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惡有惡報   
  
惡有惡報

韓落雪的聲音帶著顫抖,卻又強自佯裝震驚.而將她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女人卻只是揚眉一笑,接著抬腿一腳將韓落雪掉落在旁邊的匕首踢到旁邊,然後俯身對上了她的眼

"你呢?"

"你……你……我和你無冤無仇,我也沒想害你,只是那姓甄的踐人太過可恨,我才……所以,所以要不這樣,你想要什麼,你,只要你放過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如今的韓落雪後背挨了段如飛一腳,受了重傷,腿還折了,再加上宮里的侍衛又都在追查她……所以,她只能卑躬屈膝和對方談條件,希望能讓對方放自己一馬.

可此時聽到這話,那女人卻靜靜的看了她一眼,但卻沒有馬上應聲

見此形,韓落雪靈機一動,然後趕忙又道

"對了,我除了能答應你一個要求,還能告訴你一個秘密.是關于聶瑾萱,你不是和甄曉蓮關系好嗎/?到時候只要把這個消息告訴甄曉蓮……哦,不,直接告訴殷鳳寒,那麼殷鳳寒一定會給你好處的!"

韓落雪的信誓旦旦,而這時,那女人仿佛真的好像動心一般,隨即不由得眯了下眼睛

"關于聶瑾萱的?你的是真的?"

"當然!是我剛剛發現的!絕對錯不了!"

"呵呵……好!那你先告訴我!"

"呃……你答應放了我?"

韓落雪是個精明的女人.即便在這個時候,也不會忘記防備.但顯然,她精明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所以一聽韓落雪這麼,那女人卻只是笑了下,然後低聲道

"韓落雪,你現在還有資格和我條件嗎?"

著,那女人隨即站了起來.見此形,韓落雪頓時心頭一驚,接著也顧不上其他,便趕忙道

"等等,我!我!其實那個聶瑾萱,她根本沒有產!一切都是假的!"

韓落雪急切的開口,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女人,眼底透著一抹期盼

"所以這里面一定有問題.那甄曉蓮是個歹毒的女人,自然不會對聶瑾萱手下留.因此這麼看來,一定是背後有人幫著聶瑾萱那個踐人所以只要你告訴殷鳳寒這個消息,想必他一定會給你好處的!"

"嗯……你的倒是很有道理,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殷鳳寒,確實對我有好處呢!那你,幫助聶瑾萱的會是誰?"

"當然是甄曉蓮身邊的人,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知道甄曉蓮的計劃.對了,也許是甄曉蓮身邊的那個宮女……不過,如果單單是那個宮女,依著她的能力,應該做不了這麼大的事.所以應該還有其他人!可甄曉蓮身邊……"

韓落雪倒是真的開始認真的分析了起來,可到這里,韓落雪卻頓時怔住了,隨後忽而忍不住渾身顫抖了起來

一絲恐懼在心底越漸的蔓延開來,而這時,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卻是笑了

"啊,怎麼不了?!你是不是想,甄曉蓮身邊其實沒幾個人,所以那個幫助聶瑾萱的人,應該就是……"

到這里,那女人也頓住了.然後臉上的笑容也愈發的深了起來.而這時,韓落雪卻是忍不住緩緩的抬頭,然後對上了那雙帶笑的眼

"你……你……"

韓落雪的聲音止不住的顫抖.而聽到這話,那女人隨即秀眉一揚

"韓落雪,你真聰明!不錯,就是我!"

那女人沒有絲毫避諱的著,可即便是早已知道了答案,但韓落雪還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然後再次顫聲追問

"你……你是誰……你究竟是誰……"

"嗯……是誰呢?你想知道?!"

"我……我……"

"呵呵……想知道?那就去問閻王爺去吧!"

話的功夫,便只見那個女人瞬間一把抓起地上的木棒,然後狠狠的向著韓落雪的腦袋打去!

********************************************

聶瑾萱做了好長的一個夢.夢中她正被人追趕,而就在最最驚險的時候,聶瑾萱忽然醒了!

瞬間睜開了雙眼,聶瑾萱卻發生自己正躺在千菏殿,自己的*榻上,隨即不禁呼了口氣

而隨後,等著平複了下心,捏緊張這才又睜開眼,然後四處看了下,而這時,守在一旁的水云一看著聶瑾萱醒了,隨即趕忙上前

"郡主,您醒了."

水云的聲音有些急促,帶著顯而易見的關心.而一聽到水云的聲音,聶瑾萱這才微微回過神來,隨後轉頭看了水云一眼,接著伸手撫了下額頭

"嗯!現在什麼時辰了?"

"馬上酉時了!"

