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我會救你   
  
我會救你

如今的張貴妃,已然今非昔比.往日的風光在順承帝死後,蕩然無存.段太後在宮里只手遮天,幸好還有宸王殷鳳湛,否則張貴妃更是舉步維艱!

可張貴妃雖然失勢了,但在宮里待了這麼久,很多事只要一眼便知有沒有內.所以今天早上在鳳羽宮,張貴妃雖然沒什麼,但從一眾人的對話和之前聽到的消息來看,事絕非像皇後甄曉蓮和段太後的那麼簡單!

所以,等著眼下沒人,張貴妃終于問出了自己的猜疑.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禁歎了口氣,然後便將昨天賞菊宴的事了一遍.但卻隱瞞了龍景云和有神秘人暗中幫助,以及自己現在並未流產的事實.

而張貴妃也是心思通透的.等聶瑾萱這邊話音一落,頓時便明白了各種玄機,隨即不由得皺起眉頭

"這麼,這事兒是皇後一箭雙雕了!"

張貴妃的肯定,但隨後卻不由得眯了下眼睛

"想來,那皇後對那個韓側妃也是恨之入骨.哎,不過這事兒也是,瑾萱你可能不知道,想當初湛兒還沒有成親的時候,和皇後確實有些關系,當時本宮也聽一些,甚至還因為這事兒問過湛兒,可當時湛兒什麼也……"

"不過,看樣子湛兒當時也只是當她做普通朋友,沒有什麼愛慕之.但湛兒那孩子本就是嚴肅,更是很少和女人接觸.所以即便如此,當初本宮還覺得,湛兒如果是娶妻,娶她的可能性會大一些……可誰想到,之後忽然有一天,湛兒要娶妻了,結果一問才知道,是那個韓落雪!"

"所以啊,這里面的事兒,本宮當時雖然沒有過問,可也想得出來,定然是出問題了.所以如今皇後對那韓落雪下狠手,想來也是因為這事兒……但,本宮確實沒想到,她竟然這麼狠毒,並且這麼大膽,這邊湛兒才剛剛出京,她便對你下手……"

"不過瑾萱你放心好了,這事兒沒完呢!皇後如此做,即便感覺上做的天衣無縫,但別人也不是傻子,即便不知道實,但也會猜忌.再,現在湛兒剛剛離京,就出了這事兒……哼,看來皇後還是心急了.並且,如果本宮沒有猜錯的話,定然也是瞞著太後的……"

到這里,張貴妃不由得頓了一下,然後抬眼看向聶瑾萱

"所以瑾萱啊,你現在也不要多想,凡事有本宮呢.你只要好好休養身子就好,那段月嬋就算是再厲害,但現在她還不敢對本宮動手,所以瑾萱你大可放心!"

……

之後,張貴妃又安撫了聶瑾萱好一陣子,然後才離開.而等著張貴妃一走,這時水云才徑自從外面走了進來

"郡主,您為何不將事實都告訴貴妃娘娘?難不成您是懷疑她……"

"不是我不相信她,而是現在這事兒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水云的事實,自然是指聶瑾萱並沒有流產的事兒.可聞,聶瑾萱卻是不禁搖了搖頭,然後才又道

"再,現在貴妃娘娘也是和以前不一樣了,我也是不想再給她添麻煩……"

"呃,可剛剛奴婢聽著貴妃娘娘的意思,好像也不像是要坐以待斃呀!"

"嗯,那倒是!"

著,聶瑾萱微微動了下身子,然後緩緩的躺下

"雖然貴妃娘娘現在不如以前了.但起一個不恰當的比喻……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貴妃娘娘在宮里這麼久,當初雖然有著甯貴妃的關系,讓先皇一直掛念.可你不要忘了,在這個宮里生活,並非只有這些就夠的!"

張貴妃能在宮里和有強大背景和勢力的段太後周旋到今天,單憑著順承帝的偏袒怎麼可能?!而這些,除了張貴妃本身手腕高超,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宮里,張貴妃定然也有著自己的勢力.

