳軒卻也不惱,隨後更是上前幾步,並一個旋身坐到了殷鳳錦旁邊的位置上

"六皇弟何必如此?難道你就不像知道,本王深夜前來,所為何事?"

"哼∼!你能有什麼好事兒?!再,即便是有好事兒,我也不想聽你!"

殷鳳軒絲毫不給殷鳳錦任何的機會.而這時,等著這邊殷鳳軒的話音剛落,殷鳳錦卻不禁扯動了下嘴角,臉上隨即透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六皇弟,你當真不想聽?"

"不想!"

"那如果我,是關于你四哥女人的事兒,你也不想?!"

上篇:說服自己    下篇:暗潮湧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