"哦……"

聽著水云的應聲,聶瑾萱隨即點了下頭,但緊接著,聶瑾萱卻是臉色一僵,然後猛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

"孩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聶瑾萱想起來了.記得昨晚她從鳳羽宮回來,然後遇到是襲擊,而襲擊她的人,正是韓落雪.而之後,在兩人糾纏的時候,不心碰到了肚子,然後她就感到肚子疼,接著……接著……哦,對了,是段如飛!段如飛及時的趕到.可後來,後來怎樣,她卻完全不記得了!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頓時臉色慘白了起來.見此形,水云趕忙一把拉住神有些緊張的快要瘋了的聶瑾萱,然後連聲道

"郡主你冷靜一下.孩子沒事兒.昨晚上龍神醫來了,所以您沒事兒,孩子也沒事兒.就是動了胎氣,之後要心修養就是了!"

"……沒事兒?真的嗎?"

"嗯,真的沒事兒!奴婢不會騙郡主的!"

看出聶瑾萱的擔心,水云隨即重重的點了下頭,然後便將昨晚上的事,重新詳細的解釋了一下.

原來,昨晚當水云調查完綠荷,然後回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躺在地上的秀.頓時,水云便知出事兒了.隨即趕忙飛身趕回到千菏殿.可一回到房間,水云卻發現,聶瑾萱正躺在*榻之上,而神醫龍景云正在一幫她把脈.

見此形,水云這才呼了口氣.之後待龍景云把完了脈,才追問細節.可龍景云卻只,是一個陌生的男人帶他來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水云就知道這麼多.而等著解釋結束後,水云卻是忍不住抬眼看向聶瑾萱問道

"不過郡主,您那請龍神醫過來的人會是誰?!奴婢回來的時候,那人已經走了.聽龍神醫,那人身穿一身鎧甲……可這宮里,有誰會穿鎧甲呢?郡主您有什麼印象嗎?"

水云很是疑惑,因為她實在想不出,在這個宮里有誰會幫助聶瑾萱.而聞,聶瑾萱卻只是抿了抿唇,然後在沉默了片刻後,不禁搖了搖頭

"我也記不得了."

聶瑾萱並不是不信任水云,而是聶瑾萱自己也難以相信,在關鍵時刻,段如飛會幫助自己!甚至竟然還真的將龍景云請來了……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沒有道理呀!難不成,他是想利用自己偽裝流產的事,之後威脅自己?!

但這也不對啊!雖然這件事兒比較隱晦,但如果要拿這件事兒作為把柄,應該對自己也沒什麼用……難不成,那段如飛也想到了是有人暗中幫著自己,然後想順城摸瓜,將那個幫助自己的神秘人找出來?!

可真是的這樣嗎?畢竟,在她看來,段如飛可不是精明人,而這樣的他,真的能單單從自己偽裝流產的事中,發現這麼多?並且想到順藤摸瓜的計策?!

聶瑾萱深表質疑.所以在一時弄不清楚的況下,也不好和水云太多,也省的讓水云擔心.因此,想到這里,聶瑾萱微微呼了口氣,然後話鋒一轉

"對了,秀怎麼樣?"

"郡主放心,秀沒事兒的!不過也算是秀命大,龍神醫,如果再微微偏一點兒,秀估計就沒命了!不過因為傷到了腦袋,所以秀還是要多休息休息,奴婢就讓她回房躺著了!"

"嗯,那就好!"

著,聶瑾萱微微動了下身子,這時,水云轉身到桌旁倒了杯熱水,然後端到了聶瑾萱面前

"不過郡主,就在你昏睡的這段時間里,外面好像又出事兒了!奴婢聽前院的宮女,是今天中午的時候,在禦花園那邊的一個荷花池里,發現了一個死人!"

"死人?什麼死人?"

接過杯子,抿了一口,同時聶瑾萱抬眸看向水云

"具體的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被撈上來的時候,臉都被人割爛了,也看不出容貌來,腿也折了……反正死的挺慘的.把當時在場的很多人都嚇到了.不過聽應該是個宮女……"

"一個宮女?!你們怎麼知道的?"

"因為那人身上穿著宮女的衣服!不過具體是哪個宮的,就不知道了.畢竟臉都花了,連模樣都看不出來,所以自然不知道是誰了!"

著,水云將聶瑾萱手里的水杯拿走,並放回到桌子上.而此時,聽著水云的話,聶瑾萱卻微微的愣了一下,但隨後卻不由得斂下眸子,沉默不語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不過估計要到明天才會顯示,大家可以等著明天一起看~!)另外,不要忘記投月票哦~

上篇:喪心病狂    下篇:說服自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