只是,張貴妃藏得太深.而她不,自然也不好追問.而這些,是聶瑾萱不能和水云解釋的.

所以,到這里,聶瑾萱便不禁抿了抿唇,同時話鋒一轉

"對了水云,事都辦好了嗎?"

轉眼間,聶瑾萱的目光變得冷凝了幾分.而一聽這話,水云瞬間神一凜

"好了.已經把字條悄悄塞給她了!"

水云一臉嚴肅的著,可話落卻是不禁皺了下眉

"不過郡主,您確定那陳燕兒會幫我們嗎?要是萬一她……"

對于陳燕兒,水云一直都沒什麼好感.再,云王殷鳳錦本來就是太子*黨,更是和自家主子勢不兩立,所以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在水云看來,陳燕兒並非是一個可靠的盟友!

水云有些擔心.可聞,聶瑾萱卻笑了,但接著卻笑容一斂

"陳燕兒是不可靠.但在這件事兒上,她一定會幫忙的!因為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

著,聶瑾萱抬眸看了眼水云,同時眼底不禁浮起一抹精光……

***************************************************

聶瑾萱從鳳羽宮搬到了千菏殿.事也仿佛暫時告于段落.

但表面的平靜,卻並不能隱藏暗中的洶湧.所以當天夜里,就在子夜時分,卻只見一道身影,悄然的走進了天牢.然後一路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道牢房前.

那是韓落雪的牢房.而此時,透過牢房的欄杆,卻只見一道佝僂的身影,無力的癱倒在角落里,披散的發遮住了臉,讓人看不出一絲神.

見此形,那站在牢房外的身影不由得一驚,隨即猛的上前一步,然後忍不住輕喚出聲

"落雪,落雪!"

那聲音帶著急促和擔心.但任憑叫了幾聲,那攤到在角落的人影,卻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見此形,那人頓時急了,隨即抬手接連著的拍打著欄杆,同時再次提高了嗓音叫道

"落雪,醒醒!落雪,你醒醒!"

聲音一聲比一聲急促.而隨後不知道叫了多久,倒在角落的韓落雪終于動了一下,然後緩緩的抬眸,看向牢房之外

而這時,看著韓落雪終于有了反應,那人頓時臉上一喜

"落雪,你看看我,是我啊!我是鳳軒!我是鳳軒呀!"

……

原來,自打上次殷鳳軒從宮里回去之後,便一直待在自己的王府里.殷鳳軒雖然不是什麼精明的人,但對于眼下的勢,卻也十分清楚.所以打從殷鳳湛一走,殷鳳軒更是意識到,殷鳳寒定然也不會放過自己,因此倒也聽話的不再像以前那般到處亂跑惹事兒.

可殷鳳軒本就是個沉不住氣的,所以即便不出王府,但還是將一幫子戲子招進府里,供自己享樂,同時也派出手下,每天到外面打聽風聲,了解當前的況.因此今天一早,昨日賞菊宴上聶瑾萱產,韓落雪就是凶手,並已然打入天牢三日後處死的事兒,也自然傳到了他的耳朵里.而一聽到這個消息,殷鳳軒頓時就急了,隨即晚上便買通了天牢的守衛,然後喬裝成牢頭,來見韓落雪.

而此時,一聽對方出'鳳軒’兩個字,原本還神呆滯的韓落雪不由得一愣,然後透過披散的發看過去,卻見站在欄杆後的人,竟然真的是殷鳳軒,隨即不由得渾身一震,接著竟猛的沖了過去

"軒,救我!快救我出去啊!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雙手緊緊的抓著天牢的欄杆,韓落雪忍不住叫聲,同時眼淚也頓時流了下來.而見她如此,殷鳳軒不禁感到有些心疼.但隨後還是不禁皺了下眉,然後問道

"落雪,你告訴我.四哥的孩子……四哥的孩子是不是你害死的?"

