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闖宮:三   
  
闖宮:三

殷鳳寒的臉上帶著笑,但眼底卻冰冷而邪佞.瞬間,聶瑾萱不禁感到,殷鳳寒變了!

他變得比之前更加陰險,反複,而陰晴不定!

聶瑾萱不知道原因,但可以肯定,殷鳳寒變得如此這般,應該多少和段太後有些關系!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竟一個旋身動作優雅的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聶瑾萱不話,但悠然的動作卻沒有任何一絲的懼怕.見此形,殷鳳寒果然一愣,但隨後卻又冷笑了起來

"呵呵……聶瑾萱,你還真是有恃無恐呀~!好,非常好……來人,將安國郡主給朕拉出去重責三十大板,打入天牢!"

殷鳳寒的話不似一絲玩笑.聲落,房外果然沖進來幾個侍衛,然後便徑自向著聶瑾萱走了過來……而就在這時,聶瑾萱卻是適時的揚聲道

"皇上當真要打?難道就不想聽聽安國有恃無恐的理由?!"

"呵呵~,不想!"

"是麼……那既然如此,皇上難道連我怎麼進來的,也不想知道?"

此時此刻,那沖進來的侍衛已然來到了聶瑾萱的面前,可聶瑾萱卻絲毫不將他們看在眼里,罷,更是眸光一轉,徑自瞥了眼那此時依舊伏在殷鳳寒身上,衣衫不整的明妃身上

聶瑾萱臉色平靜,甚至還透著一抹笑意.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寒果然眉頭一動,隨即頓時明白了過來

畢竟,在殷鳳寒眼里,聶瑾萱這個女人雖然可恨,但最根本的規矩還是懂的,做事更不會像一般女人那樣的莽撞……而這永樂宮,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來的.之前那明妃更是因為得了自己的意思,不讓任何人進來……

一時間,殷鳳寒果然被聶瑾萱勾起了好奇.而將他的反應看在眼里,聶瑾萱便又趁熱打鐵的再次道

"或者,難道皇上就不好奇,我是怎麼知道皇上此時會在這里的嗎?"

聶瑾萱靜靜的看著殷鳳寒,而這一次,殷鳳寒果然動了心思,隨即伸手一擺,將那幾名沖進來的侍衛打發了出去.

而等著那幾名侍衛一走,殷鳳寒隨即盯著聶瑾萱問道

"好了,這回你可以了吧~!聶瑾萱……你是怎麼知道朕在這里的,又是怎麼進來的?"

"皇上急什麼?!該的,之後我自然會,不過在這些事兒之前,咱們還是辦正事兒要緊吧~!"

"哦?正事兒?!什麼正事兒?"

"我想和皇上做筆交易!"

聶瑾萱歸正傳,連著臉上的神都瞬間嚴肅了起來.可這時,一聽這話,殷鳳寒先是一怔,但接著卻朗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殷鳳寒笑的猖狂,但隨後卻笑聲一斂,然後一把將身邊的明妃抱在懷里,同時揚眉看向聶瑾萱道

"交易?!聶瑾萱,你以為你是誰?!你想和朕做交易……呵呵,你有什麼資本來和朕做交易?!聶家?哈哈哈,那不過是朕一句話的事兒,那個殷鳳湛?!哼,那也得等他回來……並且是活著回來!"

殷鳳寒一字一句的著,到了最後,卻又忽然大笑了起來.而聞,雖然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備,但此時此刻,當從殷鳳寒口中聽到殷鳳湛也許不會再回來的時候,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心頭一痛

窒息的感覺頓時撲面而來,但隨後聶瑾萱還是強自壓下奔湧的緒,隨即對上了殷鳳寒那得意而帶著狂笑的眼

"怎麼?皇上就這麼肯定鳳湛不會回來嗎?不過,我這邊收到的消息怎麼和皇上的不一樣?"

此時此刻,沒有人知道聶瑾萱心里是什麼感覺.但一看聶瑾萱臉上那神態自若的樣子,剛剛還很是得意的殷鳳寒果然眸光一閃,然後微微眯起了眼睛

"哦?那這麼,殷鳳湛還活著?"