其實,在殷鳳軒心里,韓落雪一直都是美好的,她美麗溫柔,大方得體.可眼下事變成了這樣,殷鳳軒也不得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從前都錯了……當然,這也不是,他在乎聶瑾萱.可不管怎麼,聶瑾萱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殷鳳湛的.所以,在這件事兒上,殷鳳軒覺得自己必須弄清楚!

而殷鳳軒的心思,韓落雪又怎能不知道?!她知道殷鳳軒一直都傾慕自己,甚至有幾分喜歡.可因為自己是殷鳳湛的女人,所以他也只能將這份感壓抑住!

殷鳳軒雖然*,但絕不會因為女人,而舍棄殷鳳湛這個哥哥.所以,此時一聽殷鳳軒這麼,韓落雪頓時淚如雨下,然後邊哭邊用力的搖頭道

"軒,你覺得我會做出那麼惡毒的事嗎?!是,我是不喜歡那聶瑾萱,但我知道,聶瑾萱其實並不壞.並且她和以前也不一樣了,所以我一直都希望王爺能重新將她娶進門,然後和她和睦相處……"

"而這次聶瑾萱流產,其實都是那甄曉蓮搞的鬼!她假借當初和我的誼,將我騙進宮,嘴上的好聽,但實際上卻再也做好了安排!然後在吃午膳的時候,特意讓我和云王妃調換座位,然後挨著聶瑾萱,接著她又在聶瑾萱吃的東西里面下藥,最後誣陷是我做的……軒,你要相信我,我的真的是實話!再,軒你想想,就算我真的恨聶瑾萱入骨,那我也會在外面下手啊,又怎麼可能在宮里做這樣的事兒呢?畢竟,我只是個側妃,在宮里哪有我話的份兒啊……嗚嗚……"

"並且軒,我現在都已經被太後判三日後處死了.可那甄曉蓮還是不放過我,她每天都讓牢房里的人折磨我,可他們很精明,都不碰我的臉,卻只打讓人看不到的地方……不信的話,軒你看!"

臉上邊哭邊著,話落,卻是伸手忍痛撩開自己的衣,露出了自己胳膊.而此時,聽到這話,一直沒話的殷鳳軒不禁抬頭,隨即就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後,頓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原來只見,韓落雪那原本白希的藕臂上,已然傷痕累累,交錯的血痕一道挨著一道,看著讓人不禁觸目驚心!

"怎……怎麼會這樣?"

頓時,在震驚了好半晌後,殷鳳軒終于忍不住驚叫出聲.而這時,韓落雪卻是緩緩的放下衣,然後哭著道

"是甄曉蓮吩咐的……嗚嗚……昨天她還親自動我……軒,我現在落得這步田地,已經沒人相信我了.聶瑾萱沒了孩子,恨我入骨,那秦玉霞她們更是恨不得我早死.可是軒,我不怕死,也不怕她們折磨我……但是軒你有沒有想過,甄曉蓮現在敢這樣做,是全然不將王爺看在眼里啊!我雖然身份低,但總歸也是宸王府的側妃,但甄曉蓮竟然堂而皇之的陷害我,還害的聶瑾萱流產……軒,我現在不敢想,真的不敢想啊……嗚嗚……"

甄曉蓮聲淚俱下,而聽到這話,殷鳳軒果然眉頭一動,但隨後還是不禁低聲道

"這個應該不會吧……雖然現在四哥……"

"軒,我知道你心好.可我會騙你嗎?事都已經擺在眼前了!並且,還有兩天,還有兩天,我就要……"

到這里,韓落雪便不再了,卻只是不住的流淚.而看著她哭的仿若淚人一般的模樣,殷鳳軒不由得抿了唇,接著神一凜

"落雪,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

殷鳳軒終于了一句韓落雪要聽的話,瞬間,韓落雪不由得眼底精光一閃,但隨後還是搖了搖頭

"不,軒,我雖然希望你能救我,但我不喜歡你為了我冒險……"

著,韓落雪忽而伸手撫上殷鳳軒抓著欄杆的手,然後抬眼迷蒙的看著他道

"我希望你好好活著.不管如何,一定要平安……軒……"

韓落雪越越聲,最後卻又無聲的哭了起來.見此形,殷鳳軒只覺得心頭一疼,隨即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不要了!落雪,我過會救你,就一定會救你!"