"皇上想知道嗎?"

聶瑾萱沒有正面回答殷鳳寒.而此時,對上聶瑾萱的眼,片刻後,殷鳳寒果然眉頭一動,然後忽然將懷里的明妃甩到了地上

"出去!"

殷鳳寒這話是對著明妃的.而一聽這話,剛剛被摔到了地上,還想要抱怨的明妃頓時嬌嗔的嘟起了嘴

"皇上~!您……"

顯然,明妃是想要留下來.可誰想到這邊明妃才剛剛開口,殷鳳寒卻忽然抬腿給了她一腳

"給朕滾出去,聽到沒有?"

殷鳳寒的暴戾和陰鷙是那麼明顯,瞬間,明妃頓時嚇得臉白如紙,隨即也顧不上穿衣服,便亂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

明妃走了.轉眼的功夫,偌大的宮殿里便只剩下聶瑾萱和殷鳳寒兩個人.而這時,殷鳳寒也徑自從*榻上坐直了身子,然後直直的看向聶瑾萱

"行了聶瑾萱,別賣關子了!吧,你究竟要和朕做什麼交易!不過,朕可把話在前面,你最好一些讓朕感興趣的交易,否則……"

之後的話,殷鳳寒沒.但從他那陰鷙而危險的眸光中,卻已然能窺出一二.而見他如此,聶瑾萱卻只是笑了笑,但隨後卻神一斂

"殷鳳寒,我想你放了追殺鳳湛,並且將鳳湛平安護送回京!"

聶瑾萱終于將自己的心思了出來,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寒先是一怔,但隨後頓時大笑特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好笑,真的好笑!哈哈……"

殷鳳寒笑的猖狂而肆意.而隨後卻是笑聲一斂,然後猛的站起身走到了聶瑾萱面前

"聶瑾萱,你是在夢話吧……再,你可不要信口胡,朕現在是皇上,而朕的皇弟,如今奉旨出使南疆,所以朕怎麼會追殺他呢?"

知道聶瑾萱心思剔透,所以殷鳳寒也是怕被她抓到了把柄,所以即便此時沒有外人在場,殷鳳寒依舊死不認賬!

而他的心思,聶瑾萱怎麼會不知道,所以等著他這邊話音一落,聶瑾萱也站了起來,然後回視著他的眼道

"殷鳳寒,你心里怎麼想的,我一清二楚.你對鳳湛懷恨在心,不是一天兩天,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所以殷鳳寒,明人面前不暗話,這次鳳湛出使南疆,你敢不是你故意設計的圈套嗎?你敢你沒有暗中派人刺殺鳳湛嗎?"

"別騙人了,殷鳳寒,你的一舉一動,大家都心知肚明.並且,我也知道,你是不會放過鳳湛……可是,殷鳳寒,我現在也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剛剛的不是夢話,而我聶瑾萱今天能過來,自然也有自己的把握!之前我過了,是來和你做交易的,所以自然也不會讓你殷鳳寒吃虧,因此,如果我是你,倒是不妨先聽聽我開出的條件,再做決定也不遲!"

……

偌大的宮殿里鴉雀無聲.聶瑾萱和殷鳳寒四目相對,卻是誰也沒有再話.之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殷鳳寒卻是微微眉頭一動,然後笑了起來

"好,聶瑾萱,那你倒是,你能給朕什麼好處?"

"我能給你一個扳倒段太後的良機!"

聶瑾萱的聲音輕的不能再輕,美麗的臉上更是沒有一絲開玩笑的印跡.而一聽這話,殷鳳寒瞬間瞳孔一縮,但隨後卻好半晌沒話.

殷鳳寒沉默了,平靜的臉上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見此形,聶瑾萱也不急,隨即上前一步再次靠近殷鳳寒道

"殷鳳寒,我知道你現在心里其實並不好受.雖然如願的登基成了一國之君,但實際上一切卻都握在太後的手里!所以現在你也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

"哼~!聶瑾萱,你這是在挑撥朕和母後的關系嗎?"

"你們的關系,還用我挑撥嗎?"