話落,殷鳳軒用力的對著韓落雪點了點頭,然後便徑自起身離去.而此時,看著殷鳳軒那決絕的背影,牢房里的韓落雪卻是不禁眉頭一動,然後瞬間無聲的笑了起來……

殷鳳軒如同旋風一樣的沖出了天牢,韓落雪兀自得意.只是不管是韓落雪,還是殷鳳軒都沒發現,就在殷鳳軒離開後不久,韓落雪隔壁的牢房里卻是悄然走出了兩個人,然後兀自一路也跟著出了牢房……而待兩人出去後,直到來到外面,借著月光一看,卻發現原來這兩人竟然就是云王殷鳳錦和云王妃陳燕兒.

而此時,待一出了天牢,陳燕兒卻是不禁揚了下眉,轉眸又是看了眼天牢,隨即冷笑了一聲

"哼,倒是真沒看出來,那殷鳳軒還真是個多種.竟然會喜歡韓落雪這個歹毒的女人!而那韓落雪也是個賤胚子,睜眼瞎話,倒是一把好手……不過這些竟然都被聶瑾萱那個女人猜對了!倒是有趣的緊!"

陳燕兒語帶鄙夷.而顯然,剛剛殷鳳軒和韓落雪的一番對話,陳燕兒已然都聽個清清楚楚.而到這里,陳燕兒隨即不禁轉頭,然後看向殷鳳錦道

"鳳錦,那你現在我們怎麼辦?要不要按著聶瑾萱的做?"

"你不是都已經決定了嗎?又為何問我?"

挑了下眉,殷鳳錦顯然將陳燕兒的心思看個清楚.而一聽這話,陳燕兒頓時抿了下嘴,然後伸手杵了下殷鳳錦的胳膊

"死樣兒,我這不是和你商量了嘛!再,我決定有什麼用,不還得你出手嘛!他們聽你的又不是聽我的!"

雖然陳燕兒性急躁,但和殷鳳錦的感卻是真的.所以她這邊話音一落,殷鳳錦不禁無奈的歎了口氣,然後道

"行,我知道了!我會見機行事,推殷鳳軒一把的!"

"好,那就定了!"

著,陳燕兒對著殷鳳錦甜甜一笑,接著兩人便一起回了云王府.

************************************************

時間流逝,兩天後,韓落雪在牢中被賜毒酒一杯,一命嗚呼,隨之尸體被草草的用草席一卷,直接扔到了城外的亂墳崗.而因為韓落雪是因為害聶瑾萱,才被處死的,所以韓家人也是嫌棄她汙了家門名聲,卻是連她的尸首都沒有收!

事就這樣過去了.聶瑾萱依舊在千菏殿養身子,一切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甚至平靜的讓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但就在這樣的平靜中,卻也發生了一些事,比如剛剛上任的禁軍統領作風不正,在宮里*後宮嬪妃,段太後傳喚皇後甄曉蓮,要給殷鳳寒納妃之類的云云,而對此,聶瑾萱只是一聽,然後但笑不語.

就這樣,轉眼的功夫,又是十天過去了.算算日子,殷鳳湛已然快到南疆了,可就在這天早上,聶瑾萱才剛剛起*,便只見秀匆匆忙忙的從外面跑進來,然後徑自叫道

"郡,郡主不好了,王,王爺出事了!"

************

今天就一更,明天見~!

上篇:做足准備    下篇:稍安勿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