想也不想的回了殷鳳寒一句,接著聶瑾萱便又接著道

"殷鳳寒,其實我究竟是什麼意思,你心里很清楚.而現在你的處境究竟如何,想必你自己也心里有數……就像剛才,殷鳳寒,你知道我是怎麼知道你在這里的嗎?實話告訴你,是段如飛的."

"段如飛?"

"對,就是他!"

徑自點頭,然後聶瑾萱揚眉解釋道

"其實本來我是去了禦書房,可到了禦書房後才發現你不在,之後我問守門的太監,可那太監想來是知道了一些什麼消息,所以對我相當不敬,因此一怒之下,我就打了那太監兩巴掌,同時也告訴他,什麼叫規矩.可是誰想到,就在這個時候,段如飛出現了……"

"段如飛還真是無處不在啊~!只是,我怎麼也沒想到,他在知道了事的始末後,竟忽然抽出了配件,然後當著我的面兒,就在禦書房門口,把那個太監的腦袋給砍了下來.然後便帶我來到了這里!"

"而到了這永樂宮,想必你也知道,那明妃娘娘仗著得*,便下令不讓任何人進來.當然,這也有可原.畢竟一個舞姬,忽然得了聖*,驕傲了幾分,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那守門的太監想必也是沾了明妃娘娘的傲氣,話自然托大了些……可惜,最後的結果,雖然我極力保住了那太監的性命,可卻被段如飛當場挖掉了一雙眼睛!"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下,然後抬眸再次將目光落在了殷鳳寒的臉上

"殷鳳寒,我聶瑾萱是什麼人,你應該知道.那些捕風捉影的事兒,我從來不.而就剛剛我的這件事兒,可是我親眼所見,不信你盡可現在便讓人下去追查,看看我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是否有一句虛假!"

"所以你想想,那段如飛是什麼人?他也不過是個禁軍統領.但卻如此囂張,是不將人命看在眼里,但實際上卻是不將你殷鳳寒看在眼里……而這又是為了什麼?白了不就是因為他的身後有段太後嗎?而他如此這般,不也是從側面看出了段太後的態度嗎?"

到最後,聶瑾萱不妨將話挑明了.而聽到這里,殷鳳寒卻忽然笑了,然後神陰鷙的盯著聶瑾萱道

"聶瑾萱,你這話的倒是好聽.但你不要忘了,朕總歸是母後的兒子,而殷鳳湛是什麼?所以朕憑什麼要舍棄母後,而和殷鳳湛聯手?!你還真是癡人夢!"

"我癡人夢?!殷鳳寒,你是太後的兒子不假,可你覺得太後真的拿你這個兒子當回事兒嗎?如果她當回事兒,那麼就應該在你登基之後,立刻搬出德陽宮,頤養天年的做她的太後,而不是還在德陽宮,時刻把持著朝政.更不會讓自己的親侄子入宮做什麼禁軍統領,企圖掌控你的一切!"

"當然,殷鳳寒,我知道你心里有顧忌.畢竟對你來,不管是太後還是鳳湛,和你都並非一條路上的.但是殷鳳寒你應該也要看清楚,鳳湛雖然和你不對盤,但至少他不會害你,你和他從一起長大,互相敵視這麼多年,但你憑良心,鳳湛何時讓你深處險境?還不是你每每嫉妒鳳湛,總想著對他使絆子,但最終卻讓自己麻煩不斷?"

"可太後卻不一樣!太後有野心,有城府,現在也有能力……所以,這里面誰是真正的財狼,誰不過是眼前的冤家,殷鳳寒,你應該能清楚吧!而惹急了冤家,不過是讓你難受,可你若是礙了財狼的眼,可是會自身難保的!"

……

最是無帝王家,聶瑾萱相信,殷鳳寒應該明白自己話里的意思.所以等著將一切都擺明了後,聶瑾萱便不再多什麼,只等著殷鳳寒要如何抉擇!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隨後又過了不知道多久,一直動也不動的殷鳳寒終于有了反應

"哼~,聶瑾萱,你倒是真是話……好,就算朕相信你,那究竟要拿什麼和朕做交易?"

"很簡單,因為我有當年有關金大人一案中,買官賣官的賬冊!"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

上篇:闖宮:二    下篇:魚死網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